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鹿呦蒲士泽)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鹿呦蒲士泽)

导读:主角是鹿呦蒲士泽的小说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跟着白呦的宫人们露出惊喜的表情:说实话,宫里娘娘们的位份,都是靠关系封的;像他们娘娘这样凭真本事上位的,白呦还是头一个。

小说介绍

主角是鹿呦蒲士泽的小说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跟着白呦的宫人们露出惊喜的表情:说实话,宫里娘娘们的位份,都是靠关系封的;像他们娘娘这样凭真本事上位的,白呦还是头一个。

鹿呦蒲士泽小说简介

跟着白呦的宫人们露出惊喜的表情:说实话,宫里娘娘们的位份,都是靠关系封的;像他们娘娘这样凭真本事上位的,白呦还是头一个。
陛下果然独宠他们娘娘。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全文阅读

第 10 章
白呦很惨。
她刚被皇帝亲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感受这种一种怎样的体验,就因为口无遮拦,说皇帝喜欢男的,而被皇帝惩罚了。
烈日炎炎。
白呦被罚跪在日头正盛的窗案前,前面还有嬷嬷手拿着戒尺。不远处,皇帝一身清爽薄衫,有冰吃着,有人扇着风,盯梢嬷嬷对白呦的教育。
这宫中嬷嬷,一本正经,唇角一丝笑纹都没有。她被皇帝召来给白贵人上课,教授白贵人何谓“男女之爱”“阴阳协调”。
这本是宫中人都要学的,学的内容和过程都会有一些旖.旎缱绻在里头。然被皇帝这么一搞,白呦半分心思也生不起来,还不停地擦汗。
白呦头昏脑涨,每次瞌睡时就被戒尺在桌案上重重一敲,然后她就得伸出手来被严肃的老嬷嬷打手心——告诫她听课不认真。
白呦心里怨死了,不停地转头看那边乘凉的亲自监督她学习的皇帝——
何仇何怨啊?
不就搞错了他的性向么?
她之前那么想的时候,他也一直没有反驳啊。他一直不反驳,她就默认了啊。毕竟正常男人怎么会像他那样,同睡一张床,还界线分明的啊?
他亲了她!
还罚她晒太阳,罚她学习!
也许是白呦太可怜了,被老嬷嬷打了好几次手心,她笨得皇帝都不忍多看了;也许是她睁着无辜的可怜巴巴的眼睛不停看他,尽是委屈和求助。皇帝坐了一会儿,就施施然走了过来,站到白呦旁边,低头看她学习成果。
皇帝俯眼看她:“有何感悟啊爱妃?”
白呦仰脸,大概是他亲她给了她反抗的勇气,白呦大着胆子说:“我看你根本分不清你是爱我还是恨我。”
皇帝平声静气:“朕看你根本分不清你是该跟朕求饶还是倔下去。”
皇帝静一瞬,看白呦低下头,他心中略有些焦躁,便主动问:“知错了么?”
“不知道!”白呦拿起书本挡住自己的脸,故意大声道:“臣妾还要读书呢!陛下不要耽误臣妾用功读书!”
皇帝一下子怒了:“你!”
跟着皇帝的大内总管吓一跳,探究地看一眼那个居然把皇帝弄得生气的白贵人。大内总管跟这位陛下这么久,陛下永远是一脸平静地杀这个杀那个,陛下就没有情绪,也不多看谁一眼。
皇帝陛下活得如同一滩死水。
白贵人却让皇帝生气了。
皇帝怒瞪白呦半晌,脸色铁青、唇抿成线,却没有说出那个大内总管都听得习惯了的“杀了”二字。皇帝见白呦不知悔改,气怒之下,直接拂袖走了。
大内总管敬佩得看着白呦:……原来这就是宠妃啊。
而宠妃白呦还在大声背书,故意装听不懂陛下的话。直到陛下走了,身边宫女冲她流露出忐忑神色,白呦也不管。
没错,她就是恃宠而骄。
他亲她了哎!
她就是想知道,他为什么亲她,他是不是喜欢她,他喜欢她的程度,能不能容下她。
白呦继续在太阳下背书,继续汗流浃背,却唇儿***,心中有些洋洋得意的快活。
--
皇帝心里却又生气,又委屈。
气怒白呦竟然胆子这么大,不来哄他。
他是皇帝啊,虽然他不在乎这个江山,但是自他登基,他想要什么都是唾手可得。白呦是他后宫女人,又喜欢他,得他亲一下,她不该惊喜交加么?
怎么敢恃宠而骄!
她居然还一直以为他喜欢男的!他知道她是个神奇的女子,但是和他相处这么久还误会他……她是不是晚上睡觉时不想和他牵小手了?
胆子好大!
皇帝气得神志不清,回到自己寝宫,连喝了两杯凉水才平复下呼吸。但心里仍然百般不爽,越想越觉得不***。皇帝召来大内总管,让大内总管去传话给白呦:“这两日,朕就不召她侍寝了。”
皇帝冷漠道:“告诉她,这是惩罚。”
大内总管去传话了,心里却纳闷,想这是哪门子惩罚。就算睡一起你们也什么都不干啊。就算不睡一起,陛下你也不召其他娘娘啊。
惩罚的意义何在?
--
后宫娘娘们很关心皇帝和白贵人的“***”,皇帝突然不去白呦那里,所有人都慌了。
良妃本在兴致勃勃构思自己的下一个话本,她写得潸然泪下自我陶醉时,发现皇帝和白呦恐感情有变,一下子慌了;良妃赶紧往白呦宫里送礼物,打听消息。
张婕妤嗓子刚好,在皇后那里碰了钉子,正在努力想法子勾搭上皇帝。她打算和白呦打好关系,让白呦引荐。结果白呦失宠了。一心想宫斗、想当娘娘的张婕妤也很慌,赶紧也给白呦送礼,打听消息。
皇后拐弯抹角地让人劝说白呦——
“男人呢,长得英俊,文武双全,还是一国之君。妹妹还不满什么呢?纵是他脾气有些古怪,性情有些暴躁,为人有点可怕,行为有点成迷,感情十分让人看不懂……但是世上男人,哪个没有小缺点呢?”
白呦哭笑不得。
她不得不专程跑了各宫一趟,向娘娘们解释自己和皇帝之间问题没那般严重,娘娘们想多了。她又试探问娘娘们想不想和陛下亲密接触。白呦道:“其实陛下也没有那般可怕,陛下还是很单纯的……”
那些关心她感情生活的娘娘们一愣,立刻如鸟兽散。
良妃:“本宫的话本还没写好,本宫要再研究研究。”
张婕妤踟蹰:“……我、我再等一段时间再说。”
皇后笑得温雅和善:“本宫要陪太皇太后礼佛,陛下那里就麻烦妹妹照料了。”
其他妃子表示:“臣妾随皇后殿下一起。”
白呦:“……”
服。
--
皇后还是关心白呦,便叫上白呦一起与她去给太皇太后请安。太皇太后很少见人,宫里娘娘们通常都见不到人。白呦想起自己当初差点被杀,就是太皇太后让皇帝刀下留人,便也自然愿意跟着皇后去向太皇太后请安。
到了太皇太后宫殿,白呦随皇后***,却被告知太皇太后病了,不见客。两位娘娘在外面稍微拜一下就去吧。
白呦心生遗憾,还是跟着皇后拜了拜,又跟着皇后去小佛堂烧香。进小佛堂,白呦抬目时,微一怔,看到了左边墙壁上挂了一张男子画像。
画中男子生得端正温柔,立在花树下,俊朗风流,笑若拥花。
白呦一眼看到那男子画像,记忆突然空了一下,也听到自己心脏“砰”地跳了下。
酸酸甜甜的感觉涌上心口,让她心脏抽一般疼。
白呦一慌:……糟,我这反应,难道对那画中男子一见钟情了?
那我可怜的陛下可怎么办?
--
出了太皇太后宫殿,白呦一路心神不宁。
皇后在一廊下将白呦叫住,问她是怎么回事。
白呦迟疑下,向皇后打听:“就是太皇太后挂在小佛堂的那个男子画像……我看着很眼熟,却不是我们陛下。”
皇后诧异看她。
说:“妹妹显然是常年不在长安,连旧人都忘了。太皇太后每隔段时间,就会将逝去的皇子画像拿出来祭一祭。妹妹看到的画像,正是当日二皇子的。妹妹在宫里读过书,怎会没见过二皇子?”
白呦“啊”一下,她检查自己记忆,有些不确认道:“大概时间太久,我忘了吧。”
她确实不记得二皇子长什么样了。
时间过去太久了,而她当年在宫中读书时,又只盯着三皇子一人。不记得二皇子也情有可原。
但是……她总感觉自己好似对二皇子一见钟情,恰似移情别恋。
这让白呦有点慌。
为掩饰自己的慌,白呦对皇后干笑:“陛下和二皇子长得不太像。”
皇后答:“陛下母亲是胡女出身,他相貌有些像他母亲吧。可惜陛下母亲也在五年前先皇发疯的那场火中死了。”
--
白呦心事重重回到宫里,没有皇帝陪伴的日子,她一人用了晚膳。
傍晚下了场雨,落叶在阶前飞扬。
昏雨中,大内总管披着蓑衣,冒雨来见白呦。
大内总管喝口热茶,看到美丽的白贵人,他咳嗽一声,拿出圣旨:“贵人接旨。”
白呦懵懵跪下。
这是一道将她从贵人封为芳仪的圣旨。洋洋洒洒写了上千字夸她的话,大内总管都念得口渴。白呦接了圣旨,从此后她就不是白贵人,而是白芳仪,直接从侧六品跃至正五品排名第一。
跟着白呦的宫人们露出惊喜的表情:说实话,宫里娘娘们的位份,都是靠关系封的;像他们娘娘这样凭真本事上位的,白呦还是头一个。
陛下果然独宠他们娘娘。
大内总管等白呦接了旨,看白芳仪只是感激、却不提向陛下道歉一事,大内总管咳嗽一声:“陛下疼爱娘娘,还送了娘娘一个礼物。来人,呈上来!”
白呦这下受宠若惊:他不光升她位份,还给她送礼?这算是隐晦道歉么?
宫人们很快提着一个鸟笼进来,呈上皇帝送来的礼物。布掀开,金笼中鹦鹉羽色鲜亮,看到白呦,就拍着翅膀开始叫:“呦呦错了!呦呦错了!”
白呦:“……”
鹦鹉继续尖叫:“呦呦错了!”
大内总管笑眯眯:“陛下说,娘娘有空,多像这鹦鹉学学。陛下说,人怎么能连畜生都不如呢?”
白呦:……好想手刃狗皇帝哦。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免费阅读

第 11 章
白呦乱没形象地躺在床上翻看良妃新出的话本,瓜子壳扔了一地。
这本不是《霸道皇帝俏千金》了,而是《住在隔壁的千金》。
不得不说,良妃不愧是才女。同一个原型,她换着花样翻新,本本写的缠绵悱恻、情真意切,极为上头。
如果白呦不是当事人,她都要信了皇帝早就对她情根深种。
而她现在看多了良妃的话本,竟然还真的有一丝动摇——也许、大概、可能,三皇子当初确实是喜欢过她的。
只怪年少害羞,他不懂表达?
贴身宫女进殿,来收拾新封的芳仪娘娘吐了一地的瓜子壳。看到娘娘一个美人,却毫无形象地盘腿坐在床上,宫女眼皮抽了下。
想陛下大概就喜欢娘娘的“放荡不羁”吧。
不过陛下已经好多天没来了,只有挂在外头廊下的小鹦鹉整日乱喊着“呦呦错了”,听得白呦暴躁。
宫女看娘娘现在正闲着,便劝说:“陛下好久没来,娘娘不如服个软,不然陛下真的不喜娘娘了那可怎么办?”
白呦看过来。
白呦说:“不喜欢也没关系吧?我见皇后、良妃她们都活得很好。”
她乐观道:“我必然也可以。”
宫女着急道:“这怎么能一样?宫里那些现在过得不错的娘娘,是因为她们各个家世了得,背景雄厚。陛下不能动她们,即使想杀,太皇太后也会拦着。而娘娘你孤苦无依,怎能和她们比?娘娘你靠的,只有陛下的恩宠啊。”
白呦怔愣半天,道:“……就是说陛下根本不会杀良妃,因为良妃有背景?!那他还骗我,我为了保良妃还……”
迎着宫女好奇的眼神,白呦装淡定:“我还与陛下追忆了很多我们的美好回忆。”
宫女喜滋滋道:“娘娘果然和陛下旧情深厚。”
白呦干笑。
她踟蹰地看一眼那只傻鹦鹉,也担心自己会失宠。她迎着宫女期待的眼神,便忍不住炫耀道:“现在和以前不能比!以前我在宫里的时候,陛下还是三皇子,那时候,他还承诺过娶我,要日日疼爱我,我还有我们的定情信物呢!”
宫女被唬得一愣一愣,目光热情而期待,等着白芳仪拿她和陛下的定情信物,让大家见识见识。
白呦却讪讪道:“只是后来我离京时,弄丢了我的定情信物……不然我现在拿着定情信物找陛下,他就得遵守承诺疼我爱我的!”
宫女:“哦……”
白呦急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吹牛?我说的是真话。”
--
作为一个等着亡国的暴君,皇帝他自然是不上朝的。
他还与白呦生着气,等着白呦低头。而百无聊赖间,皇帝觉得折腾宫中那几个可怜的后妃,也有些没意思。于是皇帝在大内总管的建议下,好奇地打开了良妃写的话本。
一开始觉得无聊,后来看得津津有味。
皇帝让人把良妃写的那些话本全都拿过来,他要一本本看。
这些故事以他和白呦为原型,但是内容其实陌生得很。然而偶尔之间,又突然会有结合现实的神之一笔,让皇帝看得一愣一愣——
例如良妃写白呦离开长安时,皇帝偷偷去看白呦。
“少女远离旧城,怎知他一路相送相随。看她洒泪别城,看她踏上红尘,看她登上船舱。伊人独自倚床而泣,郎君兀自望眼欲穿……叹!叹!叹!世人只知才子佳人,又岂知少年情切,人生挚爱?”
皇帝:“……”
他怎么觉得良妃比他和白呦还情真意切呢?他当年送白呦出城,都没有过如此丰富的心理想法啊。
等等。
皇帝恍惚。
开始自我怀疑:我真的没有过么?
我真的一丁点儿都没喜欢过她么?
--
少女时的白呦和现在差别其实不大。
都是外表看着娴静优雅,内里十分跳脱,每每有惊世之举。
那年盂兰盆节,宫中大办,布满了花灯。白呦跟着六公主,得到恩典,与年轻的皇子公主们一起在宫中过节。
那日夜,宫中分外热闹,三皇子也被母妃叫去一起玩。然他素来安静淡泊,是不屑于参加那类吵吵闹闹的游戏的。是以,三皇子并不和其他皇子一起结伴观灯,而是独自一人落在后头,慢吞吞地走。
旁侧忽有清脆少女声惊喜:“三殿下,真的是你!”
三皇子看去,眼眸轻轻一缩,微微怔忡一下。因今夜白呦盛装而来,华裳翩跹,她立在灯火下向自己跑来,格外静美。
白呦到了他身边,靠近他。
被他不动声色躲开一段距离。
白呦问:“你怎么不和其他皇子一起呢?”
三皇子道:“走得慢了,没跟上。且他们太吵了。”
白呦便笑:“我也觉得他们太吵,我与你一样喜欢清静。”
三皇子:“……”
他充满怀疑地看向白呦,心想:是么?
白呦心虚,却眨着漂亮无辜的大眼睛来说谎。他说他喜静,她心中愁了一下。想日后若自己和他成了亲,他嫌她吵,那该怎么办……没关系,她至少在表面上是个贤淑美人啊。
小美人白呦都畅想到两人成亲生孩子的份上了,三皇子却只是目光狐疑地看她。白呦心里扮鬼脸,面上只文文静静地笑。她和三皇子并肩走,轻轻用余光打量他的侧身,寻思着怎么能拉到他的手。
忽旁侧有一排宫女过来,人流熙攘,白呦在宫女们过来的时候,装作被人多挤开的样子,往旁边一躲,靠向三皇子。她正想做个娇弱女孩的模样倒在三皇子怀里嘤嘤,结果她没想到三皇子是个榆木疙瘩。
她手才挨上他,他第一反应就是往后退。
“砰!”
周围静了。
近处来往宫女太监、远处赏灯观花的皇子公主,全都看了过来。
在三皇子脚边,白呦惨跌在地,摔得神智昏昏,茫然抬头。
三皇子看到她手臂流血,目光一烫,立刻慌了。他俯身一把将她横抱到怀里,着急道:“你、你没事吧?我没想摔你……谁让你突然靠过来?”
少女白呦一边手臂流血,一边心想:这算抱抱么?
之后三皇子愧疚十分,来照料白呦养伤,说要补偿她。而白呦一贯洒脱,她躺在他母妃的宫殿床上,道:“殿下你不必如此,我不怪你的。”
三皇子坐在床畔,轻声:“你就让我补偿你吧。”
白呦眼睛一转,笑吟吟说:“你非要补偿我的话,帮我写个你的名字吧。我马上就要离宫了,你是知道的。我向来喜欢殿下你的字,想离宫后可以多临摹。”
三皇子一愣,觉得她的要求好奇怪,临摹的话,干嘛要临摹他的名字?但是美人可怜巴巴地坐在床上仰头看他,她的伤都是因为他,三皇子就心软答应了。
白呦:“好!殿下你现在就写吧!我让我侍女拿书来!”
三皇子愣:“现在?……行吧。”
白呦的侍女取来了一个信封,三皇子笔墨相候,看白呦下了床,用她那只没受伤的手臂,艰难又小心地拆信封。
三皇子想帮她,白呦警惕地后退。三皇子以为这信很重要,就礼貌后退。白呦取出一张帖子,用信封盖住上面的内容,说前面的是其他皇子公子帮她写的,三皇子写下自己的就好了。
三皇子抬头看她一眼,她立在他身前,紧张地压着帖子,期待地望来。三皇子一沉吟,悬腕提笔,劲道浑厚的墨黑小字便跃然纸上——
程疆。
白呦目露欣喜,见三皇子写完她就要收了她的帖子。不妨方才安安静静任她折腾的三皇子,在她要拿走帖子时,忽然用笔杆在她手腕上敲了一下。
白呦吃痛撤手,三皇帝徒然抢过了她的帖子,大大方方地看她上面不想让他看的内容。
一看之下,三皇子就愣住了。
上面的,自然不是白呦说的其他皇子公子帮她写的名字,却是一个“类似婚书”的帖子。
“臣欲聘白家独女白呦。缔结良缘,订成佳偶。
日后独唤女名‘呦呦’。
日日赠其明月珰;
赠其金缕衣;
赠其新鲜异国巧物;
赠其……
每隔十日赠其黄金十;
赠其绫罗绸缎百;
赠其……”
白呦心虚得不行,觉得自己的暗恋要被发现了。
三皇子捏着请帖的手抖微微发抖,隐怒道:“你如此捉弄我?!我不过是不小心摔了你一下,你便这样勒索我?”
白呦心情复杂:“……”
--
现在想到这桩旧事,皇帝不由心中一动。
他叹:原来白呦那时候是喜欢他,而不是勒索他。
想到当初那戏弄他的婚书,皇帝怔忡半天,亲自去书房,将一方木匣取出。不想皇帝刚抱着匣子从书房出来,就与门口不知何时来的白呦撞上。他向后一退,手一抖,手中抱着的木匣摔了下去。
白呦与他一起低头,看到当年所谓戏弄的“婚书”。
不等皇帝阻拦,白呦就蹲下身将那藏在匣中的请帖翻看,她惊愕道:“我就说我怎么会弄丢,原来是在你这里……”
蹲着的白呦仰头看皇帝:莫非……
皇帝立刻:“朕没有喜欢你。”
白呦顿时心疼他:那你是还觉得我在勒索你?情商低成这样,活得也太惨了。
皇帝木着脸,如同会读心术一般:“误会。”

小编推荐

小说《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