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江烟乘风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咯吱——阳澈把偏房门打开走进去,就看见薛纱纱坐在桌边,一只手正往嘴里塞软绵绵的云糕,一只手拿着话本正傻笑着。“表哥!”假装被开门声惊醒,薛纱纱立刻站了起来,一口咬断嘴里的云糕,含糊不清地惊喜道,“你终于回来啦!”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江烟乘风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咯吱——阳澈把偏房门打开走进去,就看见薛纱纱坐在桌边,一只手正往嘴里塞软绵绵的云糕,一只手拿着话本正傻笑着。“表哥!”假装被开门声惊醒,薛纱纱立刻站了起来,一口咬断嘴里的云糕,含糊不清地惊喜道,“你终于回来啦!”

薛纱纱阳澈内容介绍

回到扶阳岛时,落日早已沉入海面,扶阳岛像一块黑曜石般镶嵌在荧光藻浮动的海面上,岛上唯一亮着的灯光,在推开院落大门后正对着那间偏房里。
咯吱——阳澈把偏房门打开走进去,就看见薛纱纱坐在桌边,一只手正往嘴里塞软绵绵的云糕,一只手拿着话本正傻笑着。
“表哥!”假装被开门声惊醒,薛纱纱立刻站了起来,一口咬断嘴里的云糕,含糊不清地惊喜道,“你终于回来啦!”
看到薛纱纱那张微露红润的脸,听到那声“表哥”时,阳澈有点恍惚感。
到底是视角不同了,白天还是小孩时,他总是得抬起头来看她,顺带着感受到她的个头带来的压迫感。

薛纱纱阳澈全文阅读

但现在全然没有这种感觉,他甚至连看她的头顶都轻而易举。
“表哥,你今天去哪儿了呀?”薛纱纱忙凑上来,拽住他的胳膊,“人家今天在家里待了一天,无聊死了。”
呵,阳澈差点笑出声。
这女人说谎话的功夫真是了得,面不改色心不跳,若不是他跟她待了一整天,说不定就相信了呢。
“放开我,”阳澈还是拉着脸,一把拽开薛纱纱的手,又往主房走去,“本少爷困了。”
“表哥,你还生气吗?”薛纱纱连忙跟过去,问他,“今天我好好反思了一整天,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花光咱们家的钱,也不该弄丢你的钗子,还不该把主房弄乱……表哥,你原谅我好不好嘛……”
听着薛纱纱在耳边呱唧,阳澈一声不吭打开自己主房的门。
随后看着那还与早上他走时一模一样,垃圾碎茶杯乱扔一地的房间,他笑了笑,转头对薛纱纱道:“这就是你的反思?不是在这里待了一整天吗,本少爷的房间你也不收拾?”
薛纱纱听罢,又装作委屈一般低下头,小声道:“我想收拾,可是,人家不是不会嘛……人家又没打扫过房间……”
“那你是留着本少爷给你扫?”阳澈想起之前那个连光秃秃的石洞都能收拾成温馨客房的薛纱纱,好笑地问她。
薛纱纱抬起头来,睁着水灵灵的眼泪汪汪地说:“对不起啊表哥,要不明天我叫人来帮你打扫,我、我真的不会……”
“哦,”阳澈索性搬了一张凳子坐在门口,对薛纱纱道,“不打扫,那我今夜睡哪儿?”
“睡……偏房好不好……”薛纱纱小声跟他建议道,“偏房床其实也挺暖和的。”
“这家里一共就两张床,我睡偏房那张,你呢?”
“当然是和你一起啦!”薛纱纱笑着,走过去拉住他的手,“我们都成亲了呀表哥。”
阳澈连忙把她的手甩开。
“你故意不打扫的?为了让我和你睡一张床?”他又问。
“我是想和表哥睡一张床来着,”薛纱纱嘟嘟嘴,“可打扫什么的人家也是真不会啊……”
“行啊,”阳澈看着她点点头,“那这样,今夜你不打扫,本少爷睡偏房,你睡柴房草垛,如何?”
“啊?”薛纱纱立刻急了,“这不行,表哥,人家都跟你成亲了,怎么可以睡柴草?我不要,你这是虐待我……呜呜呜……”
她说着顺势抹了抹自己不存在的泪。
不管任务有没有完成,反正在系统没宣布之前,她都得继续刷低好感度,这样保险一点。
阳澈听着薛纱纱断断续续的哭声有点不耐烦。
这女人白天明明挺正常的,怎么一跟他说话就成了这样。
是盛岚夕故意让她这么做的?
“行了,”阳澈本来就维持真身不易,现在体力越来越差,急需要休息,便没精力跟她耗,“要不这样,你叫本少爷几句好听的,本少爷就不让你睡柴房,如何?”
“什么?”薛纱纱擦着眼泪问他,“叫什么好听的?”
“嗯……”阳澈想了想道,“你以后叫本少爷,得把那“表”字去掉知道吗?”
“婊,子?”薛纱纱没听明白。
“我说,以后别喊我表哥,”阳澈又道,“直接喊我哥,听见了吗。”
“啊?”薛纱纱不解,是她听错了吗?以前她喊“表哥”就是因为他讨厌她用这么亲近的称呼叫他,怎么现在自己反而让她叫“哥”了?
“你要是不喊‘哥’也行,那就喊我‘大哥’,”阳澈抓住她的腰带往前一扯,让薛纱纱离他近了半步,又道,“喊一个,快点。”
薛纱纱吓了一跳,他怎么会突然把她拉得这么近,不是以前都躲着她吗?
又喝醉了?可身上没酒味啊。
她虽然想不通,但也明白他们之间体力灵力都悬殊,要是他真要对她做什么,那便如三个月前那晚一样,她压根躲不掉。
“快点。”阳澈又催促她。
“为、为什么呀?”薛纱纱紧张问。
“哪儿那么多为什么,赶快喊。”阳澈几乎命令着她。
“那……大、大哥?”薛纱纱狐疑地喊了一声。
“嗯,”阳澈点点头,“再喊。”
“大哥?”薛纱纱又用极度怀疑的声音说道。
“不对,”阳澈皱眉想了想白天薛纱纱一个劲喊他“小弟弟”的场景,又道,“大哥……大哥哥,对,你喊声“大哥哥”我听听。”
薛纱纱:??这是什么变态请求??
“快点。”阳澈继续催促。
“哦,”薛纱纱搞不清状况,只得先试探地喊了一声,“大哥哥?”
阳澈听完,狠狠点了点头。
舒服了。
感觉报仇了。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免费阅读

“再喊几声。”阳澈来了劲,又命令她。
“大哥哥?”薛纱纱看着他脸上那莫名其妙的笑容,十分不解。
才一天不见,他怎么变化这么大?
莫不是被什么得道高人洗脑了?
“好了。”阳澈终于放开她,又站起身来往偏房去,“本少爷要去睡觉了。”
“表哥我和你一起去。”薛纱纱连忙跟上他。
阳澈却转身道:“谁让你跟着了?”
“啊?表哥不是说让我叫你几句好听的,就让我不睡柴房吗?”薛纱纱连忙问。
阳澈一笑:“本少爷只是让你不睡柴房,又没说让你睡偏房。”
他说罢,转身往乱七八糟的主房里一看,道:“今晚你就睡这儿吧。”
话音刚落,他就向前一步迈出主房的门槛,手指往储灵囊上一动,就把薛纱纱锁主房里了。
“表哥!你干什么?!”薛纱纱连忙狂砸起了主房大门,“放我出去啊!——”
阳澈笑了笑,一声不吭,脚步轻快地往偏房里走去。
把那只叽叽喳喳的麻雀锁在那屋子里,今夜,他也可以安安静静地睡一觉了。
薛纱纱生气了。
她被人耍了?
这阳澈什么时候学会耍她了?不是以往看见她都跟见病毒似的躲老远吗?
今天吃错药了?
不行,薛纱纱咬着牙一想,她以前听同事前辈们说过,有的攻略对象很喜欢捉弄人,如果捉弄了攻略者,从攻略者身上得到快感,那么也有可能提高他对攻略者的好感度。
作为一个优秀的反向攻略者,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她得出去为自己扳回一局。
薛纱纱上下看了一圈,发现阳澈用灵力把门板和窗户都堵死了,怎么推也推不开。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感受到一两滴水珠砸在了自己脸上。
“诶?”她疑惑一声,跑到窗边一看,外面,下雨了啊。
等等,那这雨水是从哪儿来的?
薛纱纱抬头看向了天花板。
她好像知道怎么出去了。
清早,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内,阳澈从迷迷糊糊的梦里醒来,沉睡的眼皮慢慢抬起,忽然觉得手臂上又一阵奇怪的压迫感。
他还没反应过来,低头看着离自己极近的上臂上,出现了一束黑乎乎的——长发。
长发?!
阳澈瞬间清醒,睁大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怀里躺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的身形极为熟悉,一身蓝绸水袖,懒洋洋地哼唧几声,翻了个身,便正对向他。
“薛纱纱?”阳澈愣了一下,马上把自己的手臂从她脖子底下抽出来,蹬着腿躲到床根,拧着眉道,“你是如何进来的?”
薛纱纱像是还没睡醒一般,半眯着眼,笑道:“早啊,表哥。”
“本少爷不是把那房子封了吗?你是怎么出来的?”阳澈拧着眉又问。
薛纱纱这才打个哈欠揉揉眼:“哦,昨晚下雨,屋顶漏了,表哥,人家当时可害怕了,冒着生命危险从房顶里爬出来的呢。”
阳澈:……当时他确实没想着封天花板来着。
“你给我下去,”阳澈开始嫌弃地把薛纱纱往外推,“本少爷什么时候同意你来这睡觉了?你倒是会找地方,给我下去。”
“不嘛,”薛纱纱的赖皮劲儿上来,眯着眼两手扒拉着阳澈的衣服,“表哥,咱们都成亲了,你害羞什么呀?”
“薛纱纱!”阳澈大叫道,“离我远点,我真没见过你这样满嘴孟浪的女人!”
“哎呀,对自己夫君孟浪一点也好,”薛纱纱看着阳澈那张气红了的脸,心里一阵暗爽,她又可怜巴巴道,“表哥,你对人家要轻一点,疼爱一点,好不好嘛。昨天下雨,人家都受风寒了,你也多关心关心人家嘛……”
阳澈真想把自己耳朵捂住:“别说了!本少爷叫你下去,你聋了?”
薛纱纱把他抓得更紧了:“表哥,你昨晚让我喊你‘大哥’,我思来想去还是不妥,你看,我们都成亲了,不是应该有夫妻之间的称谓吗,要不以后我喊你夫君好啦。”
“闭嘴,薛纱纱你给我……”
“夫君……”薛纱纱用尽全身力气娇嗲地喊了一声。
“你不走我走,”阳澈受不了了,拽开薛纱纱的手,翻身下了床,穿好鞋,他想了想,又回头对薛纱纱命令道,“我告诉你薛纱纱,不准那么喊我,听到没有?不准!”
薛纱纱也笑着坐起身,又朝他靠过去:“知道啦,夫君——”
“你……”阳澈说不出话,生恐薛纱纱扑上来,连忙逃出了门外。

小编推荐理由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