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阳剑神(齐乘风)

舞阳剑神(齐乘风)

导读:齐乘风的小说————舞阳剑神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就说眼前这个小村子,虽说看上去不怎么起眼,但却是家家有余粮,人人有所居。再加上朝廷的税赋和徭役并不算重,百姓的日子还是过得挺舒心的。而这样一个地方,无疑是三人补给一番的好去处。兴许是承了齐乘风两人的救命之恩却无以为报,此时羽殇倒是有心做些什么来回报下两人。奈何身无长物,仅有的银票又在王叔分析了利弊之后而无法使用,着实让羽殇有些赫然。

小说介绍

齐乘风的小说————舞阳剑神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就说眼前这个小村子,虽说看上去不怎么起眼,但却是家家有余粮,人人有所居。再加上朝廷的税赋和徭役并不算重,百姓的日子还是过得挺舒心的。而这样一个地方,无疑是三人补给一番的好去处。兴许是承了齐乘风两人的救命之恩却无以为报,此时羽殇倒是有心做些什么来回报下两人。奈何身无长物,仅有的银票又在王叔分析了利弊之后而无法使用,着实让羽殇有些赫然。

齐乘风内容介绍

三人在村口休息了大约小半个时辰,期间村子里倒是慢慢有几户人家房上升起了炊烟,显是正在准备早食。盛元王朝几百年的经营确实可以说得上是贤明盛世了,治下的百姓虽称不上富庶,但衣食无忧绝对是大多数人都能做到的。
就说眼前这个小村子,虽说看上去不怎么起眼,但却是家家有余粮,人人有所居。再加上朝廷的税赋和徭役并不算重,百姓的日子还是过得挺舒心的。而这样一个地方,无疑是三人补给一番的好去处。
兴许是承了齐乘风两人的救命之恩却无以为报,此时羽殇倒是有心做些什么来回报下两人。奈何身无长物,仅有的银票又在王叔分析了利弊之后而无法使用,着实让羽殇有些赫然。
王叔和齐乘风两人倒是看出了羽殇的窘迫,都宽言安慰了几句,便准备去挨家挨户讨些吃食,顺便看看能否多要些干粮,以备赶路之用。
而羽殇这时却道:“要不这乞食的事情就交到我身上,你们在这里休息等我就是了。”

舞阳剑神齐乘风全文阅读

齐乘风和王叔两人对视了一眼,倒是没想到羽殇这时候倒是起了这番心思。虽说觉得不太看好,但既然羽殇执意要求,那就让他试试也无妨,实在不行自己两人再去就是了。
见到两人应允,羽殇却是一时间不知道从那里开始好了。不过话都已经说出去了,这时候反悔,未免太难看了。羽殇也只好硬着头皮,向着第一家农户走去。
这是一所普通的民宅,和附近的其他民宅一样,都是土石结构的。看得出房屋的主人,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破旧的木门上几乎看不清原来刷上的漆色。羽殇有一些犹豫,不过都到这会儿了,再说放弃的话也太迟了。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敲响了门。
屋里有脚步声传来,听声音似乎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步履有些蹒跚,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果然,门开了,缓步走出了一个白发苍苍的农妇。干农活的人似乎都比实际年纪看上去要苍老一些,这位满头白发的农妇,也许只有四十多岁,但生活的艰辛让她的脸面上,布满了皱纹,看起来如同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一般。
羽殇更加犹豫了,这样的一位老妇人,让他想要开口乞食的话,咽在嘴里更加难以说出口。不过想到还等在村口水米未进的两位同伴,加上自己如今也有些饥渴难耐的肚子,还是把之前在肚子里想好的话说了出来。
“打扰了,大娘,”羽殇用尽量温和的语气向这位农妇开口道,“我和我的同伴从这里路过,但路上发生了一些变故,盘缠和行李都丢掉了,如今借过贵宝地,肚中饥渴难耐,想向您讨些米食,好填饱肚子,继续上路,还请行个方便!”
大娘闻言打量了几眼羽殇,又看了几眼在村口休息的两人,面色有些狐疑,似乎在考虑着些什么。
羽殇见农妇没有动静,看出其似乎有些什么顾虑,于是又连忙说道,“我和我的同伴都不是坏人,只想向您讨些吃的,还望您行个方便!”说完双手抱拳,行了一礼。
这不行礼还好,一抱拳行礼,大娘看到了羽殇手上的剑,似乎吃了一惊,复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不豫,开口说道:“家里就我一个老妇人,没什么吃食能给你的,你还是换别家去吧!”说完便走进屋去,关上了大门。
羽殇觉得有些奇怪,这房上的炊烟明摆着正在做着早食,不过倒也没放在心上,只当是人家不愿意平白给自己吃食,倒也没去计较,径自向下一户人家走去。
这第二户人家就比第一户人家看着大气一些。虽说仍然是普通土石结构,但光是院子就比隔壁的大娘家要大了一圈不止,想来这一次应该是能要到些吃的。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羽殇这次倒是不紧张了,抬手轻敲,又叩响了第二家的门。耳听得脚步声由远及近,这次倒是一个沉稳有力的步子,想来应该是个壮年男子了。
门打开,一名中年男子探出头来,见到羽殇站在门口,一脸莫名的问道:“你找谁?”
羽殇抱拳行了一礼,“这位兄台见谅,我和同伴路过此处,路上生了些变故,行礼和盘缠都丢了,想向您讨些吃食,好填饱肚子赶路。如能行个方便,实在感激不尽。”
这中年男子看了看羽殇手中的剑和其一身穿着,随口问道:“看你的打扮也不像是附近农户,倒像是江湖人士,怎么跟我开这种玩笑。你这持剑在手,又是如何丢的行礼盘缠,你倒是和我说个一二?”
羽殇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那位农妇是看到自己手上的剑才会满脸狐疑的。可这行礼和盘缠的下落自己委实是说不出个所以然的,只好抱拳道了一句打扰了,便向着坐在村口石磨旁的二人走去。
一边往回走还一边听到那中年男子嘴里嘟嚷着,“有毛病吧,闲来无事来找我打趣,这些江湖人士也真是的!”

齐乘风免费阅读

要说这盛元王朝治下的律法还是挺有作用的,遵规守纪的习气倒是深入民心。在盛元王朝的疆土内,做一切事情都是要占据道义的。虽说有着民不举官不究的潜规则在,但治下的百姓若是受了欺压闹到府衙,一般都不会草草了结,非得弄出个公正明白来不可。
就拿这中年男子来说,要是换作其它朝代,就算被江湖人士戏耍了,那也只会敢怒不敢言,毕竟万一惹怒了人家被一顿好打可也不值当。严重点的,甚至有一言不合被击杀当场的。这倒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远的不说,就说前朝,可没少出现过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事情来。
没有律法的管制,今天行侠仗义把这个灭了,明天指不定又丧心病狂来个灭门惨案,官府跟着收尸都忙不过来呢。自从盛元王朝建国之后,有了强大军力的约束,这些江湖中人倒是比原来老实得多。
虽说仍然暴力事件不断,但至少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家伙的危害性可就比原来小得多了。而且即便是江湖仇杀,也基本不会牵涉无辜。有时候正大打出手的,碰到巡街的捕快或是官门中人,甚至还会停手避避风头,可以说是极大的提高了治下民众的安全感。
这话似乎说的有些偏了,不过羽殇听了中年男子的话也确实没什么可说的。一来是羽殇并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被人说上两句也不会动怒。二来,就算是有些不爽,他也拿人家没什么办法,难不成还打人家一顿不成?
不过这样一来,连着两家都没有要到吃食,羽殇倒是打消了继续前往下一家的念头,想着先想一下该怎么说才好,一路走回了王叔和齐乘风身边。
看到羽殇回来,王叔和齐乘风都笑了起来。齐乘风一边笑一边说道:“我就说吧,羽殇大叔肯定难要到吃食,就他的打扮风度,怎么看也不像个讨吃食的,还是让我们去吧!”
羽殇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却被王叔打断了,“乘风这孩子说的对,这事情你去干不合适,之后的路还长着呢,没必要非在这事情上耽搁着。我知道你肯定能要到吃食,不过那样花费的时间太长了,还是让我和乘风去吧!”
羽殇闻言叹了口气,“那就麻烦王叔和小乘风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才好了!”
王叔笑了笑,说道:“这事情我既然管了,也没办法脱身了,如今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也就别说见外的话了,你休息一下,就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吧,跟着我们不太方便!”说着,领着齐乘风向村里走去。
虽说王叔不让羽殇跟着,但羽殇还是有些好奇。自己穿着打扮确实不像个乞丐,但那番说辞也没什么太大问题,换了王叔两人会怎么做呢?想着想着,羽殇还是决定偷偷的跟上去看看,也许有什么自己能帮上忙的地方呢。
王叔和齐乘风走的并不快,所以没过一会儿羽殇就跟了上去。不过羽殇却没有露面,只是远远的跟在后面,毕竟王叔说的也有道理,自己和他们二人一起讨食确实有些不伦不类,别说帮忙了,甚至还会拖累他们。
两人在前面走,羽殇在后面走。不过让羽殇有些奇怪的是,王叔和齐乘风并没有挨家挨户的去敲门,而是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着,似乎在找些什么,却并不着急敲门讨食。
一连路过了十几家农户,王叔和齐乘风都没有停下脚步。而正当羽殇准备快步上前询问二人在找些什么的时候,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
羽殇连忙停下了脚步,将身子贴在了身旁的房屋侧面,打量着二人的举动。只见二人停下的位置,是一户大户人家的门前。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十分光鲜的人家,在这村里众多的房舍中显得极为显眼。光是那朱红的大门,和砖瓦结构的院落就能看出其与别家的不同。羽殇心中一动,原还以为二人有什么特别的本事来讨食,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应该只是想找个大户人家罢了,自己一开始也应该这样的。
不过虽说如此,羽殇却还是有些好奇,接下来二人会怎么做,于是仍在那墙角处屏气凝神,侧耳听着两人的动静。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小编推荐理由

舞阳剑神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