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薛安岚骆泊安)

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薛安岚骆泊安)

导读:主角是薛安岚骆泊安的小说叫做《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薛安岚骆泊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薛安岚把已经凉了的饭菜又热了热,用小案几端着,送到爹娘床上。薛富贵已经从刚才的怒发冲冠,逐渐泄气,神情萎靡地坐在床上。拿起筷子,叹了口气,又把筷子放下,对薛安岚说:“等爹的腿伤好了,一定替你教训这群王八蛋!”

小说介绍

主角是薛安岚骆泊安的小说叫做《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薛安岚骆泊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薛安岚把已经凉了的饭菜又热了热,用小案几端着,送到爹娘床上。薛富贵已经从刚才的怒发冲冠,逐渐泄气,神情萎靡地坐在床上。拿起筷子,叹了口气,又把筷子放下,对薛安岚说:“等爹的腿伤好了,一定替你教训这群王八蛋!”

薛安岚骆泊安内容介绍

人群呼啦呼啦地离开,赵三儿还要说什么,却被宋文拉着跟上了村长带头的人群。
薛安岚把已经凉了的饭菜又热了热,用小案几端着,送到爹娘床上。
薛富贵已经从刚才的怒发冲冠,逐渐泄气,神情萎靡地坐在床上。拿起筷子,叹了口气,又把筷子放下,对薛安岚说:“等爹的腿伤好了,一定替你教训这群王八蛋!”
赵桂芝抹着眼泪:“孩子,娘没用,委屈你了。”
薛富贵给赵桂芝夹了一筷子菜:“行了行了,吃饭吧,别哭了,再哭孩子也跟着心烦。”

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薛安岚骆泊安全文阅读

话是这么说,薛富贵自己却只扒拉了几口白饭,忧心忡忡地小声和薛安岚说:“安岚,咱家以后……”
薛安岚已猜到他在担心什么,把菜夹到他碗里,笑吟吟地说:“爹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好怎么办了。来,吃菜。”
“真的?”薛富贵将信将疑,自家这个女儿养了十几年,可最近这些日子,却觉得越来越陌生了。
薛安岚劝慰他:“天无绝人之路,何况咱们还是庄稼人,再不济也能种田养活自己,爹你就别操心了。”
薛富贵勉强放下心来,一顿饭吃过,各自安歇。
次日朝阳初升,薛安岚收拾东西,把昨天采的六品叶和防风带上出了门。
往常这个时候,村民们刚吃过早饭,正三五成群扛着锄头准备去田地里开始一天的劳作。可是今天各家各户都静悄悄的,偶尔有人从屋子里出来,也都面带喜色,撒把米喂鸡后就回去了。
钱奶奶年纪大,早就没力气干农活,但还是习惯每天早上早早起来,坐在村口看别人去田里劳作。
薛安岚路过村头的时候,钱奶奶拄着拐杖,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庄稼人不顾庄稼了,造孽,造孽呀。”
薛安岚也猜到几分,昨天村长带着人上了山,估计就没再下来,都忙着抓紧时间抢甘草去了。毕竟甘草地就那么一块,一家多采了,别家能采到的就少了,自然谁也不肯让谁。
她跟钱奶奶打了招呼,直奔镇上。
骆泊安还是没答应为监察使的家人出诊,沈大夫药铺门前堵得更严实了。
自第一次给骆泊安送来甘草后,她又陆续来过几次,但都是沈大夫代为清点,落羽给她银票。理由是骆泊安不喜生人,不轻易见客。
但今天薛安岚过来就是为了见骆泊安,再三央求沈大夫代为通报一声。
沈大夫坚持不过,带着她绕过后院,从一个小门转进内院。走在路上还不忘叮嘱她:“这次你可不能再乱跑了,骆神医最讨厌别人打搅他。”
薛安岚点头应着,心里却有些纳闷。她见过骆泊安两次,若连骆泊安断定原主已经死透了的那次都算上的话,都已经三次了。依她看来,骆泊安只是有些冷淡而已,完全看不出他对旁人有多么抗拒。
这话自然不好说出口,只能低头紧跟在沈大夫身边。内院极大,有一个药圃一个花圃,用来种些不常能收到的药材。
沈大夫带她走到药圃旁,指着远处的静室小声对她说:“沈大夫就在里面看书,你先在这等一会儿,我进去给你通报一声。”
薛安岚点头:“谢谢您。”
沈大夫摆摆手,转身进了静室。
薛安岚原以为通报一声而已,无非就是几句话的功夫,可没成想,她等了三炷香的时间,还是不见沈大夫出来。

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薛安岚骆泊安免费阅读

百无聊赖之下,她蹲在药圃旁,和里面的药材搭话。
整个药圃就种着一株药材,薛安岚不认得,顺口问它:“这位药材兄弟,你是什么药材呀?”
可没成想,药材一开口,声音软软糯糯,像个女孩子:“我、我也不知道,呜呜呜,这里好晒,我快要被晒干了,我想去阴凉的地方睡觉……呜呜呜……”
薛安岚不只第一次听说居然有药材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还第一次听到药材哭。
哭的还特别委屈,听了就让人心疼。
薛安岚听这么一个软软糯糯的小女孩的哭声,哪怕知道这是药材,也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赶紧哄着:“乖,不哭了不哭了。看,我给你挡着阳光,晒不着你了。不哭了啊”
可没想到,药材居然哭的更大声了:“哇!我不要再待在这了,我要去树荫底下,你是大坏蛋,你都不救我!哇!!!”
薛安岚被哭声搅得七荤八素,急忙应声:“好好好,我救你我救你,我带你去树荫底下,好吧,不哭了啊。”
药圃附近就有照顾药材的工具,她寻了药铲,小心翼翼地把药材从土里挖出来,看着药圃旁的花圃才有树荫,问它:“花圃里?”
药材不哭了,抽抽搭搭地说:“嗯,花圃里的土也很好,味道甜甜的,不苦不酸。”
薛安岚猜它说的是花圃和药圃的土质不同,但她又不是药材,听不懂土怎么会有味道,只按照药材的要求,把它挪到了花圃的树荫下。
药材换了地方,害羞地道了谢,不一会儿就乘着阴凉打起了小呼噜。
薛安岚擦了擦汗,正要从花圃里出来,就听到一声夹着惊讶和怒火的质问:“你干了什么?!”
她一扭头,正正地对上了骆泊安的眼睛。
骆泊安眼底没了之前的冷漠与淡然,脸上神情改为心疼、震惊和愤怒的混合体,让薛安岚看了不由自主地一愣神。
“沈大夫,以后不要擅自带陌生人进来!”骆泊安压住怒火,转身往静室里走。
沈大夫小跑到薛安岚身边,懊悔得直跺脚:“你怎么能乱动骆神医亲自种的药材呢!哎呀,真是,快走快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薛安岚看了一眼还在打呼的药材,不服气地冲骆泊安喊到:“我替你照顾药材,你非但不感谢我,怎么还赶我走?”
“你那是照顾药材吗!”骆泊安怒火冲天,“你这是在害我的药苗!”
“骆泊安神医,我今日就与你打个赌!”薛安岚见事态发展太过出乎预料,眼睛一转,干脆拿出背筐里的六品叶,举在手上,“我以这六品叶为赌注,以三日为期。三天后,若是药材出事了,我这株六品叶的人参就送给你。若是三天后药材没事,你就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反派在古代种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