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萧津琛岑念)

臣服(萧津琛岑念)

导读:萧津琛岑念小说《臣服》特别推荐,臣服萧津琛岑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津琛苦心经营了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这么多年,即使知道岑念不爱他,依旧装聋作哑。为了不看到岑念对他冷嘲热讽的脸,他做过寺里的俗家弟子,也曾远走海外一年。

小说介绍

萧津琛岑念小说《臣服》特别推荐,臣服萧津琛岑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津琛苦心经营了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这么多年,即使知道岑念不爱他,依旧装聋作哑。为了不看到岑念对他冷嘲热讽的脸,他做过寺里的俗家弟子,也曾远走海外一年。

萧津琛岑念小说简介

萧津琛和岑念商业联姻,表面上相敬如宾,私下两人却早已找好了离婚律师。
就在大家猜测两人多久能和平分手,到底是谁外面的人能成功上位时。
岑念却突发意外,车祸失忆。
醒来后,萧津琛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站在她面前,冷峻的脸色不带一丝温柔地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岑念不但没有嘲讽回来,反而却嘴角一瘪,白皙的脸颊瞬间布满泪痕:“老公你为什么要凶我!”
*
萧津琛苦心经营了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这么多年,即使知道岑念不爱他,依旧装聋作哑。
为了不看到岑念对他冷嘲热讽的脸,他做过寺里的俗家弟子,也曾远走海外一年。
却等到了岑念找离婚律师的消息。
就在他忍无可忍,准备放手的时候。
岑念失忆了,而且潜意识还认为两人感情很好,是对恩爱夫妻。
后来——
萧津琛看见抱着自己撒娇的岑念,他闭上眼,紧紧抱着她。
值了,臣服在她的温柔乡里,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都愿意。

臣服全文阅读

岑念今天逛超市的时候,老岑正好给她打了个电话。
她一边往购物车里丢薯片和零食,一边戴着耳机和老岑说话。
“爸,你多久回来呀?”岑念问道。
老岑:“快了快了,过年之前一定回来。”
岑念故意作出生气的样子:“这么久啊?”
老岑乐呵呵地哄着她:“爸到时候给你带特产回来,想吃芒果干吗?”
岑念正好在零食区,随口回答道:“想,可是等你回来也太久了吧,我现在正在逛超市呢,我自己买。”
老岑爽快地说:“好,买!爸给你报账。”
岑念乐不可支地答应了下来。
又说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老岑挂完电话,在微信给岑念转了1000块。
岑念看着一千块的转账,眼睛都亮了。
她高中时候的生活费才300一个月呢。
收下了转账,岑念开心地给老岑发了个“谢谢老板”的表情包。
逛完超市,岑念顺路去楼上的商场转了一圈。
在某个设计师家具店买了个大红色的懒人沙发。
她本来只是想试试这个坐着如何,一坐上上去全身放松,实在太***了。
但是店里只有红色了,岑念想了想,还是付了钱。
回到家后,岑念把买好的东西收纳好,零食放在厨房的柜子里,其他的都放进了嵌入式冰柜里。
自己做了晚饭,吃完后给萧津琛发了消息。
萧津琛的QQ头像还是自带的企鹅,岑念点开他的资料看了一眼。
什么都没有,QQ空间都是干干净净的。
他一直没有回消息,岑念洗完澡发现自己大姨妈来了,肚子有点痛。
她窝在和整个客厅色调十分不搭的懒人沙发里,刷了一下朋友圈。
虽然她还是习惯用QQ,但现在好像大家都不怎么用QQ聊天了。
反倒是朋友圈发的很多。
岑念刷到了舒楠新发的朋友圈,定位是在米兰,她正在米兰看秀加购物。
她给舒楠点了个赞。
点完赞,就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
是一个微信群,里面就三个人。
她、舒楠还有凌云,群名称叫“银河系最美的美少女们”。
舒楠把朋友圈九图发不下的照片全发群里了。
岑念十分配合地回复:【哇~】
凌云:【别刷屏。】
舒楠直接无视了凌云:【你们猜我今天看到谁了?】
岑念倒是很配合:【谁呀谁呀?】
舒楠:【萧津远和宁凝。】
凌云突然出现:【萧津远陪宁凝去米兰了?】
舒楠:【对呀,在酒店被我碰见了。】
岑念本来还在想,宁凝是谁,电视里正好就播出了她的广告。
哦,原来就是那个女明星。
岑念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萧津琛会不会也在外面……
大门打开的声音,打断了岑念的胡思乱想。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萧津琛回来了。
萧津琛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客厅里格格不入的大红色懒人沙发,和穿着睡衣窝在里面的岑念。
岑念闻声放下手机,看向萧津琛,惊讶地问:“咦,你回来了?”
萧津琛把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嗯,鸡呢?”
岑念不解:“什么鸡?”
萧津琛反问她:“你不是买了只鸡吗?”
岑念恍然大悟:“哦,冰箱里啊。”
萧津琛走近客厅,居高临下地看着岑念。
岑念正用水灵灵的眼睛回视着他。
萧津琛看着岑念的样子一时出神,脑海中不断重复着沈肆行给他说的那句话“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上天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吗?”。
这样单纯又无辜的岑念,他还真有些招架不住。
片刻,他才缓缓开口:“我还以为你买的是一只活鸡。”
岑念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笑着说:“萧津琛你好笨啊,活鸡买回来养哪里啊?”
萧津琛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声:“嗯。”
岑念想从懒人沙发上起来,可是坐久了有些腿软,只能伸出手对萧津琛说:“你……你能拉我一下吗?”
她问这话的时候,耳根都红了起来。
在她的记忆里,她和身边男生最亲近的关系不过就是同桌。
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牵手,虽然是自己的老公,但是岑念完全没有两人相处的记忆,就算记得之前的一些小片段。
可真到了要手牵手的时候,她居然害羞了。
这算是她记忆里的第一次牵手了。
萧津琛伸出手,拉着岑念柔若无骨的手,把她从懒人沙发上带了起来。
这一拉倒好,岑念直接整个人都倒在了萧津琛怀里。
两人皆是一愣。
岑念个子在女生中不算矮的,可比起萧津琛,只到他的胸膛。
他进门的时候脱了外套,现在就只穿着一件衬衣。
客厅里瞬间安静,只有电视剧播放到尾声的片尾曲和岑念一下比一下跳得厉害的心跳声。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腰酸…… ”岑念解释道。
刚才窝在沙发里还不觉得有什么,一站直了小腹就开始痛。
“我大姨妈来了。”岑念怕他不相信,会误以为自己是投怀送抱。
萧津琛知道岑念有痛经的***病,把她扶稳后,说道:“你先去躺着休息吧,还能走吗?”
岑念缓了缓,小腹不是那么痛了。
她站直了身子,红着脸回答:“能走,能走。”
岑念回到了卧室,把大灯关了,只留了床头的小夜灯,躺着床上可怜地自己揉着小腹。
读书的时候,岑念经期从来不忌口,老岑是个大男人又不懂这些,也没给她讲过需要注意的事。
那时候班上的女孩子会肚子疼,岑念还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想着自己身体真好,都不会痛。
果然,报应来了。
没想到自己六年后会被折磨得这么惨。
岑念靠在床头,小腹的疼痛并没有好一些。
反而更加严重了。
就在她认真思考要不要去医院的时候,卧室门被推开了。
萧津琛还穿着刚才的衣服,只是把衬衣的袖子挽了上去,露出了坚实有力的小臂。
指节分明的左手,正端着一个白瓷碗。
他走到岑念身边,把碗递给了她:“喝吧。”
岑念探头看了一眼碗里,是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红糖水。
她嗅了嗅,发现还有些生姜的味道。
岑念不喜欢吃姜,捏着鼻子扭开了头:“啊,为什么还有姜啊?”
她还以为萧津琛直接去洗澡睡觉了,没想到是给自己熬红糖水去了。
萧津琛:“生姜温热,和红糖一起煮出来喝了更暖和。”
这些都是岑念以前教他的,不过那时候的岑念很犟,就算是自己痛到不行都不会让萧津琛帮忙,只会自己强撑着假装不痛的样子去厨房熬红糖水。
他看着她捏着鼻子,像喝中药一样视死如归地喝下生姜红糖水,就会笑她:“不喜欢就别加生姜。”
岑念总是瞪他一眼,恶狠狠地说:“生姜温热,喝了好!”
萧津琛垂眸,看着岑念依旧像以前一样捏着鼻子喝下红糖水。
只不过她小脸皱巴巴地,秀气的眉毛拧成一团,可怜兮兮地对他说:“世界上为什么会有生姜味道这么难闻的东西?”
语气像是在撒娇。
萧津琛闻言,倒是笑了笑,接过岑念手里一滴不剩的碗,转身离开了卧室。
岑念看着萧津琛离开的背影,还在思考。
莫非这个臭男人有什么变态的嗜好,为什么看见自己被生姜臭到了还会笑啊?
她又仔细一想,这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萧津琛对自己笑。
他肯定是自己不喜欢姜,在嘲笑自己。
喝了红糖水,岑念小腹的疼痛缓解了很多。
她把被子拉上盖好,给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岑念想着,虽然萧津琛***了一点,刚刚还在笑自己,但是看在他给自己熬了红糖水的份上。
姑且算他是半个好人吧。
慢慢的,岑念感觉自己眼皮越来越沉。
就在她半梦半醒之际,萧津琛推开了卧室门。
他洗好了澡,头发已经吹干。
岑念以前最讨厌他一身酒味,不过今天喝的不多没被她闻出来。
萧津琛走到床边,掀开了被子的另一角。
岑念感觉到被子在动,才萌生的睡意马上消失。
睁眼一看,在床头夜灯的照射下,穿着睡衣的萧津琛手里正拎着被子一角。
“你,你干嘛?”岑念紧张地问道。
萧津琛理所当然地回答:“睡觉。”

臣服免费阅读

岑念被萧津琛这话吓得睡意全无。
虽然早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车祸过去已经一月有余,岑念早就接受了自己和萧津琛结婚的事实。
但是这一个月萧津琛工作繁忙,不常回家,回家也不会和她睡在一起。
今天突然要同床睡觉了,岑念刚才还困顿的脑袋现在更是转不过来了。
“你,你睡这里呀?”岑念声音还有些虚弱,小声问道。
就算失忆后,岑念平日里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像个小辣椒,今天却被折磨得说话都软了。
她的手紧紧攥着被子,手心冒出细细的汗珠,眼睛里闪着光,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
岑念想,这个生姜红糖效果真好,没喝一会儿就开始全身发热了。
萧津琛已经躺在了岑念身边,这床虽然大,但岑念习惯睡在中间一点,他躺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被瞬间拉近。
他们还盖着同一床被子。
感受到床突然下陷了一点,侧目一看,萧津琛的脸近在咫尺。
岑念又不争气的脸红了。
萧津琛看着岑念害羞地拉过被子盖过自己脸的样子,淡淡地回答:“嗯。”
岑念:“哦…… ”
人都睡上来了,不可能赶人走吧。
说服好了自己,可是岑念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身边突然多了个人,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除了失去的记忆,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
岑念悄悄翻了个身,背对着萧津琛。
萧津琛看着岑念柔软细黑的发丝有些凌乱地搭在耳后,刚好遮住了她耳廓上的那颗小痣。
暖黄色的灯光笼罩着岑念小小的身躯,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萧津琛伸手关了床头的小夜灯。
岑念突然说道:“你把灯关了吗?”
萧津琛:“嗯?怎么了?”
以前两人睡觉的时候都是不开灯的,今晚睡前他也习惯性的关灯了。
岑念失忆后一个人住在海樾,独自住这么大又空的房子,说什么不害怕都是骗人的。
萧津琛又经常不在家,岑念晚上睡觉之前就会习惯性地会把卧室、卫生间的夜灯都打开。
岑念背对着他,小声说:“你之前不回家,我一个人睡觉的时候有点害怕,就习惯开夜灯了,突然关了我有些不习惯…… ”
房间装的隔音玻璃,就算楼下此时还是车来车往,但临窗的卧室却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岑念这话一说出口,萧津琛就愣住了。
岑念没有回头,自然看不见萧津琛眼底翻涌的情绪。
过了几分钟,只听见“啪”地一声,萧津琛打开了夜灯。
“谢谢。”岑念抓着被子,不敢回头,只是小声说道。
“还有刚才,你帮我熬的红糖水,谢谢你。”
“不客气。”萧津琛生硬地回答。
岑念不经意透露出的依赖,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之前的岑念从来不会这样。
可转念一想,沈肆行说的对,不论岑念车祸之前他们的关系如何,但是现在岑念还是他的妻子。
无论他之前多么下定决心想要离婚,但是现在的岑念需要他,他们也还没有离婚,现在就算是负一个丈夫的责任。
不是因为其他。
萧津琛说服了自己,心里畅然了许多。
岑念没了困意,手机刚才又放在客厅了,不想出去拿。
她现在睡在床上,百无聊赖。
“萧津琛。”岑念叫了声他的名字。
“嗯?”萧津琛的目光才从岑念背后移开,就听见她在叫自己的名字。
他偏过头看了一眼,岑念还是背对着他。
两个人就用这样诡异的***睡在一张床上纯聊天。
岑念:“你之前在家里没有回卧室睡觉,是回公司去睡了吗?”
海樾的房子虽然大,但是只有两间卧室,除了主卧之外,其中一间摆的是一张儿童床。
萧津琛自然不会睡那个卧室的,他一米八五的个子睡上面,腿有大半截都会在外面。
可是他之前明明在家里洗好了澡,又换了睡衣。
岑念越想越好奇,干脆直接问了。
“没有,我睡的沙发。”萧津琛淡然地回答。
之前室内设计他都有参与,只做了两件卧室的原因很简答,他不想有人***他和岑念的家。
没有多余的房间,他自然只能睡沙发了。
“啊?”岑念听到他的回答,惊讶地转过头看着他。
萧津琛偏了偏头,看见岑念吃惊的表情,反问道:“怎么了?”
岑念本来想问他为什么睡沙发都不睡卧室,可是想了想这话是不是暗示性太强了,很容易让人想歪。
萧津琛难道是为了照顾自己的感受,怕自己失忆后不能很快接受他的存在所以才这样的吗?
这么一想,岑念突然后悔以前老是骂他***,其实萧津琛还挺好的。
“没事…… ”岑念小声回答。
“睡了吧。”萧津琛说道。
岑念点点头:“好。”
岑念在床上酝酿了接近半个小时才睡着,萧津琛在说完话后就一直闭目,她还以为萧津琛睡着了。
在听到自己身边平稳的呼吸之后,萧津琛微微侧身。
岑念离他距离本就不远,他翻身后更是紧贴着她的后背。
萧津琛慢慢把左手伸过去,放在岑念的小腹上。
撩开一截睡衣,带着体温的手掌紧贴着她有些冰凉的小腹。
以前岑念每个月到这个时候,都会在睡前把他的手扯过去贴在自己的小腹上。
嘴里还念念有词:“萧津琛,你这手比热水袋都管用。”
就算中间隔了一年时间,萧津琛还是习惯性地用手帮她暖小腹。
就着这个***入睡。
第二天早上,萧津琛的手机忘了关闹钟,“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了熟睡的岑念。
“烦死了烦死了,萧津琛我要睡觉!”岑念人还在睡梦中,下意识说出这句话,让起身关闹钟的萧津琛一愣。
岑念白皙的手臂盖在脸上,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小嘴撅着,语气间满是被吵醒的不耐烦。
一年前,那时候岑念不用早起,经常在早上的时候好会被他的闹钟吵醒。
她起床气很大,嘴里总是念念有词地骂他。
萧津琛也不气不恼,然后牺牲自己,安抚好岑念。
岑念瞌睡还没醒,就被压着劳累一番。
完事后总是恶狠狠地瞪着萧津琛,看着他神清气爽的起床就气不打一处来。
时隔一年,萧津琛醒来之后看到睡在自己身边的岑念。
又支起了小帐篷。
他翻身起床,去浴室冲了个凉水澡。
萧津琛换好了衣服,从衣帽间出来时,岑念正坐在床上打哈欠。
她睡眼惺忪地看着萧津琛,短发乱糟糟的,刘海都翻了起来,却十分可爱。
含糊地问道:“你今晚还回来吗?”

小编推荐

小说《臣服》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臣服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