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民老公心尖上撒野(卿酒酒盛季屿)

在国民老公心尖上撒野(卿酒酒盛季屿)

导读:卿酒酒盛季屿是哪本小说的主角呢?小编带来在国民老公心尖上撒野在线阅读希望大家喜欢:边上的小丫头一直在偷瞄他,看一眼,回头看前方,绞了会儿手指,又偷偷看他一眼。盛季屿心底很凄凉,他真的不是变态。

小说介绍

卿酒酒盛季屿是哪本小说的主角呢?小编带来在国民老公心尖上撒野在线阅读希望大家喜欢:边上的小丫头一直在偷瞄他,看一眼,回头看前方,绞了会儿手指,又偷偷看他一眼。盛季屿心底很凄凉,他真的不是变态,而且他也没料到自己说出“高.潮”那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居然听起来那么的……猥琐。轻咳了两声后,他佯装不经意地说起,“两年前,你哥在碧湖大道那边建了个商场,你知道吗?”

卿酒酒盛季屿小说简介

学校的牛排很便宜,选的还都是新鲜的牛肉,虽然肯定比不上神户牛排那些,但还是很好吃。
卿酒酒切了块牛排,放进嘴里,咀嚼了片刻,感觉到牛肉的香气,“嗯嗯嗯!就是这个味道!”
林若晴看她激动地指着自己盘中的牛排,露出欣慰的笑容,“一年没吃了,是不是很怀念?”

在国民老公心尖上撒野全文阅读

去学校的路上,盛季屿双手握着方向盘,在认真地开车。
边上的小丫头一直在偷瞄他,看一眼,回头看前方,绞了会儿手指,又偷偷看他一眼。
盛季屿心底很凄凉,他真的不是变态,而且他也没料到自己说出“高.潮”那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居然听起来那么的……猥琐。
轻咳了两声后,他佯装不经意地说起,“两年前,你哥在碧湖大道那边建了个商场,你知道吗?”
“啊。”卿酒酒抬起头,顿了下,才反应过来,回话道:“有、有听他说起过。有次,大哥跟我姐在家里吃饭,跟爷爷说起这件事,说是要弄成高档商场。”
“没错,那座卿语商场两年前开始建造,到今年年初基本落成。盛世也投资了,算是那个项目的第二投资方。三个月前,你哥开始跟品牌们沟通入住商场的事情。进行招商的时候,我也参与了,所以做了些功课。包括你们女生的那些护肤品啊化妆品啊什么的。”
“噢。”所以?
“上次范宇哲给我看过那个腮红,我就记住名字了。我看你涂的颜色好像一样?也可能不一样吧。你也知道三哥这种门外汉,哪里懂得你们女生的那些东西啊,我是看你化得挺好看的,随口就说出了记住的那名字。”
“原来啊!”
卿酒酒的身体这才放松了下来,双手合十击了个掌,顺着盛季屿说的这个台阶往下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三哥,这都是正常的,直男都这样。”
“嗯。”
开车的人感觉到那双小手掌软软搭在自己的肩上,有点心猿意马。
只是,下一秒卿酒酒便害羞地将手掌拿开。她满身轻松地看着前方,嘴角微微扬着笑容。
盛季屿再次开口,“不过,我们家小九九化妆了,还挺漂亮的。”
说就说吧,他还抓紧了各种亲密接触的机会,举手轻轻揉了下她的脑袋,蓬松的头发让他掌心发痒。
卿酒酒难得没有因为他的举动生气,全部心思都落在他的夸奖上,脸红红的,像极了樱桃般红润。
她那细长的手指揪住了包包的铁链子,咬了下嘴唇,小心翼翼地问:“三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要长得很漂亮很漂亮吗?”
盛季屿单手握着方向盘,听言故意顿了下,像是在思考。片刻后,佯装平静沉着地回答:“嗯,要很漂亮的,就我们小九九这么漂亮的。”
卿酒酒蓦然转头看向他,脸上的笑意再也按耐不住,如夏日里的灿烂向日葵豁然绽放开。
*
轿车在绍大门口停下,盛季屿转身看解开了安全带的小丫头,问:“需要多久,要不要三哥等你?”
“不用了。”卿酒酒摆了摆手,“我要去找教授,跟她聊课程的事情。因为我在纽约交换了一年,具体的成绩还得拿去给教授重新评定,也不知道会在那边多久。三哥你还要上班呢。”
昨天范助理还提醒过盛季屿,今天旭华传媒的沈总会过来拜访,那位可是个二世祖,他不好得罪了。
想了想,盛季屿还是点了头,“那行,你先过去忙。忙完了打三哥电话,我让人过来接你。”
“好啊。”卿酒酒背好包包,将文案袋抱在胸前,对他挥了挥手,“三哥,再见。”推开门,下了车。
站在路边,看着盛季屿倒车疾驰而去,她才转身往教授的办公室而去。
她学的是服装设计,她的教授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教授。
这位女教授性格与卿酒酒很像,所以第一次见到卿酒酒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她。
教授原本在忙碌,看到卿酒酒来了办公室,随即拉着人坐下,边喝咖啡边聊起了卿酒酒在纽约的学习情况。
卿酒酒这人生得一副乖巧模样,在服装设计上很有天赋,陪着女教授聊天的时候,不卑不亢,偶尔嘴甜一下,将教授哄得很是开心。
很快,教授就在她的分数评定表格上签了字,让她去教务处走一趟,基本也就毕业了。
临走前,教授还拉着她,一直劝她要继续读博士。说她才十九岁,完全还有时间可以继续进修。
卿酒酒没有驳了教授的意思,只说回去会好好考虑。
跟教授道别后,她走出了办公室。
到了一楼,她拿起手机,刚准备给盛季屿打个电话,突然接到了林若晴的语音通话。
她随手接起来,“晴晴?”
“我的九九酱大大,你跟M.J那边沟通好了没有。确认要去出席他们的时装秀吧?”
“啊!”卿酒酒跺了下脚。
“怎么了怎么了?”电话那头的林若晴急忙问。
卿酒酒笑了声,“昨晚我睡着了,还没来得及跟M.J那边说。”
“呼。卿酒酒,你是想吓死我啊你!鬼吼鬼叫的。”
卿酒酒手搭在小宝宝的铁链上,沿着办公楼一楼的房檐往前走,边跟林若晴聊着。
“昨晚跟你聊完都很晚了,我昨天还赶飞机回国很累的,就睡着了。今天醒来,急急忙忙赶来学校跟教授见面,还没来得及跟M.J那边说啦。”
“好吧。那你赶紧的吧,不然人家主办方那边也不好安排。”
“嗯嗯。”
“不对。”林若晴问,“你现在在绍大吗?”
“对啊。”
“卿酒酒你太不够意思了,回来绍大,不来找我吗?”
“你急什么,我刚跟教授聊完,正准备跟你说呢。”
卿酒酒说话有点虚,其实刚刚结束后,她第一时间是想让盛季屿派人接她,说不定她就能去公司看看盛季屿。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那今天我请你吃食堂吧。”
“太棒了。”卿酒酒笑道,“我想念二食堂的牛排已久。”
“行,跟着晴姐姐我有肉吃。”
跟林若晴约好了后,她挂完电话,往二食堂的方向走去。这里离二食堂并不远,走个十分钟就到了。
她掀***包,刚想将手机收进包包里面,突然听到右边的树藤石亭走廊那边有吵架的声音。
“你能不能别烦我了!”男人高声喊道:“你跟我在一起,不就是看中我的钱。跟你交往的时候,我也尽量满足你了,给你买包买鞋买衣服,还有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化妆品。”
“宁津辉,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要不是因为喜欢你爱你,我至于跟你在一起,整天陪着你玩吗?”女生好似也非常不满,“给我买那些东西,也是你自愿的吧。我逼着你给我买了吗?”
卿酒酒站在原地,顿了下,觉得那个声音非常熟悉,心下一惊。双腿已经非常诚实地走到了拐角处,趴在墙上,偷偷往石亭长廊的方向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不远处双手环抱胸前跟男人对持的女人,不正是那个作妖麦麦吗?
女人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穿着一条超***,气势那是完全不比前面的男人差。
再一看那男人,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
乱七八糟的头发,自以为很酷的花衬衫,还有脚下的那双亮得能当精致的皮鞋。
啧啧啧。
男人摆出拽拽的表情,“对,我自愿的。当时我跟你在一起,我乐意。现在老子要分手了,听懂了吗?”
“分手就分手,我说不了吗?”女生冷哼了一声,“可是,我耗费在你身上的三个月怎么算?”
“怎么着,你还想要分手费?”
听到男人的质问,麦麦往前迈出一步,逼近了男人,手掌搭在男人的身上。
这么一看,两人的身高居然差不多。
“当初,你自个儿跑到我们学校,天天送玫瑰送包,用你的奔驰把我追到了手,你就没想过我看中的只是你的钱吗?怎么,现在想通了,又觉得我看中你的钱没有真爱了?当初,我是不是早明明白白跟你说了,我就一野鸡学校出身,跟你在一起涂过得舒畅,你让我爽了,我就让你爽。现在爽完了,想拍拍***走人。你做梦!”
后面三个字说得咬牙切齿的,卿酒酒都忍不住颤抖了下。
“什么叫我爽了就走人。特么做的时候你不爽啊,你不爽你在我身下叫得那么欢乐?”
那男人一把将麦麦推开,“我们分手了,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也甭想再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我是钱多,但我不傻。你他妈给我戴绿帽子了,我还得给你供着?!没门!”
这两人还真是一个个都不吃亏。
卿酒酒录了一段视频,也没多大兴趣听他们吵架,转身默默离开。
到了二食堂,林若晴已经买好牛排,在角落的位置等着她。
她疾步走上去,在林若晴对面坐下,呼了口气。主要是外面太热了,她走了十分钟,T恤都快湿了。
“哎哟,我的九九酱大大,你是乌龟化身吗你,从综合楼走到这边,走了快半个小时?”
卿酒酒抬眸看向对面的林若晴,“你都不知道,我刚刚碰上谁了……不是,你这口红色号好好看啊。”
因为还在学校里,林若晴穿着一件简单的连衣裙,碎花点缀,微卷的头发披散下来,妆容并不厚重。
她对卿酒酒眨了眨眼睛,“之前种草给你过,Fenty Beauty Uncuffed,非常低饱和度的干枯玫瑰色。有没有感觉今天你们家晴姐姐顶着一头有一丝丝凌乱的卷发,搭配这个颜色的口红,简直像是法国草地里的野玫瑰,透着无与伦比的优雅。”
“额。虽然我很想否认,但是!”卿酒酒举起双手轻轻挥舞了下,“真滴好好看噢!”
“对吧对吧。”林若晴臭屁地甩了甩刘海。下一秒,收敛了笑容,转头问,“你刚刚说你遇上了谁?”
卿酒酒举手往额头上拍了一巴掌,“差点忘记了,给你看手机。”
她调出刚刚拍到的视频,将手机调到最低音,推向了林若晴。
林若晴看完后,抬头,对上卿酒酒的眼眸,感慨道:“噢麦噶!”
卿酒酒已经率先拿起刀叉,开始切牛排吃了。
“所以,那个作妖之前到底在得瑟什么劲儿,还艹独立小资女人的人设,说什么自己想要的一切都是她努力赚钱买的。她就是这么努力赚钱的。”
卿酒酒耸了耸肩,“不知道。”
林若晴将手机递还给她,“九九酱,聪明噢,还知道录视频。那作妖再把我们逼急了,就把视频甩出去,看她还怎么跳。”
“我当时就想着,这么震惊人的画面,当然要拍下来给你看了,也没想那么多。你这么一说,倒是可以。那视频我就先留着。”
“当然要留着了。”林若晴说,“我后面还得去查查那丑男人是谁。麦麦那么作的女人都看得上,也是神人啊。”
卿酒酒抬起头,“麦麦连那么丑的男人都睡得下去,也很牛逼。”
“所以说,什么锅配什么盖呗。”

在国民老公心尖上撒野免费阅读

学校的牛排很便宜,选的还都是新鲜的牛肉,虽然肯定比不上神户牛排那些,但还是很好吃。
卿酒酒切了块牛排,放进嘴里,咀嚼了片刻,感觉到牛肉的香气,“嗯嗯嗯!就是这个味道!”
林若晴看她激动地指着自己盘中的牛排,露出欣慰的笑容,“一年没吃了,是不是很怀念?”
“超级怀念的!”卿酒酒边吃边说,“纽约的牛跟我们国内的牛吃得压根不是一样的东西,连养出来的牛肉味道也完全不一样,虽然很好吃,但不是这个味!”
“得了吧。那国外的牛排能比我们学校差啊。”林若晴“切”了声,“你就是山珍海味吃太多了,就喜欢我们学校二十元一块的牛排。”
“我乐意。”卿酒酒撅嘴说,“不过主要是学校的这个酱料!”
林若晴看她精致的脸庞做着鬼脸,心下觉得很可爱。这就是她喜欢九九酱的原因,颜值超赞。
她大一的时候就在直播了,那时候很惨,关注粉丝就一两千人,人气都是一步一步积累下来的。
某次无意中看到了卿酒酒的直播,瞬间就被她的美貌迷住了。
后来,林若晴经常看卿酒酒的直播,也关注了她的微博,最看不惯麦麦那帮人老是明里暗里挤兑她。
有一次,麦麦非常可恶,联合所有人,举报她未成年就出来混,说她是高中生,还说要举报到她们学校。
虽然这件事卿酒酒自己也有责任,谁让她长得就跟小仙女似的,略显稚嫩。
但当时麦麦手段太脏了,林若晴实在没忍住,站出来帮卿酒酒说了话,两人就这么成为了好朋友。
在三次元里结交后,她才发现,原来这个小姑娘真的只有十九岁,而且也是绍大的研究生。
牛逼啊,原来还是学霸。
然后,她就彻底被卿酒酒征服了。
林若晴喝了口饮料,说:“那你什么时候跟M.J那边沟通?”
“回去就跟他们沟通。”
“好!”林若晴很是欣喜,“那我们就可以一起去参加活动了。”
“嗯。好期待噢。”
两人聊着,卿酒酒放在边上的手机响起,她看了眼屏幕,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随手接起电话。
“三哥。”
电话那端,盛季屿听到她这么欢乐的声音,笑着问:“今天去见教授还算顺利?”
“嗯,非常顺利。我们教授说,我顺利毕业完全没有问题。她已经帮我的分数评定表签字了,我也拿去教务处上交。”
“很好。那你就等到七月份拿毕业证书就好了。”
“对啊。”
盛季屿是开完会抽空给她打电话,说没两句,助理范宇哲又进来,将文件搁在他跟前。
“盛总,这几份文件需要您签字,比较急。”
电话这端,卿酒酒听到声音,试探着问,“三哥,你还在工作啊?”
对面的林若晴还在拼命用口型问,“谁啊?”主要是看她笑得那么开心,跟个傻子似的,所以很好奇。
卿酒酒摆了摆手,让她别吵,“你要是工作忙就赶紧去忙吧。”
“你不是见完教授了吗?吃饭了吗?”
她不自觉地歪了歪头,一副可爱宅女的模样,“我正在吃啊。跟我闺蜜,在我们学校吃牛排呢。”
“行。”
“下午呢?”
“还不知道。不过有时间的话,我们会去逛一逛吧。”
盛季屿很了解她,就喜欢买买买,而且他就怕她一个想不开又要跑去哪个国家学习服装设计。
现在有个闺蜜陪着她逛街,让她有事儿做,他还是挺开心的。
“那去吧。我已经让范宇哲安排了,司机就在学校门口等着。要去哪儿,就让司机送你过去。”
“好啊。”
挂了电话后,林若晴赶忙问,“谁啊,哪个三哥啊?之前好像没听你说起过啊。你不就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吗?”
“三哥就三哥呗。”
盛季屿可是卿酒酒心底最深处的一个秘密,她并不是很想跟别人分享。
她只插科打诨地转移了话题,“我们待会去逛街买东西吧。”
“好啊好啊,去参加M.J秀也要准备下服装,今天刚好可以过去看看。”
两人去商场狂逛了一下午,卿酒酒收获满满,让司机送着她回家去。
没想到了家门口,刚好碰上回来的盛季屿。
她欢喜跳下车,走到盛季屿车前,甜甜叫了声:“三哥。”
盛季屿是接到司机的消息,掐着点回来的,还真的让他碰上了卿酒酒,还能听到这么甜腻的呼唤,盛季屿觉得简直不要太值了。
但面上还要装出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他一整天都待在公司里面,身穿西服是常态。合身的西装挂在他身上,收紧了腰身,让他伟岸的胸膛更显挺拔。
站在她跟前,像是一棵高大的松树,屹立在她跟前。
卿酒酒莫名地就觉得有点紧张,但嘴角浅浅的笑弧还是没有落下。
“三哥,你工作不忙吗,今天居然这么早就能什么回来。?”
“今天公司没什么事。”盛季屿非常不要脸地开始扯淡,“我就想着我们家小丫头回国了,不知道会不会不习惯啊,三哥回来,她有委屈也能找地儿撒气。”
卿酒酒原本逛街逛了一下午,身心疲惫,冷不丁听到这话,脸颊泛起了浅浅的粉红,“没有委屈啦。”怎么突然说这个。
“没有就好。”
他望着卿酒酒的眼神明显沉了些许,因为必须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转而云淡风轻地问:“下午逛街累吗?”
“还好。”她抬起杏眸,“因为过几天我们要去看一个服装秀,所以就买了些东西。我去纽约后,每次逛街都是一个人,这次有闺蜜陪着,感觉就是不一样呢。”
说到她孤身去纽约的事情,盛季屿心里还有些不爽,当初他可没少为这件事生闷气。
听到这话,他举手在她额头上轻轻拍了下,“所以说啊,当初为什么一定要去纽约深造,害得一家人为你这小孩担心!”
被弹了一爆栗,卿酒酒疼得捂着额头,眼中有着湿润的雾气,委屈巴巴地看着他,“我不是小孩。”
盛季屿刹时笑了,犹如冰天雪地里的花儿,让卿酒酒愣了愣。
“昨晚爷爷说让你今天到八号来吃饭,欢迎你回家来。”盛季屿揉了揉她的脑袋,“东西让阿姨拿***,你跟我回家。”
“啊!盛爷爷在吗?”
“应该在。最近腿脚不是很好,散步都不去了。”
卿酒酒欢喜地在原地蹦哒了两下,“那、那我去拿礼物,再过去看盛爷爷!”
说罢,转身想往里面跑去。
盛季屿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把人拉了回来,“我陪你去拿。待会从二楼过去。”
“好啊。”
两人去卿酒酒房间拿了礼物,从二楼的长廊走过去八号盛家,从二楼楼梯走下去,便看到了坐在客厅里下棋的两位老爷子。
两栋老宅的格局基本一致,楼中楼的格局,让一楼大厅显得非常的宽敞。
对面墙壁上挂着一副名师壁挂,看起来气势磅礴,很是大气。
两家老爷子此刻坐在壁画跟前的红木椅子上,对着跟前的黑白棋进行一番大战。
好似因为走错了,盛家老爷子突然下手想退回上一步棋,被卿家老爷子一把抓住了手掌。
“诶诶诶,老盛,干什么?下棋不悔真君子懂不懂?”
“不懂!我就不要走这步,我要走这里。”盛老爷子将黑子搁下,还要抬一抬下巴,好像***。
卿老爷子却是不肯,“你刚刚明明下得是这里,你耍赖皮啊老盛!”
“老卿,做人不要太计较。我现在想走这里,不行吗?”
“当然不行!你少给我耍赖!”
这两位老爷子认识了几十年,也这么闹闹腾腾了几十年,年老了,性情一点都没变。
卿酒酒看着他们两人,心底就觉得稳稳的温暖。或许是因为他们所过的生活也是她预想中自己的老年生活吧。
她看了盛季屿一眼,随即快步走上去,叫了声,“爷爷,盛爷爷!”
盛老爷子平日里都喜欢绷着一张脸,这会儿看到卿酒酒难得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哎呀,小九九,来来来,让爷爷看看。”
卿酒酒抱着礼物走过去,在盛老爷子身旁的位置坐下,甜甜叫了声,“盛爷爷。”
“诶,你这小九九真是让盛爷爷好想。一个小姑娘跑去国外,一次都不回来看爷爷。小没良心的。”
“呵。”卿老爷子冷哼了声,“搞得像是你外孙女一样。我这亲爷爷,她都只过年回来看过一次。还想她回来看你。”
卿酒酒自知理亏,甜甜说着,“盛爷爷,上次过年我回来了。但是,你跟奶奶去海南度假去了,没能见到您。所以,这次我给你带了礼物回来噢。还有奶奶的。奶奶呢?”
“那老丫头跑去跟她的姐妹们喝茶去了,看这点,估计也快回来了,你待会再给她。”
“好呀。”卿酒酒乖顺坐在旁边,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
盛老夫人年轻的时候也去国外留学过,所以盛老爷子其实并不反对卿酒酒出国,就是觉得这丫头只有十九岁,从小还是被宠着长大的,一个人去外面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跟卿家老爷子一样,心疼这丫头。
这会儿人都回来了,嗔怪一句也就过了,还拉着她聊起了纽约的事情。
卿酒酒嘴甜会说话会聊天,而且对长辈特别尊敬,三言两语间就能让长辈喜欢上她。
更何况是看着她长大的盛老爷子,盛老爷子几乎是将她当自己亲孙女在疼的。
听完她的讲诉后,盛老爷子点了点头,“这么看来,去纽约深造这一年,对你来说,收获还是颇丰的。”
“嗯,是这样没错。”卿酒酒点了点头,脸上难得有了一丝英气,“我是觉得人不能总在一个地方待着,可能出去走走,也能让我的见识面扩大,不说那么深的话,也就是去走一走,总是会有所收获的。”
卿老爷子点了点头,“在这点上,我们这丫头啊还真是想对了。”
卿酒酒笑得甜甜的,“所以说,有机会多出去走走也是好的!”
“嗯!爷爷支持你!”盛老爷子道。
“我不同意!”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突然传出这个不和谐的声音,众人都转过头看向他。
盛季屿握拳抵在嘴边,轻咳了一声,欲盖弥彰地说:“我觉得,这事儿是这样。小九九还小,已经去纽约一年,吃苦受累的,这要是再出去,又得孤身一人。小九九今年才十九岁,你们怎么舍得?”
一想到小丫头在外面吃苦受累了一年,卿老爷子这心啊,就像是被狠狠揪在一起,差点都要窒息。
老爷子无比坚定:“对,不能再放她出去了!”
盛季屿看卿老爷子完全跟他是在同一战线上,又顺着他的心思说了几句,三言两语就把卿老爷子彻底拉拢了过来。
盛老爷子可精明许多,他还能不知道,盛季屿这小子从小到大没一句实话,那心思噢,整天想着怎么算计别人,什么时候这么为别人着想过了,就算是小九九也不应当啊。
有猫腻!
肯定有猫腻!
而且,给看看盛季屿那瞧着小丫头的表情,简直跟大灰狼看着小白兔似的。
不简单!
绝对不简单!
反观卿酒酒,情绪就不太明朗。她以为盛季屿一直将她当做小屁孩,直到现在都是。
她明明已经十九岁了,为什么还不能被当作大人看待呢?!
她情绪正失落的时候,盛老夫人回来了,手臂上勾着优雅精致的菱格包,穿着一身旗袍优雅走进来,极具优雅的大方气质。
身后跟着走进来的是盛宁薇,她下午去外面跟朋友喝下午茶,在门口碰上老夫人,一起走了进来,没想到会看到里面的人。
她从后面跳出来,兴奋道:“小九九!”
“薇薇!”
老妇人看到卿酒酒,笑得跟牡丹花儿似的,“哎哟,我的小可爱,你回来啦!”
“盛奶奶!”卿酒酒站起身,疾步走过去,抱住了盛老夫人的手臂,“我好想你噢!”
“我的小可爱,奶奶也很想你!总算是回来了!回来就好!好好在家待着,以后别乱跑了!”
“好呀!”
盛宁薇捏了下她的脸,笑说:“看吧,所有人都觉得你就不该出国,应该好好在家里待着!”
“讨厌,别捏我!”
两人嘻嘻笑笑地滚在了客厅沙发上。
盛季屿见卿酒酒被压在底下嗷嗷叫着,将盛宁薇拉开,训斥了声,“别老是欺负小九九。”
盛宁薇不乐意了,“哥,你别说的好像只有我欺负小九九一样。也不知道以前是谁,动不动能把小九九弄哭。你就没欺负小九九吗?!”
“我欺负是我欺负。你不可以欺负。”穿着西装的男人,文质彬彬风流倜傥风度翩翩的模样,谁想原来是个腹黑无赖。
卿酒酒将他们两人推开,“讨厌,都不许欺负我!”
这么一说,那两人纷纷转过身,想去捏卿酒酒的脸颊,吓得她赶忙躲开,跑到了盛老夫人身后,“奶奶,他们欺负我!”
盛老夫人比盛老爷子年轻许多,不过六十出头,又很会保养和锻炼,看起来跟四十多岁的人差不多。
但还是经不住他们这么闹腾,无奈道:“别闹了。”
最后,三人被盛老夫人一人暴打了一下头,使唤着上桌,开始吃饭。
一家人说说笑笑,进行了一顿美味的晚餐。
盛老爷子和老夫人两人从小看着卿酒酒长大,也很是疼爱她,这顿饭吃下来,两人一直在关心卿酒酒,反倒是自己的孙子盛季屿和孙女盛宁薇成了陪客。
盛季屿倒是很喜欢这样的状态,默默看着她笑如烟花。
转眼到了M.J秀当天,卿酒酒睡醒后,开始做保湿护理。时间尚早,她靠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刷手机。
屏幕上突然跳出林若晴的微信消息。
【晴天天:九大大,你还不打算宣布消息吗?】
满打满算,卿酒酒直播也快两年半了。
直播对于她来说,就是业余爱好,想的时候爬上去直播一场,想不起来的时候,一整个月都不见得会登陆一次。
所以,她能久居美妆频道的人气首位博主,才会让麦麦他们那帮人如此不爽。
之前她都还未成年,老爷子和卿寒宵完全不允许她出场那些活动——即便很多活动是在卿家和盛家的地盘上举行的,也不行。
后来,她又去了纽约当交换生,连国内都不回了,压根没机会参加活动。
这次的M.J秀时机非常巧,林若晴又非常希望她参加,所以她答应了举办方的邀约。
同时,她也跟举办方沟通好了,将会在秀场的这一天,突然公布她参加M.J秀的消息,并且会进行直播宣传。
M.J那边对于她这个女主播的名气并不是抱有很大的期望,主要还是看在她是服装设计师Fiona,想给她留个人情,希望以后能合作罢了。
这点,卿酒酒并不排斥。她觉得,如果时机合适,也可以合作。
【九九酱:也该是时候公布消息啦。我现在去发微博。】
【晴天天:好嘞。麦麦昨天还在那边跳。你这一发微博,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心情?!】
卿酒酒没回复,先爬上微博,贴了M.J邀请函,发了句:我准备好了,晚上见。
底下的评论随即炸开了。
【热评1:挖槽!这是什么意思!是九九酱大大会参加晚上的M.J秀吗?】
【热评2:大大好坏噢,等到现在才公开,让我们白白伤心了这么久!】
【热评3:太棒了,我晚上要去会场外面蹲守九九酱!】
……
随手刷了下评论,刚要退出来的时候,卿酒酒瞄到最新的一条私信发送者的头像居然是作妖麦麦。
好奇心促使她点开了对话框。
【麦麦:九九酱,没想到你居然会出席线下活动哦。】
【麦麦:跟九九酱在网上认识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能够见到了,真开心!】
【麦麦:九九酱,我男朋友会接我过去会场,要不要一起去接你呀?】
卿酒酒没有回复,而是直接截图,在微信上发给了林若晴。
【晴天天:靠,这贱人是想干嘛?】
【晴天天:之前在网上对你大肆泼脏水,明里暗里地挤兑你。现在这招是假亲近?】
【九九酱:谁知道她要干嘛?!不理她。】
卿酒酒都想好了不回复,谁能料想到,贱人无敌啊。
麦麦那边却是不放弃,又不停地发消息过来。
【麦麦:九九酱可以告诉我地址,我直接过来你家接你呢。】
【麦麦:娜美也会跟我一起呢。因为她怕到时候穿着礼服不好打车。
【麦麦:啊,不过九九酱大大可能会自己开车?】
【麦麦:如果是这样,那就不好意思了,打扰了。】
【麦麦:本来,因为之前跟九九酱大大有些误会,看到九九酱大大要出席晚上的活动,我就超级开心,想过来跟大大套套近乎呢。】
【麦麦:抱抱噢.jpg】
卿酒酒看得都想吐了,截图给林若晴看,忍不住吐槽。
【九九酱:午饭都吐出来了。】
【晴天天:真是恶心死了。】
【晴天天:真的不回复吗?好想虐一虐这恶心的作妖。】
【九九酱:看我的。】
九九酱打开私信对话框,给对方发了句话。
【九九酱:请问你是?】
林若晴看到这回复,丢了好几个表情包过去。
【晴天天:牛逼了,我的九大大。】
麦麦那边再没有发消息过来,卿酒酒也没有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底。
做好了保湿后,卿酒酒开始准备化妆和挑选衣服。
卿酒酒的房间在二楼的西边,非常宽敞,还有一个大阳台。
当初重新装修小丫头房间的时候,卿寒宵特别放了心思,给她在里面弄了个小书房,还有一间很大的衣帽间。
那个小书房后来被卿酒酒改成了直播的房间,虽然不宽敞,但是直播的设备很是完善。
衣帽间呢,并不注重华丽的外表,而是装扮成符合卿酒酒的风格——萌萌哒。
这会儿,卿酒酒推开了衣帽间的抽拉门,便可见四周铺遍了整片墙壁的衣柜。
她缓慢走过去,在高定晚礼服的那一柜跟前停下,推开门,扫视而过。
视线最终落在了Emilia Wickstead的高定长裙上。
那件裙子还是卿韶雪在做高定的时候,帮她一起做的。做回来后,一直没有机会穿,只留在衣柜里当摆设。
她的食指在羽毛***上划过,露出了甜甜的笑窝。
“就你了。”

小编点评

在国民老公心尖上撒野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