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

导读:薛纱纱阳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薛纱纱阳澈的经历,段落欣赏:阳澈转头看她,见她伸手过来,刻意躲了一下,随后紧盯着她。薛纱纱笑了,他这救命小恩人估计是刚醒过来,还没明白状况,便耐心对他讲道:“你别怕,我不是来害你的……你还记得吗?昨天你打死了一只大白虎,是你救的我。”

小说介绍

薛纱纱阳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薛纱纱阳澈的经历,段落欣赏:阳澈转头看她,见她伸手过来,刻意躲了一下,随后紧盯着她。薛纱纱笑了,他这救命小恩人估计是刚醒过来,还没明白状况,便耐心对他讲道:“你别怕,我不是来害你的……你还记得吗?昨天你打死了一只大白虎,是你救的我。”

薛纱纱阳澈内容介绍

“小弟弟,醒了?”薛纱纱把药碗搁在桌上,又问,“能起来吗?”
阳澈转头看她,见她伸手过来,刻意躲了一下,随后紧盯着她。
薛纱纱笑了,他这救命小恩人估计是刚醒过来,还没明白状况,便耐心对他讲道:“你别怕,我不是来害你的……你还记得吗?昨天你打死了一只大白虎,是你救的我。”
阳澈瞪着薛纱纱,努力在脑海中回想着昨夜的事,那劫数迫力朝他袭来以后他就晕过去了,也不知昏了多久,期间做了什么,也全然不知。
为什么他会看见薛纱纱,难道盛岚夕那边……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全文阅读

他一开始想,头就晕得厉害。
阳澈没出声,他想先坐起来,正撑着胳膊起身时,这才觉得浑身上下皮开肉绽般的巨痛袭来,他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烂到不能蔽体,身上全被渗血的绷带包裹着。
怪不得身体里总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虚弱感,看他这个样子……
“哎,你慢点,小心伤口裂了。”薛纱纱见阳澈要起身,连忙要扶住他的肩。
阳澈一看到薛纱纱伸手过来,连忙条件反射一般又往床里一躲,让她扑了个空。
皮肉炸开般的疼痛让他咬紧嘴唇。
“慢点,当心弄开伤口,”薛纱纱停住动作,又指着他的伤口道,“小弟弟,让我看看伤行不行?我不是来害你的。”
阳澈紧紧盯着她,这才认识到自己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间客栈,这屋子里目前看来没有别人,只有她。
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她是真的因为他变小而不认识他,还是装的……
“行,不让看就不看……”薛纱纱见这小男孩不说话,又端起桌上的药汤,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几下,朝他递过去,“那你要不要先喝药?大夫来看过了,说你内虚,喝药先补补。”
看到薛纱纱把汤药勺递过来,一副要喂自己的架势,阳澈连忙偏头拒绝。
“别害怕,”薛纱纱以为他是害怕,温声细语安慰他,“这是补灵散,我特意在城南的孙大夫那求的,他的药特别灵,你试试?姐姐不害你……”
薛纱纱一边说着,一边把药碗朝阳澈推进,阳澈看她逼向自己,索性一抬手,那碗药直接被打翻过去。
“啊!”薛纱纱被他的举动弄得猝不及防,一个不留神,手上的药碗不仅洒了汤,还以一个优美的弧线掉在地上,哗啦几声脆响,摔成几瓣。
薛纱纱呆呆看了几秒地上的瓷碗碎片,又转头看向阳澈。
浑身是伤,衣服已经被扯得破破烂烂的小男孩仍旧面无表情地缩在角落里,死死盯着她。
他像极了只浑身防备的小流浪猫,好心人稍一靠近,就会炸毛。
薛纱纱忽然想起了自己那时候,八岁,被父母抛弃,为了一口被人啃过的鸡腿和几个穿着整洁的小男孩打起来,随后意外坠楼,被系统的人救下后,她也是满眼警惕,三天不曾说一个字,吃一粒米,差点把自己饿死。
所以说啊,薛纱纱能懂这小孩此刻的心情,他一定很恐惧。
不过小孩的感情就是这样直来直去,不会伪装,也不会抑制,这反倒是最好控制的,只是她需要耐心。
薛纱纱没再说什么,大概盯了他几分钟后,弯腰下去挨个儿拾起地上的瓷碗碎片,装进抹布袋子里。
“嘶——”一个不小心,薛纱纱就让那锋利的碗片划了手指,鲜血瞬间涌出。
她忙用柜子里的白布条把手缠起来。
缩在角落的阳澈静静看着她包手指。
他脑海中不自觉回忆起昨天他离家出走前,薛纱纱收拾他房里碎茶杯的模样。
阳澈皱下眉来。
薛纱纱包好手指,又从柜子中抱出一床新被子,把之前那床被药水浸湿的被子替换掉,又耐心对他说:“下次你不想喝药,说一声就是了,你看,打翻一碗药,姐姐还要换一床新被子,你还得重新把这床被子捂热,是不是很麻烦?”
阳澈盯着她,什么都没说。
薛纱纱没听到他的回应,这才抬起头,好奇地开口问他:“小弟弟,你会说话吗?”
阳澈看着她。
“你叫什么名字?应该听得懂我说话吧?”薛纱纱又问。
阳澈依旧不答。
薛纱纱倒是越发好奇了,她这小救命恩人自打醒了之后,几乎没吐过一个音,更别说回应她一句,一直板着张正经严肃的小脸,倒是像个小大人似的。
他不会是聋子吧?
薛纱纱担忧起来,又不敢靠近,跟他隔着一个床的距离低声问:“喂,你是小聋子吗?”
阳澈还是紧紧盯着她,仍然不做回答。
薛纱纱等不到他的回应,有点败兴,正想换个方式再试探试探他,客房的大门忽然响了。
当当当。
“谁呀?”薛纱纱连忙走过去,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上午过来诊治过小弟弟的老仙医过来给她送药材的。
“薛姑娘,这是我按今早的方子给你抓的药,你弟弟现在醒了吧?”老仙医提着几包药材过来问。
“醒了,大夫您过来看看吧。”薛纱纱忙引着老仙医去了阳澈床榻边。
老仙医眯缝着眼,走到床边一弯腰,枯槁般的手一伸,一下子就贴在阳澈冰冰凉凉的额上,随后点头道:“这便可以了,以后一日服三次药,伤会好得更快。”
“记住了,”薛纱纱拿过药材包道,“谢谢大夫。”
“嗯,”老仙医摸摸发白的长须,稳重平和地转身,又道,“薛姑娘,这病老朽是看得差不多了,这钱……”
“哦,明白。”薛纱纱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红色荷包,从里面掏出一锭银子给老仙医。
阳澈看到薛纱纱掏出的那个荷包时,愣住了。
这不就是他那搁在床底的荷包吗?薛纱纱不是说里面的钱都拿去买衣裳了吗?怎么那荷包看起来还鼓鼓囊囊的?
她没花这钱?
阳澈不解,不自觉皱紧了眉头。
薛纱纱笑着送走老仙医,又把荷包重新放回怀中,转身对阳澈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姐姐现在给你煎药好不好?”
阳澈什么话也没说,依旧盯着她,眼里除了之前的抵触,还带了些疑惑。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免费阅读

薛纱纱仿佛明白他的疑惑,解释道:“你放心,姐姐有的是钱,这些银子够你在这客栈上房住个一年半载了,别担心。”
反正一年之内,系统肯定能修好,她只要照顾他一段时间,撑到系统修好离开这里便是。
薛纱纱一边想一边拆着手里的药包,又端着药壶下楼打水,准备再给他煎一次药。
阳澈盯着薛纱纱离开房间,又细细听着她下楼的脚步声,直到彻底听不见声音了,他才动身,准备离开。
他先打开窗子,发现自己就住在二楼,这个高度对于以前的他来说跳下去并非难事,然而现在……
他用心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灵力,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实在没信心挑战从二楼一跃而下,阳澈只能打开房门,尽可能绕过人多的地方,从西边一条偏僻的楼梯走下去。
但没想到,他刚走下去,就碰着了薛纱纱。
“呀!你怎么下来了?”和阳澈在楼梯口狭路相逢的薛纱纱惊了一下,看着面前这个子矮小、衣衫褴褛甚至在发抖的小孩子,不自觉拉起他的手腕说,“你现在身子虚,下来干什么?”
阳澈不想跟她打照面,只又闷声上楼。
“等等。”薛纱纱按住他的肩膀,仔细一想,这小弟弟这么倔,刚才连药都不喝,床也不下,现在居然下来了,莫非……
“弟弟,你是想嘘嘘吗?”她弯下腰,靠在他耳边轻声道。
听到“嘘嘘”这两个字,阳澈身子一僵。
他开始挣脱她的手。
薛纱纱一看他这么大反应,便觉得自己猜中了他的心思,又道:“没事,既然下来了,大小上一个吧,否则等会儿憋了,还得下来。”
“姐姐不会笑你的。”她又补一句。
阳澈:……
他没回头看她,只一个劲儿往上冲。
可惜他现在只是个小孩子身体,胳膊拧不过大腿,纵使他使劲浑身力气,还是抵不过薛纱纱的一搂。
薛纱纱怕他因为害怕或者害羞憋坏了身子,看他如此挣扎,又不言不语,索性将他拦腰横抱了起来。
“憋尿可不健康哦,弟弟。”她低头看着他道。
“放我下来!”这是阳澈第一次开口,他慌张地蹬着腿,恍惚间似从她身上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薛纱纱脚步一顿,脸上这才露了些惊喜出来:“原来你会说话啊。”
她说罢,心情瞬间好了一大截,便加快脚步,紧紧地、愉快地抱阳澈去了茅房。
被薛纱纱送回房间时,阳澈脸色已然变得铁青,比铁还青的那种。
“小弟弟,喝药啦。”薛纱纱欢快地从楼下煎好药拿上来,打开房门。
阳澈不想看她,直接把整个人缩紧被窝里。
“呦,还害羞呢?”薛纱纱打趣。
阳澈把被子裹得更紧了,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道:“我没有!”
薛纱纱又一笑,搬了张桌子过来放在床边,把药搁上去,轻轻叫他:“那出来喝药吧,喝了药你就不会发抖了。”
刚才抱他的时候薛纱纱清楚感觉到,他那瘦骨嶙峋的身体在不停颤抖,浑身像一块冰似的冷。
阳澈不想出来,可窝在被子里也实在捂不热自己的身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额头、鼻尖、颈侧都在冒着虚汗,整个人又开始头晕,四肢越来越瘫软……
浓郁的药香穿过被褥飘进他的鼻腔,他一下辨出这药里有云滇族的特效补身草百灵参,的确是上好的补药。
阳澈咽了咽口水,想了许久,终于从被子里钻出来。
“小弟弟,你快喝点药吧……”薛纱纱正说着,就见阳澈起身,浑身发着晶莹的汗珠,颤颤抖抖从桌上捧过药碗,想要喝下去。
她连忙上前帮忙,不由分说地帮他拿着药碗,捧着他的后脑勺,帮他把药灌下去。
一股百灵参的补灵之气混着其他草药香味一起被他吞于肚中,肚里的一阵温热让他忽然感到了些困意。
“快躺下吧。”薛纱纱见他一副虚弱模样,连忙扶着他的肩引他躺在床上,盖上被子,“这就对了嘛小弟弟,要听话,吃了药,才能好的快哦。”
阳澈闭上眼,不想与她争辩,刚才若不是他实在没力气打掉她的手,断不会让她帮忙喂药和扶着他的。
他朦朦胧胧有了些睡意,小憩了一个多时辰,这才又醒来。
外面还未日落,床边窗户的窗帘不知何时已被拉上,窗缝里还透出一束暖橘色的光,正好落在趴桌上睡过去的薛纱纱的鼻尖上。
她呼吸沉沉,居然睡得这么熟。
阳澈揉揉眼,感到四肢力气回来许多,脑袋也清醒不少,身上也不冒虚汗了。
既然如此……他看着熟睡的薛纱纱,马上动了心思——这正是逃走的好时机。
阳澈立刻下床穿鞋,轻轻踮着步子,准备打开房门离开。
可就正当他走过她身边时,薛纱纱忽然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阳澈一惊,转头看向她,她却还未醒,只是嘴里喃喃道:“小弟弟去哪儿啊,又想去嘘嘘了吗……”
阳澈:……
这女人做梦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

小编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完结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