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薛安岚骆泊安)

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薛安岚骆泊安)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莫羡花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微斜的阳光透过窗户洒下来,便犹如在他身上打了聚光灯般,让他整个人都熠熠生辉。君子如玉,玉如君子。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莫羡花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微斜的阳光透过窗户洒下来,便犹如在他身上打了聚光灯般,让他整个人都熠熠生辉。君子如玉,玉如君子。

薛安岚骆泊安内容介绍

骆泊安正在整理药材,眉头时舒时紧,样子十分认真,身上也没了之前能把人冻透的寒气。今日他穿着浅色长衫,上面纹着墨色的山水。头上束着白玉冠,瞧着样式平平,偏生将他肤色衬得愈发光洁如玉。
微斜的阳光透过窗户洒下来,便犹如在他身上打了聚光灯般,让他整个人都熠熠生辉。
君子如玉,玉如君子。
这话用来形容他简直再合适不过,画面透着一股令人不忍心打破的美好。
薛安岚正要说话,只见骆泊安拿起一株防风,眉头瞬间紧皱,方才得温润美好,瞬间碎了一地。

薛安岚骆泊安全文阅读

骆泊安抬起头来,眉目间尽是寒意,见到薛安岚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别人,把寒气收敛了些,语气冷漠:“沈大夫在隔壁。”
“我就是来找你的。”薛安岚赶紧把背篓取下,把里面的上品甘草拿给骆泊安看,“这是你要的甘草。”
“骆神医,对不起对不起!”沈大夫适时带着人赶来,一看薛安岚站在门口,立时慌了神,神医最不喜被人打搅了,急忙道歉:“骆神医,对不起,一时稍未注意,让人冲撞了您。”
骆泊安看了一眼竹筐,说:“不必,是我昨日与她有约,她今日是来赴约的。”
他拿起竹筐里的甘草细细查看,神情严肃:“这是你今日采的?”
薛安岚点点头:“今天早上刚采的。保证符合你的要求。”
骆泊安蹙眉,甘草性喜光和干燥,附近山里并无特别适合甘草生长的地方,所以他跟薛安岚提要求时,只说定了枝叶上的模样,对入药的根茎完全不曾提及。
可眼前的甘草,枝叶翠绿,没有丝毫虫害的痕迹,根茎更是完整粗壮,一看就是货真价实的上品甘草。
甘草的根茎上还带着新鲜的泥土,应当确实是今天刚采的。
这样的甘草属实难得,薛安岚却在半日之内就采了这么多。
“去拿一百两银子来。”骆泊安放下甘草,向身边人吩咐。心里对薛安岚愈发好奇,扭头看到放在桌子上防风,顺势对薛安岚试探道:“你是采药的行家,可知这防风有什么问题?”
薛安岚其实一进门就看出来那防风有问题了,倒也不是她眼尖,怪只怪赵三儿种防风太没耐心,所以防风们根本没完全成熟就被赵三儿拿来卖了,正哼哼唧唧哭呢。
沈大夫抢先开口:“骆神医,这防风是我收到的防风里最好的,这、这不可能有问题呀。”
薛安岚不认同地摇摇头,说:“这防风粗看卖相不错,可细观之下可见修剪过的痕迹。况且防风以根茎入药,这些防风的根茎看似极好,可主根短,侧根短且少,年份小,生长时可能浮于浅层土壤里,不像是从山里采出的药材。”
“这药材不是从山里采出来的,难不成还能是自己种的吗?”沈大夫不太服气。
骆泊安示意下人把防风递给沈大夫,让他拿在手上细看:“这药材确实是种出来的,且种药材的人极乏耐心,这防风尚未完全成熟,又人为修剪过,很难说有没有药效可言。”
“这…我…”沈大夫拿着防风,见确实如两人所说,一时急的脸都涨红了,忙着躬身道歉:“骆神医您见谅,是我们收药材的时候疏忽了。”
骆泊安不以为意:“种防风之人对药材也算有些了解,一时不察受骗也是人之常情,以后不要再收这个人的药材就是了。”
“是是,谢谢骆神医指点。”沈大夫跟骆泊安道谢,拿着假防风匆匆离开。
一旁捧着银票的仆人见骆泊安有空了,把银票递上前:“爷,您要的银票。”
骆泊安看都不看,直接把银票递给薛安岚:“你的甘草,我全都买下了。”

薛安岚骆泊安免费阅读

薛安岚看着上面“白银壹佰两”几个字,吞了吞口水,这下便宜娘食补的钱可算有了,也能给便宜爹多买点儿东西补身体,还有那个便宜妹妹,也能吃顿正经饭了。
手伸出去,触碰到银票的时候,瞬间清醒过来,把手收起,清了清嗓子:“这个……我拿来的甘草只有三十几株,也没钱找你。”
“多的算我给你的定金。”骆泊安打算顺势再次试探她:“你进来时也见到了,监察使也来替家人找我出诊,我本不敢拒绝,奈何我尚未凑齐药材,所以无法轻易答应。”
一旁的仆人明显有些直肠子,张口说道:“爷,一个小小的监察使,有什么不敢拒绝的。当初皇宫来人请,不也一样说回了就回了。”
骆泊安脸上神色不变,挥挥手:“落羽,你先出去吧。”
薛安岚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骆泊安的这个仆人。三大五粗的身材,快要遮住半张脸的络腮胡子,还有快顶她半个脑袋的拳头,这么一个健壮的大汉,居然叫落羽?
落羽很听话,躬着身行礼应声:“是。”
等到落羽出去了,骆泊安这才继续说道:“这一百两你就收着,多的算定金,须请你再替我采些药材。”
薛安岚抽了抽嘴角,拒绝道:“还不知神医您要什么样的药材,不敢收定金。”
“监察使的家人是由于阴火虚盛致病。”骆泊安故意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所以想劳烦你去采些对症的药材。”
薛安岚对医术一窍不通,自然而然地追问:“请问是要我采哪些药材?”
骆泊安用余光觑着他,见她面目上神色自然,毫无作伪之态。一个农家女能一眼瞧出防风有问题,却对医术如此无知,骆泊安探究之心愈发旺盛。
“劳烦你往后再多采些上品甘草来,只要你拿来我就全都收下。”骆泊安看了一眼有些破旧的竹筐,补充道:“我还是按一两银子一株收。”
那片甘草地里,上品甘草着实不少,估计就算全村人都去采,也需一两月才能采完。骆泊安的提议简直就是白送钱,她急忙应下。
一百两收入怀中,顿时觉得有了底气。心情愉快之下,出了门迎面遇到脸色铁青的赵三儿还主动打了招呼。
赵三儿把被退货的防风紧紧捏在手里,看着薛安岚的背影,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
以往他的防风送到沈大夫的药铺来,都是被当成上等药材高价收走。这么些年了,从来没出过事,一直好好的。
可偏偏今天,沈大夫从后院堂屋出来,突然间就说他的药材有问题,还说以后再也不会收他的药材了,让他赶紧走。
刚才他还纳闷呢,到底是谁搅了他的买卖,断了他的财路。结果一扭头就看到薛安岚从堂屋里出来,明摆着,肯定是薛安岚那个贱人去找沈大夫告密了!
他咽不下这口气,狠厉地冲着薛安岚的背影啐了一口,小声自言自语:“给老子等着!”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