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无度(楚申顾一)

宠妻无度(楚申顾一)

导读:楚申顾一小说《宠妻无度》特别推荐,宠妻无度楚申顾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只是从那以后,刑警队的人发现,他们老大变了。从有心结的老房子搬到了市中心,只因顾一家的地板太硬,而他睡不习惯。

小说介绍

楚申顾一小说《宠妻无度》特别推荐,宠妻无度楚申顾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只是从那以后,刑警队的人发现,他们老大变了。从有心结的老房子搬到了市中心,只因顾一家的地板太硬,而他睡不习惯。不想继承的家业也想继承了,只因顾一偶然夸了某家上市公司的总裁。从不吃糖的他吃了,不吃辣的他也吃了,将彩虹糖纸叠成千纸鹤,穿着完全不符的卡通狮子t恤,一切都只是为了某人。从顾一扑在他怀里,说自己不是坏孩子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沦陷了。

楚申顾一小说简介

谁都说刑侦大队队长楚申冷漠疏离,公事公办,典型的国家主义至上的人。
见过的人都道一句:“天边皓月,可望不可即。”
时间久了,连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是个冷心绝情的人。
直到有一天他家闯进来一只野狗。
野狗姑娘长得倒是乖乖巧巧,恬静可爱。没想到比二哈还狠,不仅偷喝了他酒,更砸了他家。
楚申的眼当场就阴了。
谁知野狗姑娘竟抓着他的手,蹭了几蹭,声音软软糯糯,委屈极了,“妈妈,我疼~”
楚申感觉心都化了。
下一秒野狗姑娘毫不犹豫咬上他脖子。
楚申:我神TM心都凉了……

宠妻无度楚申顾一全文阅读

晚上十点,拳击俱乐部落下最后一盏灯。
顾一换下拳击服走出大厦时,外面只余昏黄路灯招街而过。
跟她一起值夜班的几个男同事跟她打了招呼就走了,顾一捏了捏发酸的脖颈走向不远处的公交站台。
夜色昏淡,偶尔刮过来的冷风让她不自觉拢紧了袖口。
“顾一。”
一道唤声让她止住了脚步,顾一微微侧头看去,才见一辆黑色特斯拉不知何时停在了公交站台前。
顾一微讶,就见那后座车窗被缓缓摇了下来。
昏暗的灯光下,男人那张清隽的脸透着浅淡淡的笑意,饶是这般,也挡不住他眸中温润的光,那笑像是能暖了人心般,举手投足都写满了平易近人。
“顾一,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麻烦了,温先生。”顾一回过神来,朝着邀约的某人摆了摆手,“公交车马上就来了,我自己可以的。”
温衍的脸上露出歉意的神色,“是我来太晚了,抱歉。”
顾一半弯着腰,一手把着肩上随时可能落下的链条包,笑着道:“温先生您说哪里话,你可是我大主顾,我还得多谢你这个伯乐呢,你平日忙,来得晚也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事。”
顾一说这话是真心实意的,对于一个在拳击俱乐部当陪练员的女生来说,没人比她更清楚跟一群男人竞争的难处。
光就性别,她就不足以被别人信任。
而这位温先生,却是第一个发现她潜力并正视她的人。
他愿意跟她打,无论胜负,所以之于她来说,他是她的伯乐。
顾一说话间身后响起了鸣笛声,一辆公交缓缓驶入站台。
“您快走吧,停这违规的,我公交车也来了,总之谢谢您了。”顾一说完朝他弯腰鞠了鞠,还不待他反应,就跑上了后面的公交车。
温衍有些无奈的示意助理继续开车,脑中却不由的回想起刚刚女子那明媚的笑容。
不着妆容的素净小脸,仿似只有巴掌大小,红唇齿白的,很是可爱。弯月水灵的眼睛,烟蓝色的头发被她挽成丸子箍在脑后,一身长款灰蓝色棉服,白色长裤,帆布鞋,棉服打齐小肚腿,将整个人遮掩得娇娇小小。
而此刻娇娇小小不着妆容的顾一,却在上公交车后一把松开了挽成丸子的头发。
烟蓝色***浪霎时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公交车暖色灯光下,露出那张隐在蓬松头发下的冷白侧颜,美得像上帝精心雕琢的宠儿。
顾一坐在了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车上除了她还有零星几个人。她悄悄扫视了一眼,见没有人回过头看,伸手拿出了链条包里面的粉底液、眼影和大红色口红。
涂涂抹抹后,再抬起头来时,完全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之前那妆清纯如人间仙子,现在这妆却像是夜间夺命魔魇,张狂且嗜血,任谁看了,都不禁退后三步。
临要到站时,顾一脱下了外面的长款羽绒服搭在手上,露出里面落了半边肩的夹克外套。这会子倒是强撑着不怕冷了。
一支香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两指之间,点燃,没吸,只是拿着它招街而过。
这是顾一每晚回家必备的装束,偶尔她不会拿烟,但兜里却必然藏着刀。只是今日,她莫名的有些烟瘾犯了。
她居住的地下室外是一条甬长喧闹的夜市,里面鱼龙混杂,这个点,正是这里热闹的初始。
她有时候总是会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地方,藏着黄金的贫民窟。
在最低价的房子里面,吸着最高价的毒。偏偏这么明目张胆的地方,却没一个人管。
“哟,那不是顾一吗?回来了?今儿个又漂亮了……”几个不长眼的醉酒男人迎了过来,在一片起哄声吹哨声中挑战着她的底线。
他们或许只是想逗逗她,但每次,顾一都感觉恶心到了极点,偏偏,她又无法脱离。
顾一抖了抖手里的烟,吸了一口将烟头对准来人,斜眼横飞中尽是威慑,“老子烟可没长眼,哪个被烫出个窟窿就别怪我顾一没提前放话。”
几个男人憨笑着退后几步,有些自讨没趣的散开了,对于顾一,从她第一天搬来,他们就已经见识过了。
跟她打架,她可以狠,不要命的狠。
他们最珍惜的东西,她似乎从未在乎过。
穿过嘈杂的夜市,顾一入了地下室。
刚灭了手里的烟就听见头顶上传来包租婆的声音,“顾一,这个月房租涨两百,别以为你有些狐媚子手段,老娘就拿你没办法,这家还是老娘说了算。”
顾一瞥了她一眼,径直进了屋,刚关上门就听见外面包租婆的破口大骂。
这是她惯用的伎俩,想通过这样将顾一逼走。可惜这合同是顾一和她那老实巴交的男人签的,所以每个月她只需要将房租给她那男人就行。
即使骄横如包租婆,这也是她无法更改的事实。
只是上个月的工资,除了自用的,她都已经悉数寄回了老家,这个月的房租,便等拿到工资再给吧。
顾一颓然的跌躺在小床上,昏黄的灯光在头顶上亮着,恍惚得她也快忘却自己这么多年挤在这里是为了啥。
梦想和追求似乎都遥不可及。
或许,她这辈子,也就止步于此了。
顾一目光不经意间划过书桌,一摞的剪辑书上是一本红色的牛津字典,格外醒目。
那是她考上高中那年爸爸送她的礼物,应该是可以背完的吧。
顾一心里默默的想,肚子却是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她才想起,自己好像没吃晚饭。
看了眼灶台和冰箱,孤零零的只放了一把面,然后再无其它,而柜子下面的泡面箱子也早已空空如也。
挣扎了十多分钟后,顾一还是站起了身出门。
街头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她打算去再拎一箱泡面回来。
临走时,顾一在那本字典上眷念的摸了一下。
出去比进来时容易得多,那群人今晚似乎格外的开心,许是想抓住最后一点年尾。
再过些许日子,就该开春了。
可今日的夜,却格外的沉,沉得像冬日里最后一抹暗色,连半分月光也无。
顾一漫不经心的从便利店出来,手里还抱着一大箱泡椒味的□□。
路过街头那家凌晨才打烊的小面馆时,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下。这里来吃夜食的人比她想象中更多,顾一来尝过几次,味道还不错,就是份量少了点。
只一瞬间,手里的泡面就不香了。
顾一没忍住计算,一袋泡面二块五,一两素面七块,她吃一顿的素面可以够她吃接近三顿的泡面。
难道这钱省得不香吗?
顾一疯狂打住自己想要走过去的念头。
只是脚尖刚微转,就听见前面传来哗啦的巨响。
顾一抬眸看去,就见一个瘦高的男子被一个壮汉推搡在地,而他身侧是倒地的桌椅和吃完还未来得及收拾的破碎碗筷。
几个壮汉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其中一人不罢休的狠狠朝他肩上踢了一脚。
那老板想上去劝架,立马就被呵斥开了,顿时畏畏缩缩躲在了一旁。
那瘦高男人明显想爬起来跑,却被一人抓住领子再次摔了出去。
顾一没走,眉梢突一突的跳,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瘦高男子她见过几次,叫王飒,虽然不熟,但却是她名义上小弟郑钱的朋友。
可这不好的预感,明显不是来自于他。
顾一思忖片刻,还是迈着步子走了过去。
眼见又是一拳要落王飒脸上,她连开口呵斥,“住手!”
那人的手停了下来,几个壮汉齐唰唰的转头看向她。
见是一抱着泡面的小姑娘,深不以为然。
为首的大汉挑唇笑道:“小妹妹,哪凉快哪呆去,别耽误哥几个办事!否则,连你一起办!”
倒是那王飒将她认了个眼熟,连喊道:“一姐,救我,一姐。”
顾一挑了挑眉,当着众人的面漫不经心的将泡面箱子放在了一旁台上,像是怕被污染一般,神情极为不屑。
几个大汉似乎被她的表情给***到了,个个目露凶狠,“臭娘们,非要多管闲事是不是?”
顾一轻拍箱子瞬间,一个侧脸,目露凶光。
眼见对方要捞起凳子来砸她,率先一脚横踢在了那人脸上。
顿时几个人怒了,将她团团包围在中间。
“臭娘们,找揍呢!”
顾一没理会,将王飒护在了身后。
只是正打得热血,就感觉周围看戏的人突然***动了起来,然后跑的跑,散的散。
顾一隐约只听见说,“窟子塌了,窟子塌了。”
对于窟子,顾一再熟悉不过,他们这的黄金窟,俗名,吸毒窝点。
那边刚吼完,这边警笛声也齐齐响起。
几个壮汉见状对视一眼拔腿跑了,顾一十分无辜的再遭受到了他们最后的怒瞪。
只是她刚抱上自己泡面,转头就见一群警察执着警棍跑了过来。
顾一见势不妙,拔腿就跑,身后警察要来拦,她连用身子怼开了好几个。
正穿过街,就见原本吵嚷的夜市哭喊声一片,而开始拦她那几个喝醉酒的男人也都被扣押跪在地上。
顾一刹住脚,刚想转身从另一条道跑,谁知迎面就撞上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
顾一吃痛的捂着额头,反应过来后,发现自己竟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中。
而这片阴影的主人,是个穿着警服的高大男人。

宠妻无度楚申顾一免费阅读

男人的脸很沉,像冰,五官生得十分凌厉,深褐色瑞眼里无丝毫光亮,薄唇紧抿,目光只定定的锁住她。
顾一绕过他要跑,却被一把抓住了后领,像提小鸡一样被提了起来。
她将手中的泡面一扔,反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想要给他来个过肩摔。谁知男人脚下却跟灌了铅似的,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掀动他半分。
而且只要她一出招,面前男人就跟开了挂似的总能提前察觉她的动作,并将她牢牢制服。
顾一咬牙恶狠狠的瞪着他,双眸仿似要喷火。
身后几个警察跑了过来,看了眼被扣蹲在地上的顾一,就将目光转向那人,瞬间脸上严肃的表情转化为憨直的笑,“楚队,多谢您了!”
顾一这才发现他的警服和这几人的有些许不同。
楚申没说什么,直接将她推了出去。顾一趁势就想跑,只是步子刚迈开便有被人抓了个严实。
顾一极其烦闷的咒了一声,这警察是打算跟她作对到底是不?
几个民警不好意思一笑,“楚队,看来得让您多帮个忙了,亲自将她带回去,那面馆老板守着闹赔偿呢。”
这一次顾一明显感觉男人抓住她的手松了松,却在一瞬后抓得更紧。
许是他默许了,伸出手朝那民警摊开。
顾一就在挣扎间被拷上了银白定制手镯。
“靠,你他妈至于吗?”顾一没忍住爆***。
男人似乎很不悦她的态度,蹙眉从兜里掏出一截透明胶带直接粘在了她嘴上。
顾一顿时有苦难言。
几十个同样被扣押的人陆陆续续在她面前被带上了警车,顾一知道几个,都是这一片吸毒的。
昔日出了名的黄金窟在这一夜土崩瓦解。
几个明显不服气的一直在那犟着,“你知道我们上面的人是谁吗?”
顾一就见那押他的人一巴掌打在了他脑门上,“你上面的人?我上面还有人呢?比人?比得过我们老大吗?滚!别瞎***!”
顾一有些惊愕,目光下意识转向身边的人。他依旧沉默着,但这一瞬间顾一却感觉冰冻三尺。
她一个喷嚏直接打了出来,大力冲破了嘴上的塑封,可怜巴巴的看向身旁的人,“警官,鼻涕,鼻涕,纸,纸。”
楚申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没理。
“无情!”顾一忍不住嗤了一句,直接上头将鼻子对准了他袖口。
面前男人瞬间闪躲,恶狠狠咬出一个字,“脏。”
顾一十分无赖道:“警官,我可是提前给你打了招呼的。你可别赖我!”
楚申漠了她一眼,在触及她浓妆艳抹的脸时,脸上嫌弃就更加明显了。
“小杜,给她纸!”
楚申直接丢下一句就上车了。
顾一看着跑来的傻愣愣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帮我?”
那叫做小杜的傻愣愣显然没反应过来,顾一再重复了一句,他竟真的给她擦起了鼻涕来。
这人怎么这么实诚?!
顾一忍不住挑唇,“诶,傻愣子,快帮我解开,我刚就是帮忙去了,没打架。”
小杜看了她一眼,慢半拍的摇了摇头,“不行。”
“诶,你……”
顾一还想说什么,就听见车里传来了喊声,“还不把人带上车,她再说话,用胶水粘!”
“你!”顾一咬牙切齿瞪向那人所在方向,人却被小杜毫不留情的推上了警车。
-
警局大厅,灯光炽亮一片。
顾一气恼的一脚踢向凳子,“我他妈说了,我只是上去帮忙的,不然你把王飒那小子带来问!”
那审她的民警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那小子早就跑得没影了。”
“那打人那些人呢?”
“就你被抓住了。”
“草!”顾一忍不住爆***。
那民警看向不远处的面馆老板,“你怎么说?”
老板摊手,“具体情况我不知道,反正我家大多数东西都她砸的,她也跟那伙人认识,我就要个赔偿就行了。”
顾一咬住下唇,想着身上仅剩的几百块钱,摇了摇头,“不行!”
“什么行不行的?你这砸坏了人家东西,就该民事赔偿!”
“我没钱!”
“不信你搜!”顾一大有将自己衣服包都掏给他看的冲动。
那民警一把拦住了她,犹豫片刻打了个电话。
十分钟后,顾一见着一男人从二楼走了下来。警服倒穿得规整,嘴角却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笑。
“麻烦你了,莫副队。”
那民警连迎了上去,拿过那男人手上刚打印出来的档案翻了翻。
“她还真没钱?”那民警惊愕。
那被叫做莫副队的警察拍了拍他的肩,“没事,我已经打电话叫她老板来领人了。”
嘴角还带着十分欠揍的笑。
顾一瞬间瞪圆了眼,“谁让你给我老板打电话的?”
莫泽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见她外套里面只穿了件T恤,“果然穷酸,连件毛衣都买不起。没事,我跟你老板沟通好了,你这个月工资做赔偿了。”
“什么?”顾一怒不可遏,“不行!”
“你说不行就不行啊。小妹妹,好好看看这是哪!”那叫莫泽的警察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
顾一将他手腕一抓,直接朝后一扭,莫泽脸瞬时扭曲,“你这小姑娘看着年纪不大,心怎么这么狠!”
“我说了,不行!要赔偿你们就把打人的那群人找出来,找他们要,我的钱不能给你们。”
“你的钱就是钱,别人的钱就不是钱了?”莫泽一把甩开了她,十分不满。
“反正我是不会给的。”
“那可由不得你。”莫泽挑眉,示意她看后面。
顾一转身就见她们俱乐部老板匆匆的赶了过来,刚好与他四目相撞,直接被恶狠狠的瞪了回来。
只见他快走过来,十分讨好的朝莫泽一伸手,“警官,让你们费心了,她就一麻烦精,可不关我们俱乐部的事,我们俱乐部安分着呢。”
莫泽伸出去的手一顿,但还是礼貌的回握了握。
“钱我给你们带来了,这是她这个月的工资,都赔给你们,够不够?”
顾一见他取了沓钱出来递给莫泽,连上手要去抢,“不能给他们!”
他们老板动作比她更快的闪躲开了,一旁面馆老板见着钱连拿了过去数了数。
“够了够了。”
他说着就要走,顾一连上去拉他,“你不能拿!”
那眼眶酸涩得通红,面馆老板被她扯得一踉跄,顾一刚要去拿钱,手却被更大一力给扯开了。
来人将她手臂一反,扣押了下去。顾一咬牙,一脚朝后踢去,但却像是被提前预知,她的膝盖后弯被一脚踢下,跪倒在地。
顾一眼睁睁看着那面馆老板拿着钱晦气的走了,边走还边骂。
她抬眸看向押着她的人,嘴唇颤抖,“你放了我,让他把钱还回来好不好?我有用的!”
楚申的唇锋抿成一条直线。
“你快放了我啊!”顾一挣扎,人却依旧被牢牢押住,“你们去抓那些人啊!凭什么指着我一个!”
顾一眼见那面馆老板要走出警局,发了疯的去撞身后的男人。
莫泽要上来帮忙扣押,却被顾一一拳打在了眼睛上。
顾一老板有些被吓到了,连摆手,“这不关我的事,也不关我们俱乐部的事,她今天就被解雇了,对,解雇了!”
顾一不敢置信的看向他,她老板反瞪了回来,“你瞪什么瞪!要不是温先生指定要你,我们早就决定将你解雇了。看你也挺努力的。可怜你一两年了,你看现在哪家俱乐部要女陪练员?打架厉害又怎么样?我们就一陪练的!你惹事可别连累到我们!”
那老板像巴不得跟他没半分瓜葛一般,他轻易几句话粉碎了顾一这么久以来的努力。
她以为,只要自己做得够好就行,原来,不是因为她努力,只是别人可怜罢了。
那一瞬顾一内心的愤怒值被激到了顶点,拳头握得咯吱作响。
也不知是她力气大了,还是楚申松了几分,她那拳头结结实实的揍在了那老板脸上。
顾一看着瘫倒在地上的人,“这一拳,老子替自己打的,白瞎了我的眼做了你这么多年的员工!”
亏她以为他只是磨练自己,还一直给他找借口,原来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典故从来都不只是电视里有。
“打人啦,打人啦,你们还不拉住!怪不得妈不要爹早死!一点教养都没有!”那老板捂着脸鬼哭狼嚎,一派唯利是图的商人作风,也对,他本就不是习武之人。
顾一本来一拳就要作罢,这一下逼得她拳打加脚踢,她向来是有仇当场就报的人。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她被关了禁闭,拘留室三天,但他们老板这口恶气她算是出了。
就是楚申的……
顾一眼中冒着狠光,让她不好过的人,她绝对也不会让他好过!
她都那么求他了!
一天后,顾一从拘留室被放了出来,路过值班表时她刻意看了一眼。
楚申这两个大字在这三天已经被她牢牢刻在仇恨本上了,有仇不报,非君子!
正巧出门的时候和楚申擦肩而过,她冷冷的勾了勾嘴角,“警官是不是觉得所有正义都一定是对的啊?不知道您若是冤了人会不会心里愧疚?也是,反正您高高在上,不过您大概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野狗不是吗?”楚申停下脚步,慢搭搭落下一句。
顾一瞬间龇牙,“你才是野狗,你全家都是野狗!”
门外有人见状连跑进来将她给拉住了,“一一,别,忍住,深呼吸,对,忍住!”
“这他娘的能忍?”
“能的,能的。”来人抓住她的手臂朝楚申点头一笑,挤眉弄眼就给她拖警局外面了。
“我说一姐,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儿,一天都还没把你的脾气磨平啊?”
“别说一天,就是十年老子这脾气也能将他屋给掀了。”
“别,你不惜命,我还心疼钱呢。”郑钱可怜巴巴的捂着小腰包。
“你怂什么怂啊?”顾一一掌拍他头上,“还有,关你钱啥事?”
“你以为你能这么快出来是为什么?我那可是交了保证金了。”
顾一没忍不住又爆了句***,朝他摊了摊手,“烟。”
郑钱连狗腿递上。
顾一吸了两口才道:“还有钱没?”
“你要多少?”
“三千。”
“三千倒还有,更多有没了。”
“别废话,先借我,到时候还你。”
“怎么回事?”
“我工作被辞了,这个月还没给我奶寄钱了,免得她担心我。”
“好。”郑钱没有犹豫的答口应了。
顾一一把揽过他的肩指了指身后的警局,边走边对他说:“里面有个叫楚申的,你帮我查查他住哪。”
“你打听那干嘛?”
“报仇!”
“……”

小编推荐

小说《宠妻无度》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宠妻无度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