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寝那个基佬好像暗恋我(祁景江隐)

同寝那个基佬好像暗恋我(祁景江隐)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同寝那个基佬好像暗恋我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尾文字鱼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祁景有些好奇的贴近门缝,门板却忽然巨颤了一下,嘭的一声巨响,外面的人影像是在门上狠狠撞了一下。随后,就是激烈的敲打,碰撞,门板剧烈的摇晃着,像是被一个成年男人用尽全身的力气,合身撞上来的力度攻击着。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同寝那个基佬好像暗恋我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尾文字鱼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祁景有些好奇的贴近门缝,门板却忽然巨颤了一下,嘭的一声巨响,外面的人影像是在门上狠狠撞了一下。随后,就是激烈的敲打,碰撞,门板剧烈的摇晃着,像是被一个成年男人用尽全身的力气,合身撞上来的力度攻击着。

祁景江隐内容介绍

那边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祁景有些好奇的贴近门缝,门板却忽然巨颤了一下,嘭的一声巨响,外面的人影像是在门上狠狠撞了一下。
随后,就是激烈的敲打,碰撞,门板剧烈的摇晃着,像是被一个成年男人用尽全身的力气,合身撞上来的力度攻击着。
可是即使如此,门也丝毫没有要被撞开的意思。
祁景扫了眼密密麻麻的贴在门楣上的符篆,冷冷笑了一下,反而回到床上,安心的躺了下去。

祁景江隐全文阅读

他担心的不是鬼,而是凶鬼,恶鬼,厉鬼。他并不知道赵璞画的符威力怎么样,拦不拦得下这些凶煞,但是现在看来,小鬼还是不成问题的。
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掏出手机看了下,果然,一格信号都没有。大概鬼的出现,导致附近的磁场也紊乱了。
祁景索性把被子一蒙,耳机一塞,听着歌,一会就睡过去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周围的情况让还是让祁景吃了一惊。门上的黄符全都变成了黑色,有几张还掉了下来,他打开门,门口走廊上密密麻麻的一片黑色,祁景定睛看去,才发现那是一堆凌乱的脚印。
有大如成年男人的,也有小如婴孩的,虽然形状大小不同,但能看出来,都是人类的脚印。
合着这不是来了一只鬼,是一群鬼啊。
祁景心里直骂娘,赵道士的符也许对一只小鬼绰绰有余,可这么多只,扑上来压都压死人了,再多的符也顶不住了。
他去找了祁老爷和赵璞,把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祁老爷满面凝重,赵璞则满脸愧色:“明明只有几屋之隔,我竟如耳聋眼瞎一般,惭愧,惭愧!”
祁景也不怪他,只问:“道长可知道这是什么鬼?为什么要一直缠着我?”
赵璞蹲在地上看了看,把手指在那脚印上一抹:“这是山泥。”
祁景也蹲下来摸了一把,泥土潮湿,还有细细的砂砾掺在里面。
祁老爷说:“赵老弟,莫非这就是.....?”
赵璞面色发青的点了点头。
祁景听他们打哑谜似的你问我答,不禁疑惑道:“是什么?”
赵璞道:“事到如今,我也不便隐瞒了。小景,你知道三七年日本鬼子侵华,杀死了不少咱们的同胞吧?你们学的课本上记载的南京大屠杀活埋了三十万人,可日本鬼子真正活埋的绝对不止这个数。进了村子,就烧杀抢掠,可那些穷的没什么可抢的,就赶到一起,把人活埋了事。”
“咱们这座山在一百多年前,是个真正的风水宝地,硬生生被这些活葬坑给搅坏了,建国之后,很多前辈高人都为这座山修坛做法,这样一代一代,才把满山的怨气洗干净了,连我们也要每年一次,开坛祭拜冤死的魂灵,保佑他们不扰生人,早登极乐。本来我们都以为,这怨气已经去的差不多了,但山底下的尸骨,还是没办法挖出来,到底是个隐患。”
赵璞皱起了眉头,对祁老爷说:“祁老哥啊,我本来以为你这孙子只是阴气重惹小鬼,可现在看来,他都能把安分这么多年的鬼群给引出来....恐怕,事情没我们想的这么简单。赵某惭愧,学艺不精,无法帮老哥这个忙了。”
祁老爷说:“别这么说,是我们来了才引出了鬼群,带累的你不知要做多少场法事才能抵消怨气。这里有这么一大群鬼,我们再待下去反而危险,不如先回城里,再做打算。”
赵璞也点头表示同意。
临幸前,他送了祁景一沓黄符和一柄平平无奇的桃木剑,让他黄符随身带着一两张,桃木剑剑尖朝下,挂在正对窗户的墙上。他还再三叮嘱,一定要把那块玉佩随身带着,必要的时候,很可能就是保命的东西。
祁景一一应下,赵璞又告了一番罪,两人趁着天亮,乘车离开了白云观。
回了城里,祁老爷让祁景先回学校,他会再想办法,有赵璞给的那些东西,短期内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祁景满载而归的回了学校,进了宿舍,发现江隐居然也在。两人几天没见,再见时气氛有些尴尬。
祁景从包里拿出桃木剑,又从桌底下的工具箱里找出锤子和钉子,咬着钉子,哐哐几下砸进了墙里,把桃木剑挂上了。
他一回头,发现江隐在直直的盯着他看,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外套下只穿了一件背心,现在肩膀和胳膊上结实漂亮的肌肉全露出来了,可不是给江隐大饱眼福了吗。

同寝那个基佬好像暗恋我免费阅读

祁景心里一阵别扭,差点像被非礼的小姑娘似的掩住胸口,他抑制住了这股冲动,大大方方的回看了过去,声音有点冷的说:“你看够了没有?”
江隐这才把眼睛撕下来,问他:“你这柄剑是哪来的?”
祁景看他转移话题,也不戳穿:“家里人给的,辟邪消灾。”
说到这个,他又想起来了:“你给我的那个玉佩,是从哪里来的?”
“祖传的。”
“为什么给我?”
祁景到现在,才觉得这玉佩并不像一块单纯的定情信物,在那么恰到好处的时间给出,玉佩的灵气又那么充足,难道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江隐沉默了一会:“....其实那天,我听到了。”
祁景疑惑:“你听到什么了?”
“我听到了一声惨叫,从望月台的假山下面传来。”
祁景惊了:“你.....”
“我从小就经常遇到一些灵异事件,撞鬼什么的都是常事,我怀疑那天你是被什么鬼缠住了,但是不确定,怕吓着你,就没说。我的体质特殊,家人给我准备了几块护身用的玉佩,以防万一,我就给了你一块。”江隐慢慢道,“直到今天你拿回来这柄桃木剑,我才能确定你那天真的撞鬼了。”
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条理清楚,态度平静,声音还挺好听,祁景听的有些发楞,不由多看了他几眼。
要是他对自己没那个心思,能多像这样说一说话,说不定....也不至于那么讨人嫌。
不管怎么样,这玉佩还是帮了自己大忙,祁景真心实意的说了一句:“谢谢。”
江隐没回他,只是走近了几步,祁景绷紧了身子,如临大敌,以为他要抱一下自己,谁知道江隐只是越过他,摸了摸那柄桃木剑。
祁景说不上高兴还是失落,反正是生出了些自作多情的羞恼。
“你干什么?”他故意开口质问,言辞之间态度有些恶劣。
江隐苍白瘦削的手指在桃木剑上一触即离,低喃了句什么:“....二十年,也算可以了。”
祁景没听清,刚要问他,就见他又转身走了,到自己床边,弯着腰自顾自的收拾行李。
祁景这才发现他也是刚回来,行李不比他少,他一直知道江隐是本市人,但因为太少回家,偶尔一次就尤为稀奇。
他看着江隐掏出一个半月形黑包,立在靠床的墙边,那包形状罕见,体量巨大,祁景有些好奇,没忍住问了句:“那是什么?”
江隐看了那包一眼,嘴角竟出现了一丝几不可见的弧度:“这个吗.....我练竖琴。”

小编推荐理由

同寝那个基佬好像暗恋我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