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帝王妃(轩辕绝容惜音)

权宠帝王妃(轩辕绝容惜音)

导读:权宠帝王妃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轩辕绝容惜音的经历,段落欣赏:轩辕绝察觉到容惜音的异样,连忙将她拉入怀中,两人抱在一起急速下降。

小说介绍

权宠帝王妃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轩辕绝容惜音的经历,段落欣赏:轩辕绝察觉到容惜音的异样,连忙将她拉入怀中,两人抱在一起急速下降。

小说介绍

容惜音正觉得遗憾,突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地钻入脑海,像绵细的针一样凶狠不断地扎着,令她头疼欲裂。

权宠帝王妃在线阅读

轩辕绝咬牙切齿地看着她,他实在无FUCK可说,一时沉默。
容惜音正觉得遗憾,突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地钻入脑海,像绵细的针一样凶狠不断地扎着,令她头疼欲裂。
容惜音,安国公府嫡女,昨天刚被御赐为第三任东宫太子妃。这本是天大的好事,可问题是前两任太子妃都在成婚前无缘无故暴毙,正应了国师所说的太子乃天煞孤星,克人克己的预言,更何况容惜音早心属五皇子轩辕辰,于是今晚连夜逃婚。可在与贴身丫鬟接应的地点,等来的却是置她于死地的杀手。
再然后,未来的容惜音魂穿重生,一醒来就听到“同归于尽”四个字。
剧烈的头疼让容惜音一下子昏了过去。
轩辕绝察觉到容惜音的异样,连忙将她拉入怀中,两人抱在一起急速下降。
噗通。
寒潭冰冷的触觉,瞬间将容惜音激醒,她睁开眼,察觉到温热的薄唇附在她唇瓣上,正渡气给她。
容惜音被带***面,“咳咳,谢谢。”
“不必。”轩辕绝目光看着容惜音脖子上的国公府嫡女玉佩,神情冰冷果决,“你不能死。”
容惜音怔了怔,暗暗将他的情分记下,看了看四周,“现在怎么办?”
轩辕绝将手指放在薄唇中间,吹了一声口哨,没多久,几道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这些人功力奇高,容惜音竟然很近才听到声响。
夕雪等人跪下,“属下救驾来迟,请主子责罚!”
轩辕绝从寒潭站起身,紫色的华服勾勒出高大挺拔的身型,他神情依旧冰冷,看起来却无比高贵,有种说不出的慑人威严。
“送她出去。”
“喂,美男,你叫什么名字,回头我请你吃饭啊。”
轩辕绝高贵挺拔的背影一顿,转头冷冷地瞪了她一眼,修长的腿迈步离开。
夕雪等人面面相觑,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这么跟主子说话,这位国公府嫡小姐跟传闻中的好像不一样。
容惜音由夕雪带着离开寒潭的时候,此时京城内正一片热闹,百姓纷纷热议安国公府最新的事。
“听说新太子妃昨夜突然暴毙,这太子莫非真如国师所说,是天煞孤星?”
“小声点,乱议皇家之事是要杀头的。”
“怕什么?新太子妃可是国师特地为太子算的,现在又死了,看来废太子是迟早的事了。”
“是啊,天煞孤星,别连累整个苍云国。”
苍云国的国力在金玉大陆数一数二,如果真让一个天煞孤星太子即位,别说朝臣,就是百姓都不会同意。
容惜音走入京城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一路上她将自己的处境接收得差不多了,金玉大陆所处的是一段架空的历史,但大部分的发展跟华夏一样,文化也高度重合,只是在某个时期走了岔路。
此时安国公府一片白幡,哭声大得好像死了祖宗,她津津有味地听了会儿围在外头的百姓热议,才开口问了句,“那如果这个安国公府嫡女,御赐的太子妃没死,那是不是说太子依旧是天命所归?”
容惜音这话一出,全场静寂,连哭丧的都停顿了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
“谁敢在这里胡言乱语!我们嫡小姐都已经死了!”安国公府的刘管家大声斥责。
容惜音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坦荡地看过去,刘管家顿时睁大眼睛,整个人像是受了什么惊吓连连后退。
“嫡、嫡小姐?”
“她看着怎么像容惜音?”
“什么像,分明就是!她怎么看起来那么狼狈?不过她还活着,那躺在棺材里的人是谁?”
安国公府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容惜音死了,特地不顾晦气地将棺材摆放在门口,百姓议论纷纷,但内容却已经完全从废太子变成了安国公府的肮脏事。刘管家慌忙跑进府里通知安国公等人,没过一会儿,安国公带着一家子出现,所有人看容惜音的目光都像是看到了鬼。
容惜音款款一笑,声音清晰悦耳,“抱歉,我没死,真是让你们失望了。”
所有围观的人瞬间哗然!

权宠帝王妃完整版全文阅读

“好,本太子今日就与你同归于尽!”
男人漂亮妖邪的脸上尽是狠戾之色,可言语间似乎又有解脱的张狂畅快,他身下躺着的女子气息全无,已呈死亡之相。
突然,紧闭的双眸睁开,瞬间懵逼后突地睁大,“别,好死不如赖活着,有什么烦恼你尽管说!”
轩辕绝愕然地看着她。
容惜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而复生,但眼前的情况显然比弄清楚原因更危急,一方面是她的身体明显受了重伤,另一方面是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不止想跟她同归于尽,还想……***。
容惜音身体微微动了动,就听到男人粗重的***声,身体的触感也越发明显。
“不许动!”轩辕绝咬牙,青白的脸上布着细汗。
“你……中了药?”容惜音小声问。
“你懂医术?”轩辕绝目光冰冷地看着她,他衣衫凌乱很是狼狈,可眉宇间却说不出的妖邪,还自有一股说不出的贵气,更添***。
容惜音下意识咽了下口水,她勤勤恳恳当了一辈子法医特工,最大的梦想就是等完成任务后,结束母胎单身,享用无尽美男,眼下虽然情况有些复杂,但离梦想却是近在咫尺啊。
容惜音羞涩又大度道:“你要轻一点哦?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主动也是可以的。”
这个美男身子看着很弱。
轩辕绝目光越发冰冷,他根本从没打算碰容惜音,高贵的尊严不允许,他宁可暴毙身亡。
轩辕绝一把掐住容惜音的脖子,“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
容惜音神情骤然严肃,她迅速扣住轩辕绝的手,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把将他摔在身下,她的眸中尽是杀意!
容惜音嘴角勾起,手指轻轻划过他的脸,“你该感谢自己这张漂亮的脸,不然你已经死了。”
“放手!”
轩辕绝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他运气最后的内力,一掌朝容惜音拍过去,可在触碰到的瞬间……容惜音却突然握住他的手,神情凝重地细细把脉,然后一把拔下发簪。
青丝如瀑布泻下,清丽绝艳。
“忍着点。”
容惜音刚才手指划过轩辕绝脸的时候,触碰到了一层细汗,汗液粘腻,再看他的眼睛发红大睁,身体发热发虚,把脉之下才知道他并不是中药那么简单。
她神色冷静,手法利落,仿佛完全变了个人。
轩辕绝还没反应过来,容惜音已经割破他的手腕,顿时黑血喷了出来,与此同时,他身体几乎要爆炸的热度降了下来。黑血变红后,容惜音撕下一段裙子,将他伤口包扎好。
容惜音皱眉看他,“谁这么狠毒?不止要你死,还要你身败名裂。”
“很多人。”
轩辕绝的身体已经处于绝境,他的身体早被掏空,一场男女之事足够要了他的命。等他的尸体被人发现的时候,一定是正扑在女人身上,可以想象到时候别人会怎么猜测。
轩辕绝猛地又吐出一口血,这是他半途收回内力导致的。
他毫不在意地擦掉嘴角的血,脸色更显煞白,“我会怎么样?”
容惜音摇头道:“我只能暂时帮你解除药力,如果不尽快医治的话,坚持不了多久。”
“是吗?本太……我反正已经不想活了,”轩辕绝修长的手指勾起容惜音的下巴,薄唇轻启,声音磁性***,“不如死前痛快一次,如何?”
容惜音的脸瞬间烫了一下。
轩辕绝嘴角微弯,他刚就看出容惜音这人是有色心没色胆。
“咳。”容惜音犹豫了下,还是害羞又诚恳道:“干嘛动不动就说死,不如我们另外约时间怎么样?”
轩辕绝青筋抽了抽,正要放开容惜音,突然几道脚步声悄悄靠近,此情此景下显然是来者不善。容惜音也听到了声音,这才注意到她和眼前的男人正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空旷的凌乱草地里,我去……***?
“不想死就别乱动。”轩辕绝冰冷清贵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五个蒙面黑衣人瞬间将两人包围,他们手中的刀发出冷冽的光芒,在看到容惜音居然没死的时候,显然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黑衣人二话不说,直接拿刀朝两人砍过来。
轩辕绝伸手就想挡下,可容惜音却突然一把将他的手拉住,“白痴啊你!还不跑!”
也不知道容惜音哪来的这么大力气,轩辕绝一个踉跄,不得不跟上。
两人身后是看不见底的悬崖。
为首的黑衣人杀意腾腾地看着两人,“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兄弟们会给个痛快的。”
容惜音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胁。
她嘴角勾起,苍白的脸上沾血的红唇烈焰,清冷绝丽,“除了我自己,这次谁也别想拿走我的命!”
轩辕绝意外看向她,“你不怕死?”
容惜音俏脸一挑,“怕,不过有你这样的绝色美人陪着,也不算亏。”临死了,容惜音决定把能占的便宜都给占了。
轩辕绝不怒反笑道:“我改变主意了,你还是好好活着吧。”
轩辕绝已经听到亲卫靠近的声音,他们只需要撑住片刻就能获救,至于这个女人,他决定留着……好好算账!
五个黑衣人显然也察觉到局势不妙,当即朝轩辕绝和容惜音猛袭过去。
容惜音沉浸在自己短暂复活的悲痛里,一时没注意到周围的变化,眼见轩辕绝要被对方砍中,二话没说,拉起轩辕绝直接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轩辕绝愕然,震怒地看着同样急速下降的容惜音。
容惜音笑着道:“不用谢我,死都要死了,何必多挨一刀白受罪。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编推荐理由

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文笔最优美,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真的非常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