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总抢我被窝(姜晓暖肖涵)

男主总抢我被窝(姜晓暖肖涵)

导读:男主总抢我被窝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小编马上来分享。姜晓暖肖涵小说它是近期非常热门的小说,是由作者精心创作的。讲述了主角姜晓暖肖涵的精彩的故事。几分钟后,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白兔蹲在了她掌心。

小说介绍

男主总抢我被窝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小编马上来分享。姜晓暖肖涵小说它是近期非常热门的小说,是由作者精心创作的。讲述了主角姜晓暖肖涵的精彩的故事。几分钟后,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白兔蹲在了她掌心。

小说介绍

姜晓暖穿成一本古早虐文的悲催女主,
恶毒母亲正联系金主打算把她卖了,
她收拾包袱就离家出走,先找个温暖的被窝睡一觉,攒足精神再回来残虐那些渣渣!让他们血债血偿!
“乖,别闹,好好睡。”被窝里,一只大手把她揽住。
姜晓暖:特么的被窝里什么时候有个男人!!还是那个传说中半只脚已经跨进鬼门关的首富?
好吧,这男人浑身是病最多活两年,不如等他死了再说?
结果,男人非但没死,还越活越精神了!
**
失眠症患者肖涵,严重抑郁命不久矣,
直到他遇见姜晓暖,终于尝到了一夜安眠到天亮的滋味,
被窝里暖暖的、软软的、香香的,睡一觉什么病都好了。
至此以后,姜晓暖就是他的安眠药,是他求而不得的宝贝,
至于那些惹到了宝贝的渣渣们?呵呵,碾成渣渣灰吧。

男主总抢我被窝在线阅读

西餐厅中午的客流量不大,只接待了不到二十桌,姜晓暖轻轻松松就完成了半天的任务。
引导、点餐、端盘、倒酒,每个步骤都服务到位,还帮一个妈妈把哭闹的小婴儿哄笑了,成功收到了点名表扬。
在GreenPark,被顾客在意见簿上点名表扬一次,奖励一百元奖金,第一次打工的姜晓暖有了极大的成就感。
下午时间,姜晓暖完成了服务员该做的工作,跑到后厨看看有没有自己的用武之地,要是能露两手证明厨艺,说不定明天就能调岗。
主厨王立发正在准备晚上的菜品,副厨们围在一边帮忙。
西餐的摆盘尤为重要,姜晓暖看了会儿他们雕花,禁不住手痒,偷偷拿起一把小刀,随手捏了个小圆萝卜,乖乖站在王立发身后低头忙活。
几分钟后,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白兔蹲在了她掌心。
男人们齐刷刷“哟~”了一声起哄。
王立发淡淡瞥了一眼:“哪儿学的?很精细嘛。”
姜晓暖把小兔子放进盘子里,笑得憨态可掬:“跟师傅您学的呀!师傅你就把我收进后厨吧,我不想当服务员。”
“这话你得跟邹明凯说。”王立发不为所动,见小姑娘眼角耷拉下来,又打了个补丁,“不过……休息时间你可以过来跟我学学,学到了真本事的话,邹明凯想拦也拦不住你。”
“嗯嗯!”姜晓暖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很快,厨师们各忙各的,姜晓暖也不好打搅他们,眼看时间接近五点了,该准备出去接待顾客了。
“小暖,饿不饿,我给你蒸了一碗鸡蛋羹。”宋志勇偷偷摸摸端着碗来到姜晓暖面前,痴痴地看着她。
姜晓暖保持着不失礼貌的矜持:“宋师傅……”
“你可以叫我勇哥,他们都这么叫。”宋志勇道。
姜晓暖:“王主厨也这么叫的?”
宋志勇:“……”
这男人的嘴脸,看得姜晓暖心里膈应。相比较起来,邹明凯顶多是嘴贱喜欢撩***,在家里说不定天天跪键盘,可这宋志勇的眼神就要露骨得多了。
姜晓暖还没见过金焕,不过她猜想,金老头子看她的样子估计跟宋志勇差不多,猥琐到了骨子里。
“员工手册上规定,上班偷吃东西罚款400,我第一天来还没那个胆子呢。我出去了,宋师傅。”
姜晓暖表情木木的,不带丝毫情绪,快速退出厨房。
晚间营业确实比中午忙多了,客人络绎不绝,换了一批又一批,单是点餐都让人忙得没时间喘.息,上菜的速度也必须快,在厨房与餐桌间来来回回上百次,姜晓暖感觉身体都要被掏空了。
原女主的身体是被养来躺床上的,可现在姜晓暖却用来站着干体力活,当然会吃不消。
说起来还得感谢宋志勇的创可贴,她才不至于磨烂了脚直接扑街。
晚上八点整,餐厅里客满,灯光渐渐暗了下来,姜晓暖给自己负责的餐桌点上了蜡烛。
烛光晚餐的浪漫时刻到了。
顾客们不约而同安静了下来。
舞台灯光打到了餐厅的钢琴演奏区,一位年轻漂亮的钢琴师穿着优雅的小礼服缓缓走上台,她沉浸在自我的陶醉中,没有与任何人交流,坐下来就开始弹奏。
高山流水般的钢琴曲动人心脾,缓解着人们忙碌了一天之后烦躁情绪,姜晓暖耳边回荡着空灵的琴声,浑身也像被洗去了疲惫和不安,脑子里空荡荡的,没了金焕、姜茜这些乱七八糟的鬼东西。
餐厅每天十点结束营业,服务员需要把现场打扫规整后才能离开,差不多得十一点。幸好附近就有地铁直通回家,H市的地铁要零点才会收班,姜晓暖也就不紧不慢的收拾着桌面。
几个女人又在一旁聊起了八卦。
“我看啊,要吸引肖总的注意得坐到那儿去,弹一首世界名曲。”其中一个人指了指演奏区。
“切,在外面弹有什么用,他又不会坐大厅。”另一个人挺了挺胸,“我要在包间里给他倒红酒,陪他聊聊诗词歌赋人生理想。”
“再故意倒他身上去?”
“你说什么呢……谁会那么笨……”
“当然是你笨!”
女人们聊着聊着就容易吵起来。
真幼稚。姜晓暖摇了摇头,真想说点什么来打击一下她们的美梦。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清亮的女声响起:“你们醒醒吧,肖涵才不会让人在他旁边叽叽喳喳的,到了那一晚,连钢琴演奏都会取消,包间里除了Josh先生,只会有他的助理陪同。”
姜晓暖抬头一看,是那个弹钢琴的女大学生,好像叫董诗雅。
这性格,挺刚的呢。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你见过他?”有人问。
董诗雅转了转眼珠子:“谁不知道他神经衰弱听不得噪音?你们不是天天都说他要死了吗?”
“哦,那真遗憾了……”女人们撇着嘴走开。
姜晓暖抿着嘴低笑了一声,这些人啊,竟然听不出董诗雅暗指她们发出的声音都是“噪音”。
接触到董诗雅的眼神,姜晓暖对她点了个头,继续铺着最后一张桌子的桌布。
一根温热的手指在她脸颊上一蹭又一勾,姜晓暖一个激灵,捂着脸红了耳朵:“你……你干什么呢……”
董诗雅凑近,看了看被自己蹭掉的黑粉,捂着嘴低语道:“你叫姜晓暖是吧,粉掉了。唔,你皮肤挺白的嘛。”
“……”姜晓暖无力辩驳。
董诗雅继而直接拆穿她:“我看出来了,你靠化妆隐藏颜值,而且,你原本不是在餐厅工作的人。”
这太明显了,董诗雅早就发现了,美人在骨不在皮,妆化得再夸张,发型剪得再乱,也掩盖不了这***的顶级神颜。
更值得注意的是姜晓暖的一双纤纤玉手,连指关节处的纹路都很浅,一看就是从小没做过家务,娇生惯养的人能随便出来端盘子?
被人看穿,姜晓暖不紧不慢,拉好桌布的最后一角,反客为主般的将董诗雅从头看到脚。
姜晓暖上辈子可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是不是同类,她一看便知。这董诗雅的衣着打扮虽然看不出品牌,但衣料和剪裁非常考究,脖子上的玉坠子少说也几百万,再加上自信昂扬的气场,绝对是养尊处优的富二代。
姜晓暖抬了抬眼,笑容暧.昧又柔情:“我也看出来了,你靠在餐厅打工隐藏身份。”
“啊……”董诗雅以手捂脸,羞涩的红晕从耳垂开始蔓延。

男主总抢我被窝完整版全文

交到了第一个朋友,姜晓暖挺开心的,董诗雅更是激动不已,拉着她就去夜市美食街撸了一顿烤串。
董诗雅的白富美身份瞒不住了,撸串的时候,两个黑衣保镖就守在店门口,跟两尊门神似的。
董诗雅不喜欢这样的“照顾”,觉得没自由。
不过这倒是让姜晓暖十分的有安全感,虽然不是自己的保镖,但好歹可以确保她今晚安全到家,不用怕半路上被突然出现的金焕的手下给掳走。
“你这白嫩嫩的手,一看就是在家里被娇惯的,什么事都不做的吧?我们彼此彼此。”董诗雅猜测着姜晓暖的身份和家境。
姜晓暖淡淡地笑笑,不能透露自己过多的信息。
“对了,你今年多大?”董诗雅又问。
姜晓暖:“十八岁,我是不是该叫你姐姐?”
董诗雅惊讶得手一抖,还剩一块掌中宝的烤串落到桌子上,她心疼的“啊”了一声。
“你才十八呀!我都二十了,但你千万别叫我姐!”
董诗雅歪着头看着姜晓暖,“你以后别再化妆了,素颜绝对美翻天!改天我带你去做个头发,保证惊艳。你有男朋友吗?”
“我……我不谈恋爱。”姜晓暖垂下眼,以自己现在的处境,不被逮回去关小黑屋就不错了,恋爱,男朋友,都是奢侈。
小说里曾写到,原女主在拍一部电影的时候被男主演追求,尽管她多次拒绝,但对方就是不肯放弃。
后来,金焕把那男星彻底封杀了,娱乐圈再没见过他的名字,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想要谈恋爱?除非那男人比金焕还要厉害。
可是有这样的人吗?姜晓暖不敢想。即使有,自己也碰不上吧?
董诗雅不以为然:“也对,你还小,可以慢慢挑选一个好的。我舅舅二十八了从来没谈过恋爱,除了公务以外,几乎不跟女孩子说话。”
“这么内向的吗?你没给他介绍一个?”八卦话题,姜晓暖还是挺感兴趣,“等等,你舅舅才二十八?”
董诗雅轻叹一声:“是表亲,他那边排行最小,我妈生我又生得早。不过他身体不好,怕耽误人家女孩子吧。”
“你舅舅也挺不容易的。”姜晓暖心生同情,很想跟这个舅舅一起去参加比惨大会。
撸完串,姜晓暖抢着结账,被董诗雅的保镖抢了先,一张黑卡递给收银员,十分符合有钱人的霸气作风。
“走吧,我送你回家。”
董诗雅挽着姜晓暖坐进自家豪车,一路上捶打着座椅抱怨:“你不知道,我明天可能都没法出来工作了,一定会被关禁闭!”
“别打了,手疼。回去以后跟父母好好说说,他们会理解你的。”姜晓暖无奈地摇摇头,这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哪里知道真正的关禁闭的滋味,那才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车停在了短租公寓的路边,姜晓暖打开车门对董诗雅说道:“我到了,明天见。”
董诗雅看了眼周围并不太好的环境,诧异道:“你住这儿啊?”
手腕被董诗雅不舍地握住,姜晓暖知道她担心自己,拍拍她的手背,语重心长道:“诗雅,你要记住,自由是建立在绝对的安全和幸福之上的,单纯的自由并不是好事。”
董诗雅听得懵懵懂懂的,姜晓暖笑着朝她挥挥手,往公寓走去。
夜色中,纤柔的身影消失得很快,看起来有些孤独。
真是迷一样的人物。
董诗雅猜不透,打了个呵欠,躺座椅上呼呼大睡。
姜晓暖回到小房间洗了澡钻进温暖的被窝,婆娑着柔软的纯棉被套,在富有弹性的床垫上滚来滚去,元气恢复了一半。
枕头边放着的手机一直在振动,姜晓暖晃了一眼,B市的号码,反正不是金焕就是姜茜,她调好闹钟把手机一关,终于清净了!
被窝里又香又暖,躺***就是美好的小世界,睡一觉,明天又是崭新的!
姜晓暖很快就睡着了,双手还抓着枕套的荷叶边,睡颜甜甜的,像只软萌小动物,看起来十分治愈。
而在遥远的北方B市,姜茜在金焕的安排下,跟着一队人马连夜坐上了前往H市的私人飞机。
**
第二天,姜晓暖清早起床拉开窗帘,沐浴着温柔的晨光,清新的微风带来满满朝气,她忽然就想通透了。
人不能一辈子生活在躲藏中,在朝不保夕的逃亡中耗费宝贵的时间。
姜晓暖决定不躲了,也不怕了,他们尽管来好了,见招拆招。
为了混淆线索,她在网上随便买了两张不同出发地和目的地的火车票,以营造自己已经从H市离开正在全国各地逃亡的假象。
金焕不是有本事根据她的身份证号码查购票信息吗?不如就给他们增加点工作量吧。
饱饱的吃了一顿早餐后,姜晓暖没有再涂黑粉画高低眉,她保持着最自然的素颜出了门。
饱饱的吃了一顿早餐,没有再涂黑粉画高低眉,她保持着最自然的素颜出了门。
如果那些人渣敢找到她工作的地方来闹事,她不介意与他们在餐厅来一场撕逼大战,大不了闹到局子里去。
素颜姜晓暖出现在餐厅时,同事们瞪大了眼睛愣在原地,如果不是她身上那套工作服,他们差点以为是哪位明星来了。
昨天还对她爱理不理的那几个八卦女,纷纷围上来讨教护肤经验。
她们从没看过谁的素颜能保持这样的水平,肤色白皙均匀透亮,没有一颗痘痘或者斑点,甚至连毛孔都看不到。
姜晓暖不想跟她们一般见识,教了她们八字真言——“早睡早起,少管闲事”,便去岗位上工作了。
不满的抱怨声穿进她耳朵里,说她仗着年轻有几分姿色***都翘上天了,姜晓暖只当没听到。
要说护肤经验,她确实没什么可传授的,因为她的美不可复制。
敢问天底下有多少人经历过原女主那样的童年?
过去十八年,这具身体所受到的待遇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说好听点是呵护,但其实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践踏。
她的皮肤有多么细腻光滑,她的内心就有多么千疮百孔。
要她传授护肤保养的经验吗?姜晓暖在心里讽刺一笑,经验不就是有个把女儿养来卖的恶魔母亲吗?不把皮肤养好一点,怎么卖个好价钱?
这样的经验,还是一辈子都不要有为好。
姜晓暖不再多想,一门心思低头忙活,做完了例行工作后,被领班通知去了财务室。
出纳把一张单据递给她:“服装押金1000元,麻烦尽快缴纳。”
然而姜晓暖只剩几百块了。
“能宽限几天吗?”她用充满哀求的语气,眼珠子水汪汪的看着出纳,想博点同情分。
“缺钱吗?”出纳问得直接。
“嗯。”姜晓暖脸上笑嘻嘻,内心……
出纳语气生硬:“你年纪轻轻出来打工,家里人不管的吗?”
姜晓暖做出一副懂事的样子:“成年了,要独立。”
出纳面不改色地用手指了指对面那条街:“出门对街往北走两百米有银行,你可以去办个信用卡。成年了。”
姜晓暖严重怀疑这油盐不进的出纳是对面银行派来搞推销的!
她要是敢办卡早就办了好吗!
这无疑是在给金焕追踪提供助攻!金焕在金融领域的势力完全是天凉王破一般的存在!
她敢保证,上午开卡,下午金焕的小弟们就能开着一辆黑色面包车,以人不知鬼不觉的方式把她绑走。
“我……去上个洗手间,马上回来交钱。”
场面如此尴尬,姜晓暖只能想到以这种方式遁走。
人,不得不向五斗米折腰。姜晓暖躲进茶水间,好几次拿起手机想要发信息,又放了回去。
反复几次之后,终于拉下了老脸平生头一回向人借钱。
微信上,董诗雅可爱的布偶猫头像看得姜晓暖亲切了不少,感觉不是那么难以启齿了。
在想了好几个诸如银行卡掉了、输错密码被锁了等“意外致贫”的理由后,姜晓暖脸热热的,最终还是敲下简短的一行字。
【诗雅,能借我一千块钱吗?】
与其编一些漏洞百出的借口,不如直面贫穷的人生。
几秒后,手机上收到了来自董诗雅的转账信息,她什么都没问,爽快得就像昨晚一口气连撸十串牛肉的样子。
姜晓暖点了收款后才注意到董诗雅竟然给她转了5020!
“太多啦诗雅,一千块就行!”
“这是我的生日数字,吉利,嘻嘻~”
“……”
这种时候就不需要自恋了呀!再说,生日数字难道不应该是五百二十块才对吗!
姜晓暖拿这个大小姐没辙,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样对遇到困难的朋友倾情解囊的。
她把多余的钱又给董诗雅转回去,惹得对方一连发了好几条语音过来控诉她没把人当朋友。
用一连串表情包把大小姐安抚好之后,姜晓暖走出茶水间来到财务室,用微信转账的方式缴纳了押金。
“刚才不是没钱吗?”出纳一脸嘲讽。
姜晓暖给她怼了回去:“有的人刚出生的时候还没脑子呢。也许,以后也不会有。”
出纳:……
**
由于今天是周末,中午的客流量也挺大,几乎是工作日的三倍,姜晓暖累得够呛,一直不停歇地忙碌到下午两点多才有了***的机会。
当惯了老板的她,这才深切地感受到一线员工的辛苦,要是有朝一日能通过自己奋斗重回穿越前的巅峰,开上几家私房餐馆,她一定提高员工的待遇和福利,当个最受欢迎的女Boss。
最后一桌顾客结完账,姜晓暖主动把盘子收好,往后厨走去。
简单的吃了一个三明治喝了杯酸奶后,她揉揉酸痛的肩膀准备找地方休息片刻,好攒足精神迎接周末夜晚的高峰。
一抬头,一道令人不太舒适的视线直勾勾落在她脸上,姜晓暖调转了方向,准备从另一个门走。
宋志勇厚着脸皮跟上来,手中拿着一碗水果沙拉,对姜晓暖咧嘴一笑:“我给你拌的沙拉,尝尝看好不好吃。”
“我不饿。”姜晓暖面无表情。
宋志勇道:“你饿,你只吃了一个三明治。”
这男人怎么知道她吃了什么!明明她根本没跟他在一个地方吃饭!这个***狂!
就在她急着想办法摆脱这个痴汉时,一颗活泼的小脑袋从厨房门边探了出来,对她招招手小声道:“暖暖,过来过来,我找你有事!”
姜晓暖找到了救星,朝董诗雅跑去,拉着她来了试衣间关上门。
“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没被父母关禁闭啊?”
“我胜利啦!”
董诗雅抱着姜晓暖又叫又跳,就差没把她举高高。
“暖暖,我把你那套关于自由和幸福的理论对我爸妈一说,他们就同意我出来打暑期工了!所以我今天特意早点过来感谢你。”
董诗雅说着,从包里摸出一个黑色瓶子:“你看,我妈还给了我防狼喷雾。”
姜晓暖看得目瞪口呆,董诗雅紧接着又摸出一个同款递给她。
“这个给你,下班路上要是遇上坏人就喷他一脸,瞎了他的狗眼!”
“我……谢谢了。”盛情难却,姜晓暖只得收下,这东西挺实用,别说路遇坏人了,她现在就想拿去厨房往某人脸上喷。
董诗雅还没完,又提着一个装得满满当当的购物袋要往姜晓暖更衣柜里塞,衣柜太小包袱太大,塞不***。
“什么东西啊?诗雅你慢点……”姜晓暖把购物袋接过来一看,一堆人参鹿茸虫草,到底哪儿来的?难道说这董诗雅家里是开连锁中药店的?
董诗雅特别骄傲地说:“从我舅舅那儿搜刮来的,我跟他说店里有你罩着我,他让我要多感谢你。”
姜晓暖点点头:“哦,原来你舅舅开药店的。”
“不是,他正在住院。”
“……”姜晓暖真想揪一揪董诗雅的耳朵,“他住院你干嘛把补品给我?他才是需要吃这些的吧!”
“没事,他吃了也没用。他的病,好不了的。”董诗雅实话实说,模样特别诚实。
“……”姜晓暖看着这“没心没肺”的姑娘,再看看满口袋补药,心里默默为那苦命的男人点上一根香,一首凉凉送给他。

小编推荐理由

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文笔最优美,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真的非常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