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您有喜了(蔡小花亓郢)

公公您有喜了(蔡小花亓郢)

导读:主角是蔡小花亓郢小说公公您有喜了全文免费阅读火爆上线;小说讲述蔡小花仗着自己的义父是东厂大太监,第一宦官蔡公公,整日在宫中横行霸道,见鬼说鬼话,***敛财两不误,本想着攒点儿银钱早日出宫过上好日子,却不料一不小心惹上了那锦衣卫头头亓郢....

小说介绍

主角是蔡小花亓郢小说公公您有喜了全文免费阅读火爆上线;小说讲述蔡小花仗着自己的义父是东厂大太监,第一宦官蔡公公,整日在宫中横行霸道,见鬼说鬼话,***敛财两不误,本想着攒点儿银钱早日出宫过上好日子,却不料一不小心惹上了那锦衣卫头头亓郢....

小说简介

仗着义父是东厂大太监,第一宦官蔡公公,蔡小花在宫里混的如鱼得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敛财两不误,只等退休出宫携着‘小相好’继续当大爷!
锦衣卫头头,俊得天怒人怨的亓郢淡定表示:小相好?
↑小相好本尊
狗腿子蔡小花:大人,你怎么能这么称呼人家,讨厌啦~
去赌坊——被亓郢逮。
逛青楼——被亓郢逮。
金屋藏娇——她特么要把亓郢……这样这……再那样那样!

公公您有喜了全文阅读

尚阳城虽然是皇城,柳巷中也时常有官兵巡查,可这样大群闯进来的场面还是比较少的。
客人们纷纷躲到一侧,生怕被波及到,台上的姑娘们也都成群的挨到了一起,受惊看着闯入的官兵,场面十分混乱。
进来的官兵将门堵住后,分着去了云香楼的各个出口,其余的站在窗边楼梯旁,拔剑冷着脸孔看着众人,也不说来做什么。
匆忙赶来的云香楼妈妈见此,连忙拉人询问:“官爷,我们做的可是良家生意,从不敢犯事儿,今儿这是要做什么?”
被她拉住的官兵不说话,只是冷冷拿着剑柄将她的手推开,这位妈妈急了,整条柳巷都瞧着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儿出了什么大事,往后生意还怎么做?
于是她便壮了胆道:“今儿你们要不给我个说法,我可就要去官府说道说道,你看把我这儿的人吓的,往后还怎么招待客人……”
话音刚落,堵在门口的官兵散开去,几个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亓郢。
就站在台下的蔡小花看到他后,急忙蹲了下来,在她身边的春喜和那位公子也跟着蹲了下来。
三个人就这样蹲在了桌子底下,从那桌缝中往门口看。
“认识?”翩翩公子见蔡小花一脸的懊恼,视线又一直往那锦衣卫身上瞟。
蔡小花点了点头,何止是认识,简直是——冤家路窄!
“锦衣卫啊,很熟?要不上去打个招呼?”
蔡小花觑了他一眼,缺心眼吗?
“老大,是亓大人!”春喜后知后觉,终于认得了为首的人,那不就是把老大抓起来拷问的锦衣卫指挥使,他还认得他身后的人!
蔡小花垂了垂头,终于没忍住瞪他:“这不废话,没认出来我能蹲下来!”
“那你躲他做什么?”翩翩公子持续发问,人高蹲的腿酸了,干脆坐下来,“锦衣卫来这里办案,怕是要抓人。”
蔡小花懒得搭理他,直直看着前方,昨个儿翻黄历了啊,今儿是出门的好日子啊,怎么就又遇上这个大魔头了。
倒是没穿那身嚣张的红蟒披风,但就是这样,人群里他也显得出挑,一看就是个没心肠的!
蔡小花腹诽着,这边亓郢面前的云香楼妈妈,在听闻他们是来缉拿朝廷要犯时,吓得不轻:“哎哟!我们这儿哪有什么犯人,姑娘倒是很多,要说这柳巷中,漂亮姑娘最多的就属我们楼了,爷您要是夜里有空啊,赏……”
接触到亓郢的目光,妈妈脸上的笑容僵住,本想去拉人的手也讪讪的收了回来,都不敢直视他,晃着手里的帕子解释:“我们这儿没有犯人。”
“东伯侯府的大公子林冀窝藏在此,你可认?”
“认什么?”妈妈大惊失色,“没有啊,什么东伯侯府大公子,我们没有窝藏犯人!”
“那为何阻拦办案,不让上楼搜查?”
“那是……那是因为里边还有客人啊,咱得罪不起,再说您这也没说要搜……”
“窝藏朝廷钦犯是死罪。”
云香楼的妈妈神情一滞,涂的厚厚的妆容下,一张脸煞白,这就死罪了?
这幅模样到了不远处蔡小花的眼底,她打心底里对此感同身受,多熟悉的审问方式,那家伙就是听不懂人话!
“是来抓捕林冀的。”
蔡小花扭头看翩翩公子:“你怎么还没走?”
“看会儿热闹啊,前天夜里东伯侯府出事,大公子林冀逃跑,即刻就封锁了城门,这都两天了,我还以为人已经逃出城,没想到窝藏在柳巷。锦衣卫的手段可了得的很,要是让他们抓到,少不得要重刑审问。”
蔡小花呵呵了声,断定眼前这个人就是个缺心眼,明知人家不好惹还在这儿,不怕亓郢一个心血来潮,把他抓去安上个伙同的罪名?
想到这儿,蔡小花一个精神抖擞,连忙喊:“春喜!我们走!”
春喜素来听老大的话,不问缘由,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个人猫着身从这边桌旁绕过去,趁着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门口,带着春喜钻进了大堂侧边的内廊。
正听云香楼妈妈解释的亓郢抬了下眼眸,直接打断了眼前人的解释,下令:“搜!”
说完后,他直朝着蔡小花刚刚的方向走去。
此时那位翩翩公子才站起身来,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场面,见大堂内的锦衣卫开始挨个儿询问人,便后退了几步,到了那几个献舞的姑娘附近,对着其中一个笑盈盈道:“这位姑娘,在下姓齐,交个朋友可好啊?”
受惊不小的姑娘们愣了愣,看他的眼神如同看傻子。
……
蔡小花带着春喜在内廊中奔走,一颗心缓缓放下来,云香楼她熟,每回出宫都要来看看芙蕖,内廊出去就到了后院,那边就算有官兵守着也不怕,她可以在厨房内呆一会儿,找时机出去。
这都比在大堂内的好。
“老大,那,那边……”春喜朝一个方向指,“他们搜过来了!”
“不要紧,从这儿走。”蔡小花拉着他拐了个弯,从另一处往后院赶去,眼看着就要出内廊时,前方几步远之处,噩梦一样的声音传来。
蔡小花生生刹住脚,瞪着那转角,春喜快走了两步,停下来扭头看她:“老大,怎么了?”
蔡小花二话不说推开一扇门把春喜推了***:“***藏好。”
屋内顿时传来被打搅的惊叫声,眼看着春喜要被赶出来,蔡小花连忙把门关上,瞥了眼拐角儿出现的人影,朝对面的门推去。
屋内的曲声随着蔡小花的闯入戛然而止,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坐在蒲团上,身边围着三个姑娘,边上还有三个在弹琴献舞,眼下她们都直愣愣看着她。
反应过来后,男子凶巴巴的斥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我进错屋了,这就走,这就走。”蔡小花说着,直接朝窗边走去,打算翻窗溜走免得与亓郢正面对上。
“你干什么?!”才刚扶了窗,蔡小花的手就被那男子抓住,她讪笑,“这位爷,我马上就走,马……”
话没说完,她看着这男子脸色微变,他摸她的手做什么!
视线往上,蔡小花对上了双垂涎的眼,刚刚还怒气冲冲的男子竟道:“手挺软的啊,长的也不错,是楼里的小倌?不必走了,留下来陪爷,伺候好了你要多少银子我就给你多少银子。”
“……”蔡小花挣扎了下,没能挣脱开,于是赔笑,“您弄疼我了。”
客人以为她肯了,便松了手,蔡小花抓了机会要翻窗,就在这时,门被***推开。
屋内响起了姑娘们的尖叫声,看到这么多官兵闯入,她们纷纷往那男子身上躲,六个围一个,成功的把人从蔡小花这边推远。
是绝佳的好机会啊,但蔡小花不敢动,因为她感觉到一道视线定在了她背后,而她也已经能够预料到她翻出去的结果会是什么。
蔡小花缓缓的收回了脚,又将手从窗框上挪开,如柱般站在了窗边。
亓郢并未多关注她,而是看向了围着胖子的六位姑娘:“锦衣卫办案。”
六个姑娘纷纷跪下来,衣衫乱了也来不及收拾,亓郢身后的手下上前询问身份,蔡小花的视线便在这几个姑娘的背影上来回的扫。
忽然,蔡小花的眼眸一顿,定在了第五位姑娘的后背上,跪姿之下,纱裙遮掩不住鞋子,半截鞋底露在了外面。
这脚……是不是太大了点?
蔡小花缓缓往上看,小腿似乎也有些粗啊,还有那身段……
云香楼内什么时候有这么健硕的姑娘了?刚刚进来时还不觉得。
询问的已经到了第四位,蔡小花站着也是无聊,就观察的更仔细了,撑着地面的手也比别人大,兴许刚刚是在抚琴没注意。
等等!
纱衣透出的手腕间忽见银光,蔡小花下意识的喊出了口:“小心!”
就在这时,这位花娘从地上突起,左手朝盘问的锦衣卫甩去,一道银光射出去,直朝人心脏。
刹那间,一只手按住锦衣卫的肩膀,将他扭转过去,银光从他的衣服上擦过,落在了身后的门上。
蔡小花看的心惊胆战,不管会不会再被抓去关起来,转身要翻窗。
可来不及了,那位花娘偷袭未果,转身就抓住了她,掐着她的脖子,匕首抵在了她脖子上,面朝着亓郢威胁:“动手我就杀了他。”
亓郢漠然:“锦衣卫办案,还未曾有过被要挟的先例,东伯侯已经认罪,你就算是从这里逃出去,也离不开尚阳城。”
匕首抵着蔡小花更近,林冀看着他恨恨道:“那也好,找个人一块儿上路,也不算亏。”

公公您有喜了免费阅读

蔡小花不住的仰头,想借此让匕首离自己远一点,可这无济于事,她倒是想求助来着,可那大魔头显然不会在意她的生死。
东伯侯府牵扯到燕山罗庄六十七条人命,而她只是个内务府的五品太监。
孰轻孰重,她自己都知道怎么选。
蔡小花决定自救:“林……林公子,您杀了我也没用啊,我什么都不会,上路还给您添麻烦,何必给您多添条人命。”
“闭嘴!”
“……”
屋内陷入了沉寂,过了许久都没人出声,姑娘们和胖客人缩瑟在一块儿大气都不敢出,而那几个闯入的锦衣卫,站在亓郢身后,冷着脸孔像是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蔡小花维持一个***有些僵,但又不敢动,冰冷的匕首刃就贴着她的皮肤,稍有不慎可能就抹脖子了。
她瞥了亓郢一眼,他在等什么?
不会是等林冀下手杀了自己,再抓人罢!
正想时,屋外响起了一阵哭声。
桎梏着蔡小花的林冀猛地抬起头,想透过关着的门看到屋外,眼神有一瞬慌乱。
等那哭声到了屋外,亓郢才缓缓道:“林大公子的长子今年有五岁了罢。”
“亓郢!”林冀低声嘶吼,“孩童无罪,你说过你不杀孩子的。”
“我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亓郢的手摸过从门框下拔下来的刺针,指腹碰过顶端,神情更显冷漠,“但怀有身孕的人,并不算在内。”
蔡小花明显感觉到身后的人一震,紧接着就是‘不可能’三个字来回的念叨,贴在她脖子上的刀也跟着紧了许多,蔡小花深吸了口气,瞪着亓郢,你是想激怒他直接要我命么!
亓郢仿佛没有看到蔡小花,缓缓道:“从尚阳城到袁州一个月行程,在顺州时被拦了下来,显怀了,看样子过了三月,还未恭喜林大公子,又将得子。”
“亓郢你敢动她!!!”屋内骤然响起怒吼声,紧接着就是蔡小花的疼呼声,刀刃割破皮肤,一道血痕。
燕山罗庄的案子发生后,林冀心中就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在杀手失踪半个月后,不安感达到了顶峰,为免引起那些盯着东伯侯府的人注意,他没有将长子送走,而是送了个刚有身孕的妾室离开,莫说外人,就是府中都没几个知道。
林冀为的是,万一东伯侯府出事,还能保下血脉来,虽说带出去的东西不多,但能衣食无忧。
可没想到半个月前安排下来的事,他竟把人追到了,换言之,这是早就盯上了东伯侯府,可他连杀手何时被抓的都不清楚。
前天夜里侯府出事前一刻钟他才收到消息,锦衣卫带人前来缉捕,来不及,一切都来不及。
可孩子得保下来……
林冀瞠着血红的眼眸看着亓郢,亓家从他父亲到他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求情无用,唯有他感兴趣的才能交换。
燕山罗庄的案子已成定局,东伯侯府就此没落,往后尚阳城中再无他林家之人,他认这些对他而言无用。
那如果是那桩事呢?
蔡小花感觉身后的人呼吸越来越重,并不敢动。
她深知这时候若反抗,只怕是片刻功夫就去见阎王了,她让自己保持不动,不去影响身后人的情绪,眼眸瞪着亓郢方向,好么,她今儿要真死在这儿,做鬼也要缠着你!
许是蔡小花的意念太强烈了,亓郢说了第一句进屋以来的‘人话’:“我可以不动她。”
林冀沉着眼眸:“我可以认罪,你必须保证放了她和她腹中的孩子。”
“东伯候已经认罪,你认不认,东伯侯府都不复存在。”
林冀压低了声,像是在笑,格外的瘆人:“我还可以告诉你易家之事。”
蔡小花敏锐的捕捉到了他口中的易家之事,是自己能活命的关键,只要亓郢点头。
于是她便殷切的看着亓郢,答应啊,点个头的事,大不了以后不咒你了。
可这回他没有接收到信号,亓郢拨着那针尖,说了两个字:“不够。”
桎梏蔡小花的手再度收紧:“那你想要什么?!”
“听说林大公子在南苗呆过几年……”
这二字仿佛是咒语,搁在蔡小花脖子上的刀骤然松了许多,甭管他走的什么神,蔡小花连忙推开了他往旁边跑去。
才不过两步就被人给拉了回来,蔡小花***挣开他的手,匕首划过了手臂,疼的她直咧呀。
于是便侧了下身躲避。
就在这时,林冀原本是要抓她手臂伤的手,落到了她胸膛上。
“……”
“……”
因为手掌间奇异的触感,林冀错愕了两秒,缓过神时就对上了蔡小花恼怒的脸孔,下一瞬,他胯间传来了钻心的痛。
匕首落地声响起,噗通一声,林冀跪倒在地。
蔡小花赶忙后退了一步,喘着气,扶着床沿试图掩盖自己,手还不住的收拢了衣服,瞪着林冀恨不得再多给他来几脚,禽兽!
这时,因为意外变化,来不及反应的锦衣卫才冲上来拿住了林冀,将他死死压制在了地上。
林冀疼的脸绿,瞪着走过来的亓郢,到这时候就不是他能谈条件的了,于是他迅速道:“南苗的事你想知道什么?”
“所有你知道的。”
“好!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保证,不会伤了她腹中的孩子。”
亓郢起身往外走去,声音空空传来:“好。”
蔡小花目送他们押走了林冀,视线落在那个狼狈的身影上,嘴角动了动没张口,他骗你的啊,他说话不算数的。
走廊内还是闹哄哄的,这边屋内,亓郢他们离开有一回儿还是死寂一样安静,蔡小花从床边走出来,角落里的胖客人下意识的伸手护了某处,再没敢对她起什么色意了。
蔡小花拍了拍袍子,走到门口时才想起忘了啥,脚步加快朝对面的屋子走去,***推开:
“春喜!”
屋内的人听到喊叫声后快速的后退了一步,待蔡小花闯进来时,就看到了这一幕,一个锦衣卫手里拿着两个肉包子,面色沉静的杵在那儿。
春喜则站在他好几步之远的地方,看到蔡小花来了后高兴的冲上来:“老大你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蔡小花狐疑看着他,视线从那俩肉包上扫过,眼熟啊,那不就是早上带他去吃豆花时剩下的,“你给他包子干什么?”
“我刚听到对面有动静,担心你出事,就想让他带我去看看,他不肯,我就想,他们赶早来抓人应该没吃饭,我就把肉包子给他。”
“……”蔡小花没忍住叩了下他脑门,“你出门没带脑子是不是?!”让锦衣卫带他出去,还把包子给他,贿赂吗?想要诏狱一日游吗?
春喜***笑着,拉着她左右瞧着,见她脖子上有伤,手臂上的衣服还被划了口子,又担心坏了:“老大你受伤了!”
蔡小花瞥了眼那锦衣卫,拉上他往外走:“我要被你气死了!”
走廊内传来蔡小花叨念声,还有春喜不住的“是是是”,屋内,锦衣卫看着手里的肉包子,素来果断的性子,第一次有了疑惑。
这时在走廊内巡查的同僚走了进来,看他发呆,喊道:“赵砺,走了。”
赵砺反应过来,拿着这俩肉包子跟了上去,同僚很快就看到了:“你什么时候买的?”说完直接拿了一个塞自己嘴里,“怎么是凉了的?也罢,守了一晚上滴水未进,有吃的就不错了。”
等他伸手要来拿第二个时,赵砺下意识收回了手:“大人呢?”
“先行押送林冀回去了,你是不知道刚刚那一幕,我都没反应过来,林冀竟让一个小书生给治住了,我看他自己也是万万没想到……”
闹哄哄的云香楼在大批官兵离开后,终于平静下来。
可没哪个客人再敢留在这儿,这样的事过后,至少好些天生意要受影响。
蔡小花带着春喜离开柳巷,去打酒的路上,顺道在药铺拐了下弯,在手臂和脖子上上了药,遮掩过后,才打了好酒买了肉,到东厂找老爹。
一路畅通无阻,蔡小花到这儿就像是到自己家,没谁不认识她的,有些品级比她高的,都还得看在老爹的面子上称她一声华公公。
绕过了几道门后,给过三回令牌,蔡小花来到了个类似农家的小院。
前后就三间屋舍,篱笆作围墙圈了一小块地方,挨着篱笆墙的外延还有几条田垄,园内的鸡舍中时不时传来咯咯声。
在肃静的东厂内,这场景显得格格不入。
蔡小花推门而入,冲着那几间屋舍喊道:“爹!我来看您了!”
不多时,后屋中走出来一个穿着厨子衣袍的男子,三四十的年纪,身材敦实,面善的很。
看到蔡小花后乐呵呵道:“来啦,快坐,爹刚学了一道菜,你来尝尝。”
蔡小花脸上的笑意一滞,脚步顿时沉重万分。

小编点评

公公您有喜了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说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