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骄阳暖入怀(季子期冷寂)

她似骄阳暖入怀(季子期冷寂)

导读:季子期冷寂哪里看?小编这就告诉你,本站就有她似骄阳暖入怀:云城第一名门季氏家族的长女季子期离奇失踪了。季家悬赏三亿美金,召集了所有顶级侦探寻找女儿的下落。三天前的晚上,弘月高悬……东郊十里外的某废弃工厂内,绑着两个花季少女。

小说介绍

季子期冷寂哪里看?小编这就告诉你,本站就有她似骄阳暖入怀:云城第一名门季氏家族的长女季子期离奇失踪了。季家悬赏三亿美金,召集了所有顶级侦探寻找女儿的下落。三天前的晚上,弘月高悬……东郊十里外的某废弃工厂内,绑着两个花季少女。“子期姐,怎么办,我们如何脱困?”开口的是卫子诺,云城第二世家卫氏的独生女。她与季子期一块去参加云城的时装秀,莫名其妙被绑了。

季子期冷寂内容介绍

“嘘,不想死就闭嘴。”
季子期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压低声音道:“我仔细听了一下动静,外面就三个人,你解决一个,我解决两个。”
话落,她率先冲了出去。
“喂……”片刻,外面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她似骄阳暖入怀免费章节阅读

刚到门口,迎面撞上一把匕首,她躲闪不及,只听‘噗嗤’一声,刀刃猛地***了她的胸口。
“子诺。”季子期惊呼出声,迅速放倒身边两个男人后,一脚朝另外一个男人横踹过去。
一声惨叫,最后一个男人也倒地不起。
她架起摇摇欲坠的卫子诺就朝门口冲去。
外面黑漆漆的,借着室内透出的昏暗光线,她依稀看到几辆摩托车停在廊下。
……
季子期驾驶着摩托车一路狂奔,她不确定子诺有没有伤到动脉,但,从出血程度来看,很不乐观。
‘兹’
一阵紧急刹车声划破长空,足以***人的耳膜。
季子期躲闪不及,连人带车冲进了草丛里。
艹,抛锚了!
“子诺……”
看到卫子诺的伤口不断有鲜血渗出来,她开始慌了。
忌早在十五年前就死了,如果子诺再出事,干爹干妈还怎么活?
摩托车是不能用了,这荒郊野外的,她唯一能依靠的只有……
抹了一把眼泪之后,她狂奔到中间那辆低调奢华的车子旁,近似哀求道:“这位先生,您行行好,送我妹妹去医院可以么?她受了重伤,再拖下去,会死的。”
车窗缓缓被拉开,副驾驶位探出了一个脑袋,中年男人瞅了她一眼之后,摇头道:“不好意思,我家主人不喜陌生人靠近,你还是另寻他法吧。”
话落,他朝驾驶位的司机摆了摆手,冷声道:“开车。”
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季子期又怎会错过,她死死扒着车窗,哑声道:“我是季氏家族的长女季子期,如果您帮了我,我父亲会重金酬谢您的。”
季氏长女?
中年男人有些犹豫,回头望向后车厢。
须臾,车厢里传来一道浑厚低沉的磁性嗓音,听不出喜怒,但,那幽冷的语调,像是冰冻三尺的刃,“去后面那辆车里,阿七,开车。”
“是,少主。”
季子期不敢耽误,架起昏死过去的卫子诺,一头钻进了后面那辆悍马商务车内。
正在她庆幸自己得救了的时候,殊不知自己惹上了一个在暗夜里行走的恶魔。
车子在一片古香古色的建筑前停了下来。
季子期一直在观察卫子诺的情况,以至于忽略了车辆行驶的路线。
当她发觉不对劲时,已经晚了。
“我,我跟我妹妹需要去医院,你们把我带来这儿做什么?”
“敲晕她。”
“是!”
不等季子期反应过来,她只觉后颈一痛,接着,整个陷入了黑暗之中。

她似骄阳暖入怀完整版全文阅读

冷色调的房间里,一抹修长的身影懒懒倚靠在沙发内,男人脸上带着一个鹰形面具,遮挡了他大半张脸,看不清他的五官轮廓。
不过,他只随意那么一坐,不需要任何姿态,自成一股睥睨万物的凛冽气势。
男人指缝中端着一杯冰酒,红色***在杯沿上肆意荡漾,晕开了一层层涟漪。
“少主,亚洲日化业三分之二的市场全部掌控在季流年手里,您如果有所谋取的话,还需从长计议。”
“还议什么,季流年的女儿不正好送上门了么?用她要挟季流年,还怕他不妥协?”
……
沙发旁的两个下属在争吵,而倚靠在沙发内的男人却开始浑身抽搐了起来。
“少主,您怎么了?”
“少主的毒是不是又发作了?”房门被推开,之前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那个中年男人疾步走了进来。
他叫追风,是跨国企业‘鹰’集团的总理事,也是冷寂的左膀右臂。
他大步走上前,待看清楚冷寂的情况后,心下一沉,“热毒真的发作了,赶紧拿药过来。”
“好的,风叔。”
药拿过来后,他倒出五粒塞进了男人的口中。
两分钟后,毒性不但没有压下去,反而更加严重了。
“风叔,没用啊,这药已经压制不住少主体内的毒素了,要不您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追风有些担忧的望着冷寂,叹道:“热毒在少主身体里潜伏了十五年,如今用药物已经压制不住了,看来只能用那个法子了,看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了啊。”“是!”
阿七虽然疑惑,但,还是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追风摇了摇头,颇感无奈,孽缘,都是孽缘啊,早就命中注定了的,逃都逃不掉。
……
季子期好似做了一个悠长的梦,伴着疼痛,一点一点吞噬着她的灵魂。她下意识伸手去掀他脸上的面具。
哪知,紧闭双眼的男人倏的睁开了眸子,迅速握住了她凑过来的手腕。
“你不知道么,有些人的长相,是不允许外人窥探的,见过我真容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你确定你要看?”
好熟悉的声音。
这是季子期第二次听他说话,第一次在车内,短短几个字,她能感受到刻骨的寒意。
他的态度却冷漠到了这般地步。

推荐理由

小说她似骄阳暖入怀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滔滔的文学功底深厚得可以,不是一般人能驾驭得来的。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