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璀璨不如你(凌思涵江寒)

星河璀璨不如你(凌思涵江寒)

导读:《星河璀璨不如你》讲述了凌思涵、江寒之间的爱恨纠缠,是由金牌作者“君柠”创作的言情小说,令凌思涵没有想到的是,时隔多年,她与江寒再次重逢,此时的他,居然已经褪去了光芒,成为了一个北漂,竟还要与她***一屋。

小说介绍

《星河璀璨不如你》讲述了凌思涵、江寒之间的爱恨纠缠,是由金牌作者“君柠”创作的言情小说,令凌思涵没有想到的是,时隔多年,她与江寒再次重逢,此时的他,居然已经褪去了光芒,成为了一个北漂,竟还要与她***一屋。

凌思涵江寒小说简介

令凌思涵没有想到的是,时隔多年,她与江寒再次重逢,此时的他,居然已经褪去了光芒,成为了一个北漂,竟还要与她***一屋。一次又一次的徘徊,一次又一次的挣扎,最终是让凌思涵坠入了爱海,无法自拔的爱上了江寒,只是他们真的适合吗?

星河璀璨不如你全文阅读

北方有座城市,静谧而美丽,四季分明,景色宜人,尤其是每到冬天,天寒地冻,常常大雪纷飞,因而名为北城。
2012年,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并没有来,日子和从前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人们依旧忙着生活,忙着生存。
傍晚,过了晚饭时间,树下或是小区门口,又或是墙根下,聚集着男女老少,除了聊家长里短,就是谈论天气之类的。
果真,五月里,迎来了一场大雨。
明明刚刚还晴朗的天气,下午的时候就乌云密布,片刻就大雨倾盆。街上的行人纷纷跑进路边的商店或是房檐下躲雨,居民区的人们也纷纷跑进屋里,或是手忙脚乱地收起晾在屋外的衣物。
就在这瓢泼大雨中,江寒带着母亲刘茹和妹妹江暖搬进了刚租来的一室一厅的房子里。地方稍偏一些,房子也有些年头了,又是采光不好的一楼,但房租便宜。他们拖着大包小包进了空旷的屋子,身上还沾了雨水。
刘茹呆呆地看着屋子,江暖脸上还有着泪痕,江寒一脸的疲惫。
“妈。”江寒扶着刘茹坐在房东给留下的沙发上,握着她冰凉的手说道,“妈,别担心。明天我就去想办法,就算不能把我爸救出来,至少也可以少判几年。”
刘茹这才缓缓转过头看着江寒,突然大哭出来,自事发至今,她都没有哭过。她一哭,江暖也跟着哭了出来。江寒头疼的厉害,但他又不得不安慰母亲和妹妹。
雨过之后的天空,蓝的沁人心脾,空气格外的清新,人们出来***都觉得身心格外的清爽。说笑闲聊,开始新的忙碌的一天。
江寒躺在沙发上,几乎是一夜未眠。天还没亮,他便起来开始收拾东西,怕吵醒卧室里的母亲和妹妹,他的动作很轻。
“江寒,来,妈收拾吧。”刘茹推开房门,又将房门轻轻地关好。
“没事。”江寒说着,把箱子拆开,把厨房用具拿到厨房,刘茹便在厨房安置这些东西。
“妈,这房子你能住惯吗?”
“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你放心,你妈不是不能吃苦的人。就是看着你和暖暖,妈心疼。”刘茹的声音有些哽咽,她赶紧拿起电饭锅转身进了厨房,硬是把眼泪逼了回去。
江寒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默默的拆装箱子收拾东西。
天大亮了,阳光有些刺眼,江寒放下手里的东西,说道,“妈,剩下的你先放着吧,我出去一下,等我回来再收拾。”似乎是怕刘茹不放心,他说道,“妈,你不用操心,这些事我来办就好。你好好在家照顾暖暖。”
“你去吧。”刘茹尽是疲惫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她很想笑,给江寒一点安慰,但是她无能为力,只得又低下头继续收拾东西。
江寒洗了洗手出门了。过了一会儿,江暖起来了,看到母亲边流泪边收拾屋子。
“妈。”她叫了一声,然后走过去,也帮忙收拾东西。
“哎呀,你别动,你去歇着吧,别划着手啥的。”
“没事,我已经长大了,能干活了。”
江暖从小过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日子,她不太懂收拾家务,于是边收拾边问这是什么,要放哪里。刘茹都一一的告诉她,说着话,也就显得空气没那么寂静了,好像这样,能让人的心好过一些。
“妈,我想我爸了。”
一想到曾经父亲慈祥的样子,温和的话语,江暖又哭了出来。刘茹本来心里就难受,这下也哭了出来。于是母女俩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江寒出门就直奔父亲的一位好友刘叔叔家里,但是连门都没***,说是出差了,大概得半个多月才能回来。事实上,刘叔叔就在屋里呢,他是看着江寒离开的。
江寒接连去了好几个父亲的好友家里,都是以各种理由被关在了门外。最后,他去了最后一位他认识的叔叔家里,这位姓马的叔叔,倒是见了他,热情的嘘寒问暖,安慰他。
江寒说起父亲的事情,马叔叔给他分析了其中的利弊,后又给他说道,“孩子,叔叔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能力有限,实在帮不上什么忙,而且这件事情不好插手。你觉得为啥江市长这把椅子做的这么安稳,却在一夜之间就入狱了呢?”
江寒有些吃惊地看着马叔叔,马叔叔笑笑,“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能明白的。”马叔叔拍拍江寒的肩膀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去监狱里打点一下,少让江市长受些苦。不管判多少年,如果表现的好还能提前出来的。叔叔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说着,马叔叔拿出一张卡递给江寒,“钱不多,但是好歹能解解燃眉之急,你拿着。”
江寒推脱不要,谢过马叔叔后,江寒想来想去,决定去找好友借钱,他想,就是拿钱砸,也要把父亲救出来。而且冯小龙家里有钱,他还没毕业就在自家公司上班了。
江寒赶到小龙家的公司,刚到门口就看到小龙出来。
“小龙,借我点钱,过些日子还你。”
小龙白了江寒一眼,突然大笑起来,说道,“我没听错吧,我们江大少爷还有借钱的时候吗?”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小龙嘲讽道,“江大少爷,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爸,我家都受了牵连。工程是我家接的没错,但是民斗不起官啊,现在我家还赔了钱不说,名声都赔了。再说了,咱俩熟吗?我凭什么借你钱,你怎么还?***?”说着,小龙大笑一声。
“不愿意帮忙就不要帮,我不为难你。”江寒说着转身就走了。
小龙十分不爽的看了一眼江寒笔直的背影,从小,他最讨厌的就是江寒这幅样子,他永远都是把背挺的笔直,他永远也不会说疼。
“你要是跪下来,给我磕头,如果我高兴了,说不定能去刘叔那里说几句好话。对了,我中午要和刘叔一起吃饭。”
江寒紧咬着牙,身体颤抖着,如今小龙的确可以轻易的见到那些有权利的人。如果能说上几句好话,事情也许会好办一些。江寒犹豫着,他紧握着拳头,紧咬着牙齿,左腿微微弯曲。
大力从后面跑了过来,他装作无意的撞了江寒一下,又扶了他一下,说道,“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小龙不满地看着大力,说道,“你有事?”
大力笑笑,“那个来找你吃饭去啊。”
“没工夫。”小龙耀武扬威地打开车门,车子从江寒跟前呼啸而过。
大力站在原地,看看江寒,说道,“他就那样。你别往心里去。”
江寒转身要走,大力追了过去,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家里的事儿,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没人敢那啥。”大力摸摸后脑勺,说道,“我觉得我爸的建议挺好的。你先缓一缓。等过了这段时间,情况能好些。到时候拿钱砸,也能把人捞出来。”
江寒眸光一闪,刚才他去马叔叔家的时候,大力竟然也在家。他点点头说道,“谢了。”
江寒没再去跟任何一个朋友借钱,他知道,哪怕是去了,结果都是一样的。从小到大,他们捧他因为他是市长的儿子,各家的生意,升官之路都需要他爸的照拂。
最后他还是回到了马叔叔家,拿走了那张卡,钱不多,三万,但是足够在监狱里打点了。手里拿着那张卡,江寒去了监狱。
他身心疲惫却不敢有一丝的松懈,更不敢表现出来,他也不能表现出来。
站在监狱门口,他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等了几分钟才听见门开的声音,江德龙在狱警的带领下走了进来。他的父亲,曾经意气风发的父亲,如今看上去老了好些岁,头发不再是打理的那么整齐,下巴的胡茬还在,眼窝深陷,人也瘦了许多,脸上有了皱纹。江寒心里疼的苦涩。
“爸。”江寒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不敢再多说一个字,害怕自己哭出来。
江德龙坐在江寒对面,面带笑容。虽然他已不复往日,但那双眼睛依旧泛着光芒,带着慈祥和看透一切。
“爸,你受苦了。”
江德龙摇摇头,说道,“一步错步步错啊。欲望啊,一旦你打开了一点点,就收不住了。你会想要的更多,却不知,欲望的深处是深渊啊,会让你万劫不复。”
“爸,我会想办法的。”
“江寒,别为我费心了。”
“爸,难道你就甘心他们这样对付你吗?”
江德龙笑笑,“江寒,爸是罪有应得。的确很多人都在觊觎这个位置,可是如果我不犯错,就不会有今天。别想着报仇什么的了,爸只想你平平安安的生活,你妈和暖暖还需要你。”
江寒抿着唇不说话,他的心很乱,他很迷茫。江德龙似乎是看出了江寒的心思,说道,“放下吧,江寒。”他又叹口气说道,“江寒,这些日子,爸在里面想了很多,我这一生落魄过,风光过,年过半百,也算是什么都见识到了。回想我这一生,我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娶了你妈妈,第二件就是有你和暖暖这两个孩子。爸爸也唯独放不下你们。你是长子,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以后要替爸爸照顾好你的妈妈和妹妹。”
江德龙边说,江寒的眼圈就泛红,渐渐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就流了出来,江德龙笑笑说道,“小时候,我那么打你,你都不哭,现在长大了,咋还这么爱哭了呢。”
江寒抬手擦擦眼睛,江德龙又继续说道,“你答应爸爸,要好好的生活。照顾好你妈和暖暖。”
江寒点点头,江德龙宠爱地笑笑,又说道,“你不想读书,爸爸也不再逼你了,那你就找份工作,认真努力的工作,将来找一个好媳妇,平安健康的度过一生。”
江寒缓了一会儿,动动嘴唇,想要说什么,狱警说时间到了,就把江德龙带走了。
江寒在后面大喊着,“爸!爸!”却只看见江德龙转身冲他一笑,那一笑,看的江寒心里颤抖。
“江寒,锋芒要收敛。”这是江德龙说的最后一句话。
三天后,监狱里传来消息,江德龙***了。

星河璀璨不如你免费阅读

江德龙***的消息传到了这间破旧的房子里。刘茹刚一听到消息就晕了过去,江暖眼泪刚流出来也晕了过去。江寒眼前发黑,他扶着墙,闭着眼睛,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他赶紧掐着刘茹和江暖的人中,把两人弄醒。江暖紧挨着刘茹,无声地哭着。刘茹两眼空洞,一脸愁容,一句话不说。江寒平生第一次遇见家里有人过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心也很乱,也害怕,可是他不能说。
“妈,爸的后事咋办?”
好半天,刘茹才回过神来。她说道,“就简单的办吧。”
当天下午,江寒的大姨一家来了,大姨夫帮着张罗葬礼的事。这才让江寒心里有了底。
天气热了许多,已经许久没下雨了,地上干的尘土飞起。一只大黄狗趴在树荫下吐着舌头,吹来的风有些热。傍晚时分,人们三五成群,在小区院里摇着扇子,谈论国家大事。
小区的喷泉处聚集着带孩子的,不带孩子的妇女,男人,老头儿,老太太,近一段时间,大家七嘴八舌地都在讨论一件事。
“听说了吗?江市长***了。”
“活该呗。”
“死了都便宜他了,总算老天开眼啊。”
“就是。那桥刚建完就塌了,不找他找谁。”
“拿着老百姓的钱不办事儿。”
“可不,这当官的不都这样,反正最后苦的还是咱们这些老百姓呗。”
……
“欢迎光临。”
小区底商一个不过三十平的小超市门口的招财猫发出声音,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进来。小超市里有三五个人在挑东西,收银台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墙上挂着一个电视,里面播放着超市内的监控。
“凌叔,这酱油多少钱一瓶?”刚进来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拿着一瓶酱油走到收银台。
“五块钱。这是好酱油。”
那男人边掏钱边说道,“哎,凌叔,听说了吗?市长***了。”
“是啊。”凌吉礼长叹一声,接过男人的钱,又找给他五块钱。
男人接过钱说道,“这事儿也不知道咋办,那桥塌的时候从桥上掉下来的人,重伤那都算是轻的了。还好那天我没从桥上过。”
“能咋办?现在政府门口不正在闹呢吗?”
“我得走了,我媳妇还等着我这酱油呢。”说着男人推开门走出去。
门口的招财猫又说道,“欢迎光临。”
夜空如泼了墨一般,家家户户的灯光像是星星一样,让这黑夜有了一些光亮。
一个雨天,江德龙的丧事刚办完,妻儿都还穿着丧服。屋子里死气沉沉的,没人愿意多说一句话。刘茹默默抹着眼泪,江暖小声哭着,江寒眉头紧皱,他很想哭,他的心已经压抑到了极点。
过了一会儿,刘茹说道,“江寒啊。”
江寒抬头,眨眨疲惫的眼睛,看向母亲,“妈,怎么了?”
刘茹擦干眼泪说道,“事情都差不多了,你收拾收拾回美国吧,不是快要毕业了么。”
江寒抿着唇,良久声音低沉地说道,“对不起,妈。我……”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继续说道,“妈,我毕不了业了。”
江暖小心地看着哥哥和妈妈,生怕他们会吵起来,过了一会儿,刘茹叹着气,又抹着眼泪说道,“都是妈不好,以前没好好管你。”
“妈,是我不好。我明天去找工作,总能养活我们一家人的。”
昏暗的灯光照在三个人的脸上,刘茹说道,“江寒,别去找亲戚们借钱了。出事儿的时候都对我们避之不及。今天葬礼上你也看到了。以前求着咱们家找工作办事儿的时候,可不是今天这么趾高气扬,义正言辞的。这时候说什么廉洁,当初怎么都非要找关系呢。那都是你亲姑姑,亲叔叔呢。你爸出事儿的时候,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的,都躲远远的。”
“妈,算了。以后不来往就是了。咱们谁也不靠,就靠自己。你放心,我能养活我们一家人的。”江寒看看妹妹,说道,“暖暖,你和妈回屋睡觉。”
“哥。”江暖的声音嘶哑中带着哭腔,江寒摸摸她的头,“没事,有哥在呢。”
卧室里,一张双人床上,江暖靠着母亲,疲惫地睡了过去,刘茹一夜未眠,江寒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夜几乎未眠。他现在需要一份工作,可是在北城,只要是稍微成型一点的公司,都是曾经他所谓的那些朋友家的。他不能去。
江寒早饭都没吃就出门了,他挨个儿商店地问招工的情况,都没能找到一份工作。他甚至想,如果能在超市整理货物,或是在餐厅端盘子,至少也是有些收入的。但是偏偏不如人愿。
傍晚四五点钟,他已经筋疲力尽了。他走近一间酒吧,这是曾经他经常来的地方。在北城,这是最豪华的酒吧,是公子哥们都来的地方。
“江大少爷,要什么酒?”服务生问道。
江寒摆摆手,“三哥在吗?”
服务生吞吞吐吐的,江寒冷笑一下,就在他转身准备走的时候,三哥从门口进来了。三哥是个中等个头儿,微胖的男人。
“江大少爷。”三哥喊了江寒一声。
江寒点点头,三哥说道,“叔叔的事情,节哀吧。”他拍拍江寒。江寒又是点点头。
“来点酒吗?”三哥问道。
江寒摇摇头,三哥走进吧台,倒了两杯酒,推给江寒一杯,“我请你。我也好久都没看见你了。”
江寒喝了一口酒,他不说话,三哥也不说,两人就默默的喝酒,第三杯喝完的时候,江寒说道,“三哥,你这儿还缺人吗?”
三哥早就听说了江寒之前的遭遇,包括今天一小天儿,他去找工作被拒绝的事情。
他认真地说道,“江寒,虽然咱们这地级市不如北京上海那么繁华,但是这里也是鱼龙混杂,你确定?”
“我也是混大的。”
“行。”
“谢谢三哥。”
“谢啥谢。好歹朋友一场。何况,你还叫我一声三哥。”
江寒换上工作服,开始熟悉工作,一个服务生小声说道,“三哥,你真用他啊?”
三哥看了服务生一眼,说道,“做人呢,不能忘恩负义,更不能落井下石。谁能知道明天有啥事发生呢?还有,你要记住,莫欺少年穷。”
由于三哥的关系,酒吧的服务生们对江寒都算友好。几天下来,工作还算顺利,江寒用忙碌将家庭的变故的伤痛掩盖的严严实实。他想着过些日子稳定了,要再找一份白天的工作。
这天,江寒换好工作服,和同事们一起打扫生,准备迎接夜晚狂欢的人群。
台上的歌手在唱歌,卡座里面的客人们在喝着酒聊天。
江寒将6号桌的酒水端了过去,他知道那桌坐的是曾经的酒肉朋友,他装作没看见一样,将酒水放在桌上。
“呦,这不是江大少爷吗?我说呢,咋这么帅呢?”
“咱们这北城还能找出比江大少爷更帅的人?”
“那能喝到江大少爷端的酒可是我的荣幸。”
其他人跟着笑了起来,其中一个人说道,“小鹏,你咋能这么说呢。”
小鹏说道,“那不然呢?”
“这不是委屈了江大少爷了吗?就江大少爷长这么帅,当个服务生多屈才啊。”
几个人一阵起哄,小鹏抽出两百块钱,说道,“来,大少爷,这是给你的小费。”
小鹏给小龙使了个眼色,小龙从钱包里抽出五百块钱说道“江大少爷,我有个姐妹儿,看上你好久了,这是定金。你要是今晚过去,她包养你都不成问题。”
小龙起身走到江寒跟前,把钱塞进他手里,江寒抓着钱***的拍在小龙胸口,钱掉在了地上,小龙冷笑着看了一眼,“嫌少?”
江寒忍着心里的怒气,转身就走,小鹏起身拦住了他,“谁让你走了。”他把钱扔在了地上说道,“别不知好歹,大少爷,这是给你的小费,捡起来。”
江寒紧握着拳头,三哥从后面走出来,看到这边的情况,赶紧走过来,弯腰捡起地上的钱说道,“小龙,你这钱多的都掉地上了,真是让我们这没钱人羡慕啊。”他又看向江寒,说道,“去后厨看看10号桌客人要的东西好了没有?”
江寒从后厨的门走到外面,一拳打在墙上。
“你干啥!”三哥从后门出来,呵斥他一声,“家里人都要靠你,你这么不爱惜自己!”
江寒没说话,扭头看着别处。他紧握着拳头,压着心里的怒气。
“江寒,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候我们不得不低头,你看我虽说是酒吧老板,依旧要跟客人客气。你知道吗,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以前也遇到过,我给人打工的时候,有的客人喝的醉醺醺的,结账的时候就把钱扔在地上,让我捡起来,我不捡吗?那这一晚客人消费的金额都得我来补。我承认,今天这情况,换做是我,我也受不了,但是也只有在自己落魄的时候才能看到谁是真正的朋友,是不是?”
“不好意思,三哥,给你添麻烦了。”
三哥拍拍江寒的肩膀,“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好好干。三哥看得出来,你和他们不一样。”三哥抬头望了望夜空,又说道,“江寒,人要学会低头,低头并不是说你就被人踩在脚下了,低头是为了有一天能真正的抬起头。”
“谢谢三哥。”
清晨下班回到家里,江寒躺在沙发上,打开手机,看到相册里那个女孩子的照片,他才笑了笑,这是自从父亲出事以来,他第一次笑。手在照片上划过,他呢喃着,“你在哪里呢?这些年过得好不好?谈恋爱了没有?”
等屏幕黑了,江寒才放下手机,闭上眼睛睡着了。

小编推荐

星河璀璨不如你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