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寡妇的七个马甲(虞梓瑶)

侯门寡妇的七个马甲(虞梓瑶)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侯门寡妇的七个马甲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玉食锦衣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前天看见他们下山了,应该是放弃了。”夏卷说的是那几个在山上追查的官兵的事情。虞梓瑶翻了白眼。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侯门寡妇的七个马甲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玉食锦衣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前天看见他们下山了,应该是放弃了。”夏卷说的是那几个在山上追查的官兵的事情。虞梓瑶翻了白眼。

虞梓瑶内容介绍

莽山寨大当家的书房内,虞梓瑶正在听夏卷报告。
“前天看见他们下山了,应该是放弃了。”
夏卷说的是那几个在山上追查的官兵的事情。虞梓瑶翻了白眼。
“可算走了,他们在山上几天,野狼坡的狼见天的嚎,吵得我耳朵嗡嗡的。他们要是再不走,我就要忍不住山上和狼王做笔交易了。”
夏石挠挠头,疑惑道。

侯门寡妇的七个马甲全文阅读

“老大,和狼能做什么交易?”
“怎么不能?我杀人放火狼毁尸灭迹,这交易不要太好做。”
“咳咳!”
喝茶的夏卷听了虞梓瑶的话,呛得咳嗽。
结果边上的夏石却憨憨的点头。
“好像是可以哦。”
总觉得这两人越说越危险的夏卷摸了把额头的冷汗,赶紧把话题引到了别处。
他讲到了追肥的事情,毕竟寨子也算是自给自足,在这个时代,粮食可是重要物资。追肥的事情也算是大事。
必须要在六月初完成追肥。
嗯,这是一个有味道的公务。
虞梓瑶一本正经的吐槽,抬头看向夏卷。
“堆肥怎么样了?”
或许是死亡的方式太过惨烈,也或许是穿越到死亡的原主身上的时候,她高烧不退差点又死了一次。
反正她前世的记忆很模糊,近两年才越来越清晰,大概是灵魂的自我修复?
前年末因为莽山寨越做越大,靠着点小聪明加上梯田法,才算苟住了。
之后又试验出了曲辕犁,这才让那个王刺史默认了寨子的存在,可谓是十分不容易了。
而堆肥是她三月的时候突然回想起来的事情,然后就紧急招人先试验了。
虽然她知道的堆肥方法也是老祖宗经过各种试验改良最后传下来的,可是到底是第一次,她其实也有点心里发虚。
“按照老大你说的,大概还需要搅动两三次就可以用了。
就是不知道第一次追肥是所有田地都上,还是先选几亩看看?”
“.......选几亩先试试,按不同的量也划分一下。过个七天再看。”
虞梓瑶犹豫了一会才道。
结果反倒是夏卷微笑着安慰她,表示不论怎么样,寨子里的人都会一如既往的信服她的。
说道最后夏卷感叹一声。
“老大你根本不了解,你对咱们寨子来说有多重要。”
夏石使劲点头。
接着三人又说到了老四夏财,估计快要回来了。
寨子就这么大,最近也没有不长眼的来挑衅,所以没什么大事,虞梓瑶伸着懒腰,准备去外面逛逛。
夏石走到门口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赶紧说了。
“对了,老大,陈伯托我和你说一声,你救回来的那个男的醒了。”
伤的那么重这么快就醒了?
虞梓瑶还以为他挺不高热变成烧猪了呢,想了想,反正没事,就去看看好了。
路上碰见了以为是婶子,看见是她,赶紧笑呵呵的从挎着的篮子里掏了红鸡蛋给虞梓瑶。
虞梓瑶一问,听说是她儿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立刻恭喜这位婶子。
同时也让婶子要是需要就去羊圈那取奶,上次抓回来的野山羊奶水很充足。
“小孩子多吃长的白白胖胖的才喜人,婶子你不用推辞。”
“哈哈,托大当家的福,我记下了。”
婶子一边笑,一边把红鸡蛋塞给虞梓瑶。
似乎是虞梓瑶的话让她误会了,她看虞梓瑶接过,还挤眉弄眼的小声道。
“这红鸡蛋可是好东西,大当家记得吃,红鸡蛋吃得多,多子多福嘞!”
说着还瞄了一眼虞梓瑶的腹部,带着迷之祝福的笑容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而其实不太懂红鸡蛋习俗的虞梓瑶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顿时脑袋上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哈?
“陈伯?”
进了院子,虞梓瑶没看见陈伯,就径直去了东边的房间,门半掩着,她过去一看就那个男人正半坐在床上。
“恢复的还挺快的啊。”
虞梓瑶推门进去。
男人脸上的细碎的伤口已经好些了,左脸上狭长的一条伤口结了痂。
因为当初又是血又是尘土还有草叶的,他的一部分头发打结的严重,梳是梳不开了,所以陈伯干脆把打结的地方减了。
披散在身后像是狗啃的一样。
但即使是这样也不影响这个男人的俊美。甚至左脸上的那条伤口反而给他平添了几分凌厉。
只不过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那双凤眼,黑沉沉如乌云压顶,让人看了就不由屏息静气。
这个男人气势倒是强,一定不是普通人。
不过很快,这位看似气势冷冽的男人盯着虞梓瑶看了半晌,突然把被子拉了拉,默默把自己裹了起来。
很快,就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虞梓瑶:???
随后她突然明白过来,瞪大了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稀奇事一样,凑过去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
“你一个大男人怕我占你便宜?”
都被绷带绑那么严实了,这家伙想太多了吧?
但是没穿衣服,肩膀和胳膊都露在外面的尉迟昭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想太多,他微微皱眉,看似越发冷酷。
可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耳根已经红了。
“男女有别,我不想冒犯姑娘。”
虞梓瑶笑嘻嘻的开口。
“我不介意你冒犯。”
男人被噎了一下,抬头看了眼近在咫尺的救命恩人,很快又垂下眸子。
声音低哑的换了个话题。
“这些天,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不用,都是陈伯的功劳,我就是顺手把你捡回来而已。”

侯门寡妇的七个马甲虞梓瑶免费阅读

男人却不这么决定坚定道。
“若非姑娘搭救,我已经命丧那山窟了。陈伯和姑娘对我都有救命之恩,来日我必将报答,还请不要推辞。”
“是吗?
那我现在就有事情需要你报答。”
“姑娘请讲,只要我做得到........”
“你把被子掀了。”
男人还没说完,虞梓瑶就饶有兴味的开口。顿时男人愣住了。
随后他薄唇轻抿,微微皱眉。
“姑娘这.......”
尉迟昭纠结许久,骨节分明的大手不知不觉拽住了薄被,不知是要拉开还是裹紧。
而陈伯刚来到门口就听到了一出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妇女的把戏。
当然身为土匪一员,陈伯对于这事并不表示看法,真正让他泪流满面的是,调戏人的一方竟然是他们大当家!
屋里的两个人注意到站在门口的陈伯了。
“这是他的药?”
虞梓瑶侧身让开床边的位置。
陈伯把自己的纠结塞回脑海,走过去准备给男人喂药。因为手部手上,加上虚弱无力,他自己端药碗会手抖。
药中不知道加了什么,反正虞梓瑶敏锐的嗅觉闻到了一股又苦又腥的味道。
忍不住问陈伯。
“他还有多久才能好啊?”
“粗略来看需要两月才能基本恢复。”
两个月?
让他没恢复就赶出去显然不行,好不容易酒回来的,死了他们的精力不就浪费了。可是这家伙是个麻烦,两个月要是出了什么问题........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刚刚皱眉把药一饮而尽的尉迟昭闻言转头。
坐在椅子上的那位姑娘穿着一身布衣,头发随意束起,面容俏丽带着一抹英气,整个人写满了洒脱和随性,像是自顾自发热的太阳。
“知道,这是莽山寨。”
“莽山寨是莽州最大的贼窝,而我是这最大的土匪头子。这你确定都知道了?”
“虽是山匪,然莽山寨行事比之某些仗势行凶的世家豪绅更让人敬佩。”
尉迟昭说这话是真心实意的,他一双黑眸认真看着虞梓瑶,迟疑了一会又道。
“听闻梯田之法,曲辕犁亦是出自莽山寨,此乃利国利民之功,远胜尸位素餐之人。”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
虞梓瑶哼笑一声。
她和王刺史交易,并没有宣传莽山寨的想法,知道这些出自莽山寨的人可不多,也就是莽州消息灵通的几个世家而已。
眼看男人沉默下来,她明白这人的身份恐怕不适合说出来。
“好歹也要在这留两个月,总要有个称呼,不如取个假名?”
尉迟昭在虞梓瑶哼笑的时候就失落了一瞬,听闻虞梓瑶的话,他点头。
“全凭大当家吩咐。”
“那就......随我姓夏吧,正好说是我远房亲戚。看你面色冷淡,不如就叫夏.......”
虞梓瑶皱眉思索一下,突然灵光一闪。
“就叫夏冰雹如何?!”
尉迟昭的脸色僵住了。
陈伯无奈的胡子抖了抖。
“大当家.......这名字,似乎稍许草率。”
“那是你们不懂这名字的强大之处!”
虞梓瑶对这两人的不识货很不屑。
上一个叫这个名字的男人,可是个敢于把头发染成绿色的强人,这名字可不是谁都能叫的。
不过既然这两个人不能欣赏,虞梓瑶也不会强人所难,挥挥手道。
“那就去掉一个字,叫夏冰行了吧?”
夏冰倒是正常多了。
尉迟昭点点头,表示自己这些天就叫夏冰了。然后开始询问救命恩人的名字。
虞梓瑶这才想起来自己没做自我介绍。
“哦,我叫夏老大。”
这名字比夏冰雹还敷衍,尉迟昭有些迟疑这是不是真名。
虞梓瑶看出了他的想法,随口把当初的解释又说了一遍。
“这可不是假名,我无父无母,就记得自己姓夏,所以就给自己随便起了一个。”
无父无母吗?
尉迟昭垂眸为自己刚刚的迟疑道歉。
反倒是虞梓瑶显得很无所谓的摆摆手。
“你现在就是我远方表弟了,因为家里穷,吃不起饭,就来投奔我了。”
想到这家伙来历不明,虽然救人是好事,但也不可不警惕,虞梓瑶状似思考了一下,突然又道。
“陈伯地方小,人手忙,你在这也碍事。
这样,你再在陈伯这住两天,我让人把我隔壁收拾一下,到时候你住过去。毕竟是我远房表弟,住我那才算合理。
伤药我会找人帮你按时换的。”
她紧盯着化名夏冰的男人想要看出他的态度。
结果发现这家伙疑似面瘫,完全看不出什么来,只是点点头道。
“好。”
反倒是站在边上的陈伯总觉得这个夏冰应答似乎太快了,显得好像迫不及待似的?

小编推荐理由

侯门寡妇的七个马甲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