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清风徐来(徐来任清风)

任清风徐来(徐来任清风)

导读:主角是徐来任清风的小说——任清风徐来全文免费阅读特别好看,讲述了男生似乎对女生这样的开场白始料未及,停了片刻才下意识回应,“没事。”冷场的瞬间,是从头顶一气呵成浇下的尴尬,徐来只觉双颊微微发热。

小说介绍

主角是徐来任清风的小说——任清风徐来全文免费阅读特别好看,讲述了男生似乎对女生这样的开场白始料未及,停了片刻才下意识回应,“没事。”冷场的瞬间,是从头顶一气呵成浇下的尴尬,徐来只觉双颊微微发热。

徐来任清风小说简介

“我叫于一戈,因为我爸姓于,我妈姓代,所以把代字拆开就成了我的名字。对,就是把单人旁的撇放到弋上,剩个一。我来自盛川九中,平时…也喜欢打篮球和看电影。”
众人对这个霸气侧漏的名字暗戳戳的惊艳还没来得及表达,就被第N次出现的篮球和电影彻底逗乐。周老师也忍不住笑着插嘴:“咱们班男生是多,但也不用为了合群而非要喜欢篮球和电影,21世纪爱好自由。”
“我叫王思齐,见贤思齐的思齐。我来自盛川大学附中,”下一个走上讲台的男生特意一停,看一眼目光期待的老师,再一本正经地提高了声音,“平时真的喜欢打篮球和看电影。”

任清风徐来全文阅读

徐来重新看向布告栏,这一次,一下就找到了自己的名字——高一(13)班,徐来。
她的心没由来地一跳。
恰巧和刚刚被自己泼了奶茶的男生同班,尴尬归尴尬,可喜悦也货真价实。
第二实验班。徐来自认既不算特别聪明,又不算特别努力的那类普通好学生而已,因此,在卧虎藏龙的四中,这样的分班结果甚至有些出乎她自己的意料。
班中的座位已经坐满了大半,在一片暗藏雀跃的静中,每个人都带着无尽的好奇打量着踏入班门的新同学。徐来站在门口踟蹰了片刻,从投影仪屏幕上提前排好的座位表中找到自己的名字,才向着第三排最后一个空座走去。
试图遮住书包上残留的奶茶印记而步履匆匆的女生并没有意识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在她坐定后骤然多了几分深意。
徐来的同桌正专注地低头在手机上打字,阳光为男生沉静的侧脸勾勒出一层轻薄而温暖的金边,浅灰色的POLO衫——准备向同桌打个招呼的徐来不由微微瞪大了眼睛。
意识到旁边来了人,男生也抬起头,对上徐来的目光在那一刹那也清晰地写满意外。
“啊,”徐来脑中有转瞬即逝的空白,脱口而出,甚至有些铿锵有力的,“……对不起。”
男生似乎对女生这样的开场白始料未及,停了片刻才下意识回应,“没事。”
冷场的瞬间,是从头顶一气呵成浇下的尴尬,徐来只觉双颊微微发热。
徐来前座的男生在听到两人的对话时肩膀微微一颤,转过头来,努力忍住笑意,自来熟地向两人同时开口:“原来你是男生,你是女生。”
徐来和身边的男生都是一愣。这是什么打开话匣的高级新套路?
“呐,任清风,听起来像个女生名字啊,”带着黑框眼镜的男生向着徐来身边的高瘦身影点点头,煞有介事地伸出右手,“哥们儿你别介意。陈予,给予的予。”
徐来这才仔细看向大屏幕上的座次表——徐来名字的左侧,赫然是“任清风”三个大字。
“没事,不是第一次被误会了。”男生彻底放下手机,回握住陈予递出隐形橄榄枝的右手,好脾气地扬起嘴角。
“你们俩这名字,我觉得班主任很懂啊,”陈予的目光带几分暧昧不明的笑意,诗朗诵一般抑扬顿挫地开口,“任清风徐来,我独自盛开。”
“好,那以后就叫你陈盛开。”徐来还没反应过来,任清风已经面不改色地淡淡接口。
陈予瞬间哑口无言,倒是逗得他同桌的女生扑哧一乐,也顺势转过身来,特意看了任清风一眼:“你们真逗,” 再转向徐来,“我本来也以为你是个男生呢。我叫苏弈薇。”
气氛热络了起来。
在四人互相通报了初中的学校,又听陈予声情并茂地讲述了暑假的见闻后,班主任才姗姗来迟,示意此刻已经无比热闹的教室回归安静。
“欢迎大家来到高一(13)班,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兼化学老师,我姓周,”略显矮胖的女老师带着和蔼的微笑,转身在黑板上工整地写下“周雅茹”三个字,又难掩骄傲地补充道,“今年正好是我在四中教书的第20年,这次咱们市的理科状元就是我之前班里的学生。”
自然听得所有人精神大振。同学们默默交换着叹服的视线,似乎也平添了一丝“状元近在身边”的与有荣焉和“有朝一日我也能成为状元”的……幻觉。
“我最不喜欢啰嗦,所以,咱们就直入主题开始自我介绍,之后我再说说军训准备,早完成任务早把你们放走,”周老师潇洒地挥挥手,向着第一组第一排的男生一指,“来吧,就从你开始,想说点什么都行。”
虽说是“什么都行”的自我介绍,但在三五个人之后还是形成了固定的套路。
“我叫郭鹏程,爸妈起这个名字是希望我鹏程万里,前途光明。我来自实验中学,平时喜欢打篮球看电影。”
“我叫许啸川,龙腾虎啸的啸,一马平川的川。我来自本校,平时喜欢打篮球和看电影。”正是刚刚阳光张扬的格子衫男生,女生没想到他站到讲台时竟然意外地严肃正经。
“我叫于一戈,因为我爸姓于,我妈姓代,所以把代字拆开就成了我的名字。对,就是把单人旁的撇放到弋上,剩个一。我来自盛川九中,平时…也喜欢打篮球和看电影。”
众人对这个霸气侧漏的名字暗戳戳的惊艳还没来得及表达,就被第N次出现的篮球和电影彻底逗乐。周老师也忍不住笑着插嘴:“咱们班男生是多,但也不用为了合群而非要喜欢篮球和电影,21世纪爱好自由。”
“我叫王思齐,见贤思齐的思齐。我来自盛川大学附中,”下一个走上讲台的男生特意一停,看一眼目光期待的老师,再一本正经地提高了声音,“平时真的喜欢打篮球和看电影。”
徐来忍不住随着一片笑声勾起嘴角。
似乎大家默契十足地认定班主任十分好相处,气氛迅速向着融洽而松懈的方向跑偏。男生们坚定不移地保持了打篮球和看电影的队形,甚至在有人故意加了一句“不过我也喜欢踢足球”后毫不客气地发出了带有强烈抗议意味的嘘声。
苏弈薇介绍完自己后,任清风在一片意味深长的目光中姿态标版地走向讲台。
“我叫任清风……”男生偏清冷的音色自带沉着加成,话音未落。
“清风徐来的清风。”不知是谁带着十足的调侃抢先接口,不知又是谁带头轻笑出声。
徐来心中一凛,心中幽幽浮上某种不甚乐观的预感。
任清风微不可辨地皱了下眉,再开口时面色依旧坦然:“我来自本校,平时喜欢……”
“我们懂的!”这是一个笑意盎然的,徐来十分陌生的的声音。
“徐来!”这是徐来能够分辨得出的,来自许啸川的肆意调侃。
兀自响起的两个声音明显只是分别打趣,时机上却一唱一和像是经过了无数次精确的排练。
“咦???”
“哦???”
在一片此起彼伏的阴阳怪气中,同学间的感情瞬间更进一步,所有人毫无遮拦的好奇目光在讲台上的男生和座位上的女生间来回巡视。
任清风站在原地,压下心中的不悦,不由自主地看向自己的同桌。
刚刚还笑得轻松的女生显然受到了不小的困扰,此刻有些手足无措低垂着头,阳光将女生毛茸茸的头顶映成温柔的栗色。
周老师似乎也没料到事情的发展方向,第一次沉下脸,微微提高声音:“玩笑不能开过呀!”严肃起来的班主任震慑力十足,教室瞬间没了半点声响。
任清风回到座位时,女生默默地朝他的反方向移动了一厘米。
徐来站到讲台时只感觉四肢百骸都带着隐隐的抗拒。虽然不再有明目张胆拉郎配的呼声,但带着隐晦而饱含期待的笑意望向她的一双双眼中,显然残留着探寻与兴味的光。
女生只得将目光放在面前的粉笔盒上,小心翼翼避开与任何人的对视。
“我叫徐来,名字…没什么特殊含义。我来自盛川二中,平时喜欢画画。”
嗫嚅说完的徐来落荒而逃一般回到座位上,依旧与身边的男生保持着过分安全的距离。
后面的其他同学慷慨激昂地说了什么,心情一落千丈的女生几乎没有听进。
任清风迟疑了片刻,想替好友向女生道个歉,可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周老师果毫不拖泥带水,简短迅速交待了军训的要求和注意事项后,豪迈而笑眯眯地留下一个单字:“散!”
自然获得了全体男生的一片赞叹。
徐来整理好书包走出班门,不出意外地发现走廊果然空空如也。其他班级依旧大门紧闭,隐隐能从门上玻璃中分辨出各班班主任在奋战在讲台上***演说的身形。
女生不由暗暗庆幸,老周这雷厉风行的新时代女性作风,就一个字,稳。
正想着,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成群结队从女生身边超过,走在最中间的许啸川突然回头,依旧挂着那副满不正经的调皮笑意,开口逗她:“徐来,让任清风赔你奶茶啊!”
“我去,还真有故事啊……”
“什么情况?”
另外几个男生也瞬间来了兴趣,纷纷回头打量了女生几眼,洗耳恭听地凑近许啸川。
“喂……”徐来词穷,定住脚步,无语地瞪向这个和自己并不算相熟的“八卦中心”。
“哈哈,开玩笑的。明天见!”许啸川见女生神色不妙,顿时敛起了笑意挥手告别。
但几人走出了数步远, “快讲讲……”伴随着不怀好意的轻笑声还是清晰地传入女生耳畔。
“只是开玩笑”不过是对无心之失的搪塞敷衍,既不能让已有的说辞转向,也不具备道歉或安慰的功效。
站在原地,如鲠在喉的徐来想,这种莫名其妙被起哄配对的感觉,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任清风徐来免费阅读

“太好了,徐来,幸好你还没走。我刚收到通知说军训的迷彩服和T-恤衫到了,麻烦你跑趟腿,去办公楼二层领一下咱们班女生的,”第二天,周老师急匆匆闯进空空如也的教室,看到正在认真扫地的徐来,获救一般开口,“反正就12套,应该不太沉。”
“好,我这边马上扫完,就去。”
周老师向着女生眨眨眼,保养良好的圆脸上几乎不见岁月的痕迹:“我刚在路上也随手抓了几个壮丁去领男生的衣服,要是碰到了你可以顺手塞给他们。”
徐来笑着点点头,白皙的鹅蛋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梨涡:“知道了。”
周老师点点头正欲转身离开,却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定住脚步,看向女生的眸光多了几分小心翼翼:“等军训完开了学,就会重新调座位了。昨天那帮男生瞎起哄,你别往心里去,”又补充道,“别看都上高中了,其实还幼稚得很。”
徐来为老周的细心和体贴感到一阵温暖:“老师,我没多想。”
徐来对照手中的清单,将衣服的数量和型号核对了两遍才在确认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让负责派发的老师笑着感叹:“还是女孩子办事认真,刚刚来了几个小伙子,拎起衣服就要跑,莽得不行,差点儿拿错。”
徐来一时不知道如何接口,只得不太好意思地笑笑。
好在老师也只是想找个吐槽的出口,并没有期望得到回应,而是拿起桌上的另一张表格看了一眼:“欸,巧了,高一(13),就是你们班的,”甚至热情地将表格推到女生眼前,“喏,你看。”
徐来一眼就看到最后一行一个苍劲有力的签名,虽然带些漫不经心的潦草,却轻易让其他签名黯然失色。
任清风。
徐来有片刻的恍惚。这手桀骜的字和那张温和的脸,对不上。
“需要我帮你再用绳子固定一下吗?不好意思啊,已经没有多余的手提袋了。”老师的声音瞬间唤回女生有些飘散的注意力。
“啊,不用麻烦,我这样就行。”徐来将衣服抱在怀里,微微低头,用下巴顶住最上面的那套衣服,高度刚刚合适。
虽然只有12套衣服,但军用迷彩服的重量不容小觑。
徐来走出办公楼,穿过学校的中心花坛时还是感到有些吃力。防尘塑料袋大大减小了衣服之间的摩擦力,女生除了要维持双臂的***均衡,还要时时提防着中间那几件随时滑落的可能。
背后突兀响起一声恶作剧一般的“徐来!”,把正想着该怎样将中间两件有些跑偏的衣服加固的女生吓了一大跳。
徐来惊疑不定地回头,看到三个同班男生手中分别拎了***的纸袋,看来这就是刚刚老师提到的“莽撞”小分队了。
女生正准备开口打个招呼,转身时的惯性却使得怀中本就摇摇欲坠的衣服几乎尽数脱手。目睹这一切骤然发生,又来不及前来支援的男生们也配合地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就在一切都要“樯橹灰飞烟灭”的时刻。
从女生侧面伸来的修长的手,带些力气又格外冷静地强行矫正了这群肇事者的运动轨迹。
时间静止,万物安好。
可每个人的表情都异常微妙。
似笑非笑看向徐来的任清风。莫名拘谨盯着地面的徐来。
和进行着“噢”“呦”“咦”三重唱,带几分戏谑与猥琐笑意不断打量二人的三个少年。
微风拂过,半步开外的男生身上飘来某种洗衣液清新干净的味道。
“……谢谢你。”徐来将怀中的衣服重新抱紧,低声开口。
“……没事。”虽然仍旧是波澜不惊的语气,任清风却不知为何忽然有些想笑。和这位新同桌仅有的几次短暂的对话,均以自己的“没事”尴尬告终。
“徐来,衣服给任清风拿啊!”于一戈指向性明显地高声开口。
本来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救人于水火之中”,不知为何竟然被生生喊出了隐隐绰绰的暧昧。
任清风笑意顿敛,却还是礼貌而客气地对着女生询问:“要不我来吧。”
“没关系,马上就到了,”徐来犹豫地看向男生右手上的两个满满当当的袋子,“而且你自己本来就有这么多。”
“……没事,”男生迟疑了片刻,迅速分析出女生并非强硬地拒绝,放下手中的袋子,直接伸手将女生怀中的一摞衣服接过来放***整齐摆好,“反正拎着做功少。”
“……那,谢谢你。”女生显然已经来不及再拒绝或反悔,只好弯下腰,细心地帮男生将纸袋中的衣服又压了压,以防走到一半出现漏网之鱼。
“……没事。”话一出口,男生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思考片刻才重新确认哪里都没有不对。
这一次,徐来也终于意识到两人对话的高度重复性和单一性,不由和男生相视而笑。
“看不出来啊,任清风初中的时候也这么会?”不远处的王思齐压低声音向许啸川询问。
“没觉得啊。”许啸川的声音充满狐疑与叹服。
“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于一戈也眯起眼睛盯着两人的背影,不愿放过丝毫端倪。
“啧啧,感觉就像是有情况的样子。”王思齐挤眉弄眼地得出结论。
看着女生低头为男生整理好袋子,又露出一个温柔娴静的微笑,三个人纷纷吹起了欢快的口哨。
分发好了衣物,准备工作就绪,新生军训就正式开始。
四中的军训是在真正的军营里,离盛川市大约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启程的这一天,大家五点四十就在校门口集合,一张张写满睡眠不足的脸上几乎看不到兴奋和期待。
所有新生穿着整齐划一的迷彩服,伴随着清晨微熹的风与阵阵虫鸣,在一片哈欠连天和老师的催促声中磨磨蹭蹭登上了大巴。
然而大巴车真正驶上高架桥时,方才还有些死气沉沉的气氛逐渐被“在路上”的真实感与隐隐的兴奋取代,睡意消失,车厢内也逐渐热闹了起来。
男生们充分发挥了绅士风度,将靠前几排的座位让给了班里的几朵金花。女生凑在一起的话题,自然从细碎的小事开始。
“我生日是8月11号,”坐在第一排的姚芊与最为开朗外向,转头看向大家,“你们呢?”
“狮子座!我是4月6号的白羊,咱俩配!”苏弈薇笑笑,迅速接口。
“带上我,射手座也要有姓名!我11月28的,”苏弈薇身边的林蔚也开心地凑上来,又看向坐在自己身后的女生,“徐来,你呢你呢?”
“呃,我6月1号。”徐来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随着年纪渐长,这个日期也越发说不出口。
“哇,那你岂不是永远都能过儿童节?”几个女生带着笑意调侃道。
“诶,说起这个,周老师,不如趁现在统计一下所有人的生日,建一个日历,这样以后无论谁过生日大家都可以一起替他庆祝,怎么样?”姚芊与忽然灵机一动,转向正饶有兴致听她们聊天的班主任。
周老师也觉得这个提议非常有创意,带几分赞许开口:“这个主意不错,你们现在回头喊一声,让男生也参与进来吧。”
男生的配合度比想象中还高,大家七嘴八舌地报上自己的生日,寻找着同月同日出生的亲兄弟,嘲笑着出生在寒假或暑假的“天选之子”,甚至有一小部分兴致勃勃地听起了姚芊与和林蔚的星座知识大讲堂。
话题告一段落后,姚芊与开始进行简单的统计,并向几个挨得近的女生进行着实时汇报:“10月到12月生日的有好多啊。诶,林蔚,陈予也是11月28呢。”
说着说着,姚芊与特地回头看了徐来一眼,意有所指:“任清风是水瓶座诶,和双子超配。你们俩也太有缘了吧。”
“哇!神奇!”坐在徐来身边的沈亦如也非常给面子地附和道。
正在对着窗外一片白茫茫的芦苇荡发呆的徐来只得收回目光,不知为何从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愤怒,极其微弱,但真实存在。
徐来还没来得及想好要怎样回答,因为好玩而来通报的姚芊与已经转了回去。
13班女生分到一间窗明几净的朝阳面的宿舍。然而,阳光明媚的屋子里除了几个简陋的上下铺外空无一物。窗外是一片茂盛的杨树林,隔开了女生宿舍楼和远处隐约可辨的土操场。
各自铺好被褥理好箱子,发现离集合的时间还远,几个女生索性围坐在一张空置的下铺上聊起了八卦。
“我是觉得14班那个祁司契好帅啊,返校第一天就在走廊上一眼相中。”花痴脸一号。
“我也觉得!名字这么言情男主,还在14班,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搞定他。”花痴脸二号。
“可凭我多年的腐女经验,总感觉一般这样的男生性向都很可疑。”正经脸一号。
“噗,”徐来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们也太认真了吧。”
“可惜咱们班没有这样一眼误终生的,”遗憾脸一号,“只怪自己不够优秀进不了14班。”
“我倒觉得虽然没有那么惊为天人的,有几个也能算‘秀色可餐’吧。”思考脸一号。
“嗯,我也同意,于一戈和符夕辰就还可以。”思考脸二号努力地回想。
“任清风也很不错啊。”思考脸三号抬头,等待得到大家的认同。
不知为何,徐来觉得自己对于这三个字逐渐***了起来,心中警铃暗响。
“附议附议!”姚芊与一边点头一边毫无预警地看向女生,“诶,徐来,你觉得呢?”
身边几个女生眼中也忽然一亮,不可错认的好奇目光聚合在徐来身上。
“没太注意。”女生压下心中的一阵烦躁,平静的回答换来一阵略带失望的“噢……”
清脆的集合铃声打断了一切闲谈,女生们不得不终止话题,纷纷起立,整理着仪容排队下楼。
徐来慢吞吞走在队伍的最后。
想要,却没敢,也不能说出口的是。
任清风是水瓶座,任清风长得不错,和我有关吗?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任清风徐来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