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生片场(钱仓一)

逃生片场(钱仓一)

导读:钱仓一的小说————逃生片场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那辆客车知道吗?如果它出现在我们面前,那就说明我们活下来了,在进入客车之前,任何事情都不能确定我们已经活下来,对了,说一句,在电影中死亡就是真的死亡,这里对死亡的定义是设定上的死亡,因为在某些电影中,演员可能有两条命,第一次死亡之后会复活,不过再死亡,那也是真的死亡,这就是设定上的死亡,被淘汰出局。”当鹰眼说完的时候,两人也接近了村民所站的地方。也许是默契使然,两人同时将注意力从对话中收了回来。

小说介绍

钱仓一的小说————逃生片场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那辆客车知道吗?如果它出现在我们面前,那就说明我们活下来了,在进入客车之前,任何事情都不能确定我们已经活下来,对了,说一句,在电影中死亡就是真的死亡,这里对死亡的定义是设定上的死亡,因为在某些电影中,演员可能有两条命,第一次死亡之后会复活,不过再死亡,那也是真的死亡,这就是设定上的死亡,被淘汰出局。”当鹰眼说完的时候,两人也接近了村民所站的地方。也许是默契使然,两人同时将注意力从对话中收了回来。

钱仓一内容介绍

“那我们怎么才算活下来?”钱仓一看见前方的村民停了下来,都站在一间农舍前。
“那辆客车知道吗?如果它出现在我们面前,那就说明我们活下来了,在进入客车之前,任何事情都不能确定我们已经活下来,对了,说一句,在电影中死亡就是真的死亡,这里对死亡的定义是设定上的死亡,因为在某些电影中,演员可能有两条命,第一次死亡之后会复活,不过再死亡,那也是真的死亡,这就是设定上的死亡,被淘汰出局。”当鹰眼说完的时候,两人也接近了村民所站的地方。
也许是默契使然,两人同时将注意力从对话中收了回来。
少数一两个村民回头看了两人一眼,在与两人对视一眼之后,将目光收了回去。
“幸好我扮演的石海悯是从村外回村,否则突然与鹰眼扮演的张子安这么熟络的聊天,肯定会引起怀疑。”钱仓一在心中想。

逃生片场全文阅读

两人在门外站了两分钟,村长石温韦与他的大儿子石弘业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的神情非常凝重,接着,石温韦挥手让一名壮实的中年男子到自己身前来,这名中年男子,愁眉苦脸,犹如遭遇了飞来横祸一般。
石温韦在这名中年男子耳旁低语了几句,只见这名中年男子苦笑两声,点了点头,接着推开围在门口的村民,向自己家方向走去。
在这名村民离开之后,石温韦又挥手让一位青年来到自己身前,这名青年脸上的表情比刚才那位中年男子更加丰富,愤怒、伤心、耻辱、悔恨,从他的脸上仿佛可以看见一名青年能表现出的所有表情。
石温韦同样在这位青年耳旁说了几句,青年的反应与刚才的中年男子一样,同样是苦笑。
“刚才的中年男子应该是石乐安的父亲,而这名青年,恐怕就是石梦桃的儿子了,石温韦是在调解两家的关系,的确,这样做无疑是最明智的做法,村庄不像城市,城市中相邻的两户人可能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农村中却不一样,整个村子就这么大,发生了这种事情,流言蜚语肯定满天飞,如果不化解两户人心头的愤怒,也许案情还没破,两家就会因为矛盾又发生流血事件。”钱仓一非常肯定石温韦的做法。
接着,石温韦将村民驱散,包括那名青年与自己的儿子石弘业。
在场的人中,只剩下三个人,除了石温韦自己之外,还有鹰眼扮演的张子安与钱仓一扮演的石海悯。
“鹰眼扮演的张子安肯定瞒不了,他来这里是进行地质勘查的,作为一名村外人,石温韦必须要给张子安一个说法,这一点很好理解,可是,为什么我扮演的石海悯也留了下来?因为我与张子安莫名的熟络关系,还是因为我扮演的石海悯在外面打过工,知道报警的重要性,又或者,这两人的死亡与死祭有关?”钱仓一在心中分析。
“我将你们留下来,是想让你们给我出出主意,你们与他们不同,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石温韦话语间充满了无奈。
钱仓一与鹰眼对视一眼,接着鹰眼开口了。
“石村长,有什么话还是等我看过之后再说吧。”鹰眼在这里没有用‘我们’,而是用的‘我’。
“进来吧。”石温韦明白鹰眼的意思。
钱仓一虽然没有开口,但这并不妨碍他跟着鹰眼进入案发现场。
屋内床上,有一男一女,男性趴在女性身上。如果此时两人都活着,这种场面也只不过是平凡的抓奸现场,但是在石温韦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床边,接着,两人看见床上正在行男女之事的两人脸上充满了恐惧,这种程度的表情只有在人完全承受不了的时候才会出现,如果两人有心脏病,那么脸上出现这种表情的时候,基本就可以宣告死亡了。
石乐安脸色苍白,眼睛仿佛要从眼眶中蹦出,他的嘴张得非常大,甚至可以直接塞进去一个苹果,同样的表情也出现在了躺在床上的石梦桃脸上。
“这应该是……吓死的?”石温韦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我当村长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种死法。”
“谁第一个发现的?”鹰眼问了一句。

钱仓一免费阅读

“石梦桃的儿子,也是造孽啊!唉!”石温韦叹了口气。
听见石温韦的叹气声,钱仓一多看了他一眼,“如果没有昨晚的事情,我可能不会在意,但是现在,我不明白你这声叹气究竟是为了两人的死亡,还是单纯为了两人偷情被发现,亦或者两种情况都有。”
“村长。”鹰眼将目光从尸体身上移到了石温韦身上,“你有什么看法?会不会……与死祭有关?”
虽然鹰眼的语气非常平淡,但是他的话对于石温韦来说,却非常震撼。
石温韦选择逃避鹰眼的目光,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看,还是报警吧。”见石温韦没有回话,鹰眼又说了一句。
“这……”石温韦的表情非常为难。
“我不是专业人员,看不出来什么。”鹰眼耸了耸肩。
“好吧,我这就让人去报警。”石温韦选择了妥协。
接着,石温韦看向钱仓一扮演的石海悯,然后又看了看鹰眼扮演的张子安,“张先生,我与海悯有些话要说,能否……”
“嗯。”鹰眼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等鹰眼离开房间之后,石温韦就开口了,“海悯,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没有。”钱仓一摇了摇头,心中却在想,“这种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为什么要支开张子安?完全没必要单独与我一人说啊?”
“那……你知道我是如何安抚他们两人的亲人的吗?又知道我是如何安抚羽溪村的村民的吗?你对这些感不感兴趣?”石温韦话锋突转,令钱仓一措手不及。
面对石温韦突如其来的询问,钱仓一一时间有些犹豫,“难怪……原来是想让石海悯当村长?这么说来,他的三个儿子都不让他满意?应该不会啊,如果想要稳重一点的,选择石弘业绝对没错,如果想要机灵一点的,他的二儿子肯定可以,就算为了防止兄弟二人为村长之位争斗,也可以传给他性格懦弱的三儿子,为什么要选择石海悯?”
短时间内,钱仓一也不知道该如何正确的回答,他只好选择装傻。

小编推荐理由

逃生片场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