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

导读:主角是薛纱纱阳澈的小说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江烟乘风所著作。薛纱纱当着阳澈的面儿给宋雨闻做了个鬼脸,又摇着阳澈胳膊。阳澈把她的手从胳膊上拽下来,朝旋转楼梯的方向走去:“里面那么危险.....

小说介绍

主角是薛纱纱阳澈的小说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江烟乘风所著作。薛纱纱当着阳澈的面儿给宋雨闻做了个鬼脸,又摇着阳澈胳膊。阳澈把她的手从胳膊上拽下来,朝旋转楼梯的方向走去:“里面那么危险,本少爷可没兴趣,先出塔补觉再说。”

薛纱纱阳澈小说简介

薛纱纱被派去仙侠世界做反向攻略任务,把她夫君对自己的好感度降为零。
知道那个纨绔夫君最讨厌娇弱女子,她便竭尽娇弱做作,让他厌恶她到了极点。
眼看着好感度马上归零,她任务马上完成,这时,她遇着了个从天而降救她性命的英雄——
一个五岁大点的小男孩。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完结版全文精彩试读

恶心走阳澈以后,薛纱纱又躺在榻上赖了会儿床,这才起身梳洗。
也不知道那小男孩怎么样了。她一边梳头一边想,现在天才刚亮,那药效应该还能持续一阵子,等她一会儿去厨房偷偷做碗鸡汤面煎个药,再找个借口出去看他吧。
反正她估计阳澈也是巴不得自己早点离开。
薛纱纱梳洗完,满院里找阳澈没找见,又去了院外的小岛岸边,晃了一圈,也没看见他。
这么一大早就又走了?薛纱纱想着,自顾自点点头,也好,他走了,也省得她做个饭还要遮遮掩掩。
于是她便愉快地奔向了厨房,准备锻炼锻炼自己许久未修炼过的厨艺。
可刚进厨房,她就闻到一股鲜香,柴火嗞啦燃烧着,灶台上那一口大锅,正腾腾冒着热气。
薛纱纱愣了一下,看着在那锅边站着的人。
“表……夫君,你怎么在这里呀?”她马上调整自己的人设。
阳澈转头看了她一眼,转回去从锅里给自己捞出一大份面条,再盛上汤,皱眉道:“不是说了不许这么叫我?”
“哇,好香啊!”薛纱纱全然不顾阳澈说的话,蹦蹦跳跳地朝那口铁锅凑过来,阳澈连忙啪一下盖住锅。
“出去。”他说道。
“夫君,这是鸡汤面吧?我饿了,”薛纱纱可怜巴巴看着他,“昨天一整天你不在,人家都没胃口吃饭……”
阳澈冷哼一声,是谁昨天在客栈吃完那一大盘牛肉的?
“没你的,”阳澈端起自己刚盛好的面道,“我就做了一份。”
“你骗人,这锅里明明还有很多,”薛纱纱一把揭起铁锅盖子,指着锅里剩下的半锅面道,“明明就还有这么多,明明就是夫君留给我的,夫君不必难为情啦。”
“……”阳澈无语,“我食量大,一次能吃一锅你不知道……薛纱纱!”
他还没说完,就见薛纱纱已经拿着大汤勺给自己的瓷碗里结结实实来了满满一勺汤面。
“哇!看着好好啊!”薛纱纱端着面喜滋滋地笑道,“夫君你怎么知道我最爱的就是鸡汤面呀,辛苦夫君啦,这才成亲没多久,就亲自为我下厨做早饭啦。”
阳澈气得觉得脸都扭曲了,他憋着一句话讲不出来,扭头就朝门外走去。
“夫君,等等我嘛,早饭一起吃嘛……”薛纱纱忙不迭地追上他。
阳澈抱着碗,东躲西藏想避开薛纱纱吃饭,可这女人却跟只蜜蜂似地一边嗡嗡嗡一边对他寸步不离,最后没办法,他抱着碗坐上了一棵梧桐树的树杈上,薛纱纱上不来,终于只能靠在树下吃。
“薛纱纱你能不能走开点?”虽是这样,阳澈还是不耐烦。
“饭要跟最亲的人一起享用才香嘛。”薛纱纱笑着,心满意足地靠在大树低下嗦起了面条。
阳澈无言,一阵微热的暖风吹过,让他那碗清亮的鸡汤面里倒映出自己那张毫无伤痕的脸,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变成小孩时的那副鬼样子。
这女人是真不认识那个他吧?他看着树底下的薛纱纱,在心里又一次问自己。
“夫君,”薛纱纱抬起头来,看着他眨眨眼睛,“你在看我呀?”
“哼,”阳澈移开眼,“我是在看你手里那碗面,这么香的面都堵不住你的嘴?”
薛纱纱又笑着嗦了口面,道:“哎呀,我发现夫君你还真是自信。”
“嗯?”
“你看你煮面,又软又烂,一点嚼劲也没有,这鸡汤吧,鲜倒还行,就是盐太少,不够味,不过,花椒倒是放不少,麻死我了,好难吃哦……”
“……不好吃你还吃?”他伸脖子又看了看薛纱纱手里的碗,“你还吃完了?”
“嘻嘻,”薛纱纱笑着******嘴角,又扬起白嫩的小脸道,“虽然很难吃,但是这是我家夫君做的呀,做成牛粪我也吃。”
阳澈:……很好,她成功恶心得他吃不下去了。
他索性抱着剩下的面条从树上下来,呼噜呼噜几口咽了,又对她:“那你等着下回吃牛粪吧。”
说完,他搁下碗,头也不回地朝院外走去。
呦,看来又生气了?薛纱纱笑笑,等彻底确定阳澈离开扶阳岛之后,她才拿着罐子把剩下的鸡汤面装***,又煎了一大锅药,也出了扶阳岛,朝昨天安置好小男孩的那个山洞里走去。
*
“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
仙凡界那块少有人迹的野郊,阳澈倚在一棵树下,已经恢复到孩童的模样,听到黑衣男人的这声急切询问,面无表情地只道:“历劫,传点灵力给我,有点虚。”
黑衣男人皱眉,半蹲下身,一掌贴在阳澈背上,把灵力渡过去些:“我千算万算,也没料到你竟能遇上如此劫数。”
阳澈苦涩地拉一下嘴角:“我不也是?”
“不过如此这样,也好,”黑衣男人看着阳澈稚嫩的脸庞,笑了笑,“你这模样,倒是让我怀念。”
阳澈把脸转过去:“行了,说正事。”
黑衣男人又一笑:“如今你有什么打算?”
“自然是要两头跑,”阳澈抬头望着蓝天,喃喃道,“我储灵囊灵力不多,若想日日维持原来的身体,难。”
“你若不回扶阳岛,倒是选好地方住了?”黑衣男人又问。
阳澈突然想起了他回扶阳岛前,薛纱纱给他布置的那个山洞。
“这几天我会找好。”他说道。
“你原来修炼的那个山洞不也挺好?”黑衣男人盯着他,“我去过一趟,看那里面布置得挺***。”
阳澈:……
阳澈:“那不是我收拾的。”
“是薛纱纱?”黑衣男人问。
阳澈抬起头来问:“你知道?”
“猜的,”黑衣男人转头看向远方,轻声道,“我总觉得那姑娘不简单,只是外表看起来娇弱了些。”
阳澈冷哼一声:“那女人跟盛岚夕一伙儿的,水自然深。”
“不过我倒好奇,她是怎么发现你的?真如你所讲,是因为你正好救了她?”黑衣男人继续问。
阳澈摇头:“她是那样讲,白虎从天而降,我杀了白虎救她,但难说真假。”
“白虎……”黑衣男人看着远方连绵起伏的青山思索着。
“北荒冰川上有吊睛白莽虎,头顶天,足踏百川,一声长啸威震八方,喜寒不耐热,终年散居冰川之上,”阳澈道,“我也想过是否是这白莽虎,但白莽虎都为栖雪族人所养,栖雪人虽灵力强大,但从不敢轻易南下,若说是他们故意把白莽虎放入仙凡界,我倒不信。”
黑衣男人忍皱眉思索着:“有道理……这样,此事交由我来处理,你身体虚弱,还是先静养,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
“嗯。”阳澈点头,又长舒一口气,“我倒觉得自己幸运,没失记忆,也没受那纯阳烈火、寒霜冰魄的折磨,只是堪堪变小了。”
“历劫之时很多事都难以预料,无论如何,你还是多加小心。”黑衣男人又拍拍他的肩膀。
阳澈站起身来朝远看了看,又道:“那我先去找新住处。”
“我倒觉得你不用费此心力,无论那薛纱纱究竟真情假意,你有个像样的住所,倒是好的。”黑衣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跟着阳澈一起走起来。
“我不想与她见面,”阳澈眉头微皱,“毕竟是盛岚夕的人,相处越久越危险,况且……”
“况且什么?”黑衣男人转过头来挑挑眉。
“她聒噪,”阳澈低声道,“若是惹出事端,便不好收场。”
“若是惹出好事,倒也未尝不可。”黑衣人抿唇一笑。
“那不可能,”阳澈连忙否认,满脸冷漠与嫌恶,“便是死,我也不可能与她有事。”
“阿澈,”黑衣男人转头看着他道,“我记得你一直很镇定。”
“……”阳澈扯扯嘴角,不再说什么,默默跟在那黑衣男人身后走,走到某个地方,黑衣男人又顿住脚步,他这才停下来,转头一看,薛纱纱给他布置过的那个山洞就在左前侧。
山洞口还坐着一个人,身边放着一只木桶。
是薛纱纱。
薛纱纱刚到山洞里就找不见了阿星的人,她揪心地想了许久,觉得洞里的布置都还是原样,不像被人暴力对待过的样子,便想着阿星可能自己出去找吃的去了。
或者说,去找她了?
她担忧地在大街上找了他一圈又一圈,又漫山遍野地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一无所获。
阿星能去哪里呢?
她揉着走疼了的腰,满脸惆怅,那小男孩那么聪明,犯不着被人抓去吧?
唉,这孩子也不让她到主岛去禀告消息,真是愁人。
要不她还是在这等他好了,免得他万一回来找不到她的人。
“看来她在那里等你很久了。”黑衣男人站在一个树下,远远看着薛纱纱道。
阳澈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不论如何,你们也签了婚契,她也算是你的人,如此这般,不好吧?”黑衣男人皱眉道。
“盛岚夕随便塞个人进来骗我签婚契,都是我的人?”阳澈头也不回继续向前,“让她等吧,再过些时日,她耐不住了,放弃了便好。”
黑衣男人沉默了。
又过一阵,他才继续对阳澈道:“阿澈,你当明白,那婚契不是好签的。”
“嗯。”阳澈心不在焉地答。
“每张婚契都是存在灵蕴的,也有感知,若是你当真那么不愿意娶她,就算她逼迫,兴许你的血也穿不进婚契里去。”
阳澈皱眉道:“若是薛纱纱趁我熟睡动手脚,婚契又如何感知我的灵识?”
黑衣男人摇摇头:“且不论你熟睡的灵识如何,单说以你的灵术水平,那薛纱纱近你身,便很难。”
“此事盛岚夕定有参与,”阳澈道,“她是七重浮霜境的修者。”
“盛岚夕若是真能帮忙,恐怕要耗***的心神,才能压制你的心神,”黑衣男人道,“你觉得她值得那么做么,就为了监视你?一个主岛上下公认的废物?”
阳澈:……
他想了想,总觉得自己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释这个,但又觉得都不够充分。
再仔细想一番后,他咬了咬唇。
似乎有道理。
但他不信,若是他自己自愿签的婚契,岂不荒谬可笑么。
他索性道:“不讨论了,无论如何,我不愿娶她,事实摆在眼前。”
黑衣男人不说话了。
阳澈另找了一个山洞,在里面一打坐就是一整天,直到太阳西斜,繁星铺满黑夜,他才觉得周身的灵气顺了许多,彼时,黑衣男人早就离开了。
黑漆漆的山洞仅有一点月光照过来,阳澈也觉得累了,便想回扶阳岛休息。
回扶阳岛时他路过昨天薛纱纱为他布置过的那个山洞,转头一看,脚步顿住。
洞口显然还坐着一个人,抱着一只木桶,一个人呆呆地盯着天上的星星。
她还在那?
阳澈没多做停留,转头继续朝原路走去。
她爱待多久待多久,关他何事。
回到扶阳岛,阳澈打开偏房门躺***榻,盯了会儿外面如水般清凉的月色,闭上眼。
今日没有那聒噪的女人,果然***多了。
他很快跌入梦乡,却在做了像前日那般变小被人照顾的梦后突然惊醒。
猛然睁眼,窗外的月光依旧安静,清凉如水。
脑海中还如噩梦般回忆着自己变小后经历的一幕幕,画面生动到连那日客栈盘子里牛肉的形状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阳澈睡不着,又想起了白天黑衣男人告诉他的一番话,索性站起身,去屋外随意走了几圈,这才确定薛纱纱依旧未归。
心中莫名烦躁,阳澈倒了杯清茶喝下,这才觉得舒缓许多。
那女人虽然不回来,却居然还要在梦里折磨他,可笑。
阳澈想着想着,忽然记起之前自己在那山洞里还放了一块玉石,本来是练灵气用的,但现在也用不上。
既然他不想在那个山洞里待着了,不如现在过去把它取回来,就算那薛纱纱堵在洞口,他也可以隐身***。
反正他也睡不着,反正取趟玉石又不算什么大事。
至于那女人,爱等多久就多久,这夜晚清寒也无妨,就算冻傻了,也不关他的事。
阳澈放下茶杯,便出了扶阳岛。
他放快脚步来到石洞口,变小身体后,本想着用一点灵术隐身***,避开薛纱纱,但定睛一看才发现,洞口早已不见了她的人影。
这女人既没在洞口守他,又不在扶阳岛,大晚上倒是去了哪里。
爱去哪去哪。阳澈转念一甩袖,继续向石洞内走去。
点燃蜡烛时,他这才愣了一下。
之前自己睡的床榻上正躺着个人,一身蓝绸水袖裙,四仰八叉地盖着被子,睡得正香,时不时还咂咂嘴,梦呓几声。
那不是薛纱纱么。
阳澈愣住了。
她不是在等他么?
她不是担心他么?
怎还能睡得这么熟?!
薛纱纱不知不觉地从梦中醒过来,缓缓睁开眼,发现周围居然亮起了烛光。
她半眯着眼看清了面前的人,这才惊喜地发现是阿星。
“啊,阿星你回来了?”薛纱纱赶忙从床榻上坐起身,擦擦嘴边的口水,“天终于等到你了……唉我怎么睡着了……都怪我挑的这床太软太暖了……哎阿星!你怎又走了?!回来呀!”
看着面色冰冷转身离开的小少年,薛纱纱连忙追了出去。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结局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阿星!阿星——”阳澈刚走到洞口,就被薛纱纱一把抓了回去。
“你出去干什么?好不容易回来。”薛纱纱喘匀了几口气,问他。
阳澈皱着眉,只道:“拿东西。”
“拿什么啊?”薛纱纱问。
阳澈又转头走向山洞,朝各处石缝里看了几圈,从里面掏出一只三角玉石,转身又要走。
“等等,”薛纱纱从身后拽住他的领子,“你这么一声不吭的是不是不太礼貌?”
变成小孩后,他又觉得身单体薄,但是薛纱纱这么轻轻一拽,也挣脱不开。
无奈,他停住步子。
薛纱纱绕到他身前,半蹲下来看着他问:“怎么了?心情不好?”
阳澈偏过脸:“你能让开么?”
“你这小孩脾气真倔,”薛纱纱看他那张被刮花的小脸上似乎带了些委屈,随手用手一刮他的鼻尖,“没等到我着急了?”
阳澈一愣,连忙往后退了半步,捂着鼻子,咬牙切齿低沉道:“没有。”
薛纱纱笑笑,又问他:“你跑出去一天,去哪儿了?”
阳澈又不回答。
“你是不是饿了,去找吃的了?”薛纱纱想了想问。
阳澈没吭声,薛纱纱也就当他真是去找吃的,又问:“那吃的找到了吗?我看我临走留给你的钱,你可一分没拿,怎么,去酒楼里吃霸王餐啊?”
“我没有。”阳澈又皱着眉。
薛纱纱轻笑几声:“那你告诉我,你究竟干什么去了?”
阳澈本不想回答,无奈薛纱纱一直盯着他,盯得他烦躁,只得道:“修炼。”
“哦?”薛纱纱忙一惊喜,“你的灵力回来了?”
阳澈轻轻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薛纱纱之前躺床上时还忧心这小家伙一点灵力也没有,长此以后一人独居,是不是太危险,但听到他灵力重拾的消息,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点。
“那你是修炼到这半夜了才回来?”她又问。
“嗯。”阳澈盯着地面,轻应一声。
“那你饿了吧?”薛纱纱连忙把他抱起来放凳子上,自己又去了桌边拿起白天提来的那只木桶,“对了,我还给你煎了药,还温着呢。”
“我灵力已归,身子已好,不用喝药了……”阳澈呆坐在桌边,看着一旁忙活的薛纱纱,总有点迷茫。
莫非现在在他身边的这个人,不是薛纱纱,而是一个和薛纱纱同名同姓同样貌的女子?
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人。
“行,不喝药也成,不过阿星,你猜姐姐今天给你带什么来了。”薛纱纱笑眯眯地把木桶里的饭端了出来,鸡汤面还是早上的模样,汤清面滑,丝毫没有黏腻,而且还是热的,这多亏她出扶阳岛时,找主岛的侍女施了一道保鲜术。
当阳澈手捧着早上自己做的面时,他有股说不出来的想笑的感觉。
“快尝尝,”薛纱纱给他递上一双筷子,“前日我离开你时,不是说好了要给你做鸡汤面吗,姐姐可不会食言哦。”
阳澈盯了一会儿自己做的面,拿起筷子小尝了一口。
“好不好吃?”薛纱纱看着他问。
“嗯。”他点头,自己做的东西怎会不好吃?
“你做的?”他忽然抬头,看着薛纱纱。
“当然……不是啦!”薛纱纱想了想道,“这是我夫君做的。”
嗯,还算诚实。阳澈想。
“本来这鸡汤面是我要做的,可是我夫君吧,一听我要下厨,就心疼我这双手,说什么非得给我做,唉……”薛纱纱遗憾地叹声气。
阳澈:……
薛纱纱继续道:“我原本担心他做不好,不过尝了几口,发现特别好吃,你看这汤亮晶晶的,面条也一根是一根,不咸不淡正好,和我做的水准差不多,所以我就给你拿过来啦……”
听着薛纱纱的话,他揉着眉心,忽然觉得有点吃不下去这面了。
“阿星,”薛纱纱也搬了张凳子坐在他对面,“你说姐姐和姐夫这手艺可以吧?以后天天给你送饭好不好?”
“你不必来。”阳澈一直默默吃着面,等喝完最后一口汤后,才道。
“啊?”
“我要走了。”他道。
“你都想起来了?你是谁之类的?”薛纱纱睁大眼睛好奇问。
“嗯,”阳澈点头,“明日我便要离开这里了。”
“那你究竟是谁?家住何处?向哪里走?”薛纱纱一连抛出三个问题。
阳澈看她一眼,想想又道:“此事无可奉告,但我家在西端落日之滨,等一会儿破晓,我便要启程。”
“那你一个人走危不危险?你的灵力到什么境地了?”薛纱纱又问。
阳澈低头想了片刻,手指触碰腰间储灵囊,抬手便一道金光飞出,将石洞壁砸了个拳头大小的窟窿:“此事你大可放心,一般人伤不了我。”
薛纱纱被他突然飞出的光吓了一跳,蓦然想起那日自己遇见白虎时,浑身金光飞来救她的他,这才点头。
“那你把这些银子带上,”薛纱纱又从床底下取出她藏好的荷包,往他手里一塞,“落日之滨肯定很远吧,一路上舟车劳顿的,万一吃个饭住个客栈什么的,还是有钱方便。”
阳澈看着手中失而复得的荷包,抿了抿唇。
“这么多银子,都给我?”他问。
薛纱纱看着那一荷包银子,轻叹一声气,终是什么也没说,只道:“你都拿着吧。”
“给我了,你就没钱了吧?”阳澈又问。
薛纱纱笑着揉一把他的脑袋:“没钱了姐姐再找姐夫要呗,别担心。”
“……”阳澈抬头看着薛纱纱,见她不再说话,索性把荷包揣怀里。
反正钱本也是他的,还他应该。
“阿星,”薛纱纱静静坐在桌边,盯着石洞外即将破晓的天空,想了一阵儿道,“你能陪我干件事,再走吗?”
“什么?”阳澈转头问她。
薛纱纱看着他一笑:“你我相识,缘分一场,临走前,姐姐想送你件礼物。”
*
“……”
阳澈抬头看着面前商铺上挂着的“仙器一品”四个大字,拧了拧眉。
这女人带他来仙器店是为何?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老板,你这有传音符吗?”薛纱纱拉着阳澈的手进店后,便问道。
“我不要那个。”阳澈立刻反应过来薛纱纱是想做什么,但他本意就是要远离她,怎么可能再跟她联系?
“哎呦,姑娘您来的真早,”掌柜笑着迎过来道,“我这传音符倒挺多,你要几个?”
“两个。”薛纱纱道。
“我不要,”阳澈又说一遍,“此去落日之滨遥远,我一路上还要修炼,带着传音符,恐要碍事。”
“碍什么事?”店掌柜先开口了,“小儿我可告诉你,我这店里的传音符,那可是方圆十里地的上等货!”
“传音符本身就是消耗心神之事,还会扰乱我刚复苏的灵蕴,”阳澈道,“此物我万万不能用。”
“这样?那我们怎么联系呢?”薛纱纱觉得有点可惜,她本还想着带个传音符,自己好跟小孩子联络,但现在这样,怎的是好?
“不必联系,”阳澈道,“等我到落日之滨,给你信函。”
“可万一你路上出事怎么办?”薛纱纱又问。
“如今是太平盛世,我亦不走那崎岖险隘之路,身上又有灵力,怎会出事?”
“这……”
“嘿,你可真是天真小儿,涉世未深,不知人间险恶啊,”在一旁听两人对话的掌柜又摇头对薛纱纱道,“光我知道的,我这一片被那不知名野物吃掉的人,都好几个呐!”
“我有灵力,野物之流,不在话下。”阳澈道。
“哼,傻的可怜,”掌柜哼一声,“你不是说这传音符会破坏灵蕴吗?好,我这还有一物,对人影响小不说,还经久耐用。”
说罢,掌柜从柜中掏出一只红木匣子,打开后,里面装着一对银镯。
“这是传音镯,只限两人之间使用,这东西可对身体灵蕴没什么影响,还耐用,除了价格贵点,没坏处,”掌柜自信满满地介绍道,“这镯子我一天只卖一对,你们今儿来得早给赶上了,若是不快点决定,等一会儿说不定就被人买走了。”
“诶?”薛纱纱眼睛亮起来。
“这镯子太贵,不划算。”阳澈心里冷笑一声,这老板真是睁着眼说瞎话,这镯子虽有传音功能,却也不叫做传音镯,叫鸳鸯镯,是专门为那些情情爱爱的男女准备的,若是让人看到他一个小孩子戴这种镯子,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更何况是跟薛纱纱一起戴。
“这个好,”薛纱纱却道,“阿星,我们买一个吧,这样你走了,我也放心。”
“太贵了,而且我说了,没必要。”阳澈继续拒绝,随后转身就往店外走。
反正薛纱纱把她身上仅剩的那一荷包钱全给他了,他不掏钱,她也没办法。
“哎……阿星,你等等啊!”薛纱纱一看阳澈要走,连忙拦住他,又转头对掌柜道,“掌柜,你这对镯子我要了。”
阳澈转头,刚想说自己一分钱都不会出,却眼睁睁看着薛纱纱从袖中掏出一锭大银子交给掌柜。
他一愣,甩开薛纱纱的手扭头便往店外走,薛纱纱连掌柜说什么都没来得及听,拿起两只银镯就往外追他。
“阿星,你等等嘛!”她在后面喊着。
阳澈冷漠地转过身,只问她:“钱不是都给我了么?”
薛纱纱笑着:“哎呀,那是我刚才不小心摸出来的钱,可能是我以前漏的哈哈哈……”
说着,她把两只银镯中刻着星云花纹的镯子挑出,不由分说地抓起阳澈的两只手腕控制住,给他左腕上套过去。
不是她强人所难,是她实在放心不下他的安全。
阳澈想把手抽出来,但力气完全不够,他够不到自己腰间的储灵囊,连灵力都无法运出,只能眼睁睁看着手腕被薛纱纱扣上银镯。
“你……”镯子一下发出银色的光芒,继而缩成了适宜他腕寸的大小,阳澈使劲拔着那镯子,甚至还用了灵力。
可那镯子纹丝不动。
“这个戴上了会缩小,恐怕取不下来吧。不过阿星,这镯子你戴上还怪好看的……”薛纱纱笑着打断他,又拿起另一只星月纹银镯,准备往手腕上戴。
阳澈连忙跳起身要抢走她的镯子。
“你干嘛阿星?”薛纱纱吓了一跳。
“拿过来。”阳澈皱眉,指着她手里的镯子。
“怎么了?不想让我戴?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联系?”薛纱纱紧紧抓着镯子,不松手,“弟弟,别让我做难。”
阳澈一句废话没有,冲上去就攀上薛纱纱的身,薛纱纱怕他抢走,连忙把镯子往手腕上戴去,阳澈却搭着她的肩膀,死死抓着她手上的镯子,想把那镯子扯下来。
“好了好了给你,你把姐姐的手腕子都扯疼了。”薛纱纱妥协了。
阳澈抓着镯子,这才放松了些力道。
可忽然间,薛纱纱又一使力,抓住阳澈的手,阳澈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薛纱纱用他的手把镯子推到了她手腕上。
阳澈愣了:“你!”
“你不让戴就不戴啊?谁是姐姐?”薛纱纱看着已经缩成适合自己手腕大小的镯子,又伸手过去摸他的头,“小弟弟就要听姐姐的话啊,乖,别让姐姐担心。”
阳澈立刻躲掉她,咬牙切齿地在心里骂了自己几百遍,随后索性扭头就向远处走去。
“阿星,你等等,买件衣服再走吧……”薛纱纱又追过去。
可阳澈不听,立刻加快脚步,一下子没入人群中,不见踪影。
“真是倔小孩。”薛纱纱看不见他的身影,无奈地叹声气。
阳澈边走边恨恨地想把手里的镯子摘下来,可却怎么都不成功,他这时才想起来,不知从哪里听过,这鸳鸯镯若想取下来,必须是由给自己戴镯子的那人取才可以。
所以,谁给他戴的镯子,就得谁取下来……
呵,那还不如找把斧头把自己胳膊剁了。

小编推荐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 完结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