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将府小娇妻(沈辞林琬宁)

重生将府小娇妻(沈辞林琬宁)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辞林琬宁,重生将府小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雁关之战后,京城回来个作天作地的小霸王沈辞。各路世家贵女都避之不及,生怕命不好被他看上娶回去虐待折磨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辞林琬宁,重生将府小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雁关之战后,京城回来个作天作地的小霸王沈辞。各路世家贵女都避之不及,生怕命不好被他看上娶回去虐待折磨

沈辞林琬宁内容介绍

昭惠六年,暑荫盛夏。
锣鼓喧天,钟鸣四晌。
今儿是沈将军府家二公子凯旋归京的日子,威耸的城门大开,百姓拥簇在街道两旁,都出来迎接如今盛京最闪耀权贵的所在。
整个柳影巷被人潮围堵的水泄不通,大家伙们都想看看盛京年纪最小的将军到底是何等威风模样。
曾几何时,盛京最年轻的那位长御将军也是出自沈家。

重生将府小娇妻沈辞林琬宁全文阅读

只不过当年的沈家长子沈离从一出生就规矩上进的孩子,功名利禄是早晚的事儿。哪像这个沈辞,从小耍浑到大,半路出家,不想竟混得比哥哥还好。
“这沈辞以前就是个混不吝,怎么几年不见就能带兵打仗,还破了雁关?”
“可不敢胡说啊,你看陛下如今有多中意他,这次封了称号不说,那赏赐流水似的往沈家搬。如今的沈府,谁敢得罪呀。”
“嘁,若不是沈家的大公子没了,这显赫盛名的军功能轮得上他沈辞?给沈离公子提鞋都不配。”
下边百姓低头正议论着,前头一匹快马从街口冲了过来,拥堵的小巷愣是活生生为他开辟出了一条宽敞的路。
那高头大马上的少年,来势汹汹,一袭墨黑色锦袍,眉眼凌厉,带着北塞的风霜,马鞍上身子挺的笔直,火红的缰绳在沈府门前高高束起。
骏马随主人,气焰骄傲,长长的嘶鸣一声,收住了马蹄。
沈辞利落地从马上跳下来,摆脱了几年前盛京小霸王的名号,他身携荣耀,就连跃下马时纷飞起的衣诀都飘的飞起。
他转头瞥了眼沈府对面的林府,锦袖下的手攥成了一团。
两千多里,七百多个日夜,许诺等她的小姑娘一转眼收了别人的聘礼。
算她有种!
日光直射下来,沈辞眯起了眼,眸光阴鸷骇人,随即踏入沈府。
*
林家,萧院。
伏天里的太阳不烈,却异常的闷热。
空气绵密让人喘不过气,只余蝉鸣,不知疲倦的叫着。
外面的粗撒婆子和末等丫鬟在院子里忙活,宝珠和香绿两个贴身丫头正挑拣着上午敬国侯府送来的聘礼,打算入库。
蟹粉红枣粥,升腾的热气熏得两人满头大汗。
“香绿,你去把窗子再开的大些。屋里空气不好,姑娘一会儿午睡醒该呛着了。”
碧色霓裳的小姑娘轻挪了挪步子,水灵的眼睛带着笑,“这敬国侯家还真是大方如此厚重的聘礼,也算不委屈咱们姑娘了。咱们主公官拜左相,位列一品,与侯爵府结亲,真真是般配的紧呢。”
宝珠忧心忡忡的看着里间,香绿年纪小,不懂这里面的曲折,只有她知道姑娘是真真切切不愿嫁那宋家公子的。
两人窃窃低语,在这寂静的小屋里却异常清晰。
琬宁耳畔依稀能听得些声响,她只觉得很冷很冷,手无意识的抓着,不知置身何处。
宝珠耳尖,听见里头隐约传来些许动静,抬步上前,捋开明灿灿的帷幔,见琬宁醒了,笑着道,“姑娘这会儿可是饿了,外头有刚煮好的粥。”
她走近,将琬宁扶起,掖好薄被一角,自顾自絮叨,“娇弱的身子,中午本就没吃多少。”
琬宁怅然的任宝珠伺候,身体却不停的发抖,那样冷的雪夜,那么深入骨髓的痛,她没能熬过去,可是上天竟给她重活一次的机会了?
想到自己死的那天,痛苦万分的沈辞……
她眼睛湿润,耳根绵延片片的红,唇畔不可自抑的呢喃出声。
“沈辞……”
宝珠听到,神色顿时有些惊慌,她谨慎叮嘱道,“姑娘,咱们已经收下了宋家的聘礼,您万万不可提这两个字了。”
听到宋家,琬宁眸色泠然,青葱似的指尖屈得紧紧的。
前世她尊重了父母一次,成全孝道,负了他也负了自己,这一世,她断不可这般糊涂。
她会退了宋家的婚,还自己一个自由之身。
至于沈辞,她记得,前世的这时候,他日夜出入盛京各大酒楼戏园,仿佛那个击退敌军,镇守雁门关的少年将军只是他的替身而已,又过起了从前的混蛋日子。
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原谅呢?
琬宁叹了口气,这委实有点困难。
接过宝珠递过来的粥,喝了两口后,她吩咐道,“待会儿你出府,四处打听打听,京郊的驿站史李侍郎跟宋庭严认不认识。”
若不认识,琬宁实在想不出那小官为何会暗自扣下她与沈辞的书信。
两人正说着,碰巧香绿走进来,听的琬宁的疑问,她想起来,“奴婢有次出门采买,碰见宋公子和驿站官李侍郎在街边茶馆聊天。因着奴婢从前写过家书送去,所以识得那人面孔。”
琬宁这才明白,原来两人早有苟且。
她恨得咬牙切齿,胸腔里涌着一波又一波的热浪,愤恨中却也隐隐带着些期待。
这个渣滓伙同朝里的朋僚一起瞒天过海,可想过,河边走多了,总有鞋湿的一天。
宝珠忧心忡忡的望着自家姑娘,迟疑片刻,小声问,“姑娘,晚间宋公子还约了您和他的朋友们去看胡人摊……”
琬宁想起来了,近期盛京来了一批胡人来发展生意,他们手中囤积着大量色彩斑斓,精致的珠宝。
盛京多产丝绸锦缎,玉器首饰虽也产些,但是成色稍好的都是宫里进贡的,再就是侯爵大员府里了。
她记得当时同行的一行人还有李侍郎,宋庭严的妹妹宋枝枝,还有个,叫什么红玉的民间女子。
那红玉是个普通人家的姑娘,有几分姿色。
前世她溜达至一半便想回家了,前脚刚走,后脚她就看见宋庭严急不可耐的搂住了红玉水蛇般的细腰,随后竟当街与她亲吻缠绵,急切的劲,仿佛给张床,两人就要立刻云雨一番。
当时,她对宋庭严毫无感觉,所以她压根没管宋庭严与红玉的事。他娶多少个小娘,纳多少个妾都与她无关。
唯一能影响到的,就是让她觉得恶心。

重生将府小娇妻沈辞林琬宁免费阅读

“姑娘?您去吗?”
琬宁想也不想回绝宝珠,“不去,告诉他,今儿我身子有恙。”
话是说着,但是她起身下地,蹬上一旁的绣鞋,“替我更衣,咱们悄悄跟在他们后边。”
她抬首,眸光透过窗格,天空已染了些暮色,云层边上金灿灿的轮廓,霎是好看。
琬宁长舒了口气,只有看见这样真实美丽的景象,才提醒着她还活着,还能看见,真好。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京城最热闹的中街上,小贩们都开始支起了摊子,其中还夹在着一些起轮廓粗矿,身形高大的胡人贩子。
挣到钱的胡人都开了店铺,没挣钱的还摆着小摊。宋庭严带妹妹还有红玉逛小摊,显然对这个红玉极不尊重。
琬宁着了藕粉色罗裙,配着素色罩衫,裙摆层叠,粉粉灼灼,十分贴身又不引人瞩目。
宝珠和香绿跟在她身前,三个娇小的人影鬼鬼祟祟,隔着重重人群,跟在宋庭严一行人身后。
鹤仙楼二楼,临窗雅厢。
紫铜炉的檀香香线缭绕,悠悠燃着若有若无的香气。
不远处,一容色艳丽,身段婀娜的女子弹着凤首箜篌,音色柔润,弦曲悠扬。
周庭筠捏着杯,朝红木矮桌磕了磕,一脸的鄙夷,“我说,这鹤仙楼的位子多么难定,更何况是这视野极佳的位置,你好歹赏个面,喝两杯。”
沈辞身子倚在身后的软榻,腿随意弯着,胳膊住着窗边栏格,他敷衍道,“别烦。”
“怎么,这窗外还有鹤仙楼头牌还绝的妞儿?我也瞅瞅。”说完,他屁颠抬脚,也凑到了窗边。
银月当空,夜色阑珊。
周庭筠瞧见宋庭严那群人吆五喝六的嬉笑玩闹,后边却跟着三道影子,不远不近,刚刚好。
他眯眼,一下子就瞧见那粉色人影是琬宁,顿时豁然开朗。
“啧啧,那不是小宁宁吗,是旧情人啊。”他嘴欠说道。
一道眼刀凌厉而过,周庭筠额头顿时冒了冷汗,打着哈哈,“阿辞,别,我开玩笑的。”
沈辞斜睨了他一眼,冷哼了声。
他方才确实看见了底下的小姑娘,乌发粉裙,眼波澄净,小手揪着帕子,纤细的身子仿佛比他走前更清瘦了。
沈辞就那么静静的望,兀自出了神。
他很久没看见她了。
两年前他从盛京走之前,琬宁还答应等他回来。两年后他回来,她却要嫁作人妇了,多么可笑。
他觉得自己有点傻,人家已经订婚了,不日便成亲了,他还在期待什么?
周庭筠可怜巴巴的自酌了一杯,酒气上脑,碎嘴似的念叨,“一天就嘴硬,行军那会儿这家伙晚上点灯熬油的写信啊,一封又一封,快马加鞭的让下属送去边防驿站。不过小宁宁也是,吃着锅里的,望着盆里的,如今更是利索,索性把你踹了,眼看着就要嫁去侯府了。”
“相府嫡女,侯爵之子,天作之合啊!”
听到天作之合四个字,沈辞抬腿踢了他一脚,阴鸷的眼凌厉又摄人,“闭嘴。”
周庭筠没想到他这么大反应,顿时讪讪缄口。
眼前这家伙是从活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毫不怀疑,自己再这么嘴贱下去,沈辞会利索地将他从窗户口踹出去。
世人都说沈辞桀骜不驯,天性顽劣,不敢将闺女嫁过去。可又谁知道,沈辞的心里早已住进一位姑娘了呢,还是个要嫁人的!
周庭筠美滋滋的在心里暗自分析了一波,感慨自己的才华横溢,心思玲珑,什么事儿都看的这么明白,晃悠着脑袋继续朝外面看。
这一看,他尖叫,“哎你看,那宋庭严的手,是不是搂那女子胸上了。”
沈辞眼色深深,显然也瞧见了。
周庭筠啐道,“这宋庭严真是个王八羔子,哭着喊着要娶那小宁宁,现在怀里还搂个别人?按理说,像咱们这种世家公子,有几房小妾倒也正常,只是这快成亲的节骨眼上,实在不该。”
他们趴在窗边,看入迷,浑然忘了身后重金聘来的头牌。
后头弹箜篌的雀儿面对残羹冷炙,生生抑住了颤抖的手。她面色铁青,却也坚持弹完了接下来的几首小曲。
身为鹤仙楼的头牌,什么样的场面她没见过,她也是有职业素养的。
泠泠碎碎的音调越发急促,婉转不停。
这厢,琬宁见宋庭严那双手隔着外衣在那女子胸.前揉捏的越发肆无忌惮,暗忖着时机也成熟了。
她和宝珠香绿低头吩咐了几句,几个人便从一侧街道快步走了过去,随后走在和他们对向的路上。
李侍郎对宋庭严的妹妹宋枝枝垂涎已久,此刻有机会与美同行,殷勤献得紧。
目光如胶似漆的黏在宋枝枝身上,冷不防撞到了前方的人。
香绿不小心踩了他一脚,脚底不稳险些摔倒,她骂道,“你这人怎么走路的!也不看看……咦,你是李大人?”
李侍郎被踩了结结实实的,正欲开骂,见是个容貌清丽的小姑娘,也不好粗鲁,哼哈了一声。
两个人这么一闹,宋庭严这才缓过神,看着前方亭亭而立的琬宁,面色顿时恍若吃了猪肝紫涨,方才还游离在软玉温香的手僵直着不敢动。
琬宁不可置信的望着宋庭严偷香猥.琐的手,纤弱的身形有些站不稳,声音清脆有力,透过嘈杂的人群,一下子吸引了行人的视线。
“宋庭严,你好无耻,你怎么能做这种事?!”

小编推荐理由

重生将府小娇妻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