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654(时晚贺寻)

123654(时晚贺寻)

导读:六月流萤所著热门小说123654,火爆来袭,时晚贺寻他们将发生什么故事,时晚贺寻小说全文阅读小编这就为您呈现:年少轻狂的时候,时晚犯了个错,至此赔完一世幸福。她绝望地问:“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小说介绍

六月流萤所著热门小说123654,火爆来袭,时晚贺寻他们将发生什么故事,时晚贺寻小说全文阅读小编这就为您呈现:年少轻狂的时候,时晚犯了个错,至此赔完一世幸福。她绝望地问:“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时晚贺寻小说简介

贺寻决然地回:“你在我这里,判了死刑。”可当时晚真的死了,尸体躺在太平间,他却魔怔了。“躺在这种地方,你也不嫌晦气?别玩了,起来。”贺寻推了推时晚的肩膀,“你装尸体一点也不像。”

123654时晚贺寻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深夜,大平层视野开阔的落地窗内,黑暗一片。
车灯霓虹时不时闪过,映在靠坐女子痛苦苍白的脸上。
她拼命捂着耳朵,想阻止隔壁主卧传来的靡靡之音。
可是没用,那些声音反而因为黑暗而更清晰。
时晚说服自己要习惯,丈夫带着别的女人登堂入室,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从新婚夜开始就是如此。
“我姓贺,贺冀的‘贺’。”
“跟你结婚当然是为了让你生不如死。”
“我对你,没有一分一秒是真的,因为你不配。”
……
一想到那个从天堂坠入地狱的夜晚,时晚就觉得骨子里都沁出冷,需要一些热的东西暖暖。
她抖着手,从抽屉里拿出美工刀,挽起衣袖。
洁白的手臂上,疤痕交错。
看着鲜红流出来,时晚脸上露出得救般的放松。
一声高亢的尖叫传来,预示着隔壁云歇雨收。
时晚已经熟练地给自己上药包扎好,将装着血液的玻璃瓶放到柜子里。
那里面已经有几十个这样的瓶子,整整齐齐摆放着。
隔壁终于没了动静,时晚起身,出了房间。
她没有开灯,慢慢移着步子。
“听够了?感想如何?”
蓦地,黑暗中响起充满讥嘲的凉薄之语。
时晚一惊,“砰”的一声,膝盖撞到了茶几角,忍不住痛呼出声。
贺寻倚在门框上,淡漠的目光扫过来,皱眉道:“闭嘴,别吵到小曼,她明天还要走秀。”
“人家还没睡呢!”陈曼随意地披着睡衣,窝进贺寻的怀里。
裸露在外的吻痕和面上残存的妩媚春意,像针一样刺痛时晚的眼。
她撇开脸,就要走开。
贺寻嗤道:“***,不要管这种扫兴的女人。”
“人家真的不介意啦!”陈曼娇嗲道:“有你老婆听床角,玩起来更***,不是吗?”
字字句句都是挑衅。
“也是,她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贺寻笑得轻佻,眼神轻视。
他老婆?笑话。
陈曼手指卷着男人睡袍的腰带,嘟囔道:“对了,我的助理病了,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明天走秀肯定手忙脚乱……”
“这里有个现成的。”贺寻薄唇一掀,看向掩藏不住痛色的时晚。
而时晚再也听不下去,快步走向洗手间。
被她无视,贺寻不由心头火起,冲上前一把攥住她。
“时晚,你聋了还是哑了?”
时晚倏地咬唇,他刚好抓住了她的伤口。
“听到了吗?明天给陈曼当助理。”
“凭什么?想我伺候你的***,做梦去吧!”
“你摆出这幅义正言辞的嘴脸,不觉得可笑吗?”贺寻冷笑,手上越发***,“玩弄感情的人,被人玩弄也是活该!”
时晚脸色一白,眉心紧蹙,琥珀色的眼珠颤了颤。
感觉到手下传来的异样,贺寻一愣,缓缓放松力道。
“你的手……”
感觉血液就要浸透衣袖,时晚忙抽回手。
“好,如果陈小姐不怕我搞砸你的秀。”
她捂着手臂,头也不回走入洗手间。
贺寻回想着刚才指间的触感,有一瞬间怔忪。
时晚将洗手间的门反锁,***扯开纱布。
血滴滴答答地流入洗漱池。
她有些神经质般痴痴地笑了。
再狠点,把这只手折断了,够不够?
不,当然不够。
离当初贺冀摔得四分五裂的身体,还差得远……
时晚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清瘦的面容,恍如隔世。
曾经的她肆意、骄纵,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最璀璨的存在。
而镜子里的人黯淡无光,陌生得都快要不认识。
一个赌约,输掉一条人命,年少无知犯的错,令她从此陷入噩梦。
遇到贺寻后,时晚真的以为,自己有机会被救赎。
“贺寻,你是我的药,亦是裹着糖衣的毒……”

123654时晚贺寻小说全文精彩赏析

秀场,后台。
时晚一夜未眠,被陈曼呼来喝去的指使着,像个傀儡满脸木然。
见时晚时不时咳几声,脸色愈发苍白,模特们掩住嘴鼻,露出嫌恶之色。
“陈曼,你这哪里找的临时助理?别不是有什么传染病吧?”
“免费的,不用白不用。”
陈曼得意一笑,用粉底盖住脖子上的吻痕,命令道:“去,把那双深红色的天鹅绒高跟鞋拿过来!”
时晚***咽下喉间的***味,这是抗抑郁药的副作用,不可避免。
将鞋放在陈曼脚边,她却趾高气昂地***脚。
“给我穿上。”
见时晚不动,陈曼拿出手机就要告诉贺寻。
“你也不想打扰阿寻上庭吧?”
“打得通你就打。”时晚哑声开口。
谁不知道贺寻上庭的时候是关机的。
陈曼咬牙,在模特们的窃笑中将脚伸***,倏地皱眉痛叫。
只见脚尖冒出血珠。
她从鞋里倒出几颗图钉,厉声尖叫道:“时晚!你好大的胆子!”
时晚对这种自编自导自演的拙劣把戏没兴趣,转身就走。
“给我抓住她!我要报警!”陈曼不依不饶,冲上前一把将时晚推倒在地。
几个模特一拥而上,混乱中,不知道哪只高跟鞋重重踩在了时晚的脚踝……
时晚额角霎时沁出冷汗,脸色煞白。
陈曼看着她很快肿起来的脚踝,居高临下地笑。
“发生什么事了?”贺寻走进来,看到一堆人围在那里,淡漠开口。
众人散开,他的目光得以从时晚身上扫过,波澜不惊,比看一个陌生人还不如。
时晚心头弥漫开酸涩,什么时候她才能对贺寻的冰冷麻木?
陈曼欣喜地扑过去,如藤蔓攀附着他,甜腻地发问:“阿寻,你怎么来了?”
周围模特眼红不已,陈曼竟然攀上了贺寻!
他可是律师界的传奇人物,律师费说是“一字千金”也不夸张,至今没有败绩。
“我的当事人身体不***,暂时休庭。”
“是这样的……”陈曼三言两语将事情解释清楚,末了委屈问道:“时晚不肯承认,那你信她嘛?”
贺寻挑眉:“言出必行是她为数不多的优点。”
说到这里,他眼中闪过一抹深沉恨意。
时晚昂首满脸倔强:“我劝你还是换个不会玩这种幼稚把戏的***,方显你贺大律师的品位!”
“你有没有说过要搞砸陈曼的秀?言出必行的时小姐。”贺寻高大的身躯如阴影笼罩着时晚,骨节分明的手压住她肿胀的脚踝。
他能感觉到时晚越发痛得颤抖,却一声不吭。
贺寻俯身在她耳边,恨声质问,恨得几欲咬下她的血肉。
“正如你当初跟别人打赌,说十天之内一定可以追到阿冀那样。”
贺冀***前的那通电话,无数次在贺寻脑海响起。
“哥,晚晚要跟我分手,我好想死……”
每想到一次,心就冰冷几分,甚至会有将时晚送下去给弟弟赔罪的冲动。
时晚瞳孔骤缩,贺冀坠楼的画面在脑海中爆开,大片血雾令她顷刻红了眼。
她低下头,牙齿战战,冷到了骨头缝。
恍然中,她听到自己说:“好,你说是就是,图钉是我放的,陈小姐,对不起。”
贺寻看着时晚失了神的呢喃,心里突然掠过一丝烦躁。
“扯平,算了。”陈曼突然拉起贺寻,娇笑道,“去观众席看我,VIP座。”
走秀即将开始,后台众人忙碌起来。
时晚就这么被丢在那里,没人多看一眼。
感觉僵冷的身体逐渐回温,她慢慢站起来,一瘸一拐朝门外走去。
另一边,陈曼察觉到四周有意无意投来的艳羡目光,不禁得意,下一刻却被贺寻冷冽的目光给看得耸然一惊。

小编点评

花花不语为谁开为谁落怨春色三分半随流水、半随尘埃。喜欢123654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的点个关注!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