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画个男朋友(闻羡沈临戈)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闻羡沈临戈)

导读: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大结局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闻羡沈临戈的经历,段落欣赏:闻羡她握紧手里的手机,亮起的屏幕瞬间被雨水所覆盖,她加快脚步往车里走去。

小说介绍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大结局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闻羡沈临戈的经历,段落欣赏:闻羡她握紧手里的手机,亮起的屏幕瞬间被雨水所覆盖,她加快脚步往车里走去。

小说介绍

闻羡在父母双亡之后继承了家里唯一留给她的财产,一支破破烂烂的笔。不久后闻羡惊奇地发现这支笔画什么,什么就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于是她灵光一闪,给母胎单身的自己画了一个男朋友。
有一天沈临戈正摇晃着红酒杯在浴缸里泡澡,忽然他眼前的画面天旋地转,他沾着满身的肥皂泡泡躺在了硬邦邦的地板上。
正当他皱着眉的时候,一个泪眼朦胧的女人扑了上来,她呜呜地哭泣:“以后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沈临戈:?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免费阅读

微弱的铃声在雨声中响起。
闻羡她握紧手里的手机,亮起的屏幕瞬间被雨水所覆盖,她加快脚步往车里走去。
直到车门将雨声都隔绝闻羡才接起电话,她的语气如常,且带了一点歉意,“抱歉初微,我舅舅临时有事找我,我不能去接你了。”
与此同时许初微正站在伞下,秦颂为她撑着伞。
闻言许初微的眼眸里带了些许遗憾,她轻声道:“没关系,我和朋友一起回来的。我坐他的车回去,晚上我们还能一起吃饭吗?”
闻羡语气平静道:“下次吧,等你有空我请你吃饭。”
许初微应下之后挂了电话,秦颂见她有些不开心的样子便问道:“怎么了?不是说晚上去陪羡羡吃饭吗,又是哪个朋友来接你?”
秦颂并不知道闻羡会来接许初微,他的胆子还没没大成这样,毕竟此时秦家的掌权人还是他爷爷。
许初微看到秦颂面带迟疑的模样不由在心里嗤笑了一声。
她笑着解释道:“羡羡上午和我说今天生日和她舅舅一起过,是别的朋友说来接我但临时有事来不了。”
秦颂见不是闻羡才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他揽着许初微的腰扶她上了车,边上等着的司机接过他手里的伞收起。
不一会儿,昂贵的车子缓缓驶入了雨幕之中。
此时天色已暗,车窗上都是朦胧的水雾。
闻羡浑身无力地坐在驾驶座上,她闭着眼睛,手里还紧握着手机,***到指骨都泛白。
直到包里发出些许动静,闻羡才缓过神来。
包里的聿挣扎着从包里钻出来,飞到她面前晃动着身子,它着急在她面前飞来飞去。
闻羡一把抓住这支笔,她失去的力气似乎正在一点一点回到她的身体里。她紧盯着聿一字一句道:“这里有摄像头,很危险。你不要乱动。”
说完闻羡便将聿放到副驾驶的座位上,她的语气很低,“我们回家。”
但聿依旧没有老老实实地呆在副驾驶上,它小心翼翼地飞到闻羡的腿上躺下,然后便再也不动了。
-
闻羡回家一打开就看到了蹲在门前等她的球球。见她湿透的模样,球球立马起身凑到她的小腿边蹭了蹭,毛茸茸的脑袋带着温热的感觉。
闻羡缓缓蹲下身揉了揉球球的脑袋,随后她换了鞋往浴室走去。
她不能就这样穿着湿透的衣服,生病了没有人会来照顾她。
半小时后,闻羡走出了浴室。
一打开门她就看到了蹲在浴室门口的球球和飞在球球身边的聿,她勉强弯了弯唇,“我没事。”
闻羡把换下来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又将浴室打扫了一遍,做完这些她才披着半干的头发往客厅走去。
她要好好想一想,这些都是为什么。
十几年前许家的生意刚刚起步,闻羡和许初微两人只是认识并不熟识。
闻羡一时想不起来小时候的许初微是什么样子的。
她们的友情真正有了变化是在闻羡的父母去世之后。那时的她回到学校里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老师和她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小心。
所有人都用这样的态度提醒闻羡,她如今的样子很难看也很可怜。
许初微就是在那个时候来到她身边的。
如果没有许初微陪在她的身边她不会那么快振作起来。许初微每天都会来等她一起上学,陪着她吃饭。
高三的后半学期她们几乎形影不离。
闻羡高考的时候发挥了原有的水平,她以高分考进了黎城大学,报考了自己喜欢的小语种专业。
闻天霖一直希望她能做自己喜欢的事,闻羡一直都记得。
许初微则是去了隔壁城市的明城大学。
她原本是想要出国的,但是她却担心闻羡一个人在国内。
于是她选择留在了这里,直到两年前的交换生项目她才去了英国。
这些是许初微告诉她的,闻羡想到这里不禁抱住了自己,这是真话还是谎言?
她和秦颂的婚事在圈内无人不知,许初微和秦颂虽然不熟识,但是她也知道秦颂是闻羡的未婚夫。
许初微又是为了什么去的英国?
单纯的只是因为那个交换生项目还是因为秦颂呢?
想到这里闻羡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强烈的念头,许初微恨她,她最好的朋友恨她。
-
六月二十一日晚上十一点五十五分。
闻羡坐在地毯上,茶几上堆满了啤酒瓶,她很少喝酒,但是她今晚想喝酒的欲望却很强烈。
她醉醺醺地靠在沙发边,球球趴在不远处望着她,聿老老实实地靠在球球身边。
一只猫和一支笔安静如鸡地看着满脸泪痕的闻羡。
闻羡很少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她捂着脸小声啜泣问:“为什么我没有家了?为什么这个世上没人爱我?”
“我想爸爸妈妈。”
“我想要有人爱我。”
闻羡哭到一半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立即叫了聿的名字。
聿犹豫了一下,随即慢吞吞向她飞去,速度连平时的一半都没有。
当它被闻羡握在掌心的时候它颤动了一下,它的身上都是闻羡的泪水。
此时闻羡的思绪已是一片混沌,她眯着眼睛看了看桌上,随手抓了一张纸巾放到面前。
她打开笔帽,企图往纸巾上画些什么,她还小声嘟囔着:“我要给自己画个男朋友。画出来的就是我的,以后你要我身边好好爱我才可以,你知道吗?”
正当笔尖要触到纸巾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了阻力,是聿在阻止她。
闻羡见状又啜泣道:“现在连你都欺负我?”
聿:“......”
下一秒聿就放弃了挣扎,虽然它不知道闻羡会画出了个什么鬼玩意,但是既然她想要一个男朋友,那它就送她一个男朋友。
闻羡满脸严肃地握着笔,脸上还带着红晕,她一边画一边念念有词:“先画一个圆圆的头,眼睛、嘴巴、脖子、身体、四肢。”
聿满脸绝望地看着纸巾上那个土豆人。
闻羡的男朋友就是由一个圆,三个横,一竖一撇一捺,再一个一竖一撇一捺组成的。
-
与此同时,明城。
“少爷,到了。”
随着车门的打开,车内跨出一条修长的腿,柔软的皮鞋锃亮,全手工的私人高定西装笔挺精致,冷白的手指间拿着一份文件。
车旁候着的助理立即将伞移了过去。
伞下男人俊美的面容若隐若现,黑色的碎发下浓眉凌厉,往下是一双冷漠狭长的眼眸,高挺的鼻梁下薄唇轻抿。
浑身都透出一股散漫清冷的意味。
直到男人走进布满警卫的别墅大门他低沉的声音才在这个突如起来的雨夜中响起:“下去。”
管家弯了弯腰,温声道:“是,少爷。洗澡水已为您备好。”
男人松了松领结,随口应道:“嗯。”
泡澡是沈临戈目前最喜欢的事。
因为这是他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所以他回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不是吃饭,而是泡澡。
而且沈临戈是一个充满仪式感的人,泡澡的时候必须有满浴缸的肥皂泡泡。
五分钟后。
沈临戈浑身赤.裸地躺进了浴缸里,他随手拿起一旁的红酒杯,微微摇晃。
他抬手轻抿了一口味道香醇的红酒,颈间喉结滚动。
水珠顺着他的脖颈往下滑去,坠入他肌理分明的胸膛下。
嘴里的红酒还没咽下去,沈临戈忽然感到了一阵猛然的晃动,酒杯的酒也溅出去些许。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眼前的画面天旋地转,他浑身沾满了肥皂泡泡躺在了硬邦邦的地板上。
他在瞬间就拧起了眉,但他来不及多想。因为一个泪眼朦胧的女人忽然扑了上来,她抱着他呜呜地哭泣:“以后你就是我男朋友了。”
沈临戈:?
沈临戈拧着眉放下了酒杯去推这个醉醺醺的女人,但她却紧紧地抱着他,一边哭一边道:“你要永远在我身边。”
“你要陪我去看爸爸妈妈。”
“你要好好爱我,不可以喜欢别人。”
“呜呜呜,你能一直爱羡羡吗?”
沈临戈左右看了看,他随手扯过一旁的薄毯遮住自己的重点部位,然后起身将怀里的这个女人丢在了沙发上。
他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
即便她哭得这样狼狈,却依然无法掩盖她是个漂亮的女人,且年纪不大,似乎称她为女孩更为合适一些。
她身上穿的衣服是上好的布料做成的,剪裁完美,设计感十足,但他却看不出来是什么牌子。
这还没他浴室大的公寓里放满了古怪的东西。
歪歪斜斜的花瓶、品种奇异的鲜花、线条扭曲的水杯等等。
这么喜欢变幻的线条?
沈临戈准确地在沙发角落里找到了她的手机,他拿起手机在她的眼前微微一晃就解开了锁,她依旧睁着迷蒙的鹿儿眼望着他。
眼里的水光潋滟又令人生怜。
但沈临戈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他先是看了此刻的时间,现在是六月二十二号凌晨十二点。
随即他打开了地图确认了自己的位置,然后他拨通了管家的电话,几秒后电话被人接起,他直接道:“去看看我在不在浴室里。”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些许迟疑:“少爷?”
沈临戈应了之后便等着管家的消息,一分钟后,管家惊慌地声音传来:“少爷,您去哪里了?”
沈临戈沉声问道:“显示是哪里的号码?”
管家:“黎城。”
沈临戈蹙起眉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意识不清醒的闻羡,吩咐道:“暂时不要找我,等我联系你,还是这个电话。”
管家:“......”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完整版全文阅读

暴雨下了一整夜,沉闷的雨声和翻滚的雷声响彻了这个夜晚。
屋内,沈临戈随手把闻羡的手机放在一边,沉沉的黑眸无声地落在她的身上。
躺在沙发上的女孩抱着猫蜷缩在一起怔怔地看着他。黑发乱糟糟的,一张小脸上满是泪痕,红唇微张不知道在小声嘟囔些什么。
整个人可怜地就像雨夜里被人捡回来的小猫。
她泪眼迷蒙,看起来不太清醒。
沈临戈收回视线头疼地看了自己一眼,他的下半身用一张薄毯堪堪围住,上身还全是白色泡泡。
他沈临戈活到二十六岁还从来没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
沈临戈扫了一圈,准确地在这个狭小的公寓里找到了唯一一间浴室。
随即他蹙着眉走进了这个对他来说连转身都嫌拥挤的浴室里。还好浴室很干净,带着淡淡香气的浴巾和毛巾整齐地叠在一起。
简单地冲了一个澡之后沈临戈裹着干净的浴巾回到了客厅。
此刻他能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也能确定自己的确是在黎城。
但问题是,黎城和明城连坐飞机都需要一小时的时间,他是怎么忽然之间出现在这里的?
而且刚刚这个女孩一见到他就说...
就说他是她男朋友。
沈临戈的脑子里冒出来许多古怪的念头。
但目前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不管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都和这个女孩脱不了干系。
-
闻羡是在凌晨三点醒来的,狂风将她放在阳台外的多肉吹倒,花盆摔碎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她睁开双眼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她下意识地抬手遮住客厅上方耀眼的灯光,怀里的球球也随着她起身的动作跳到了一边。
此时闻羡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直到她淋了半身的雨将阳台上的花草都抱进来放好,转过身准备去洗澡。
闻羡顿在原地,双眼微微睁大。
她惊恐地看着她客厅凭空多出来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围着她的浴巾坐在沙发上,漆黑冰冷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闻羡:“......”
她忽然看了一眼躺在茶几上装死的聿,那张纸巾上画着的土豆人让她身体微颤。
这个男人他...是什么东西?
是她画出来的吗?
闻羡浑身僵硬地和沙发上盯着她的沈临戈对视,此时她心里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她的画功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半晌闻羡抿抿唇,试探着说道:“...你好?”
沈临戈:“......”
见沈临戈没有反应闻羡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难道她画出来的是个哑巴?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凑近了他一点,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这个男人。他俊美立体的五官像是被上帝亲手细细雕琢出来的,看起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连上身的肌肉也...
闻羡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但这是她画画四年以来最优秀的作品,她忍不住又偷偷地把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她甚至忍不住想:古有女娲***,今有闻羡画人。
而这时的沈临戈也情绪复杂,这个女孩在凌晨三点看见自己家里凭空多出来一个大男人非但没有尖叫而是心平气和地和他打了招呼。
看来她很清楚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临戈默不作声地看了她片刻之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如大提琴的滑音一般骤然在闻羡耳边炸开。
闻言闻羡轻咳一声,她一本正经地开始介绍自己:“我叫闻羡,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
沈临戈:?
他匪夷所思地看了这个满脸都写着认真的女孩一眼。
醉酒的时候好歹说他是她的男朋友,现在醒了干脆说是她是他的主人?
沈临戈在心里冷笑:呵,女人。
沈临戈在没弄清楚她是怎么把他弄到这里来之前不打算在她面前透露自己的身份。于是他只是问道:“我为什么在这里?”
闻羡有些苦恼地看了聿一眼,又把迟疑地看向了沈临戈,她该怎么和他解释呢?
闻羡拧着眉想了半天。
忽然闻羡灵机一动,她立马打开手机开始搜索女娲***的故事,她用轻缓地语气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叫创世女神女娲化生万物。”
“天地开辟以后,天上有了太阳、月亮和星星,地上有了山川草木,甚至有了鸟兽虫鱼了,可是单单没有人类...”
沈临戈听得额角微跳,但他没有打断她,他面无表情地听完了闻羡讲的女娲***,然后语气平静地问道:“所以我是你创造出来的?”
闻羡点头:“没错,你是我创造出来的。”
沈临戈:“......”
沈临戈眯起双眼,微冷的语气里带着试探和诱哄:“你是怎么创造出我的?”
聿的存在是闻羡最大的秘密,闻天霖和常霜去世之后就是它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她不敢将它的存在透露出丝毫,哪怕在这个被她画出来的人面前。
她抿抿唇,语气硬邦邦的,“反正我就是你的主人。”
闻言沈临戈的下颔线微微绷紧,左拳也不自觉地收拢,不过下一秒他就松开了。
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闻羡看了一眼赤.裸着上身的沈临戈问道:“你有名字吗?没有的话我给你取一个,你觉得土豆这个名字怎么样?”
沈临戈:“......”
沈临戈忽然起身靠近闻羡,男人高大的身影瞬间将闻羡覆盖,浓烈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闻羡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沈临戈凉薄地勾了勾唇角,他一字一句在闻羡耳边道:“我叫戈戈。”
闻羡:“......”
她总觉得她画出来的这个人有哪里怪怪的。以往只要她有丢弃它们的想法,它们就会自动消失在她眼前,比如不要的苹果核和葡萄皮。
闻羡默默地在脑子里想:回去。
然后她和沈临戈大眼瞪小眼长达三秒,他依旧在她的面前,丝毫没有消失的意思。
于是闻羡为难地看了一眼没穿衣服的沈临戈,她又悄悄地比划了一下他的身材,她决定偷偷去房间里给他画一套衣服出来。
他总是在她面前***不太好。
闻羡轻咳一声:“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这时候闻言没敢去拿桌上的聿,她只是一把揣起蹲在沙发上的球球,一溜烟跑进了卧室。
被丢在客厅里的沈临戈没有发现茶几上的那只钢笔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五分钟后,闻羡拿着一套衣服向沈临戈走来。
她伸手把衣服递到沈临戈面前,小声道:“我搜了一下,好像男生都是穿四角内.裤,你..你看看尺寸合不合适?”
沈临戈沉默着看着手里的衣服。
衣服都是最简单的黑白色系,布料和她身上的那件如出一辙。但是为什么不管是白色的T恤还是黑色的长裤,甚至连黑色的内.裤上都有一片小雪花?
沈临戈把视线落在了闻羡的***,那里同样也有一片小雪花。
半晌之后沈临戈又问道:“我睡哪里?”
闻羡眼睫微动,她上下扫了一眼沈临戈,又看了一眼自己小小的沙发。
她无奈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既然把他画出来了那他就是她的孩子。
苦什么都不能苦了孩子。
她指着自己的小房间道:“你睡房里吧,晚上关好窗盖好被子。”
画了这么多年,闻羡也了解了由聿和她一起画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样的。
苹果不吃会腐烂,杯子落地会碎,它们一样遵循这世间的规律。
所以由她画出来的男人也是需要吃饭睡觉的,他和这世间的人类并没有区别,有思想也有喜怒哀乐。
闻羡进房拿了自己的睡衣和被子之后又给沈临戈换了新的床单和被子,她关上门之前还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确认似的问道:“你不会走吧?”
沈临戈看着这个女孩脸上忐忑的神色,忽然想起来她刚见到他时说的第一句话。
她说:你要永远在我身边。
他没有应声,只是无声地看着她。
闻羡见他没有说话的想法就关上了门。
她去浴室洗了澡,直到整个客厅都陷入黑暗她才缩在小小的沙发上开始回想着兵荒马乱的一夜,球球躺在她的脑袋旁晃悠着尾巴。
闻羡动了动身体,悄声问道:“聿,他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吗?”
聿在茶几上微微震了一下:我也不是很确定。
闻羡弯了弯唇,把毛茸茸缩进柔软的被子里蹭了蹭,细软的声音里带着喜悦和欢欣:“以后会有人陪着我了,我不会再被丢下了。”
聿:......
你画的你说了算。
在闻羡房间里的沈临戈打量着一下这一件小小的卧室,里面放着一张单人床,他躺着上去之后几乎没有了其他位置。
墙侧放着浅色的衣柜和梳妆台,窗帘也是简单的米色。
床边铺着柔软洁白的地毯,床边还放了一个猫窝,里面有几根淡金色的毛。
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一家三口的合照。
沈临戈盯着照片上笑得天真的小女孩看了一会儿,那是小时候的闻羡,他一眼就认了出来,她和小的时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旁边的应该是她的父母。
这样一个女孩,她的身上会有什么秘密呢?
沈临戈没有再继续想,他选择先睡一觉,明天起来他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枕间还残留着属于那个女孩淡淡的香气。
沈临戈在她的味道中睡去。
-
四年前,闻羡在一夜之间同时失去了她的父母。
四年后,闻羡在她二十一岁生日这一天失去了她最好的朋友和她的未婚夫。
也是这一天,沈临戈来到了她的身边。

小编推荐理由

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言情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