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的古代帝王之路(李煦)

霸总的古代帝王之路(李煦)

导读:李煦的小说————霸总的古代帝王之路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赵总管,太……顺王昨日才受的伤,伤口还未愈合,此去南越路途遥远,王爷的身体哪经得起这等颠簸?”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太监满脸愁容,谦卑地跪在地上,哀求道:“赵哥,咱俩当初是一同进的宫,几十年的交情,您再通融通融,殿下的身体不行的……”赵成弯腰将人扶起来,面色发苦,“老弟啊,太子待我情深意重,若是我有法子,能站在这儿做坏人么?韩家谋逆,那是诛九族的罪名,皇后和太子妃罪孽深重已经自缢,若不是太子昨日替圣上挡了一箭,圣上查明太子确实不知情,这东宫……怕是一个活物都不会有了。”

小说介绍

李煦的小说————霸总的古代帝王之路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赵总管,太……顺王昨日才受的伤,伤口还未愈合,此去南越路途遥远,王爷的身体哪经得起这等颠簸?”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太监满脸愁容,谦卑地跪在地上,哀求道:“赵哥,咱俩当初是一同进的宫,几十年的交情,您再通融通融,殿下的身体不行的……”赵成弯腰将人扶起来,面色发苦,“老弟啊,太子待我情深意重,若是我有法子,能站在这儿做坏人么?韩家谋逆,那是诛九族的罪名,皇后和太子妃罪孽深重已经自缢,若不是太子昨日替圣上挡了一箭,圣上查明太子确实不知情,这东宫……怕是一个活物都不会有了。”

李煦小说简介

“动作都利索点儿,圣上有令,顺王必须在今日日落之前出城,随行的五百羽林军已准备待命,随时都能启程,若是误了时辰,咱家可不好跟圣上交代啊。”
“赵总管,太……顺王昨日才受的伤,伤口还未愈合,此去南越路途遥远,王爷的身体哪经得起这等颠簸?”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太监满脸愁容,谦卑地跪在地上,哀求道:“赵哥,咱俩当初是一同进的宫,几十年的交情,您再通融通融,殿下的身体不行的……”
赵成弯腰将人扶起来,面色发苦,“老弟啊,太子待我情深意重,若是我有法子,能站在这儿做坏人么?韩家谋逆,那是诛九族的罪名,皇后和太子妃罪孽深重已经自缢,若不是太子昨日替圣上挡了一箭,圣上查明太子确实不知情,这东宫……怕是一个活物都不会有了。”
老太监在宫中战战兢兢活了几十年,哪能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只是一想到太子重伤,不但被废了太子之位改封顺王,还要求立即赶往封地,他就心疼啊,南越啊,那可是离京城万里之遥的地方,蛮夷之地,都说是人吃人的地方,而且这一路风餐露宿,正常人都很难走下来,何况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人?
“圣上已经开恩了,不仅派了五百羽林军护送,还让严医正随行,还有礼部的邱承志邱大人,他在南越呆了十余年,对那儿的情况很熟悉,圣上指明让你和刘树跟着,小公主随身伺候的人也能留四个,你去选吧。”

李煦全文阅读

“那财物……”
赵成贴近他小声说:“其他事情我做不了主,这个我就不把关了,外头备着两辆车运行李,你看着办吧。”说完转身走出大殿,在大门外立着,吆喝道:“都利索点,别磨蹭,圣上还等着咱家回话呢。”
老太监瘫坐在地上,悲痛过后,擦了把脸从地上爬起来,大声喊道着:“刘树,刘树……”
李煦已经醒来一会儿了,但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活着,周围乱哄哄的,各种闹腾的声音像苍蝇一样烦人,不仅如此,脑子里不断闪过一些莫名其妙的画面,像是看一场别人主演的电影,电影的主角也叫李煦,却是不同时空不同时代的另外一个同名人。
李煦脑袋昏昏沉沉,被迫接受了一长段记忆后,他整个人都是混乱的,许久过后,他的思维清晰了一些,却发现身体不听使唤,他连动个手指头都难,好像这具身体不属于他似的。
慢慢的,他能感受到周边发生的事,能感觉到身体被人搬动,能听到周围人的谈话声,胸口的痛觉也越发清晰刻骨,他更加糊涂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还活着?
接下来是一路颠簸,不知日夜,李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理清现状,他是李煦,又不是李煦,他死了,又活了,他成了古代王朝的帝王之子,还是前太子,离古代帝王宝座只差一步之遥。
那原先的李煦呢?他死了吗?而自己在现代的身体呢,是否有个人继续替代他活下去呢?李煦不知道,也无所谓知不知道。
上辈子唯一值得他留恋的只有存折里那八位数的存款,那是他辛辛苦苦存了十几年的积蓄,原本打算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别人看他有钱的很,而且不把钱当钱,实际上他只是不想要那老头留下来的钱,至于他自己的钱,他还是非常看重的。
他这一死,连个遗嘱都没留下,那庞大的资产和他持有的讯科集团的股份,可别便宜了李夫人母子才好,那他真的会气的坟头冒烟。
李煦非常怀疑那起车祸是李夫人谋划的,因为她是这件事中最大的受益人,老李总只有两个儿子,死了一个,剩下那个自然有继承权,好在自己这几年捐出去了一大半流动资产,讯科集团也在自己手里换了一大波管理层,李夫人母子就算拿到了原先属于老李总的那部分股权,也未必能在集团站稳脚跟。
最重要的一点,自己和李夫人的儿子在法律上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他死了,从法律上来讲也轮不到李夫人母子捡便宜。
这么一想,李煦就舒服多了,管他资产落到谁手里,只要不是姓李的就行。
003小太监刘树
清晨,队伍刚吃过早饭,一名小太监领着一个白胡子白头发的老人上了李煦的马车。
李煦微微睁开眼睛,外头阳光正好,从竹帘子里打进来的光线让人身上暖洋洋的,如果能忽略身上的痛觉,他还想睡个回笼觉。
小太监看他醒了,惊喜地问:“殿下今日感觉好些了么?”
李煦没理他,他这几天迷迷糊糊的,接触最多的就是这一老一少了,所以看了一眼后就继续闭上眼睛养神。
胸口的伤真的是太痛了,他恨不得吞一把止痛药下去,可惜没有。
“殿下,严医正来给您换药。”小太监名叫刘树,是老太监的干儿子,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也是太子李煦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奴才。
李煦的脑子还很混乱,他接收了这具身体部分的记忆,夹杂着自己前世的记忆,有时让人分不清前世今生。
他知道对方在等他首肯,好半响才轻轻应了一个字:“好。”
刘树跪着爬到李煦身边,替他掀开被子,解开外裳,露出绑着绷带的胸口,老太医跪坐在他身边,双眼浑浊但眼神却很好使,手上功夫也娴熟的很,利索地换好药,恭敬地说:“殿下的伤势虽重,但未伤及心脉,只要好生休养,月余便能康复。”
李煦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这个老大夫是皇帝老子强行塞给他的,说是给他治伤,但李煦却觉得对方想药死自己的可能性更大些,毕竟以他接收到的记忆来判断,皇帝想让他死的可能性很大。
这事也确实操蛋了些,岳父家造反,老婆儿媳妇联手要置他于死地,儿子虽然不知情,但他是受益人,光是想到自己差点被最亲近的人杀了,皇帝就不可能有好心情,对他这个儿子肯定是恨大于爱的。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下旨把儿子也杀了,还不是因为儿子救了他一命,替他挡了一箭,直接杀了显得他太过冷血无情。
现在这样多好,给他一块鸟不拉屎的封地,万里迢迢,能活着走到封地都不容易,可不比直接shā're:n更明智?还能得个仁善的好名声。
真不愧是搞政治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把一切都安排地妥妥的,韩家也是傻,好好的一盘棋给下得稀巴烂,造反能有什么前途,李煦本来就是太子,只要熬死了他爹,他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谁敢不服,那再来干架也不迟啊。
伤口疼的厉害,李煦喝了点白面糊糊又被灌了一碗苦出天际的药就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不是喝药就是吃饭,连上厕所都是直接在马车上解决的。
反反复复间不知道走了多久,日升月落,李煦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快被马车颠散架了,伤势倒是奇迹般恢复的极快,连老中医都感叹不已,药也从一天三顿变成了一天一顿。
这天,队伍在一座大城停下休息,照例住进了当地的驿馆,李煦已经能坐起来了,透过窗户看到驿馆门口跪着几个人,脑袋压的很低,弓起的后背让人无端想到了“谦卑”这个词,想来这几个是驿馆的工作人员。
李煦难得好心情地想:被贬到边境也没什么不好的,起码他一人独大,不需要给任何人下跪,否则他一个新世纪的好市民还真难以接受跪来跪去的。
马车直接进了驿馆的大门,一路到了最里头的院子才停下来,刘树爬上车来扶他下车,李煦一条腿正要跨下去,就见马车下方趴着一个人,四肢缩成一团的那种趴,正好把背铺的平平的,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张铺了布的板凳。
李煦把脚缩回来,扫了周围一眼,指了指羽林军里离他最近的一个年轻侍卫,“你,过来。”
那人诧异地愣了愣,然后看了上司一眼,得到上司的同意后才小跑着过来,“殿下有何吩咐?”
“咳……本王浑身无力,你抱我下车吧。”
“……”对方没想到李煦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羞还是怎地,脸色涨的通红,呆呆地看着李煦。
李煦眉头一挑,没想到这么个小要求对方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这个前太子已经彻底凉凉了,往后可能真要自力更生了。
他叹了口气,“罢了,小刘你来吧。”瞥了一眼刘树的细胳膊细腿,有些担心他把自己摔了。
这时,羽林军的统领走了过来,把年轻人推到一边,拱手道:“殿下金贵之躯,还是让末将效劳吧。”
那年轻侍卫回过神来,悔的肠子都青了,支支吾吾地说:“统领,不是……我……殿下……”
李煦没空理他的复杂情绪,胳膊一伸,就让人抱下了车,被男人抱并不是什么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毕竟他行动不便。
等进了房门,李煦说:“可以放本王下来了。”脚刚沾地,刘树就窜过来扶住他,真是贴心的没边了。
李煦双脚踩在地上,跟踩在一团棉花上似的,而且上半身和下半身好像是分开的,根本不听使唤,要不是刘树扶住他,保准得跌个狗爬地。
他低头扫了小太监一眼,心想年底要给他发双倍奖金才行。
001李总
深夜,荣顺高速上一辆黑色的宾利车正以120码的速度平稳行驶,开车的是一个驾龄二十五年的老司机,退伍兵出身。后座上,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脸颊微红,身上散发着些微酒气。
男人三天前到沪市出差,大大小小的会议连续开了三天,应酬更是一场接一场,一个小时前,他才从酒桌上下来,人已经喝的有些晕乎了,拒绝了别人留宿的建议,连夜赶回家,只因为明天是他母亲的忌日。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老板发红的脸色和紧蹙的眉头,把车内的空调温度调高了两度,广播的音量降到最低,好让老板睡得更安稳些。
此时已经过了凌晨一点,深夜的高速一点不拥堵,来来往往的多数是运货的大卡车和一些赶夜路的大客车,快车道畅通无阻。

李煦免费阅读

进入一条隧道后,司机看到前方一辆大货车在临道上行驶着,车厢上方加高的篷布里露出几条钢筋来,司机经验老到,知道不敢和这样的大货车并排行驶,稍微加了点油门,想快速从它身旁经过。
就在车子和货车即将平行的那一瞬间,大卡车猛然甩了下车头,朝小汽车别了过来,司机大吃一惊,知道这时候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干脆将油门踩到底,想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
却不想那卡车见他加速,不管不顾地直接撞上隧道的墙壁,车头瞬间爆裂,整个车厢因为惯力朝小车方向倾倒下来。
司机再有经验也慌得手脚冰凉,他迅速换挡,脚下油门猛踩,想再争一争活命的机会。
一阵猛烈的撞击随之而来,李煦蓦地睁开眼,只听到司机惊恐地喊了声:“李总……”然后车子便被重物压顶,一根细细的钢筋从他胸口直直插了进去,他连疼痛都来不及体会便失去了意识。
而后经过的车辆被这一幕吓得不敢靠近,有人急忙拨打了求救电话,等各方救援人员到场,从废墟里挖出了三具尸体,其中一具便是国内知名企业家李煦,这消息分分钟钟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微博热门推送也是一条接一条,没多久就传遍了全国。
网友们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除了部分人为这位著名的企业家和慈善家默哀外,多数人都在猜测这起车祸的原因。
是意外还是人为?
网上各种猜测吵的火热,阴谋论者的评论受到了最多的点赞,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起蓄意的、有阴谋有计划的谋杀,否则无法解释大货车为什么要撞上左侧的墙壁。
网络上也有无数人起底了这位李总的生平,林林总总的事迹加起来可以刊印成一本故事会了,人们纷纷感慨:李总的三十几年比别人的一百年都精彩,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这位李总名叫李煦,今年才三十三岁,是讯科集团的总裁,而讯科集团是国内地产业的龙头老大,也在金融业、科技信息行业等领域占领一席之位,绝对是全国上下这个年龄最有钱的男人。
他最被人争议的点就是他的出身,他是前迅隆地产老总的私生子,这位老总也是网络红人,他爱妻宠妻的事迹不知道圈了多少粉,结果李煦身份曝光后,无数网友叫嚣着这辈子都不相信爱情了,而且把李煦的母亲骂的体无完肤,连带着李煦也被嘲笑了许久。
后来有人爆出他的母亲是被老李总骗了的,知道他有妻有子后就毅然离开了,没带走一分钱,自己一个人独自把李煦养大,这才让他的名声好听些,不过即使这样,也有很多人不相信,还有很多人抱着仇富心理,每天到李煦的微博底下讥讽他一番。
李煦的母亲离开时并不知道自己有了身孕,等她知道时孩子已经五个月大了,因为身体原因孩子打不了,只能生下来,那个年代,未婚生子是件极大的丑闻,李母的家人受不了流言蜚语,把怀孕中的女儿赶出了家门。
李母艰难地生下李煦后,身体更不好了,工作总是断断续续的,钱赚的少花的多,所以李煦小时候常常吃不饱饭,人也长得比同龄小朋友瘦小。
上幼儿园后,李煦就开始在外头捡些瓶瓶罐罐的贴补家用,大一些后就开始在黑工坊里打零工,学校的课上的有一天没一天的,差点因此被劝退。
他人小心眼不小,直接坐在校长办公室里哭,哭自己的妈妈身体很差,他经常要在家里照顾生病的妈妈,哭他家很穷,经常要捡垃圾卖钱才能维持生活,一副敢把他开除就哭死在学校的架势,校长迫于无奈,给他特批了假条。
等李煦上到初中,李母身体更差了,只能卧床休养,医药费也是一大笔,李煦没法继续学业,干脆辍学混起了he-i社hu-i,什么来钱快做什么,像什么收保费啊,在酒吧看场啊,在黑市打拳啊他都干过,成为他人生中不可磨灭的黑历史。
直到他十八岁成年,那一年遇到严打,混黑也混不出头,于是洗心革面准备做点正经事。
但他没文凭没经验,很多工作单位都不要他,好在长得帅,个高,于是穿上西装做起了业务员,最初的那几年,他什么都卖过,保险啊,房子啊,保健品啊等等,慢慢练就了一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
积累了一点经验和资金后,他开始自己做小生意,那时候,他母亲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他一边做生意一边照顾母亲,忙的像个陀螺,这样忙碌了几年后,他的事业小有成色,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同年,他的母亲去世了,也是在同一年,他的亲生父亲找上门来,说是要让他认祖归宗。
那时候,只要李煦点个头,就能立马分到迅隆地产百分之五的股份,上亿的资产,可他拒绝了,不仅拒绝了,还把他亲生父亲打进了医院。
认祖归宗?认个屁!
对他来说,亲生父亲不仅不是亲人反而是仇人,因为李母不止一次说过,是那个男人害了他们母子俩,如果没有他,他母亲会顺顺利利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地找份工作,然后谈恋爱,结婚生子,过的幸福安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因为背负着未婚生子的名头,抑郁成疾,也让李煦从小吃尽苦头。
李煦到死都记得,他母亲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不是叮嘱儿子好好生活,而是大骂那个男人,她的一生都毁在了这个男人手里,她是带着恨意断气的。
李煦把人打了后也没当回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要那个男人敢纠缠,他就敢把他丢人的事迹传出去,迅隆地产当时在国内已经很有名了,想必老李总是要脸的。
之后几年,李煦继续勤勤恳恳地开创自己的事业,一点一点地扩张自己的事业版图,在同龄人刚从大学毕业步入工作时,他已经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青年企业家了。
然后某一天,全国各大报纸上突然刊登了一份亲子关系鉴定书,他的亲生父亲向全国人民宣布了他们的父子关系,彼时,迅隆地产是全国前十的房地产企业,市值过百亿,李煦一时间青蛙变王子,成了人人羡慕的对象。
但他本人只觉得厌烦,生活也被这份鉴定书搞得一团糟,不仅有许多媒体闻风来堵他要采访,他私生子的身份也曝光了,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生活中的朋友也对他转变了态度,完全打乱了他正常的生活。
他一怒之下花钱在各大报纸上刊登了一份断绝父子关系的申明,坚定决然地表明,自己和李总没有半毛钱关系,求勿扰。
这下子,李煦算是彻底出名了,简直是富贵不能**的现实典范,加上他本人的照片流传出去,更是吸了一大波粉丝,名气大的都可以随时出道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李煦一出名,网上的风向就变了,开始还称赞他富贵不能**的网友,得知他的母亲是小三后,对他们母子俩极尽侮辱,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老李总的正牌夫人也出面在网上公然骂李煦的母亲是小三,引导舆论,把李煦母子俩的名声往死里踩。
李煦可不是吃素的,你不要脸我也可以不要脸,直接把李总当年骗人家小姑娘的事情公布出来,还曝光了不少李总这些年的风流韵事,包括李夫人这些年斗小三的经历,写的精彩绝伦,堪称年度大戏。
再之后,李煦未成年混黑的历史就被翻出来了,他从一个成功青年企业家变成了集无赖地痞流氓于一身的堕落青年,公司好几个项目因此黄了。
也是巧了,李夫人的儿子在几天后因为吸毒被警察当场抓获,人赃俱获,视频传的满天飞,想动关系压下来都不可能。
这么一来一回,两败俱伤,谁也没捞到好处,但从损失大小看,李煦还是赢家,因为李夫人的儿子被强行送进了戒毒所,一年半载肯定出不来。
就在这时,李总突发脑溢血过世了,刚平静下来的网友们又炸开了锅,各种阴谋论,有些说是李夫人故意害的,有些说是李煦气的,总之,大家看热闹不嫌事大。
李煦得知消息时心情有些微妙,但也没太在意,亲生父亲对他来说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但这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却在遗嘱中写明,将他持有的迅隆地产的所有股份赠送给李煦,而他名下的现金和不动产给了李夫人母子,也就是说,李煦将成为迅隆地产最大的股东,成功逆袭,年纪轻轻便是亿万富豪。
这一操作让吃瓜网友们咂舌不已,有钱又有颜的男人总是格外受人追捧的,网友们纷纷倒戈,开始隔空喊老公,也有人打赌说李煦一定不会接受这份馈赠,毕竟从他之前的表现来看,他干的出这种事。
李煦也犹豫了几天,最后还是接受了公司的股份,因为这样他能堂堂正正地站在李夫人面前,将对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嘲讽一番,那滋味太爽了。
李煦是小人吗?他是!在蝇营狗苟的生活中,他的人品并非纯洁无暇,耍手段,耍心机,趋炎附势,尔虞我诈他样样都会。
接手迅隆地产后,李煦凭着铁血的手腕很快在公司站稳脚跟,然后将自己的小公司整合进来,把公司改名为“讯科集团”,短短几年把公司发展成一家多元化的集团企业。
人人都觉得他发达起来了,肯定会肆意挥霍,也确实如此,他每年都给社会各界捐大笔的款,还四处建孤儿院,建学校,不知道资助了多少贫困生,救了多少人,撒钱的姿势跟丢垃圾似的。
有人爆料说,李煦名下只有一套房产,车子是公司配的,司机也是公司请的,他穿的西装就是普通的牌子货,而且永远都是黑蓝灰三种颜色,他的身上找不到任何奢侈品的痕迹,这位身价百亿的老板活的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是不懂享受生活,而是坚决不肯用老李总留下的一分一毫,等哪天他把属于老李总的那部分钱都捐光了,他才能没有负担的享受生活。
但这一天,他永远等不到了。

小编推荐理由

霸总的古代帝王之路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