风月入我相思局(唐妃席远帆)

风月入我相思局(唐妃席远帆)

导读:主角是唐妃和席远帆的言情小说《风月入我相思局》已完结,风月入我相思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等我打开热搜时,瞄了一眼前十并没有我的名字,但目光落在第五,那里挂着一个耸动而暧昧的标题:新娱老总车震。

小说介绍

主角是唐妃和席远帆的言情小说《风月入我相思局》已完结,风月入我相思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等我打开热搜时,瞄了一眼前十并没有我的名字,但目光落在第五,那里挂着一个耸动而暧昧的标题:新娱老总车震。

唐妃席远帆小说简介

唐妃是娱乐圈中的搭线人,自然她所做的买卖都是两方你情我愿的事情,不过她不慎落入了席远帆的手中,这个男人是圈中出名的冷面,多少女人曾爱慕他的权势和容貌,最后都被直接阻挡在了门外,可是唐妃没想到她竟然成了这个男人盯紧的目标....

风月入我相思局全文阅读

席远帆离开剧组的第二天,我拿到了连夜改的剧本。
里面那场扑在男主身上,借势楷男主油的戏改成了站在男主身边,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然后就被女二一把推倒。
后面那场女主强吻男主的戏,更是直接给删了,半点影子都找不到。
这种改剧本的事情倒也正常,只是我有点好奇那男女主野外开火的戏有没有改,就接到管情的电话:“你这次闹大了,是生是死都得看席总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有上热搜的一天,虽不是前三,但也不错了。”
她语气又是激动又是无奈,三两句就挂了电话。
等我打开热搜时,瞄了一眼前十并没有我的名字,但目光落在第五,那里挂着一个耸动而暧昧的标题:新娱老总车震。
现在网络管得严,“车震”两个字居然没被屏蔽,可见这热搜也是有背景的。
打开看大标题,却是:新娱老总探班新欢,疑似***车震。
文内还有停车场的监控画面,最先放的是我和席远帆上车的照片,拍的是背影,我和他都没有露脸。
然后就是角落里监控拍到车身震动的视频,那幅度那频率,无论车里做什么,明眼人一看就会打上“车震”的标签。
虽然没有点明我身份,却说是新剧这个剧组的人。
下面评论已然十万往上了,这么劲爆的新闻没有上热搜第一,可见席远帆也算把握着度,直接上个热搜就显得太假了,第五刚好是前十推送的最后一条,能一眼看到,却又不显假,毕竟新娱老总和我都不是流量,冲不到热搜第一。
昨天是秦导在日本与***共浴,今天就是席总与女星车震,他们这对***男女,擂台打得好,我在里面无端受累。
席远帆是什么身份,他来探班,没有他的允许那些监控会流出去?
没有他的允许那新搜能上?就算上了,也得给他压下来,他这热搜就是上给秦碧空看的!
这种新闻要挖人很容易,剧组就这么几个人,一旦挖出我,日后这标签就撕不掉了。
被捧的女星无数,可有哪个敢站出来拍着胸口承认自己是被金主捧的?
演技再好,日后再有前景,被贴上标签想洗白就难了。
昨天我还只是有点心酸,这会看到这个,却感觉有点悲凉。
接连几天,剧组里的人看我眼神都十分热切,连带导演都和颜悦色,可背后说不定又是怎么说道我。
尤其是申艺馨,一旦我没有一次过,她立马就冷嘲热讽,大概就是想昭告天下,我是个靠身体上位的,靠的不是实力。
她毕竟还年轻,这种言语上的打击,我前几年听多了,不痛不痒也懒得理她,只求呆在剧组安稳的等外面那场豪门***收场,我借着这部剧,按管情的设定再上升一个空间,从十八线进到前十线也好啊!
可惜事与愿违,进组后的第二个周六有个大型的颁奖晚会,导演上一部戏有几项提名,男女主也都要去参加,剧组就干脆周末放假。
更不可思议的是,管情帮我我约到了一个通告,是一个综艺节目,只要录制两天就行了,好像原订的人因为临时有事,去不了,我最近因为那“车震”的热搜,暗中有了点知名度,加上名面上也有作品,又刚好空档,就约了我。
这综艺是电视台周末晚间档的,热度还挺高,我虽然是临时拉去凑人数的,但能上,明显超出了管情对我的期待,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呵呵笑道:“你说人家会不会特意叫你去问新娱老总技术怎么样啊?”
我跟她认识得久了,说话也随意,打趣讨笑了几句,就挂了。
只是当我和许盼收拾好准备离开酒店去机场时,居然看到了席远帆的司机在酒店楼下等我。
顿时不好的感觉就传来了,那司机十分礼貌的迎了上来,十分自然的拎起我的行李,朝车子走去。
***着席远帆当后台,自然不会拒绝,这司机职业操守十分之高,路上除了开车,问什么都不说。
所以当我在VIP休息室看到正在笔记本上处理公事的席远帆和他的特助时,连震惊都没有,立马笑脸迎了上去,热情的朝他打招呼。
但席远帆明显不大热情,朝我瞥了一眼旁边的座位示意我坐下,跟着盯着电脑安心交待特助处理公务,不再理我。
知道他这是要做实捧我的传闻,增加与我之间的曝光度,气气秦碧空,所以趁着周末跟我一块去跑通告。
外人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道道,难免以为我们俩情深意切,剧组放个假他就和我黏一块,哪知我这戏里戏外的酸楚啊。
我因为临时参加,台本也不是很熟,也就趁机看台本,大概了解了一下。
综艺节目大多就是那样,先是个人出场秀,然后就是一波人一块做游戏,借机炒人设什么的。
我这种能临时随意换人的,就是个小透明,连出场秀都是和别人搭的歌,其实就是和唱几句,随着扭两下,一分多钟的歌舞完了后自我介绍一下。
台本里只是记录了一下什么时候出场,参加什么游戏,大概是输是赢什么的。
我从头到尾瞄了一下,除了开场介绍我现在的作品,其他几乎没有我的台词,就是凑个人头。
登机时,管情虽然给我买的是经济舱,可席总帮我改了头等舱,我自然也跟着他享受。
他一直在忙,我一路跟着他拎包拎外套,拿行李,把他那特助的工作都抢了,狗腿得连我自己都感动。
一直到起飞,空姐提醒了几次,他才挂了电话,转眼看着我,似乎微微满意,但也只是疲惫的闭上了眼,一句话都没有。
他那双眼里带着血丝,明显最近很少休息。
席总要休息,我就掏出剧本的原著小说来看,虽说女三戏份不多,但死前她送女主告别的那段还是很壮烈的。
原本她可以与少帅一块逃离的,但她知道少帅爱的是女主,她与女主之间又有着姐妹情深,让她毅然放弃了这个机会,将火车的轨道掰开,拿着那把少帅送她的勃朗宁,迎上了追来的敌人,中枪后,看着男女主乘着的火车头远去,她有一段深情的独白,却并不是对男主,而是对女主的,很是催人泪下。
那是女三的重头戏,我看了几遍,却依旧不能体会那种绝然的爱。
要我想,既然爱少帅,要不就抢,抢不到手就放弃。
逃生的机会少,但怎么也该自己努力活着,要不然大家一块死,要不就一块活,让我死了给她们活着潇洒的机会,实在是不服气啊。
所以这一段我一直没什么感悟,总感觉会表现不出导演要的效果,就只能多看几倍,多多揣摩。
等飞机降落时,我依旧握在最后那段,轻声念着那段独白。
“死了就死了,还搞得这么文艺,不想死就杀了他们一块去死吗。”席远帆微微不耐的声音传来,冷冷的盯着我道:“我不能好活,也不能让别人好过。”
他才醒,声音沙哑,脸色带着微微的***,双眼有点迷离,看上去慵懒而又***,让我有点发愣。
跟他睡过三次了,可这是我第一次看席远帆醒来时无害的样子,还真的是有迷惑性啊。
“不要看了。”他不满的瞥了我手里的小说一眼,冷哼道:“别入戏入深,要记得把握分寸。”
这句不知道是针对这部戏,还是针对我和他之间的戏。
下机时,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细而密,机场内的大巴人多,席远帆不想坐,一路冒说走过去。
我穿得少,不一会就淋湿了,可席远帆在前面大步走着,连个眼神都没有给我,我只能拎着他的衣服在后面小跑跟着。
等我们出机场时,却被告知来接的车被阻在路上,一时过不来。
席远帆不喜欢机场内的环境,站在外面路边看着细雨等。
也就在那时,我居然看到了秦碧空,她带着一个助理两个保镖,大步走了出来。
她只穿了一件雪纺的衬衫,在里面出机场时已然被淋湿了,她并没有穿***的习惯,胸前曲线玲珑,踩着高跟鞋,大步的从我们身边走过。
气场强大,也胸前波涛更是汹涌,吸引了整个机场所有人的目光,无论男女,一是惊于她大胆,二是惊艳于她的气场和***。
她跟我们坐的并不是同一班飞机,却差不多到,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等车,直接越过我和席远帆朝雨中走去。
雪纺的衬衫湿透,后背曲线半隐半现,那朵罂粟花更是显得如同雾中之花,惹人遐想。
席远帆原本站在我身边不动,可看着秦碧空走远,身后口哨声此起彼伏,脸上隐隐涌起了怒意,就在秦碧空要走出广场时,他一把扯过我手里拿着的外套,抬脚跨入了雨中,几步追上了她,一把将她拉在怀里,将那件从机场就一直由我拎着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双眼冷冷的对上刚才周围那些男性的眼光,主权宣誓得明明白白。
无论秦碧空怎么挣扎,他都将人死死扣在怀中。
这时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席远帆旁边,他强行搂着秦碧空上了车,连带着她带着的肋理和保镖都急急跟了上去,席远帆的特助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们一眼,强行挤了上去。
“唐妃姐,我们去吗?”许盼拎着我的行李箱,有点不知所措。
那***车再能塞,也塞不下我们了吧。
夜雨之中,我看着那辆车子绝尘而去,和许盼浑身湿透的站在机场路边,苍凉而又悲伤。

风月入我相思局免费阅读

等席远帆的车子离开后,我转身看着机场大厅里的航班信息。
和我们最近的一班飞机,是从日本飞回的。
而原先管情给我订的经济舱是另一班要转乘的,后来席远帆改了头等舱的直达,价钱自然贵了好多,可时间却只比日本那班早二十分钟。
想着他从机场内走出来,又走到外面,等的就是管情吧。
他向来是会掐着时间算的,就算追着秦碧空,却依旧放不身段,需要有一个堂皇而不失面子的理由,这大概就是他的骄傲吧。
所以那么要强的两个人,这么多年虽然相爱,却怎么也磨合不到一块。
因为下雨,机场高速堵车,我和许盼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打到车,到酒店时已然凌晨,席远帆从头到尾连个电话都没有,似乎忘了将我们丢在机场的事情了。
许盼连夜帮我去取了第二天录节目要穿的衣服回来后她微微紧张地看着我,却又什么都没说。
第二天我我在演播大厅看到秦碧空的时候,才知道许盼为什么是那个表情。
而席远帆就坐在秦碧空旁边,脸色依旧高冷,可双眼却紧紧的看着秦碧空,带着我从所未见的暖色。
我让管情帮我寻根查,这才知道这个通告也是席远帆帮我拿下的,目的就是为他来找秦碧空有个理由。
“你这次是真的走运了,得好好攀着席家这对姐弟,你就盼着席总和秦导两个爱恨纠缠吧,到时他们闹一次,席总捧你一次,这都是机会啊,说不定你哪天就火得上二线了!”管情满是兴奋,朝我轻声道:“他们合好你也别怕,先不说他们这么强的两个人很难真正走到一起,就算成了,这布风月局不是你的强项吗?席远帆下不了手,从秦导那里下手,找个她喜欢的类型拿下她,让她们再吵一次很正常!”
管情越说越兴奋,急急的要去查秦碧空的过往情史,找出秦碧空喜爱的类型,储备好人员。
似乎我这棵万年冷星突然迸发出的火光,让她有着无比的斗志。
我捏着电话,站在后台看着演播厅前排的席远帆,他这会正双眼沉沉的看着台上走位的秦碧空,连原本冷俊的脸都变得柔和了起来,嘴角甚至都微微***,带着愉悦的弧度,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样子的他,一扫那“孤帆远影”的苍凉,带着人间三月的春意。
同时我也才知道,秦碧空有一部新戏,马上就要开拍了。
这是她回国后的第一部大制作,同时也是她接手秦氏企业的第一次资本运作,关系到她在国内能不能站稳脚跟,所以在刚刚拿下剧本筹拍的时候就开始宣传。
录完节目,我从后台出来,席远帆捧着一束妖媚的蓝色妖姬大步朝我们走来。
那蓝得妖媚的花上洒着银粉,看上去越发的魅惑。
电视台的小妹还满眼羡慕的看着我:“唐妃姐,席总对你真好,全程看着你录节目就算了,还特意送花,真是幸福!”
这话或真或假,都是场面话。
我朝那小妹笑了笑,想着席远帆终究还是记着我这绯闻女友,没让我太难看。
正要大步走过去,许盼却突然拉了我一把,然后用她那大吨位的身体强行将我推到一边。
我微诧异的低头看着许盼,却见席远帆大步走了过来,略过我和许盼朝我们身后走去。
而后台换了衣服的秦碧空正和导演说着什么,笑得张扬而明媚。
她看到席远帆,立马高兴的走了过来,搂着他脖子就是几个热情的香吻,然后十分自然的接过那束蓝色妖姬,搂着席远帆的胳膊,对席远帆欢喜的道:“莫导居然和我是校友呢。”
那个原先跟我说“幸福”的小妹一脸诧异的看着我,又瞄了瞄挽着席远帆的秦碧空,默默低下了头,朝旁边挪了几步。
一边的工作人员也都带着打量的盯着我,眼神闪了两下,却又飞快的挪开,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们不多看,免得我当场难堪。
圈里内幕不小,可真正说起来,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毕竟圈子只有这么大。
大家或多或少知道我是席远帆的“车震新欢”,却又看着席秦二人携手而去,那眼神或是探究,或是同情……
或许他们还在猜,那“车震新欢”的名头是不是我自己炒作出来的。
可无论是与不是,我这次算是栽了。
我朝隔了至少五步远的工作小妹笑了笑:“你看幸福都是泡影呢。”
那小妹不好意思的朝我笑了笑,毕竟是在台里工作的,圈里的事情多多少少知道一点,锦上添花捧上两句是凑趣,明显不对就绝对不会再多问了。
当晚席远帆和秦碧空就直接回去,秦碧空只是过来露脸顺带宣传一下,我却因为第二天还有互动的游戏,自然得留下来住一晚,再录第二天的节目。
可能是周五晚上淋了雨,又熬了夜,白天因为录节目强撑着倒也没什么,吃了晚饭放松后,我就感觉头晕得厉害,嗓子更是火辣辣的痛,吃了两片药睡一觉起来时,更是头昏眼花,嗓子微微发沙,但依旧六点就起来洗漱化妆了。
幸好我第二天的录制并没有什么台词,只要全程跟着大咖们跑,陪着笑,该输的输,该玩的玩就可以了,倒也不担心嗓子问题,只需要将妆化得元气满满的就行。
许盼特意给我买了喉糖:“万一临时改动,给你加了台词什么的呢?管情姐说要时刻准备着吗!”
可等我含着喉糖,换好衣服化好妆八点准时赶到演播大厅外时,却被保安拦在门好,十分公式化的告知,那个档期不对的嘉宾,昨晚赶了回来,所以今天的录制没有我什么事了,让我收拾一下,十二点前将酒店退了就行。
我只感觉喉咙发炎得更厉害了,一张嘴里清凉的喉糖带着一股子冷意就涌入了喉管之中,却怎么也压不住喉咙里那股子热辣辣的痛意。
这一张一合耽误,许盼已然朝着保安大声道:“既然昨晚就来了,怎么昨晚不说?硬是让我们准备齐全,到了门外才告诉我们?而且我们的合同都签了,就算我们不录了,也该节目组和我们说吧,你一个保安说的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保安一脸鄙夷的看着我们,正要张嘴,眼神却朝我们身后瞟了瞟。
我虽然没有火过,但圈里的事情也见多了,那些娱记,出于职业素养,只要碰到有冲突或是什么偷偷摸摸的事情,他们绝对会拍照留存。
一是圈里变化大,说不定今天的十八线,翻过年就火,到时这些照片就是陈年黑料,值钱得很。
二是娱记最擅长的就是抽丝剥茧,捕风捉影,没关系的两个人前后出现在同一个酒店,都能被说成***,更何况现在P图这么厉害,只要行程能确定,有照片做佐证,只有他们想不出来,没有他们写不出来。毕竟娱乐至上,大家也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我忙将许盼的嘴捂着拉开,我朝保安笑了笑。
“唐妃姐。”许盼被我扯到内部通道,还朝我不甘心的道:“今天的互动没有录,昨天的出场也会被剪掉,我们这次就白来了,我们有合同,可以告他们的。节目组都不出面,就让一个保安这样拦着我们,太过份了吧。”
“别逗!”我转眼朝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扯着许盼朝酒店走:“收拾东西回去,我这不感冒,休息不是正好?”
“这可是你第一次上综艺,管情姐都发了通告了,没上成,公司那边还得公关,到时……”许盼还不甘心,朝我喃喃的道:“肯定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我瞪了却许盼一眼,清了清嗓子,朝她沉声道:“别多话,回去。”
这事不是明摆着吗?
人家是冲着新娱老总“车震新欢”的名头才请的我,结果昨天席总挽着秦导甜蜜而去,还当着我的面,那些谣言岂不是不攻自破,自然得换人。
说不准我已然被坐实,借着席远帆炒作上位,背后还不知道怎么骂我呢。
当然那位莫导和秦碧空似乎还有交情,这其中说不定也有秦碧空有意无意的推动。
至少可以确定莫导是有意打压我的,要不然今天录制没有我,大可昨晚通知,没必要在我准备好后,让保安将我拒之门外,那门口还围着娱记呢。
我东西本就不多,许盼很快就收好了,我给管情打了个电话,隐晦的将这边的事情说了
她在那边急得骂娘:“我就说那秦碧空不是什么好货色,就是个碧池!这事你别管,我们撕不下秦碧空,还撕不下那补了你空的人,这事炒得越大,对你越好,我们炒个苦逼人设,也能火一把。”她一边说得义愤填膺,又斗志昂然,我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不过欺负到这个头上了,不撕上一撕,也实在太憋屈了!

小编点评

风月入我相思局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下载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