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画个男朋友(闻羡沈临戈)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闻羡沈临戈)

导读:主角是闻羡沈临戈的小说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闻羡出生,从小锦衣玉食环绕,父母待她如珠如宝,所有人都羡慕闻羡。闻羡十八岁,这一年她父母所乘坐的飞机失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闻羡沈临戈的小说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闻羡出生,从小锦衣玉食环绕,父母待她如珠如宝,所有人都羡慕闻羡。闻羡十八岁,这一年她父母所乘坐的飞机失事,无人生还,不到半年闻家破产,所有人都同情闻羡。闻羡二十二岁,她忽然有了一个富可敌国的男朋友,那个男人俊美无俦,惯得闻羡无法无天,所有人都嫉妒闻羡。-我曾祈求神明,神明听到了我的祈愿。-于是,你来到了我的身边。

闻羡沈临戈小说简介

闻羡在父母双亡之后继承了家里唯一留给她的财产,一支破破烂烂的笔。不久后闻羡惊奇地发现这支笔画什么,什么就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于是她灵光一闪,给母胎单身的自己画了一个男朋友。
有一天沈临戈正摇晃着红酒杯在浴缸里泡澡,忽然他眼前的画面天旋地转,他沾着满身的肥皂泡泡躺在了硬邦邦的地板上。
正当他皱着眉的时候,一个泪眼朦胧的女人扑了上来,她呜呜地哭泣:“以后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沈临戈:?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全文阅读

第11章 她的标志

既然沈临戈不想吃饭那闻羡也不怕带坏小朋友了,她开始放飞自我。
沈临戈在闻羡的指挥下将车开到一条狭窄的街口前。
他往外扫了一眼,这条不大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摆满了美食摊。
食物的香味顺着烟火飘入车内。
沈临戈蹙眉,“吃这些不干净。”
闻羡摆摆手,一副他没见过世面的模样,“戈戈你不懂,我以前也和你一样,直到我在凌晨十二点吃到了烤串和啤酒。”
闻羡解开安全带就要往外走,她又回头叮嘱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打包带回来。”
沈临戈:“......”
让他坐在满是油烟味的车里简直是生不如死,于是他拧着眉头跟着闻羡下车了。
直到跟着她走到一家烧烤摊前他的面色都不大好看。
闻羡兴冲冲地指着摊上:“我要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都来三串。”
摊主笑着应了一声:“小姑娘,加不加辣?”
闻羡点头:“都加一点。”
期间摊主还瞥了一眼站在闻羡身后皱着眉黑着脸的沈临戈,他朝闻羡努努嘴,悄声道:“小姑娘,和男朋友吵架了?”
闻羡头也不回,“那是我弟弟。”
闻言摊主手里的动作一顿,他仔仔细细看了一眼沈临戈,又把视线放回看起来就是个高中生模样的闻羡身上。
他轻叹一声:“小姑娘,你弟弟这模样虽然俊,但看着却有点显老。”
闻羡憋笑。
沈临戈看着前面闻羡笑得微颤的身体,随后冷冷地瞥了一眼摊主,语气硬邦邦的:“我是她哥哥。”
摊主恍然大悟,原来是兄妹俩闹别扭呢。
不多时闻羡接过摊主手中的烤串,继续往前走,沈临戈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
可越往里走闻羡发现落在他们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多,身边越来越挤,还有不少小女孩企图用手机偷拍沈临戈。
沈临戈眉眼间已带了些许烦躁。
他以前开会的时候常觉得沈氏那些老家伙太聒噪,可如今到这里来走一趟,他决定原谅他们。
闻羡往前走的脚步一顿,她几口就吃完剩下的串串,转身拉着沈临戈就往出口走。
沈临戈下意识地便想挣开,他很少和别人有身体接触。
但是想到是闻羡他又忍了下来,免得又惹这个小姑娘哭。
他垂眸盯着她的小手看了一会儿,她奶白色的手指根根纤长,此时正扣着他的手腕。
明明是夏天,她的手却很凉。
闻羡直接拉着沈临戈上了车,上了车她才小声嘟囔:“都怪你生的太好看。”
沈临戈:?
闻羡托着腮看着沈临戈的侧脸忧愁地叹了一口气:“那也是我的崽,只能说是我的水平太优秀了吧。不怪你,都怪我。”
沈临戈却从她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中捕捉到了重点,什么水平?
会和她身上的秘密有关吗?
沈临戈慢慢启动车子,期间他一直没有说话。
直到他们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他才冷不丁地问了一句:“我和你想象的一样吗?”
闻羡正在发邮件,她刚发送昨天的工作内容就听到了沈临戈的这句话。
闻言她怔了一瞬,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平静的沈临戈,低声道:“我也不知道,有时候觉得一样,有时候又觉得不太一样。”
她抿抿唇:“我以前没有..”
但说到一半闻羡就停住了,她其实没有想过真的能画出一个人来。那一晚她刚看到沈临戈的时候心中都是负面的情绪。
害怕、愧疚、担心、自责。
她从来没有画过有生命的个体,这对她来说难以接受了。
但是那晚她偏偏就喝醉了酒,她幽幽地叹道:“喝酒误事啊。”
沈临戈:“......”
沈临戈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耐心和她耗,或许是觉得她一个人可怜,又或许是她身上藏着危及他安全的秘密。
他一时竟分不清自己为什么留下来。
下了车之后两人沉默着走进了家具市场。
闻羡每看到一个能在她小小的客厅里放下又适合沈临戈的沙发都会弯下腰仔细数标价签后面的零。
她的客厅太小,沈临戈的身材又太高大,大小适合的又不好看。
两人逛了一圈之后闻羡竟然没选到喜欢的,她皱着小脸思考片刻之后觉得还不如自己画呢。
于是闻羡企图支走沈临戈,她眨眨眼,试探着问:“戈戈,你愿意下楼帮我去买一个冰淇淋吗?”
沈临戈垂眸扫了她一眼,没应声便朝电梯口走了。
等他拿着冰淇淋再回来的时候闻羡正站在电梯口等他,她笑眯眯地接过他手里的冰淇淋,“戈戈我选好了,晚上就有人会送来,我们回去吧。”
沈临戈不动声色地扫了她一眼:“嗯。”
-
晚上七点。
闻羡抱着球球看着坐在沙发上盯着笔记本看的沈临戈,她的目光已经停在他身上许久了,可偏偏她一点都不自觉。
而沈临戈的视线虽然落在屏幕上,但他的注意力却忍不住放在了闻羡身上。
这小姑娘到底要盯着他看多久?
就他忍无可忍的时候,他就听到闻羡细软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带着小心翼翼地试探:“戈戈,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沈临戈眸光微顿。
他从善如流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应道:“好。”
闻羡被这么爽快的沈临戈弄得一怔,她狐疑地盯着沈临戈的背影,等到他去房间里拿了衣服又进了浴室之后她还不放心。
又偷偷摸摸地摸到浴室门口企图听一下里面的动静。
但率先响起的却是从里面传来的扣门声,和她听到的一样。
不轻不重,正好三下。
但与此同时她还听到从门内传来男人沉闷低沉的声音:“闻羡,不要偷看我洗澡。”
闻羡:“......”
闻羡心虚地猫着腰学着球球慢慢地爬回了客厅,球球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盯着闻羡看,不懂她为什么忽然开始学它。
闻羡趁沈临戈洗澡的时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客厅里原本放着的沙发推到门口,然后她拿着聿往地毯上一坐,蹙着眉开始想颜色和大小。
等构思完毕之后闻羡偷偷溜回房间打开她的保险箱,拿出了她的画画本,上面画满了她以前画的东西。
除了...除了她的土豆人。
但这张纸巾被她贴心地夹在了里面。
她抿抿唇,压低了声音和手上的聿说:“聿,你控制着一点,别让我画歪了,如果连沙发都是歪的那也太丢人了。”
聿:......
闻羡在画的时候还得在脑中想着这个沙发的颜色以及款式,至于材质她想要什么样的出来就是什么样的,她还是喜欢之前那样的布沙发。
闻羡画完之后又习惯性地在沙发上的角落里加了一片小雪花。
这是她用来分辨物品的方法之一。
在她停笔的下一秒,米色的沙发床凭空出现在了她的客厅里,且摆放的位置和大小与之前分毫不差。
闻羡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装模作样地开了门,装作搬运工人刚走的样子。
不多时,沈临戈就打开浴室的门出来了,他在看到客厅新沙发的那一瞬间眼神微微加深。
沈临戈能肯定他和闻羡在家具市场的这一下午绝对没有看到过这个款式的沙发床,他挑了挑眉,装作不经意间问道:“这么快送来了?”
闻羡睁着无辜的双眼看着他,额间还带着薄薄的汗,“嗯嗯,搬运工人们刚走,我去关门。”
沈临戈走到沙发前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新沙发,在扫过某一处的时候他的眼神顿住,随即他弯腰探手往沙发的角落处摸去。
那里绣着一朵六角形的雪花。
难怪她会觉得自己是她所创造出来的,原来这些天他所见到带有雪花标志的一切物品都是由她创造出来的,也难怪那一天他的牙刷会是歪的。
但那张身份证又没有那个标志,所以这个标志是她自己加上去。
沈临戈轻叹,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沈临戈慢慢扫过客厅里的一切,那些形状古怪线条扭曲的物品都变得有迹可循。
闻羡关上门之后看了特地观察了一下沈临戈的表情,“戈戈,你看这个沙发床你喜欢吗?你走之后我好不容易找的。”
“打开给你试试?”
沈临戈淡声应了,然后弯腰打开了这一张沙发床。
他躺上去试了试,和之前那个沙发一样***。
闻羡见他喜欢便松了一口气。
她弯弯唇,笑道:“那我去洗澡了。”
等闻羡走后沈临戈却没了处理文件的心思。
他走去阳台关了门给管家了一个电话,目光落在阳台上饱满的多肉,他低声问:“查一下有没有一个叫闻戈的人,还有他的身份信息。”
管家:“好的,少爷。”
半小时后,沈临戈收到了管家发来的邮件。
闻戈,男性,26岁,黎城人士,孤儿。
下面还附了一张他的身份证信息图片。
沈临戈看到这里之后头疼地捏了捏眉心,他现在不仅要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还要担心万一别人发现了闻羡的秘密之后她会有什么结果。
他目光沉沉地看着闻戈的身份信息,一时陷入沉思。
直到他的手机“叮”一声响,他收到了一条新的短信息。
[管家:少爷,这是先生的私生子吗?和您长得真像,我会替您保密的。——敬业的管家。]
沈临戈:“......”
这不是废话吗,能不像吗?
这他妈就是我。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免费阅读

第12章 好哄

灯光肆意地洒在沙发上的男人身上。
他黑发微湿,如墨的眸无焦点地落在怀里的猫上。
本就冷峻的面庞上带着微微的冷色,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昂着小下巴的球球。
球球伸出粉嫩的小舌蹭了蹭他的指尖。
整只猫隔着衣服贴在他的小腹上,一脸慵懒惬意,肥肥的脑袋往小爪爪上一放就不动了。
直到闻羡洗完澡出来沈临戈和球球都维持着这个状态。
闻羡走到沈临戈面前弯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连眼神都没分她一个。
闻羡小声嘀咕:“发什么呆呢?”
沈临戈终于大发慈悲般地抬眸看了她一眼,他蹙眉,“你怎么这么让人操心?”
闻羡一头雾水地看他,“戈戈你说什么?”
沈临戈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闻羡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和他同时朝茶几上看去,手机里屏幕上赫然显示着许初微三个字。
闻羡瘪瘪嘴,她不想接。
沈临戈却看不得她这样往里缩,他拿过手机就按了免提。
下一秒女人轻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她的语气微微迟疑,“羡羡,我..我听秦颂说了中午在秦家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我可以和你解释。”
沈临戈面无表情地把手机到闻羡面前。
闻羡抿抿唇,她不想再看许初微这样演戏,许初微不觉得累但她却不想再奉陪,“初微,那天在机场你不就是想让我看见吗?还特地喷了味道一样的香水,暗示了我那么久怎么现在反而不承认了?”
许初微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叹息了一声,“其实我也很矛盾,想让你发现,但却更想亲眼见到你当时的表情。”
“我没能看到,实在太可惜了。”
许初微轻笑,“现在还想嫁给秦颂吗?我玩过不要的男人,闻家的小公主还看得上吗?”
小公主这三个字带着明晃晃的讽刺意味。
听到许初微提到闻家闻羡不由冷下声音,“你想要看见到的画面,你所幻想的未来,我都会亲手将它们击碎。”
“许初微,我们之间就到此为止。”
说完闻羡就挂了电话。
沈临戈就眼看着她从刚才气势凌人的模样在挂了电话的瞬间就变成了委屈巴巴的小怂包。
闻羡耸拉着小脸往房里走,球球也颠颠地跟在她身后。
她走的很慢,看起来有气无力的,单薄瘦弱的肩膀让她看起来孤寂又可怜。
沈临戈出声叫住了她:“闻羡。”
闻羡慢吞吞地转头看他,一双鹿儿眼里没什么光彩,她冲着他嘟囔道:“干什么?”
沈临戈的眼神微顿,黑眸在她写着难过的眉眼间巡视片刻,他忽然问道:“十二点要不要吃烤串,还有啤酒?”
闻羡脚步一转,她蹭蹭蹭跑到沈临戈面前。她眨眨眼,“你和我一起吃吗?”
沈临戈:“......”
他退而求其次,“我来点外卖,我们在家里吃。”
闻羡点,“好!”
于是小姑娘就一蹦一跳地钻进房里去了。
闻羡没关门,沈临戈能看到房内的场景。
她换了新的床单和被套之后把被子和枕头抱出来放在沙发上,回房之后就瞪着着小腿趴在床上玩了。
哪里还有刚才失落的模样。
沈临戈:“......”
未免过于好哄。
他在心里喟叹,这样也好。
晚上十点的时候沈临戈处理完了沈氏的文件,明早他还有一个跨国视频会议。
他垂眸看了一眼时间,然后默默地掏出了手机。
[沈临戈:两人份的烤串和啤酒,十二点的时候送到。]
[管家:少爷,您还需要其他的吗?]
沈临戈蹙着眉想了一会儿,小姑娘都喜欢吃什么?
[沈临戈:冰淇淋或者甜品。]
[管家:少爷,您兄弟的口味和您不太一样。]
[沈临戈:...]
算了。
就这样让管家误会也好,他日后往黎城来也需要一个理由。
-
闻羡趴在床上玩了没一会儿就抱着电脑继续工作了。
她坐在地毯上看着放在茶几上的电脑屏幕,凉凉的空调风慢悠悠地吹在她身上。
但她坐着还没安分一分钟就又起身哒哒哒地跑到冰箱前。
一分钟后她抱了一堆前几天刚买的零食回到客厅里坐下,她刚放下怀里的零食就对上了沈临戈不赞同的眼神。
她歪头想了想,非常大方地分了一包青柠味的薯片给沈临戈,“戈戈,你肯定没吃过这些好吃的。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努力赚钱让你吃到这世界上所有的美食!”
沈临戈的确没吃过这些零食,他盯着闻羡手里的白绿相间的包装袋看了一会儿,“我不吃这些,你也少吃点。”
闻羡小声嘀咕了一句就收回了手。
闻羡私以为进食的时候不能做任何工作,因为对食物需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
于是她打开了视频网站开始看综艺。
这是闻羡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生活。
闻羡的前十八年唯一需要担心的事就是今天过得开不开心,唯一觉得烦恼的事只有第二天起床穿什么,她不知生活和生存到底有多难。
如今她也是窥见了些许而已。
当闻羡吃完一包薯片想去拆辣条的时候沈临戈冷着脸用笔敲了敲茶几,他提醒道:“一会儿还吃不吃烧烤了?”
闻羡摸了摸肚子,随即恋恋不舍地放下了辣条。
她悄悄看了一眼沈临戈手里的聿,小声道:“戈戈,你温柔一点,它饱经风霜才留到现在。你就别欺负它了,把它磕坏你就没笔用了。”
没错,先前沈临戈找遍闻羡的家里,只找到这么一支破旧的钢笔。
沈临戈向来用的钢笔是私人定制的,他连市面上普通的钢笔都没用过,更别说这样看起来老旧的钢笔了。
但是手感却不错,沈临戈便没嫌弃它。
沈临戈扫一眼自己手里的笔,问道:“你家里就没别的笔了?你赚那么多钱就不能给自己买一支新的钢笔吗?”
闻言闻羡幽幽地叹了口气。
她家里以前也是有很多笔的,她甚至买了彩铅学画画。
但是聿极其小心眼,那些笔无一不被它破坏。
闻羡满脸深沉,“戈戈你不懂,养崽不易。”
沈临戈:“......”
凌晨十二点闻羡家里门铃准时响起。
楼下的管理员打来的电话说她的外卖到了,沈临戈叫住了准备下楼拿外卖的闻羡,“你坐着,以后一个人的时候尽量不要叫外卖。”
闻羡解释道:“外卖都是放在管理处的,外卖员不会上来。”
沈临戈起身换好了鞋,淡声道:“以后想吃什么发微信告诉我,我给你准备。”
闻羡眨眨眼,“你怎么给我准备?”
沈临戈丢下一句:“我给你点。”
说完他就关门去等电梯了,留下闻羡一个人坐在毛绒绒的地毯上小声嘀咕:“他点的和我点的有什么区别吗?”
五分钟后,闻羡就发现了及其明显的区别。
除了常见的烤串之外,她还看到了鹅肝巧克力派、松露羊排、鲍鱼、生蚝、西班牙红虾、糯米明虾饼、焦糖覆盆子冰淇淋蛋糕等。
最便宜的估计是沈临戈手里的几罐啤酒。
闻羡:“......”
闻羡瞪了沈临戈一眼,“你是不是又乱花钱了?”
沈临戈早已想好理由,他面不改色道:“那天的餐厅老板希望有机会能再听一次我弹奏钢琴,许诺说以后我们到他的餐厅都是免费的。”
闻羡一懵:“还能这样吗?”
沈临戈:“嗯。”
闻羡托腮思考了一会儿,“但是老是吃法餐会不会有点腻?”
沈临戈沉默片刻道:“想吃什么都可以,我会想办法的。”
闻羡眉眼弯弯地看了沈临戈一眼,“偶尔吃就好啦,我还是习惯自己做饭。你不用为***心这些,在外面好好玩就好。”
闻羡朝着沈临戈招招手,“戈戈你坐下来,我们一起吃。”
沈临戈向来没有吃夜宵的习惯,他对自己的身材管理很严格。
但是看见闻羡澄澈又期待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想偶尔一次有这样的体验或许不是什么坏事。
闻羡的酒量并不好,这一点沈临戈早就知道。
小姑娘喝了一罐啤酒之后雪白的脸上就染上了些许红晕,她拿着小勺子挖着冰淇淋蛋糕。
沈临戈吃了一些海鲜便没再动筷子了,他无声地看着闻羡吃东西。
即使是宵夜她也不太认真,睫毛如蝴蝶扇动翅膀一般微微颤动,眼神止不住地往电脑屏幕上瞄,里面时常传来一些男男女女的欢声笑语。
那些人沈临戈一个都不认识。
原本沈临戈以为他和女性相处会很难,他妈总是担心他以后找不到老婆。
但是这些天沈临戈和闻羡相处下来他还没有不自然的感觉。
和闻羡呆在一起很***。
等沈临戈的注意力从纷乱的思绪中拉扯回来再放到闻羡身上的时她已经又喝了两罐啤酒,她的意识又不怎么清醒了。
因为沈临戈能听到她神神叨叨地小声嘀咕:“吃不完不能浪费,不然爸爸又要说我,拿去冰箱里放起来。”
嘀咕完小姑娘就拿着没吃完的食物往冰箱边走。
沈临戈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她走路摇摇晃晃的,他生怕她摔了。
等她摸进洗手间刷牙的时候沈临戈屈尊降贵地收拾了一下乱糟糟的茶几。
他轻叹,“你说的对,养崽好难。”
闻羡刷完牙从洗手间出来已经闭上了双眼。
她脑袋晕乎乎的,她也不怕摔就闭着眼睛摸索着往前走,差点踩到趴在门口的球球。
球球喵喵叫了一声就往动作灵活地房间里跑去。
而闻羡却被自己绊住,她身形微晃。
眼见就要朝底下摔去的时候她骤然陷入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里,朦胧间她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
冷冽的雪松混合着淡淡的白麝香骤然在她鼻息间炸开。
随即她的意识便沉入了混沌之中。

小编推荐

小说《给自己画个男朋友》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给自己画个男朋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