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独占(时晚贺寻)

偏执独占(时晚贺寻)

导读:时晚贺寻的小说——偏执独占完整全文阅读推荐给大家,讲述了数年过去。八卦小料称,无人机领域的大佬贺寻身有隐疾,否则怎会如此禁欲冷淡,对身边一切莺莺燕燕视而不见。第二天全球新品发布会。

小说介绍

时晚贺寻的小说——偏执独占完整全文阅读推荐给大家,讲述了数年过去。八卦小料称,无人机领域的大佬贺寻身有隐疾,否则怎会如此禁欲冷淡,对身边一切莺莺燕燕视而不见。第二天全球新品发布会,偷溜到后台的记者眼睁睁看着平日眉目冷峻的男人温柔抚摸怀里女人的发顶:“别气,我究竟行不行,你还不知道吗?”贺寻清楚自己有病。初次见面,便想不顾一切留在她身旁。“我在这人世间踽踽独行,只为寻到一个迟来的你。”然后爱到刻骨,至死不渝。”

小说简介

时晚搬来青城的第一天,黑云压境。
那日雨声暴烈,看着跪在院子里面无表情的沉默少年,她犹豫再三,出门递给他一把伞。
后来,时晚听说这是青城一中谁都不敢招惹的贺寻。
右眼缠着纱布的少年性子野,传闻犯下大错,才会被放逐到这个遥远的北方小城。
她便有些怯,想要离他远一些。
然而某天放学后,贺寻把她堵到小巷中。
“不…”时晚怕得不行,“不用还伞…”
闻言,少年眸色稍沉,旋即笑得肆意张狂,俯身至她耳畔。
“那伞丢了,我把自己赔你。”

偏执独占全文阅读

“你!”没想到贺寻居然敢这么做,时晚一下有些惊惶,下意识地蹬腿,想要挣开禁锢,“你放开我!”
然而十六七岁的少年正是年轻飞扬的时候,手臂分外有力。她一连挣扎好几下,都没能从对方的怀抱中挣脱,反而被越抱越紧。
又是那阵清浅的草药香。
还有一如既往的散漫腔调:“不放。”
挣扎许久,时晚最后到底还是被轻轻松松按在机车上。
“今天赶时间。”像上次去买雪糕时一样,贺寻把头盔扣在她头上,“你可坐好了别乱动。”
不待她说话,他跳上机车,猛地拧紧油门。
引擎声在清晨安静的街道上轰鸣。
起步太快,时晚猝不及防,身子骤然前倾,额头直接撞上少年结实宽阔的脊背。
戴着头盔,她倒是没什么,反而是贺寻闷哼一声:“小朋友,你这是在报复吗?”
这小姑娘真跟猫似的,平日软绵绵温吞,冷不丁就一爪子挠得人疼。
时晚咬紧了唇。
赶着去一中,今天机车的速度很快,几乎要赶上那天从瘾.君子那里逃窜的速度。
然而她不肯,也不会再像上次一样紧紧抱着他的腰了。
连衣服都不愿意拽,一路上,她听着耳畔烈烈的风声,死死攥住自己的手。
细白掌心被掐出一片红痕。
抄了近路,机车速度又快,等他们到一中时,离上课时间还有五分钟。
在门口停下车,贺寻转身,替时晚摘下头盔。
“哟。”刚把头盔拿下来,他就笑了,“还在生气啊?”
不知道是因为机车速度太快而害怕,还是因为被拦腰抱起而羞恼。小姑娘咬着唇,一双杏仁眼清凌凌瞪他,眼眶沁着一点儿粉。
又委屈又无辜。
他觉得好笑,伸手想要拉她下来,结果“啪”的一下,被毫不留情一巴掌拍掉。
啧。
贺寻挑眉:“你这是恩将仇报。”
他把她载到学校,她应该谢他才对,哪有平白无故拍人的道理。
没到上课时间,这时校门口还有不少学生,银黑色机车过于张扬显眼,大家纷纷朝这边看。
瞧过来的目光太多,时晚脸皮薄,咬着唇瞪了贺寻半天,终究放弃了在校门口和他理论的想法。
又瞪了他一眼,她跳下车。
头也不回地朝校园里跑。
少女奔跑的速度很快,耳尖绯红。仿佛再慢一点儿,少年又会追上来抱她。
*
时晚踏进高二一班的教室,上课铃正好敲响。讲台还空着,班主任没来,她松了口气,随便找个位置坐下。
这年还是传统的文理分科,高二是新分班的开始。所有的班都在分完文理后重排,大家并不来自一个班,彼此相互不熟识,倒是显得她这个转学生不再特殊。
“我叫姜琦。”坐在时晚旁边的圆脸小姑娘是个自来熟的性格,主动跟她打招呼,而后突然笑得一脸羞涩,“我们真是太幸运了,能分在楚老师的班!”
沉浸在被贺寻强行抱起的羞恼之中,又惊又气,时晚反应了一会儿,这才明白姜琦说的是班主任。
“是啊。”她点点头,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把少年噙着笑的模样赶出脑海,“楚老师很负责任。”
主动帮忙找教科书,还专门给了一中的习题,大热天里在公交车站等着她。虽然面上是寡言冷淡的模样,内里应该还是很关心学生。
听她这么说,姜琦扑哧笑了,接着诡秘地压低嗓音:“你难道不觉得楚老师很帅吗?”
时晚一愣。
她这才注意到,班级里的女生大多都兴奋地朝门口看,似乎在翘首期盼什么。
只见过楚慎之一面,她已经不太能想起对方的长相,只记得是张英俊而冷漠的脸。
“好多人都是为了楚老师才选理的。”时晚回忆的功夫,姜琦还在念叨,她一张小嘴叽叽喳喳不停,倒是让时晚弄清了楚慎之为什么这么受欢迎。
一中升学率虽然常年排第一,但青城只是个不甚起眼的北方小城,师资力量并没有想象中好。本校老师大多都是省内师范的学历。
而楚慎之却是P大毕业生。
听说在校时成绩异常优秀,拿了不少奖项,不知为何没有选择继续深造,而是一毕业就来到一中任教。
十六七岁的年纪,少女们的心思都纯洁懵懂,骤然面对这么一个大不了几岁而分外优秀的异性,总会有几分特别的欣赏甚至悸动。
“我上次还碰见高三的级花给楚老师递情书呢!”显然掌握一中不少八卦,姜琦眉飞色舞。
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时晚只能客气地笑笑,偶尔附和两句。
好在没过多时,略显吵嚷的班级便霎时一静。
“大家好,以后我就是高二一班的班主任。”八月末,气温还没有降低多少,楚慎之白衬衫的扣子依旧规规矩矩系到最上面一颗。
包括姜琦在内,有几个女生偷偷脸红。
然而接下来,楚慎之便宣布了一个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的消息。
“一班是重点班,在第一次月考后按成绩排,只留年级前四十五名。”他的声音很冷,透着不容置疑的威压,“你们今天坐在这里,不代表一个月后还能继续待在一班,都明白吗?”
教室里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之前学校根本没有透露过一点口风,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均是一愣。
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按排名分班吗......
时晚不禁也有些紧张。
尽管假期完整看过一遍课本,也认认真真地做了习题,但一下得知按成绩分班,确实有不小的心理压力。
楚慎之却不管他们这群紧张的学生,粗略扫了教室一圈,便皱起眉:“缺一个人,还有谁没来?”
同学们面面相觑。
彼此都不相熟,他们确实不知道缺了的那个人是谁。
时晚抿了抿唇。
心情稍显复杂。
班主任果然会因为迟到而生气,倘若她今天迟到,肯定会被记上一笔。
万幸她没来晚,只是......
一想到自己居然在街上被贺寻拦腰抱起,时晚耳尖滚烫。
脸颊也不受控制地烧起来,连额头都沁上一层粉。
她倒是宁愿迟到,也不愿意被那么抱着了。
简直比捏脸还过分!
又羞又气,时晚低下头,不让别人看见自己此时的表情。
不知道贺寻在哪个班,以后她一定远远地躲着他,再不给他轻薄的机会。
班里一时没人知道缺了谁,楚慎之只好拿出名单,准备逐一点名。
“报告。”门口却突然传来低沉的嗓音。
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腔调,全然不因为迟到而拘谨不安。
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时晚一怔。
她缓缓抬头。
“抱歉老师。”教室门口,贺寻勾了勾嘴角,“我来晚了。”

偏执独占免费阅读

原本不该来这么迟,但校门口的门卫大爷坚决不肯让机车进校园,费了半天功夫,最后还是路过的老师帮忙解了围。
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落在贺寻身上。
嘴上说着抱歉,少年却懒洋洋地靠在门边,不像楚慎之一般打扮规矩,他纯黑衬衫散漫地敞着领口,挺括肩线之下,肌肉线条暧昧,锁骨分明。
没有刻意遮挡眼罩,碎发被拨至一侧,露出英气锋锐的眉目。
“啊!”姜琦眼睛都亮了,“这是我们年级的吗?以前怎么没见过!”
作为重点中学,一中的学生大多埋头学习,说句不太好听的,寡言木讷的书呆子居多。
这样肆意飞扬的倒是少见。
楚慎之便皱了眉:“你叫什么名字?”
几个坐在后排的男生交换了幸灾乐祸的眼神。
高二的学生都知道,明明年纪轻,楚慎之却是任课老师里风格最古板的一个,规矩严脾气大。
迟到还打扮得这么张狂,多半没有好果子吃。
少年稍稍敛眸:“贺寻。”
他嗓音低沉,慵懒中带着几分磁性,有种说不出的暧昧。和清晨在耳边的低语几乎一模一样。
已经完全愣住的时晚终于迟缓地反应过来。
他怎么也在这个班!
好不容易才平复的心情瞬间被拨乱,她十分茫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气恼,还是应该为贺寻莫名迟到而担忧。
只怔怔地看着他。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听到这个名字,楚慎之微微皱眉,随后平淡地哦了一声。
“你下去吧。”他挥挥手,示意贺寻找个位置坐好,“人到齐了,我们安排一下今天的事宜。”
竟然连句批评都没有。
“谢谢老师。”贺寻颔首。
前排的位置已经都被占满,只有后面还有空位,他朝教室后排走去,眼风一扫,正对上时晚的目光。
显然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小姑娘眼睛瞪得大大的,也不像平日那么怕他,莹白小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贺寻脚步微不可察地一顿。
“哟。”带着草药香味的清风从身边掠过,时晚听见少年轻声道,“真巧。”
*
巧什么呀!
全然不敢相信自己和贺寻竟然是一个班,接下来的时间,时晚都心神不宁。
或许是错觉,明明和少年隔得远,却似乎还能听见那把低沉慵懒的嗓音。
掺杂几分略显轻佻的笑。
而楚慎之在讲台上说的话,她一句也没听***。
“......上午的安排就是这样。”待到终于回过神,楚慎之已经结束了讲话,“接下来该打扫卫生的打扫卫生,该搬书的去搬书。我们下午再排座位。”
心绪不宁,根本不知道班主任在说什么,时晚茫然看向姜琦。
“又要打扫卫生吗?”姜琦瘪嘴,“我倒宁愿和男生去搬书!”
不过因为这是楚慎之的安排,她也没有消极多久,而是高高兴兴搂住时晚,“我们去打扫室外清洁区吧!”
时晚就这么被拉走了。
到了室外清洁区,她才明白姜琦的用意。
高二一班的清洁区靠近一中存放教材的库房,在这里打扫,可以把库房那边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而被楚慎之指派来搬书的都是班里的男生。
“那个贺寻真的很帅诶!”果然,打扫没多久,姜琦的心思就完全飘到了库房,随后又喃喃自语,“不过我还是觉得楚老师那种稳重内敛的比较好看......”
时晚哭笑不得。
她还是头一回见到像姜琦这样毫不掩饰心直口快的女生。
室外清洁区比想象中要大,她没什么心思和姜琦一起点评男生,低头安安静静扫地。
没过多久,身后,姜琦突然低低惊呼一声。
以为出了什么事儿,时晚扭过头去,随即浑身僵硬地愣在原地。
弯着腰,少年的脸颊离她很近。
几乎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今日天气好,阳光落进幽深的眼眸,多了几分似有若无的暖意。
她甚至能看清他眼中自己的倒影。
“喂。”依旧是低沉温热的吐息,“楚老师让我们先去买校服。”
说着,贺寻直起身,指了指站在教学楼门口的楚慎之。
“哦......好、好的。”离得太近,时晚有些懵,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先应到。
直到贺寻低低笑出声,她才后知后觉发现他又在逗她玩儿。
这个人!
咬着唇,时晚有些气恼。
她简直不想搭理他,把清扫工具先交给一旁看呆了的姜琦,这才低着头闷声道:“走吧。”
贺寻眼底笑意深邃:“嗯。”
他早看到她在这儿打扫卫生,却始终没有往库房这边看过一眼。
“你就这么讨厌我?”
买校服的地方在校园的另一端,走在林荫道上,身边的小姑娘一直埋头不说话,贺寻插兜懒散道,“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了!
早晨在校门口不好理论,现在林荫道人少而安静,时晚被这种漫不经心的语气一噎,恨不得现在就跟他吵架。
然而从小性子软,她压根不会跟人吵,咬着唇想了半天,最后十分沮丧地垂头:“你那样是不对的。”
无论是捏脸还是拦腰抱起,都实在太失分寸。
尽管因为他送她,今天才没有迟到,但时晚还是接受不了。
不过她也没指望贺寻能听***,要是能听***,今天就不会强行抱她上机车。
“哦。”然而出乎意料,几秒后,贺寻淡淡应了一声,”知道了。”
时晚一愣。
终于不再垂头,她仰脸去看,少年脸上的表情不似作伪,神色平静,透着平日不曾有的认真。
这倒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只能哑口无言地收回视线。
这傻姑娘。
贺寻一哂。
他是知道这样不对,可他又没答应她以后不做坏事了。
*
这年的校服是最普通的蓝白款式,形制宽松,像时晚这样身材娇小的女孩子,一套校服简直能塞***两个。
然而负责卖校服的老师一脸严肃地叮嘱她:“不许改裤腿,被抓到要扣班级纪律分。”
抬眼看向贺寻,老师先是愣了下,随后像是被噎到一般:“你......你记得穿校服。”
其实也不能怪老师,毕竟贺寻这种打扮,看起来确实不像什么规规矩矩的学生。
买完校服,两个人返回教学楼。
贺寻就看那小姑娘跟被撵的猫一样,急急冲回方才那个一直盯着他看的女生身边,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果然还是怕。
“你和贺寻认识?”姜琦倒是很兴奋,从回班就开始拉着时晚问东问西,“他是你男朋友吗?”
“当、当然不是!”根本没想到会被问这样的问题,时晚蓦然红了脸,急忙摆手,“我跟他没关系,就......就是住在一个院子!”
天知道姜琦是怎么想到这上面去的。
“这样啊......”姜琦似乎有些遗憾,“我还觉得你们俩挺配的......”
“别乱说!”时晚不由反驳。
她算是看出来了,姜琦这人没什么坏心,只是热爱帅哥和八卦,心直口快而已。
见时晚不乐意继续谈这个话题,姜琦也就没再往下说。
打扫完卫生发完书,到了中午时分,大家纷纷涌向食堂和周围的各种餐馆。
“寻哥!”并不着急去吃饭,待到大家几乎都***,贺寻还在班里。
聂一鸣从前门探头探脑:“走!吃饭去!”
从小养尊处优,聂一鸣自然不乐意吃食堂,更懒得和乌泱泱的学生挤在学校外面的小吃店。直接叫司机把他们送到了附近的酒楼。
“他们家干锅鸡特好吃!”聂一鸣大喇喇坐下,随后挠头,“寻哥,我听说你们班好像搞什么淘汰制,以后只有年级前四十五才能进啊。”
晚到一会儿,贺寻确实没听到楚慎之讲这件事。
他挑了挑眉:“嗯,知道了。”
语气平淡,显然没当回事儿。
“那等月考后你就来我们班吧!”聂一鸣笑得牙不见眼,已经开始计划以后怎么带着贺寻一起浪。
贺寻笑笑,没接这一句。
“不是说好我请客吗,寻哥你还带什么东西?”自顾自唠叨了一会儿,聂一鸣才发现贺寻面前摆了个饭盒。
两人关系熟,他直接伸手去拿:“哟,桂花甜藕啊,让我尝尝!”
“啪。”还没碰到,手就被打了下来。
聂一鸣目瞪口呆:“寻哥?”
“这个不能给你吃。”看他一眼,贺寻慢条斯理把饭盒拿回来。
聂一鸣几乎秒懂,随即露出一个坏笑:“楼下那小妹妹给你的?寻哥你够速度啊!”
“别瞎想。”贺寻懒懒打断,“人家现在还看不上我。”
瞧今天那副慌忙逃窜的样子,显然比以前更怕他了。
聂一鸣悻悻摸了摸鼻尖:“这样啊......”
没等他想好怎么安慰贺寻,服务员端上干锅鸡。见了吃的,他就把这件事忘了个干净。
吃过饭,司机又把他们送回一中。
此时时间还早,教学楼里的人不算太多,相对比较安静。
因此,从一班里传出的声音就格外明显,即使没有进班,在楼道里也听得一清二楚。
“今天那黑衬衫拽什么拽啊!”是男生吊儿郎当的不屑语气,“姓楚的居然也不管他!”
“喂,”同伴调笑,“我说你是不是看着人家被女生盯着看,然后就眼红了?”
“滚!”心思被戳穿,男生气急败坏地甩下一句,“不就是个瞎子吗!我有什么眼红的!”
贺寻脚步一顿。
“***!”聂一鸣当即瞪大了眼,想要冲***和对方理论。
被贺寻拉住。
少年表情十分平静,黑眸静静垂着,仿佛那句瞎子骂的并不是自己。
然而男生不知收敛,还在不依不饶地刻薄:“你要眼红那死瞎子你自己眼红!少拉上我!”
这下聂一鸣就忍不住了,当场撸起袖子准备进班揍人。
还没冲***,一把清凌凌的声音先响起。
“你们有没有教养?”平时都是软软糯糯的腔调,少女的语气难得强硬一回,“家长就是这么教的吗?”

时晚贺寻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你分享的小说偏执独占 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希望你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