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好我的鱼尾巴(何小俞修伯特)

藏好我的鱼尾巴(何小俞修伯特)

导读:何小俞修伯特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藏好我的鱼尾巴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何小俞修伯特的经历,段落欣赏:她热情地挽过何小俞的手臂,“我可以叫你小俞吗?”何小俞咧嘴笑:“当然可以,贝拉小姐。”

小说介绍

何小俞修伯特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藏好我的鱼尾巴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何小俞修伯特的经历,段落欣赏:她热情地挽过何小俞的手臂,“我可以叫你小俞吗?”何小俞咧嘴笑:“当然可以,贝拉小姐。”

何小俞修伯特小说简介

他们抵达酒店时贝拉已经等在门口了。
她热情地挽过何小俞的手臂,“我可以叫你小俞吗?”
何小俞咧嘴笑:“当然可以,贝拉小姐。”
“叫我贝拉就好,亲爱的,我们动作得快点,把你打扮成先生要求的样子需要花点时间。”
何小俞跟着她去了酒店楼上,他们将一个套房改成了衣帽间和化妆室。

藏好我的鱼尾巴何小俞修伯特全文阅读

贝拉将她按在椅子上,利索地给她扎了个可爱的丸子头,而后仔细地翻弄多余的碎发,尽量让每一根发丝都在它该在的位置。
打理好头发,贝拉对着她的脸犯了愁,“这张脸可真叫人嫉妒,一点瑕疵也找不到。”
“你的声音也很好听,说实话,我很奇怪Z国的娱乐圈竟然没有你的名字。”
何小俞不知道怎么接话,只乖巧地笑笑。
贝拉替她修了眉形,而后一手化妆刷,一手粉底,犹豫半天,最后放下刷子挑了一支豆沙色口红给她抹上,又打了一点腮红修饰脸色,妆容就算完成了。
像童雅雅说的,何小俞的脸加什么化妆品都是在画蛇添足。
化妆部分过于简单,换衣服的部分就可以多下些功夫了。
“先生今天的主题是‘站在窗边手捧鲜花的少女’和‘仰卧床上读书的女孩’。”
贝拉从衣架上拿下一件又一件精美的裙装让何小俞换上,连换十几套,全部都被否定。
何小俞是个衣架子,衣服穿起来都很好看,但那些裙子全是些去参加晚宴的礼裙,与要求不符。
贝拉气得挠头,也怪汤姆这个笨家伙,净选了些做工华丽的裙装。
她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一件较为素雅的银丝收腰睡裙,审视着何小俞的整体造型,终于满意了。
何小俞直勾勾地望着旁边的金丝睡袍,问道:“金色不好吗,贴近阳光的颜色。”
贝贝冲她摇了摇手指,“不不不,先生喜欢银色,过去的经验告诉我,选银色被骂的几率最小。”
何小俞失望地撇嘴,她更欣赏金色。
她自出生起就嫌弃自己的银色鱼尾,她皮肤白,上身连着银光闪闪的鱼尾通体淡色,难看死了。
小时候一有机会,她就会游到礁石上晒尾巴,祈祷阳光能把自己的尾巴晒成金色。
当然这种天真愚蠢的行为被同伴嘲笑过后就她再也不干了,不过对金色的向往却始终没有消退。
换好衣服,贝拉体贴地找了件宽大的外套给她穿上,揽着她上了车。
车开到海边别墅门口,贝拉和汤姆你一句我一句地向何小俞交代注意事项。
“不要做多余的事,不该问的别问,平时能不说话最好。”
“不要在别墅里乱走,尤其不要去先生的房间。”
“累了可以直说,不要耍小聪明偷懒,先生会更生气。”
“看画的时候一定要真心实意的夸赞。”
汤姆说出最后一句,贝拉顿住了,严肃而郑重地说道:“最后一条非常重要,千万要记住。”
何小俞眨眨眼:“可以问为什么吗?”
两人齐声说:“不可以。”
何小俞从善如流换了个问题:“老板是一位画家吗?”艺术家总是有些怪脾气的。
汤姆沉默了,贝拉简单道:“不,画画只是先生的爱好。”
粘上艺术气息的人也会有些怪脾气的,何小俞想。
三人又聊了几句,别墅的大门在九点整按时被拉开。
汤姆下车后对着大门边站着的高大黑人打招呼:“嗨,尼尔。”
身高起码一米九五的保镖木着脸无视了他。
贝拉在后面轻踹了汤姆一脚:“又去讨没趣,不长记性。”
汤姆挠了挠头:“没准熟了尼尔就理我们了呢。”
“清醒点吧,我们认识三年了,除了先生,你见他跟谁说过话。”
何小俞偷偷比了比自己和尼尔的身高差,发现她还不到人家胸口,抖抖身子跟上了前面两人。
修伯特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衣服上没有多余的褶皱,翘着长腿坐在客厅闲适地喝红茶,周身的气质让他看上去像是身处大庄园候客的贵族少爷。
贝拉和汤姆恭敬地向他道早安。
修伯特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贝拉临走前给了何小俞一个“加油”的眼神。
何小俞立在一旁,随时听从安排。
修伯特上身半靠沙发,撑着手臂,蹙眉提出要求:“外套脱了,把口红擦掉,身体站直。”
何小俞一一照做。
修伯特终于满意了,起身道:“跟我来。”
别墅面朝大海,二楼一间拥有落地窗,观赏海景最佳地点的房间被改成了画室。
房间摆着几个支架和画板,落地窗前放着一面装饰用的白色假墙,墙体镶着一扇窗户,窗台上有一支新鲜的白玫瑰。
“拿着花站到窗户前。”
“低头。”
“身体向右转15°。”
“表情放松一些。”
调整了半个小时,修伯特总算找到合适的角度,开始动笔。
何小俞忍不住问:“请问我需要保持这个动作多久?”
修伯特迫不及待要开始下笔,有些不耐烦道:“三个小时吧。”
何小俞咽了下口水,身体下意识抖了抖。
修伯特仰起下巴,目光幽幽:“把自己当成一尊蜡像,身体不许动,耽误时间扣奖金。”
竟然还有奖金!

藏好我的鱼尾巴免费阅读

何小俞霎时站得笔直。
顷刻,修伯特皱眉放下笔,端详着画布喃喃道:“颜色过于单调了。”
何小俞视线飘向花瓶里的向日葵,盯着喜欢的颜色或许能让她装蜡像更成功一些,于是鼓足勇气向修伯特建议道:“不如把玫瑰换成向日葵怎么样?”
修伯特冷漠道:“不怎么样。”
不过何小俞的话给了他灵感,他走向房间插满新鲜花束的花瓶,跳过那朵花盘比人脸大的向日葵,选了一支香槟玫瑰。
他忽然道:“你觉得向日葵更好?”
何小俞茫然地点头。
修伯特垂首轻轻抚摸着花瓣,似是不经意地问:“为什么?”
何小俞诚实地说:“金色好看。”
修伯特暗道,金色俗气死了。
他压下即将弯起的嘴角,随手将花丢给她,“我就要选玫瑰。”
何小俞换了朵花捧着,心想,你是老板你开心就好。
在金钱的驱使下她咬牙坚持了两个小时,期间不停给自己洗脑:我是个没有感情的蜡像,蜡像是不需要动的……
想想美好的薪水。
想想丰厚的奖金。
想想……贝拉似乎说过累了可以直说,何小俞抿抿嘴,开口道:“老板,我能不能申请休息一会儿,就两分钟。”
修伯特看她一眼,用笔头敲了敲画板,说道:“休息五分钟。”
何小俞立刻将玫瑰嫌弃地丢到一边,来回揉搓酸痛的手臂,半晌突然睁大眼睛问:“休息会扣奖金吗?”
修伯特挑眉:“不会。”
何小俞放心了。
资料上说她特别在乎钱,修伯特勾起一边唇角,笑容恶劣:“因为要求临时休息的人不会得到奖金。”
正在做伸展运动的人静止一秒,然后迅速捧起丢在一边的花,摆回原来的姿势,“老板我刚才是开玩笑的,蜡像是不需要休息的。”
“好笑吗?”
“……不好笑。”
“我开的玩笑不好笑?”
“……”
何小俞握紧拳头,默念:他是行走的Y国币,长得又金灿灿的,谁会和发光的Y国币生气呢。
修伯特不知道他在何小俞眼里就是一堆金灿灿的货币,见她不顶嘴,乖巧老实地站在那里,他被丢到脑后的绅士教养回来一些,说:“下午画另一幅,换成躺着的姿势会轻松很多。”
“一天要画两幅吗?”
修伯特耐着性子解释:“光线不停在变,我不能只守着一幅画。”
若是贝拉和汤姆在,他们就能发现哈里斯先生今天的心情其实不错,可能是找到一个称心的模特不容易,他难得的有耐心。
咬牙撑到中午,何小俞的胳膊差不多废了,又酸又麻。
修伯特大发慈悲,允许她提前休息,她可以去吃午饭了。
何小俞路过画板时好奇地凑过去瞄了一眼,然后愣住。
她顿时理解了贝拉和汤姆交代的最后一句“看画的时候一定要真心实意的夸赞”。
只见洁白的画布上充斥着一堆杂乱的线条和三种颜色——蓝色,银色,香槟色,她能联想出它们代表的是天空,裙子和香槟玫瑰,当然从画上是辨别不出这三样东西的。
她努力在画布上寻找自己的存在,以证明她几个小时的辛苦没有白费,然而只有银色的色块和凌空的香槟色颜料能够证明她确实也为这幅作品的诞生做出了贡献。
莫非大师的作品最开始都是这种样子吗?
是她不懂艺术,一定是的。
修伯特在她看画的时候便在门口驻足,似乎在等待什么。
何小俞懂事地赞叹道:“老板画的真好。”
修伯特道:“哪里好?”
何小俞卡住,这对话就像女生问男友她今天美不美,男友回答美,女生追问哪里美一样让人头疼。
她怎么知道哪里美,反正美就对了!
何小俞调用肚子里那点墨水,全力瞎编道:“嗯,这幅画线条流畅,颜色分明,配色相宜,画作虽然没有完成,但从雏形已经能看出未来它会是怎样出色的一副画作。”
修伯特:“它已经是完成品了。”
何小俞:“……”
修伯特:“不明显吗?”
明不明显你心里没点数吗?
何小俞脸上不露声色,硬着头皮继续瞎掰:“它的结构虽然完整,但是用时太短,细节不够…不够完美,老板再精雕细琢一番,这幅作品一定会更加惊艳。”
修伯特若有所思,摸着下巴沉默片刻,须臾抬眸对何小俞说:“你说得对,我本想早点结束这幅画,毕竟你憋红脸捧花的样子实在不好看。但艺术不能被辜负,既然你对这幅作品抱有期待,我明天会继续修饰它的,希望你能坚持久一些。”
何小俞脸上笑嘻嘻,心里骂自己大傻x。
她应该攒着词汇量留着夸下午的画的!
下午可以躺着!
多轻松啊!

小编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藏好我的鱼尾巴完结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