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求而不得的替身女配(容枝)

是你求而不得的替身女配(容枝)

导读:主角是容枝的小说叫做《是你求而不得的替身女配》,容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生来男女之间就差距。男性在力量这方面,似乎总会比大部分女性强上很多。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容枝的小说叫做《是你求而不得的替身女配》,容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生来男女之间就差距。男性在力量这方面,似乎总会比大部分女性强上很多。

容枝内容介绍


生来男女之间就差距。
男性在力量这方面,似乎总会比大部分女性强上很多。
正如此时,
沈时双手紧锢她时,无论容枝怎么动弹,都无法脱离这种束缚,容枝很清楚,再加上,这也在她预料之中,她直接没有反抗,任由沈时抱她上楼,将她悬空放在栏杆上。

是你求而不得的替身女配全文阅读

四楼,
栏杆很细,身后空空荡荡,没有任何遮挡物,唯一能她带来安全感的,只有沈时放在她腰间的手。
如果他放开,她就很有可能因为重力,直接翻下去。
动作很危险,姿势也很需要力气。
但沈时依旧站得懒洋洋,他打量着容枝。明明落在他人股掌之间,却好像什么也没感受到。他笑了笑才说话,漫不经心的,“能耐挺大啊,出门几天,傅二就跟你求婚?那戒指,是求婚的意思吧?啧,不愧是写小说的人,活得跟本小说似的。”
他眼皮轻抬,倦懒的,“容枝啊,还是雀枝,不错啊,这三年还有空做别的,有些本事啊。”
容枝也笑,声音与眸色一样平淡,“人总要发展点副业。”
对他所说的,没有任何否定。
的确,三年内,她看似安分守己,看似过着正常情/人日常,生活里除了沈时就没有别人,但,都是骗人的,都是骗沈时的。
于是沈时笑出声,笑声清朗,似乎听见什么特别搞笑的笑话,可相处三年,容枝知道,他这并不是真开心,多半是气笑了。
果然,下一句沈时便说,“当了大作家,了不得了?”
容枝笑笑,没说话。
沈时继续:“可那又怎样?刚刚有人帮你吗?容枝,遇见事情,一点用也没有。”
他轻笑着,眉眼尽是讥诮,又有几分清晰得意,似乎在炫耀,光明正大的炫耀,却正是,自信贫瘠的表现。
剧组的人不帮她,因为这不是大事,人家以为认识,所以没有动而已,总之,这并不是,说她所做一切没有用的理由。以前的沈时,不会拿这么生硬的理由,来说这些话。
即便是在康复医院,他也是在,他以为容枝一无所有、心理脆弱的时候,说出口。
容枝静静凝视他,在沈时没等到声音,将要开口之前,说话,声音很平,“你慌了。”
沈时面色没有变化,但扶在她腰间的手,稍微一松。
很轻很不明显,却又真实存在。
容枝缓缓笑起来,目光平静,“你慌了,你发现,我并不如你所想,并没有按照你的预料发展,并没有和程阮一样,成为你想让我成为的人。预料没有实现,计划出现偏差,你觉得自己被骗了。”
她条理清晰,字字句句,像在语文课堂,分析课本人物的一生。她只是漠然的、平静的、观看这人悲欢离合,喜怒哀乐。沈时眉心跳了下,冷清凤眼垂着,看不出什么情绪,“你知道的还挺多。”
容枝微笑,“毕竟是三年。”
沈时挑眉,轻嗤一声,“那你这三年装得也挺像。”
容枝笑笑,不置是否,自顾自继续说,“不过,就算是被骗,对你来说也没什么。更糟糕的是,你发现自己对我产生了兴趣,在发现我并不如你所想的时候,你对我有了别的想法。”
她歪歪头,“或者说,你喜欢上我了。”
所有爱情,都是从好奇开始,所谓爱情保质期,除却相互经营,再者就是神秘、不受掌控,这也就是,为什么恋爱中,要保持神秘感。对于别人来说是这样,对于沈时来说,更是这样。
三年前,他看上的是这张脸。
但对沈时这种人来说,长相如何,他看久了早晚会腻。再如何美丽,最后也是蛋糕上奶油小花,看看就好,珍藏不必。之前容枝就是这样想的,三年合约到了时间后,她是真不想再与沈时纠缠。
即便他毁了她这么些年,容枝想得也是过去了,那时候,所有事,也并不是沈时一个人的行为。
可他引导程阮做了什么。
卓迟是她最重要的人,动卓迟,她不能忍。
她动不了沈时,恒茂总裁,身价百亿,物质上她的确没有办法动摇,但没关系。
沈时这样的人,伤心比伤身更痛。
更何况是这种,明知是套,明知后面会怎么样狼狈,却还是往里去,身不由己,眼睁睁见自己沉沦。
容枝抬起眼,笑容柔和,“当然,我只是猜测。但沈总,我之前的话,都是真的,你千万不要喜欢我。”
她停下来,温柔且认真,“因为我,真的很恶心你。”
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在四楼,空旷地界,仿佛能有回音。
沈时掀开半点眼帘去看她,她眸色平静,无波无澜,没有半分别的情绪。沈时半勾起唇,笑意讥嘲,手上力气也松了些,“你……”
话没说完,容枝忽然挥开他的手,沈时心一跳,下意识去握她腰,容枝却撑着扶手,稳稳落在地上。
时间稍稍停滞。
沈时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什么也没有握住,却昭示着什么。
他整个人也滞在那儿,没有动静。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一双手。
容枝看了眼,轻轻笑了一声,又像是没看见似的,从沈时身边走过。
-
从四楼下来。
容枝像松了一口气,开始找寻刚才的房间。刚才她是跟着人群走进去的,她没记住房号,在剧组也不认识其他人,而且手机和小包,都落在房间里,这会儿真是,全靠运气。
转了一圈,门牌号都不同,但门长得一模一样,遮得严严实实,连个小窗都没有。靠她自己是找不出来了。容枝琢磨着,总不可能她和沈时说了两句话,人就全走光了。她就在这儿等着,肯定能等到一个。
“你是星光的?”
她才下定决心,身后就有人同她说话。容枝转身看过去,见到一个很精致的男人,西装革履,相貌堂堂,一看就是上流人士,
有点熟悉,但不认识。
冯元宋却惊了。
上次,他就是见到个背影和隐约的长相,记忆深刻一些,现在看见相似的背影,徘徊在这儿,所以开口问一句而已。没想到,转过头,活色生香一张脸,直愣愣映入他眼里。
之前那个隐约、朦胧的脸,变超清以后,更加美丽。
什么神仙长相,什么完美无瑕,全部对上号了。
冯元宋喉结滚了下,声音不自主放低一些,“你是星光的,对吧?”
星光?星光娱乐,《意中情》是星光的剧,那她现在也算半个星光的吧?
容枝点头。
冯元宋掐了下指头,回神,很温和又很儒雅,笑着,“我是冯棠的哥哥,我们见过。”
众所皆知,冯棠是冯家女儿,冯棠的哥哥是冯元宋,冯元宋是星光娱乐现任总裁,也就是,上司,大老板。冯元宋挺直腰板,找回一点儿在公司的感觉。
容枝然后又点了个头,“好的,我叫容枝。”
“是刚进娱乐圈?”冯元宋关心后辈、员工一样,问。
容枝想了下,她以前都在家写小说、写剧本,没跟过剧组,刚进娱乐圈,好像也没错,她点头,“对,请问冯棠过来了吗?我可以借您手机打个电话吗?”
“过来了。”
冯元宋觉得她有点可怜,手机也买不起,衣服也穿得很普通,一看就是没有钱。
没有钱,长得又这么好看,在娱乐圈肯定是被欺负的对象。冯元宋都能想出来,她在《意中情》剧组,孤苦无依,然后还被排挤,被欺负,被赶出来,又或者是哪个秃顶的投资人,想去拉她小手,她不知道怎么委婉拒绝,只能跑出来……
啧,是真可怜,也是真适合英雄救美。
冯元宋一边递手机给她,一边说,“进了娱乐圈,这种事经常有,你如果不想走捷径,就好好努力。实在被逼迫,也可以打电话给我。”
容枝挑眉,有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冯元宋义正言辞,说谎面不改色, “我也不喜欢潜/规/则,改变不了这个圈子,但肯定不会让我公司艺人被强迫。”
容枝迷惑,“啊?”
“你放心,没事,有问题尽管联系我。”冯元宋以为她害怕,说得更正经。
容枝:……
她总觉得,他们交流出现偏差了。
还挺严重。
冯元宋倒觉得自己表现不错。
他见容枝不拿手机,以为她被感动到动不了,于是咳了一声,想温柔来一句,“别害怕,去……”
他还没说完,身后传来说话声,很兴奋,“我靠我靠,我进去的时候,程阮那张脸……”
是冯棠。
冯元宋正想扭头,他的腰部忽然受到一个巨大推力,猛地推他往前面扑过去,容枝还没来得及反应,直接被他推在墙上。两个人身体撞在一起。带着少女纯净馨香,柔软得像是在云朵,在天空飘着,骤然落到手里,一时间,冯元宋紧张到双手不知何处安放。
他第一次这样紧张。
像小学生上课走神被抓,被喊起来去讲台,老师问他在想什么。
他说不出,整个人像被丢进蒸笼,因为讲台前,正好就是他暗恋的小女孩。
“害,我靠。”
冯棠就是太开心了,想刺激一下他哥,哪里想到出现这种问题。
她跑过去,见后是容枝被推,立马加快动作,把冯元宋扯开,“枝枝,你怎么在这儿啊!我进去没找到你,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刚才程阮那张脸,真的笑死我了……”
冯元宋被忽然拉开,还没缓过神,就见冯棠扑过去了,正好,也差不多的地方。
冯元宋咳了一声,拧眉揉腰,“冯棠,你连句对不起都不会说吗?”
冯棠顿了下,反应过来,抓着容枝上看下看,“对对对,对不起啊枝枝,我刚刚没有看见他后面有人。”
冯元宋:……
草,真是亲妹。
“没事。”容枝摇摇头。
冯棠给她揉着胳膊,嘟嘟囔囔,“刚刚都撞墙上了,前面又有冯元宋这么大个块头,怎么可能会没事,都怪冯元宋,长这么大个块头。”
冯元宋:???
冯元宋气笑了,直接忘了撩妹大计,“冯棠,是你自己不看清楚,推过来的。”
“那还不是你底盘不稳。”冯棠撇嘴,继续给容枝揉胳膊,一边冲她笑笑,容枝时不时搭上一句,静静看着两兄妹争吵。
底盘不稳,
底盘不稳……
在一个漂亮妹妹面前,说他底盘不稳,这是哪智齿在发言。
他就知道,冯棠是个爱情杀手,专门杀他的爱情。
冯元宋理了理西装袖子,冷静下来,“行了,我们进去吧,本来就迟到了,别让他们久等了。”
冯棠正在和容枝说话,“进去干嘛?要去你自己去,我不进去了。”

是你求而不得的替身女配容枝免费阅读

冯元宋又冷静不下来了,“那她呢,她不用进去了吗?她一个新人,剧组开机宴,中途离场,你让别人怎么看她,在剧组不会受欺负?你能时时刻刻保护她?冯棠你是不是没脑子。”
冯棠:“我能啊,谁欺负她我就打谁。”
冯元宋话卡在喉咙里,“你……”
冯棠接着说,看他像看一个智障,“而且别人为什么要欺负枝枝,欺负一个作者干嘛,跟你一样脑力障碍?”
“作者?”
仿佛一个雷劈下来,冯元宋什么都没听清,就听清了这两个字。
他浑身僵了一下,扭头看向容枝,这一个被他认作可怜巴巴小艺人的人,漂亮、精致、美好,又他以为的柔弱。
再想着,冯棠所说的作者,他今天过来的目的。
最后想到,自己刚才所有所作所为,所有说的话。
他动作很生硬,嗓音似卡壳机器人,不信一般,一字一顿,“你,你是雀枝?”
容枝:……
搞半天,她终于知道,那种不对劲的感觉从哪里来了。
原来是认错人了。
她点头,“是的。”
冯元宋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儿双腿一蹬。
他往后退了两步,接着又立马往前两步,挥开冯棠的手,跟领导握手一样,紧紧握住容枝的手。
动作很大,有点疼,还有点微微发抖。
容枝拧了拧眉,看向冯元宋,对方眼睛睁得溜圆,好像会发光的星子,看着她,满目都是渴求,却又好像激动到失声。
终于他开口,声音有点儿笑,带了点小心翼翼的感觉的,
“那个,谢复我真的死了吗?”
-
剧组。
聚餐结束以后算是正式开工,场务、演员、导演都在忙碌,而容枝与冯棠,搬了小板凳坐到旁边,看大家忙。
倒不是她们偷懒,主要两个人都没正经活。
在剧组里,容枝是原著作者,大部分原著作者来这儿,不会编不会导不会演,多半都是镇镇场子、体验生活,属于另类吉祥物。而冯棠就比较特别,本来副导演都不轻松,但刘成拍戏喜欢一手包办,于是冯棠也就成了挂名导演、剧组第二吉祥物。
“昨天我听谢橙橙说,沈时把你抱出去啦?”谢橙橙是冯棠在剧组的好朋友,冯棠凑过来说小八卦,昨天她没说完就被冯元宋拉着回家了。
容枝点头,“嗯。”
“难怪程阮脸色这么差,不过,枝枝你跟沈时什么关系啊?”冯棠问。
什么关系。
情/人关系?
容枝犹豫了一下,“以前认识。”
冯棠一幅原来如此的模样,“我说程阮怎么就针对你,原来你认识沈时。”
她啧了一声,“程阮这个人,虽然其他都一般,但也不算有病吧?就,在沈时这一点上,她就是条疯狗,追着人咬,怎么也不放。我之前,还没出国的时候,就商业联谊,我爸他们想跟恒茂搞一下,还没怎么样呢,我都没说沈时老呢,程阮就跟疯狗一样咬我。”
容枝支着脑袋听她说,“可能就是太喜欢了吧。”
“害,也是,我记得她小时候就喜欢追着沈时跑。”冯棠撇撇嘴,不再说这个。
旁边拍摄处,
不知道怎么,忽然停下来,声音很大。
刘成似乎又发火了,在喷人。
“容老师,刘导让你过去看一下走向。”剧务走过来说。
容枝点头,两人一起走过去。
摄影机前,演员们都停了下来,听着刘成在发火。
“程影后,站在你面前的是你爱人,是你一心追逐多年的恋人,现在你发现,他不爱你,他把你当替身,你决定和告别。”
“是告别不是告白啊!”
“你要和他说拜拜,去打仗呢,你情绪呢?!”
……
电影从来不按先后顺序来拍,总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磨。今天这一场,是在拍结尾部分,亦或者说是最终高/潮。
是女主赵乐,在追逐易持多年后,发现自己只是个替身。而恰逢边疆战乱,于是她脱去代表苗秀的白衣,穿上软甲红裙,最后战死沙场。
赵乐爱易持,死也是在守护他的江山。可她的骄傲不允许,不允许她成为替身。当真相全盘揭露,并被易持承认时,赵乐受不住,因此选择离开。最后仿佛做回了,当年那个骑着小红马、驰骋沙场的将门虎女。
程阮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
平常见刘成笑眯眯的,早知道他拍戏状态是这样,她就不来了……
“容老师,你再给她讲讲人物吧。”
刘成放下剧本,长叹一口气,看容枝跟看救命稻草似的。他是真讲不出来了,真他妈累了,早知道影后是这个B样,他就知道便宜没好货,就不该相信自降片酬。
刘成一喊容枝,剧组气氛更尴尬了。
昨天聚餐的人可是都看见了,雀枝大神是被沈总抱走的,沈总是谁,沈总是程影后的青梅竹马,是程影后挂在嘴边的人,程阮有多喜欢沈时,整个娱乐圈都知道。
心上人抱走不相关的女人,不管是什么关系,现在还让这个女人,给自己讲戏,还在这个女人面前出糗。
是个人都忍不了,何况是心高气傲的程阮。
程阮也的确是这样想的,听完刘成的话,连忙讲:“……刘导,你再给我点时间,我就是没进状态,我能行的。”
她才不需要容枝讲戏,她是电影学院毕业,正儿八经的影后,容枝呢,不知道哪个疙瘩角落里跑出来的,让容枝讲戏,她不要面子的吗?!
本来,是影后的话,刘成多少会注意一些。
但今天卡了不知道多少次,就一个小情节,小独白,被程阮演得稀里糊涂,卡了这么久,刘成满肚子的火,现在程阮一拒绝,刘成更来气了,直接就叫:“我说你状态了吗?我说你是完全不懂角色!”
……
主演与导演的战场。
两位大咖,前方情敌。
剧场一下就尴尬窒息,所有人都屏着呼吸,不好说话,自顾自忙自己的事情,像没有看见旁边如何。
“没事,也许是剧情不合理,”容枝倒不怕,正好她也准备改剧本,看向刘成,“刘导,程老师可能不适合演赵乐的选择,给赵乐换一个选择就好了,刚好之前出书版,我也是打算写另外一个结局的。”
程阮不适合演赵乐的选择。
程阮演不出赵乐的选择。
程阮演技不行。
……
太深奥了!就是这个道理!
冯棠站在旁边,情不自禁给姐妹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文化人。
“容老师,剧本和小说不一样,没做过编剧的话,最好还是先了解一下再开口,免得贻笑大方。”
旁边围观群众里,站出来个人。
容枝看过去。
面生,又有点眼熟。
冯棠认识,还觉得她阴阳怪气,站在容枝旁边就开口:“刘颖编剧,作者创造作品,给予人物灵魂,改个结局,更适合人物。这跟是剧本还是小说,有什么关系?”
刘颖?
容枝又看了一眼那人的脸,她被冯棠这么怼了一句,已经低下头,不过还是能够清晰看见她眉眼。
难怪有点像,越看越像。
“但编剧和写手不一样,容老师没当过编剧,忽然就要改剧本,万一没用,不是耗费剧组时间吗?”刘颖想了下,没有再回冯棠,转头对刘成说,像是委屈求全,为大局着想。
她这么一说,刘成也玄乎起来。
雀枝是好作者,也确实理解人物,可不代表,她真的能改出更好的结局。万一耽误了,剧组就跟着浪费了一天,场地、人工,剧组的时间,一分一秒可都是钱。
“容老师,改剧本还是算了。”刘成说。
“可以先让程老师试一下这个感觉,大约十分钟,我相信程老师状态肯定会比现在好。”容枝微笑,劝着说,“而且主要是,之前写原版的时候,就觉得结局欠缺什么,看书或者不觉得,拍成电影就让人不能不觉得了。况且,刘老师改编,突出的重点,和原著这结尾也不太搭。”
她诚恳,“刘导肯定不希望,电影在这儿有瑕疵。”
这是刘成冲击电影节的项目,是他能不能跻身三大的机会。
他怎么可能会希望电影出现瑕疵。
刘颖擅长爱情,改编时,为了突出悲剧色彩,前面的爱情增加许多,跟后面的结局,确实不太对,这刘成也知道。可,刘颖说得也有没道理,容枝以前只是网络写手,并没有当过编剧。会写小说,不代表会写剧本。
按之前剧本,顶多是扣了十分。
可万一容枝没改好,这一耽搁,又不知道要多久,这可都是钱……
最后是一个声音,打破这份寂静,给了刘成选择。
“容老师都这么说了,就让她试试吧。”
有点熟悉的声音,刘成回头一看,连忙站起来,“冯总,您怎么来了。”
冯元宋嗯了声,“刚好过来探班。”
刘成:……
以前拍戏怎么不见他来探班?
或许,是因为冯棠?
刘成琢磨就是这个道理,“冯小导演在那边,我这人的还没弄完,就先不招呼冯总了。”
冯元宋径直站在容枝的旁边,然后说,“没事,不用招呼,既然容老师都说了,想试就试把,如果额外增加费用,找我。”
刘成是星光的导演,算是冯元宋的职工,而且星光对这部电影投资算是最大头,不管是哪个层面,刘成都会愿意听冯元宋的话。何况,他本来就只是担心费用,现在大老板都发话,他自然也不愁了,满嘴应下。
只剩下刘颖一个人,站在原地,握紧了拳头。

小编推荐理由

是你求而不得的替身女配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