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将府小娇妻(沈辞林琬宁)

重生将府小娇妻(沈辞林琬宁)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重生将府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是团初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琬香面上若清风扶月,实则内里发着虚汗,是一路小跑着才赶到。她一早打探的消息,宋淳入府,果然就被她逮到了,这么好的机会,那死丫头还想撇下她独去会公侯世子,想得美。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重生将府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是团初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琬香面上若清风扶月,实则内里发着虚汗,是一路小跑着才赶到。她一早打探的消息,宋淳入府,果然就被她逮到了,这么好的机会,那死丫头还想撇下她独去会公侯世子,想得美。

沈辞林琬宁内容介绍

林琬香袅袅上前,身后跟着两个婢子,拿捏着琬宁最见不得的羞答答的款,“二姐姐身上出了这么大事儿,事关家里的清誉,爹爹都急死了,姐姐怎么还往出跑呢?我们林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琬香面上若清风扶月,实则内里发着虚汗,是一路小跑着才赶到。
她一早打探的消息,宋淳入府,果然就被她逮到了,这么好的机会,那死丫头还想撇下她独去会公侯世子,想得美。
宋淳最看不得那些小家子气,登时冲了她一句,“三姑娘这是哪里的话,你姐姐受那浑人的气,如今就算撇清了干系,心里还百般委屈呢,你不心疼姐姐也便罢了,小心我告到林相爷那里,说你冷眼旁观,说尽风凉话!”
“你!”

重生将府小娇妻沈辞林琬宁全文阅读

林婉香的小娘得宠,她在府里的地位虽不如琬宁,可那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除去主母院里,那是一句重话都没听过,如今竟在自己家门口被别人打了脸,她哪忍得下,还想再上前理论几句,却被琬宁训斥。
“三妹妹放肆,宋姑娘出身名门,与我家乃是世交,今日你对着客人如此无礼,不懂规矩。”
琬宁厉声吩咐下人,“不把你家姑娘带回去思过,留在这丢人现眼吗?”
从前她便是太好性子了,任由柳氏母女欺压在自己头上,浑然不知这林府都快是妾室掌家了。
琬香身子一颤,眸里划过狐疑,这林琬宁何时有这般架势了。
从前的她唯唯诺诺,什么时候欺负急了,也是她那主母娘亲替她出气,如今到有几分嫡女的气势了。
琬香震惊着,她身边的婢子小声分析利弊,“姑娘,咱们先回去,毕竟咱们冲撞宋姑娘在先,就是告到主君那里,也是您吃亏呀。”
琬香啐了一口,气焰惯是嚣张的,尤有不忿,“你眼睛是瞎的吗,这明明是她们合起伙骂我在先!”
“走吧,先走,我的好姑娘。咱们回去找小娘说理去。”
她们走后宋淳冷哼了一声,“这个林琬香还是老样子,仗着小娘得宠,都快骑到你头上了。说起来,还是你另外一个妹妹琬柔性子好,待你也贴心些。”
另一个妹妹?琬宁眼角浮现笑意,却未达眼底,只拉着宋淳上了马车,“快走吧,待会儿入席迟到了可不好。”
华贵的马车顺着福安街,缓慢向前行驶。
林府与伯爵府只隔了两条街,半盏茶的功夫,便到了。
“颐顺伯爵府家的嫡长子前不久成婚,新媳入房,就象征性的翻修翻修,不过这明墙黛瓦,是看着比以前舒服不少。”
两人下了马车,宋淳同琬宁说笑,一边的婢子朝伯爵府的门童递过名帖。
琬宁点头,“伯爵府的儿子娶了恩国公的小女儿,算是高攀,自然不能怠慢,这新媳在婆家算是威风了。”
二人走进去,里头便传来阵阵琴音夹杂着笑声,显然热闹非凡。
席面设在后花园,通过前厅,琬宁瞧见偌大的花园被一条曲溪隔开,上边架了一座石砌的拱桥,两侧摆满了新鲜艳丽的绿植奇花。
宋淳喜爱热闹,一双杏眸光华流转,只一瞬便将园子探个清楚,她兴奋的指着西边,“周家哥哥在那边呢,咱们过去见个礼。”
琬宁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心下漏了一拍,果不其然,宋淳口中的周家哥哥便是周庭筠,旁边立着个笔直的身影,是沈辞。
袖间的手紧紧攥着帕子,一时只觉得耳边热热的,她佯装镇定,“好啊。”
西廊,镇北将军府大公子孙漠北记挂着自家妹妹的嘱托,想看看她心上人到底何许风采,便错开人群,主动上前搭话沈辞,“二郎年纪轻轻便做了将军,高人一等,让我等还在准备科考的人愧不敢当啊。”
这话一出头,旁边几个同样待考的世家公子哥,顿时回头,看向沈辞的眼睛都多了种别样的意味。
沈辞转过身,定定的看着他,皱起了眉。
哪冒出来的苍蝇。
他眼神嘲讽,笑,“那就从军啊,你爹是将军,从孙家的军,都不必从小卒开始熬呢。”
孙漠北脸色铁青,捏紧了拳头,说不出话。
盛京都知道孙家的大公子虽然是武官家族的后代,却是个羸弱的。
那自小万千宠爱呵护长大的,纸做的身子,如何从军?!
沈辞摆明了拿人短处戳脊梁骨。
其中一个公子哥瞧着气氛尴尬,有心讨好孙漠北,替他解围,哄道,“哎?不说这个,早就听闻二哥儿功夫了得,咱们比比射箭如何?”
沈辞挑眉,“我从不恃强凌弱。”
……
被怼的公子哥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
孙漠北冷笑,“二郎怕不是觉得没有好彩头,这才不敢吧?”
有人附和,“就是,二哥儿别走,今天啊还真就得找个好彩头把你留下比比。”
可这拿什么彩头好呢?他们一介男儿,腰间虽有佩玉荷包,却也不值几个钱。
在后边观察了好半天的孙漠柔,碧眸微漾,取下了头上发髻,取下了一株彩凤镶金并蒂玉钗,示意婢子递上去。
彩玉面露惊色,“姑娘,这个钗子是郡主娘娘前不久才给您的,五十两银子呢,太贵重了,您……”
孙漠柔白了她一眼,“沈家哥哥身手了得,这区区射箭他定夺头筹。待他赢了,我便讨要回来,这物件也算有点意义,你个丫头懂什么,还不快去。”

重生将府小娇妻沈辞林琬宁免费阅读

彩玉应下,施施然走到前边,恭敬行了个礼,“诸位哥儿,我家姑娘献上彩凤镶金并蒂玉钗一枚作为彩头,还请各位尽兴。”
沈辞抱着臂,眼里讥讽,对这冲他而来的比试毫无兴趣。
一听要比赛了,宋淳有些激动,攒着周庭筠,“周哥哥,那钗子成色不错,你可得认真些,赢了送给妹妹。”
周庭筠心知若沈辞上场,还有他什么事儿呢,他就是个陪跑的,顿觉面上挂不住,“淳妹妹,你我两家世交,你要什么钗子没有,明日我便送到府上一筐钗子,任你挑选。”
宋淳见他怂的像个鹌鹑,只嘻嘻的笑,“我不,我就要这个。”
琬宁站在她身旁,静静瞧着孙漠柔,见她冲沈辞那羞答答的样子,眼眸黯了黯。
孙漠柔位分尊贵,姑姑是大业宫的孙皇后,爹爹又是陛下亲封的将军,就连她本身也挂着孙皇后给求来的封号,长乐县主。
从小只要她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
她出神的想着,冷不防被人拿肩膀碰了下。
沈辞漆黑的眸望向别处,语气满不在乎问,“那个,想要吗?”
“不要。”琬宁斩钉截铁。
谁要那个做作女人的东西,她厌烦的紧。
沈辞“唔”了一声,旋即俯身靠近,“真不要?”
他凑得近,身上的甘松香扑面而来,惊的琬宁心神震颤。
周遭都是男眷女眷,若是传出去了,她吓得退了两步,不敢再想。只觉得胸腔闷着一锣鼓,声音如蚊,带着急促,“你快离我远些。”
小姑娘惊吓的小模样,看在沈辞眼里,只觉得像着怂怂的兔子,招人可爱。
“熊样儿吧。”沈辞嘻嘻的笑。
逗弄逗弄琬宁,他心情大好,冲那边嚷嚷,“怎的还不开始,谁先来和小爷我打个头阵?”
一番比试后,结果自是没的悬念,沈辞三场十环夺得了头筹。
孙漠柔娇羞上前,恭维赞美,“沈家哥哥丰神俊朗,真是好箭法,不知可否将这钗子赠与妹妹。”
宋淳不解,“县主将钗子拿出来做彩头,怎的又反悔,想要了回去。”
周庭筠鄙夷的瞅向她,“蠢啊,看不出那县主对我兄弟有意,撩他呢。”
这话听在琬宁耳朵里,只觉浑身不舒服,也不想再待下去。和宋淳告了声身子不适,想回府了,便朝外走。
沈辞对那钗子不在意,刚欲顺口把东西给孙漠柔,冷不防看见宋淳后边那道越走越远的身影,便又改变了主意。
“不好意思啊,这钗子送不了。”沈辞随手将钗子扔给周庭筠,随口回绝。
孙漠柔的笑容凝在脸上,伸出去的手还悬着,满眼的不可置信。
被沈辞当众拆台,她真是丢死人了。
*
盛夏暑热,琬宁一路挑拣着廊下树荫走,正不逢撞到了前方管家婆子,那婆子急急忙忙朝花园跑,没看见路,直弯腰赔罪。
琬宁疑惑,“何事这般慌张?”
婆子面色焦急,“问姑娘好,方才宫里来人传话,说盛京里混进了胡人,叫各家各府都不要铺张宴请,只待自己府上安置。”
“胡人?”
琬宁顿了顿,好似想到了什么,可面上仍装作不解,“胡人为何慌张,当今陛下主张扩盈互市,不过是卖一些珠宝而已,怎的闹的要闭门锁户这么严重?”
婆子似是害怕,声音压低了些,“听说那些胡人明面上是打着买卖珠宝由头,实际上却是探听国情的细作。姑娘不要声张,我得速去通知伯爵娘子。”
琬宁“嗯”了一声,心里猛地掀起来一个波浪。
她想起前世,盛京也是闹胡人细作,敬国侯宋家贪图珠宝带来的巨大利益,与他们私下往来,甚至开始泄露盛京国情,宫中密事,最后事情败露却赖在林家,害得爹娘枉死在狱中。
爹爹一世清官,最后却背负上了一个通敌卖国的罪名!
琬宁咬唇,风水轮流转,也该轮到敬国侯府了吧。

小编推荐理由

重生将府小娇妻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