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浓不在久长(安沐颜沈庭轩)

意浓不在久长(安沐颜沈庭轩)

导读:《意浓不在久长》已完结,主角是安沐颜沈庭轩,在这里提供意浓不在久长全文免费阅读。傍晚,饭桌上,安沐颜瞧着面露不悦的沈庭轩,猜想他有心事。下人送来温过的酒水,甚少喝酒的沈庭轩竟然一杯接着一杯。

小说介绍

《意浓不在久长》已完结,主角是安沐颜沈庭轩,在这里提供意浓不在久长全文免费阅读。傍晚,饭桌上,安沐颜瞧着面露不悦的沈庭轩,猜想他有心事。下人送来温过的酒水,甚少喝酒的沈庭轩竟然一杯接着一杯。

小说介绍

傍晚,饭桌上,安沐颜瞧着面露不悦的沈庭轩,猜想他有心事。
下人送来温过的酒水,甚少喝酒的沈庭轩竟然一杯接着一杯。

意浓不在久长完整版全文

傍晚,饭桌上,安沐颜瞧着面露不悦的沈庭轩,猜想他有心事。
下人送来温过的酒水,甚少喝酒的沈庭轩竟然一杯接着一杯。
没等她开嗓劝慰,坐在许玉珍身边的楼玉画,已经娇声道:“表哥,别喝了,贪杯对身子骨不好。”
沈庭轩并未理会楼玉画,似乎都当做了耳旁风,楼玉画坐在那里很是尴尬。
安沐颜见状,想着即便劝慰也是吃闭门羹,她继续吃着碗里的饭菜。
许玉珍冷眼看她,语气古怪:“丈夫不爱惜身子一直喝,表妹都上前关心,作为妻子的却一丁点反应都没有,真不知晓怎么想的。”
就知晓许玉珍开嗓没好事,安沐颜倍觉无奈,这种事都能拿来作为叱责她的理由。
安沐颜淡淡一笑,也不回应许玉珍,而是起身,直接将沈庭轩的酒杯夺走了。
酒杯放在桌上,明明声响不大,许玉珍又有了莫大的意见:“你这是作甚,以下犯上么。”
得了,她做什么都不对,许玉珍就是成心要为难她。
安沐颜不急不慢地回道:“母亲,方才你也瞧见了,玉画劝说无用,除了将酒杯拿走还有阻止庭轩喝酒的法子么?”
“况且,我是他的妻,和他不是上下级,怎能说是以下犯上?”她不卑不亢地看着许玉珍。
许玉珍眼中尽是对她的嫌恶:“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之前那几天的温顺都是装出来的,如今当着庭轩的面,你都能和我顶嘴,以后……”
话还未说完,许玉珍竟然掩面流泪,语气也变得哽咽起来。
楼玉画急忙去许玉珍的身后,轻轻的给许玉珍抚背,还责怪安沐颜:“你竟敢如此对姑母说话,简直目无尊长。”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安沐颜早就习以为常,两个人唱双簧就是为了让她陷入不义的地步。
因酒起争执,三个女人都快成一台戏了,沈庭轩却比任何人都要淡定。
只是,他的沉默,有些可怕。
安沐颜感到奇怪,只觉着沈庭轩今儿个万分异常。
许玉珍见儿子无动于衷,哭得更厉害。
让安暮嫣无语的事情是,许玉珍竟然开始哭诉自己失了丈夫,如今没了依靠,受媳妇欺负。
说白了,许玉珍哭成这样,无非就是故意哭给沈庭轩看。
安暮嫣看都不愿多看,好说歹说,许玉珍也是有身份的人,用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式未免有些损身份。
“够了!”沈庭轩厉声开嗓,脸上冷凝的表情,甚是骇人。
安暮嫣不禁蹙眉,沈庭轩是个孝子,许玉珍哭成这样,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关心。
不过,沈庭轩这么一吼,许玉珍反倒安生了,但许玉珍还是难以置信的叫了一句:“庭轩!”
兴许是多喝了几杯,不做理会的沈庭轩骤然起身之时,踉跄了一下。
他转身离开,留下薄冷的话:“吃完就散了吧,吵得人头疼。”
安沐颜跟上前,扶助他,却被他一手扬开。
她想再次追上去,双脚却像灌了铅,怎么也迈不开,他究竟为何如此不开心?

意浓不在久长在线阅读

瞧着沈庭轩和新婚夜装醉截然不同,他是真醉了。
安沐颜暗下扬起嘴角,今夜是个试密码的好时机。
于是,她跟着沈庭轩回到房内,想要故技重施,让他熟睡。
只是这一次,安沐颜根本没有点香的机会,刚进房间,就被他禁锢在怀中。
紧接着,他带着她一步一步来到床沿,最后,将她直接推倒在床。
沈庭轩倾身而来,就那么死死的凝着她,她被他看得心发慌。
“你今日,怎么了?”她试着问。
良久,他温声道:“倘若,我给你和离书,你会拿着乖乖回到江南去么?”
和离?这样的字眼,让安沐颜感到震惊。
即便她是顾祁风安插在沈庭轩身边的人,迟早也会和沈庭轩分道扬镳,可她从未想过这么快就和他夫妻缘尽。
顾祁风交给她的任务,她一项都未完成,又怎能回到江南去复命。
安沐颜不管三七二十一,翻身将他压下,两个人换了位置。
紧接着,她趴在他的身上,脸颊贴在他的心口。
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安沐颜一字一句道:“我不会走,也不会同意你所谓的和离,我既然嫁给你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不要让我离开好不好!”她暖糯着嗓,如此道。
沈庭轩并未将她推开,按照他往常的性子,绝对不会由着她如此撒娇。
他嘴里碎碎念了两声:“可她出现了,我要去找她……”
谁出现了,找谁?
安沐颜听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被弄得有些糊涂。
他的呼吸,有些粗粝,她微微仰起头,问:“你口中的她,是谁?”
“你好奇么?”他不作答,反而如此问她。
安沐颜第一次对他如实点头,是的,她如此好奇。
“我偏不告诉你!”沈庭轩的回话,却让安暮嫣语塞。
醉酒的男人,有些难缠,也有些……小孩子气!
安沐颜轻嗤:“不说就不说,真当我稀罕了。”
她话音还未消散,就被他再次翻身占据上风,他吻了过来,品尝着属于她的甜美。
这一夜,他念着她的伤势,所到之处浅尝则止。
而她的如意算盘也打翻了,他睡得很浅,手也一直环着她柔软的腰肢,她根本没法子去往军机处。
翌日醒来,望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她竟有些忍不住的想要用手轻轻碰触他的鼻梁。
她的手没能碰到他,男人就睁开了眼,她心虚极了,手立马缩回去。
沈庭轩不动声色的起床,穿衣洗漱,按照惯例,知会她一声:“我出门一趟,你若是困,再睡会儿。”
“哦!”安沐颜乖乖应声。
可沈庭轩前脚离开,她没过多久,就穿戴好,跟了出去。
原以为沈庭轩是出去秘密处理军火交易,却没想到他去往了医馆。
昨夜沈庭轩的话,一直在安沐颜耳边回响,如今细想来,他口中的‘她’,是来过督军府的那名女医。
安沐颜鬼使神差进了医馆,她在暗处瞧着抓药的柜台一侧,沈庭轩大步流星上前。
他一把拽住了正在给人瞧病的女医,对方惊愕地望着他。
没等那人开口,只听沈庭轩怒声道:“为何等我娶妻了才出现?”

小编推荐理由

这部小说是小编亲力亲为为大家找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哦,男女主之间的互动十分有爱甜蜜,撩拨你们的少女心,希望你们会喜欢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