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妆妆(顾妆妆宋延年)

娇宠妆妆(顾妆妆宋延年)

导读:娇宠妆妆顾妆妆宋延年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娇宠妆妆顾妆妆宋延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顾妆妆与宋延年走近些,见阁内杵着几个女子,气氛有些剑拔弩张。周遭七嘴八舌议论纷纷,零散听来,大约是两方看中了同一款珠钗,谁都不肯退让,都是贵客老板也没法开罪,又插不上嘴,只能看着两人在店内互相呛口。

小说介绍

娇宠妆妆顾妆妆宋延年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娇宠妆妆顾妆妆宋延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顾妆妆与宋延年走近些,见阁内杵着几个女子,气氛有些剑拔弩张。周遭七嘴八舌议论纷纷,零散听来,大约是两方看中了同一款珠钗,谁都不肯退让,都是贵客老板也没法开罪,又插不上嘴,只能看着两人在店内互相呛口。

顾妆妆宋延年内容介绍

惠宝阁外,停了两驾马车,皆是香罗萦绕,奢华贵气。
顾妆妆与宋延年走近些,见阁内杵着几个女子,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周遭七嘴八舌议论纷纷,零散听来,大约是两方看中了同一款珠钗,谁都不肯退让,都是贵客老板也没法开罪,又插不上嘴,只能看着两人在店内互相呛口。
“这钗子我家夫人今儿还就要了,”说话的婢女回头望了一眼,“掌柜的,两倍银子,包起来。”
婢女身后站着一年轻女子,挽着妇人发髻,身穿名贵绫罗,头戴金玉步摇,微微勾唇,风情摇曳。只是横竖看来,娇滴滴的不似正室做派。

娇宠妆妆全文阅读

对面的那位与之区别甚大,气度宽和,眸光平静,听闻此言也不恼,只微微垂眸,便有丫鬟上前:“凡事都讲究个先来后到,这位......夫人,出门在外,行事还是不要太过跋扈的好。”
刻意顿住的嗓音,讽刺意味尤为明显。
女子倏地蹙了蹙眉,那小丫鬟便嚷道:“你可知我家夫人是谁,凭你也敢这般说话!”
“小翠。”女子出言打断,眼波一转,捏着珠钗转了圈:“粉玉娇嫩,不是谁都适合的,这位姐姐,不若咱们各退一步,我付你两倍银子,这朱钗归我。咱们也和气些,事情闹大了对您不好。”
年长的夫人轻飘飘的扫了一眼她周身上下,忽然淡淡的笑了起来,“这声姐姐我可当不起,临安城的世家夫人,虽说我未必都认得,却也不在少数。
敢问,你是哪家夫人?”
顾妆妆扒着宋延年的胳膊往里瞧,她有些好奇,平日里女子争夺首饰倒时有,但也没几个闹到台面上来的。观那位年长的夫人,肚量并不像小的,若不是气急,便是有意为之。
人群里不知是谁窃窃开了,“我识得那小夫人,冯......养在外头的,可金贵着了,见天儿往院子里送好东西。”
“你说谁?敢和王夫人呛......”
“嘘,你明白就好,可不能惹祸上身。”
冯家?顾妆妆抬眼看了下宋延年,他眼下的阴影犹如黛色平铺,气度优雅,顾妆妆舔了舔唇,他好似下巴长了眼睛,低声笑道,“怎的,昨夜还没看够?”
顾妆妆睨了他一眼,不着痕迹捏了下他胳膊下的软肉,谁料硬邦邦的,掐也掐不疼。她垫着脚,只拿两根手指捏住,绕了一圈。
宋延年攥住她的手指,低嘶一声,“再摸,我可亲你了。”
顾妆妆啐一口,将手绕出去,整个人几乎吊在他胳膊上,飞快移开眼继续看戏。
宋延年低笑一声,再抬眼时,视线扫过人群,眸中不见任何笑意。
“我是哪家的夫人,姐姐不需知晓,您就开个价吧。”
将珠钗递给丫鬟,那女子勾着眼,暗中打量着对面人的穿着,见她稀松寻常,这才拔高了音调,音尾勾起,好似讥讽一般,“再说,这钗子买回去,您也未必用得上,何必同我争抢,闹得个得不偿失的下场。”
王夫人不动声色地哦了声,脸上笑意淡了下来,掌柜的当即上前对女子道:“这位贵人,要不然你再挑挑?店里好看的宝贝多着呢,你瞧这支簪子,桃花粉红,很衬你的肤色。”
年轻那位一听,眸中顿时凛了一下,直起身子冲着老板柔声且威胁似的说道,“你这是不打算做我的生意了?!”
老板压低声音,“怎敢怎敢,二位都是贵人,小的怎敢开罪。”
她猛地蹙眉,哼了一声,丫鬟上前,斜着眼睛啐道,“没个眼力见的。”
老板擦了擦汗,怎么都想不明白,王夫人今儿怎的就非得和冯鹤鸣那不懂事儿的外室杠上了,两边他都开罪不起,只能陪着笑脸干着急。
稍一抬眼,便见王夫人朝他使了个眼色,这才松了口气上前,笑脸迎上,“那您是,打算再添点?”
那女子的见状,轻蔑的说,“随你开价,总能让你满意。”
此言一出,周遭百姓又是一阵唏嘘。
虽方才说话那人意味不明,但就凭那女子对面站的是临城知州的正室夫人,她还敢那般言语不敬,便也能猜出,是哪个冯大人养的金丝雀了。
王夫人也不恼怒,笑着举起右手,托着脸道,“那便十倍价格吧。”
“成交。”
她抠着指甲上的蔻丹,仔细吹了吹,抬手瞥了眼老板,“包起来,日后有什么顶好的东西,都帮我留下,可不要那些寒酸的玩意。”
主仆二人在众人的围观下,大摇大摆的上了马车,王夫人点头,门外候着的小厮悄悄的跟了过去。
顾妆妆掐紧他的胳膊,啧啧感叹,“十倍银子,够普通人家三年花销了。夫君,那位..夫人真是阔气。”
宋延年眼底扫过明晃晃的光,“走吧,一会岳丈大人该着急了。”
顾妆妆点头,一面与他比肩同行,一面侧头问,“夫君是怕我过的无趣,特意带我来看戏吗?”
“无趣?”宋延年抿了下唇角,低眼看她:“为夫倒觉得,妆妆极是有趣呢。”
“是吗?”顾妆妆眼眸一亮,明白了,又想着他身负重伤,却还惦记带她回府省亲,心中一阵阵的感激翻腾上涌。

顾妆妆宋延年免费阅读

她偎在他身旁,忽然垫了垫脚尖,小声道,“那......夫君,你捏捏我是不是胖了。”
“嗯?”宋延年不解,边走边低头看她。
顾妆妆将腰身往宋延年手边靠了靠,一副献宝的模样。
她也没什么可谢的,索性出卖色/相。
宋延年哭笑不得,前头曾宾以手掩唇,余光偷偷摸摸往后看了好几回,偏偏她还一无所知,讨好似的拉着宋延年的手蹭在自己腰侧。
小腰细软,柔弱无骨,宋延年绷紧唇,伤口隐隐随着轻笑阵痛,“妆妆,夜里再试。”
顾德海生意做得不大,后宅姨娘却是不少。
梅若云冷淡高雅,气质如梅;柳芳菲弱柳扶风,妖媚婉转;兰沁荷出淤不染,姿容俏丽;菊小蕊柔肠百转,最是体贴。
马车赶到顾府门口的时候,正巧看见菊小蕊四处逡巡,一望见车马,赶忙迎了上去,“妆妆,你可算来了,都等你摸牌,赶紧的。”
说罢,上前拽住顾妆妆的手,便要往院子里迈。
顾妆妆挣了一下,回头看车上那人,“菊姨娘,你等一下,我扶夫君下车。”
“吆,大公子婚后,怎的身子虚乏起来。”她用帕子勾着唇,笑的很不地道。
顾妆妆脸一红,伸手朝他举了过去,宋延年抿唇,垂眉,掌心贴合后,又反手将她包裹住,微微低头,“夫人很是得力。”
菊小蕊啧啧的感叹,顾妆妆瞥她,“菊姨娘越发不正经。”
“赶紧的,等你等急了。”不由分说,上前拽着顾妆妆的胳膊,俩人风风火火进了院门。
宋延年这才蹙眉,大手覆上腰间,伤口大约裂开一些,结痂之处挣得生疼。
顾德海一早得了消息,紧锣密鼓的忙着安排下人布置排场,小厨房里最是热闹,鸡鸭鱼羊生猛鲜活,屠宰的师傅在旁霍霍磨刀。
顾妆妆跟着菊小蕊进了大门,好容易在兵荒马乱中,找到满面红光的顾德海。
他正撸着袖子,手里握着鲥鱼,准备去鳞。
“父亲,你怎想起来吃鲥鱼了?”顾妆妆疑惑,又道,“鲥鱼不去鳞,你可真是暴殄天物。”
自小到大,在顾妆妆的记忆里,桌上从未摆过此鱼。顾德海的口味偏重,偏粗,不似临安城的其他人家,吃的精细。
因他的缘故,顾妆妆嫁入宋府之前,并不知道鲥鱼味美。
顾德海一愣,余光扫了眼宋延年,接着一拍大腿,抱怨道,“都怪那个舌灿莲花的鱼贩子,我去早市,原是想让他们买些鳜鱼河豚,他却一个劲的向我炫耀鲥鱼,说什么端午品鲥,一年错过此季需得再等一年。
女婿过来,我自然要选好的。哪成想,小厨子也不会做,你说闹不闹心?”
“岳丈大人,我来做吧。”宋延年走上前,接过顾德海手中的鱼,笑,“鲥鱼不去鳞,味道更鲜美。”
长江鲥鱼肉质鲜嫩,爽口不腻。鳞片下面的鱼脂裹着通体银白的鱼体,嫩滑绵软,若是去掉鳞片,肉质则会变得粗糙难咽。
顾德海也不含糊,顺势解下衣袖,两手一摊,“妆妆,瞧瞧我这天赐的女婿,简直积了八辈子的福。”
“夫君,你会吗?”顾妆妆诧异的仰起脸,她还从未吃过宋延年做的饭,旁的不说,若是在宋府被婆母看见宋延年动手做饭,估计要念叨小半月。
宋延年握着那条鱼,就像握着一本账簿,斯文金贵,如何都不像个厨子,“你只管与菊姨娘他们去打牌吧。”
话音刚落,菊小蕊便挎着顾妆妆的手,有说有笑去了前厅。
其他三位姨娘早早候在那里,手里抓着玉牌也不起身,熟门熟路的指了指空座,“妆妆,赶紧下手,要不然一会儿该用膳了。”
每回回府,情形大同小异。顾德海与宋延年把酒言欢,她跟四个姨娘轮番上阵,摸牌摸到天黑才算完了。
今日惦记着宋延年腰间的伤,摸了几把,顾妆妆便借口如厕,提起裙裾往小厨房赶去。她一路跑的急,临近门口才停了脚步,一手拍着胸口,一手撩开花枝。
房内烧着灶火,春日干燥,火星子噼里啪啦,有些打到宋延年的袍上,他挽着衣袖,挥着铲子将葱姜挑出,不慌不忙,从容不迫,炒菜炒出阳春白雪的境界。

小编推荐理由

娇宠妆妆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