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只剩恨你(姜宁傅北弦)

余生只剩恨你(姜宁傅北弦)

导读:主角是姜宁傅北弦的小说是由作者白璧微瑕所著的余生只剩恨你,姜宁傅北弦小说全文阅读讲述了:姜宁求来了一场孤寂的婚姻,在这场婚姻里,她失去尊严失去父母,失去所有的一切,于是,她用最后一段苟延残喘的时光,狠狠报复那个给她痛意的男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姜宁傅北弦的小说是由作者白璧微瑕所著的余生只剩恨你,姜宁傅北弦小说全文阅读讲述了:姜宁求来了一场孤寂的婚姻,在这场婚姻里,她失去尊严失去父母,失去所有的一切,于是,她用最后一段苟延残喘的时光,狠狠报复那个给她痛意的男人……

姜宁傅北弦小说简介

傅北弦站在病房中间,依旧气势逼人,说出的话却比往常柔和一点:“需要帮忙吗?”
姜宁微微抬眸,倏忽间笑了起来:“你能帮我吗?”
傅北弦被她的笑意晃了眼,才惊觉似乎很久都没有看到姜宁的笑脸了,他回过神来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余生只剩恨你姜宁傅北弦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姜宁站在那里没动,傅北弦也不着急,就这么坐在那里等着她的回答。
“你真有那么恨我的话,不如杀了我吧。”姜宁颓然的塌下肩膀,只觉得了无生趣。
本来也活不了多久的人了,用这条烂命换父母下半生无忧,也值得。
傅北弦眉峰紧蹙在一起,宁愿死也不愿意跟他有亲密举动?结婚的时候弄的有多么爱他似的,真是恶心!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我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更改。”他伸手去扯姜宁,却在下一刻愣在原地。
不知何时,姜宁手里多了一把尖利的小刀,此刻刀尖已经触到了皮肤。
女人声音里有着颤抖和哀求:“求求你,让你的人停下来。”
又是威胁!结婚的时候她威胁他,现在她还是威胁他!
傅北弦向前走了一步冷声道:“你以为这样的威胁对我有效吗?”
“那就试试。”姜宁惨淡一笑,然后将刀子狠狠送进了自己的腹部,鲜血立时便渗透了她雪白的西装。
“傅总,您要不要试试再往前一步?”
傅北弦瞳孔骤缩,厉声道:“你疯了!”
随着鲜血的流失和快让她痉挛的痛楚,姜宁神志有些涣散,却还是挣扎着扯住男人的裤腿,发出最后的声音:“求你了,放过姜家吧。”
鲜血已积成了一滩蔓延的鲜红,傅北弦的裤腿上也留下了粘稠的***……
傅北弦扶着软软倒在地上的女人,僵硬的不敢***动她,只能高声喊道:“来人,叫救护车!”
姜宁看着男人线条分明的侧脸布满焦急,这模样,好像她真的是他的爱妻似的。
深夜,万籁俱静,姜宁从昏睡中醒来,入眼所见,全是黑暗。
熟悉的消毒水味道让她明白现在身处何处。
姜宁呆呆的睁着眼直至眼眶酸涩,就在她闭眼的那一瞬间,不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喊。
她猛然动了一下,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
想到心中的猜测,姜宁狠狠拔掉插在身上的管子和针头,在刺耳的警报声中踉踉跄跄往声音处寻去。
越往前走她便越不安,这个方向,是姜父的病房!
刚缝合的伤口再度崩裂,姜宁忍着痛楚,扶着楼梯扶手往上走,那边哭声渐小,独留下几声几不可闻的啜泣。
姜宁听着那声音回荡在空荡的走廊,一步步往前挪着,然后终于看见了——
从头到尾盖着白布的一辆推车,以及瘫软在推车边上的母亲…
“不,不要,爸——!”姜宁冲到推车边,看着曾经会慈祥对她笑的父亲,就这么躺在那里,了无生机。
“我们老姜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姜母还未从丧夫之痛中回过神来,就看到自己女儿满身鲜血的样子,只觉得一口气闷在心口,竟是生生昏了过去!
当护士发现他们的时候,姜宁左手扯着父亲,右手拉着母亲,自己则是坐在一滩鲜血中,眼神空洞且迷茫,让人忍不住心酸又惊惧。
医院里一片兵荒马乱,姜宁拒绝一切治疗,医生没有办法,只好强行给她注入镇定剂。
就这样,她昏迷前最后看到的是躺在一边,母亲刚睁开眼的样子……
姜母走到姜宁面前轻摸着她的脸庞,此刻的姜宁已经恢复了意识,却还没从麻醉的状态中醒过来,她静静享受着母亲的温柔,可姜母接下来的话让她心神颤栗起来。
“孩子,原谅妈妈不能再陪你了,妈不能成为你的拖累,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妈妈…”姜母***握了握她的手:“去陪爸爸啦。”
姜宁拼尽全力想要扯住母亲,可除了手指极其轻微的颤动,她什么也做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宁终于睁开眼,她挣扎着坐起身,就听到外面的惊呼:“有人跳楼了!”
“妈——!”

余生只剩恨你姜宁傅北弦小说全文精彩赏析

一个星期过去,姜宁坐在病床上,静静的听着电视上的新闻播报:“近日,姜氏董事长突发脑溢血身亡,而其妻子也跟随而去,至此,姜氏逐渐分崩离析……”
声音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有人关掉了电视。
傅北弦站在病房中间,依旧气势逼人,说出的话却比往常柔和一点:“需要帮忙吗?”
姜宁微微抬眸,倏忽间笑了起来:“你能帮我吗?”
傅北弦被她的笑意晃了眼,才惊觉似乎很久都没有看到姜宁的笑脸了,他回过神来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一个姜氏而已,只要他出手,那些小小的***动翻手便可平息。
只见姜宁开口:“那……你让我的父亲和母亲活过来。”
“你在胡说什么!”
“所以啊,傅北弦,不要以为你是万能的,逼死了我的父母,现在还来做好人,是觉得我会对你感恩戴德吗?”姜宁依旧是笑,只是讽刺和恨意再也不加掩饰。
傅北弦眼里一片寒意,目光落在姜宁的伤口处,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
真是不识好歹的女人!
姜宁出院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洒在人身上,似乎可以穿透所有黑暗。
女人抬手挡着眼抬头望天,爸,妈,你们看着,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好过。
傅氏,乔染此刻正在男人怀里撒娇:“北弦,你到底什么时候跟姜宁离婚啊。”
傅北弦搂着她,淡淡的说道:“再等一段时间,现在不合适。”
“她现在父母双亡又没人撑腰,有什么不合适的嘛。”
乔染不以为意的话语让傅北弦身体一僵,眼神冷沉的落在她身上,像是从来不认识她一样。
“北弦,怎么了吗?”
傅北弦收回目光,不着痕迹的推开她,拿起手边的文件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工作要处理。”
“我在这陪着你。”乔染知道刚才她的心急让傅北弦不快,只想赶快弥补回来。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门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傅北弦和乔染看去,眼神皆是有所变化。
姜宁一袭红裙,浓密的黑发挽成了一个发髻绑在脑后,高挑的眼线让她原本柔和的面容多了几分攻击性,这副模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原来这个女人有这样的一面,傅北弦看着她,眼里多了一份惊艳。
而乔染面色尤其难看,怒道:“姜宁,谁允许你到这里来的!”
姜宁没理他,对带她过来的员工轻轻一笑:“我平时都没来过我老公的公司,麻烦你了。”
乔染气急,反观傅北弦脸上倒是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姜宁径直走向傅北弦,扯过男人的领带将他带到自己面前,双眸微垂红唇轻启:“老公,你不会怪我私自来公司吧。”
傅北弦冷淡的目光扫过愣在门口的员工:“你还不走?”
那人回过神来,飞快的离开,并顺手带上了门。
“姜宁,你不要脸!”
乔染看到这一幕,都快失去理智了,伸手就去推她。
姜宁像是早有准备,侧身闪进傅北弦怀里,冷冷道:“我这个正主都没说你犯贱勾引我老公,你倒是先吠上了。”
“你!”
“好了。”傅北弦起身,站在乔染身边对姜宁说道:“别太过分。”
姜宁扬眉轻笑,拉开办公室的门回头说道:“这就过分了?好戏才刚开始!”

小编点评

故事环环相扣,人物个性鲜明,文笔绝佳,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喜欢余生只剩恨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的点个关注!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