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溢温柔(宋冽喻然)

满溢温柔(宋冽喻然)

导读:《满溢温柔》已完结,主角是宋冽喻然,在这里提供满溢温柔全文免费阅读。宋冽爱了喻然三年,为她磨平棱角为她俯首称臣,最后换来的却是她的不辞而别。她走了两年,宋冽便恨了她两年。

小说介绍

《满溢温柔》已完结,主角是宋冽喻然,在这里提供满溢温柔全文免费阅读。宋冽爱了喻然三年,为她磨平棱角为她俯首称臣,最后换来的却是她的不辞而别。她走了两年,宋冽便恨了她两年。

小说介绍

宋冽爱了喻然三年,为她磨平棱角为她俯首称臣,最后换来的却是她的不辞而别。
她走了两年,宋冽便恨了她两年。
想着若是有一天再见,他绝对要把她困在身边不让她逃。
可真正面对她的时候,他又红了眼,捧着她的脸轻吻,一遍遍呢喃: “姐姐,我想你,我真的想你。”
-
后来一次饭局,喻然酒醉脸红,安静得像个瓷娃娃。
宋冽问她最喜欢谁。
喻然小声回答:“阿冽……”
宋冽眸色晦暗,低声回:“乖,以后改口叫老公。”

满溢温柔完整版全文

第 4 章
纪浅没察觉她的异样,问:“怎么了?忽然这么关心这些。”
喻然摇头:“没什么,就是好奇,他既然是你对家的,那你去总部谈合作,又怎么会碰到他还能要签名照。”
“这圈子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的艺人要拓展去参加一项综艺,对家的艺人就不能参加了吗,有的实际关系不好的明星参加同一个节目还要表面装关系好呢,况且,我纯粹是因为我挑来的新人被挖,单纯看不过去某个人,公司那边的合作还是会有。”
“原来是这样。”
“没办法,工作原因,要是顾霖那边以后找你们策划公司合作,可千万别接,我跟他梁子是结下了。”
喻然笑笑:“好,不过世界应该没小到那种程度。”
-
喻然本以为那晚的事多多少少会尴尬,影响她和江坷之间的关系。
但之后去公司上班,他和以往一样。
和她打招呼,把文件交给她处理,一起开会。
没什么变化。
那一晚突然的告白好像只是一场梦,于江坷而言就是醉酒后,那么一刹那的冲动。
现在酒醒了,自然全都烟消云散。
喻然觉得这样也好。
适合做朋友的人不一定适合做恋人,她也不是个勇敢的人。
那场饭局之后的战果很丰厚,悠艺这两年生意越做越大,本就想着能在业界名声鼎赫,这场合作就是一个好的契机,对家是知名电视台,往后许多节目和综艺的舞台和场地策划都由他们负责。
喻然这段时间的工作也就忙了起来,四处奔波,做完了策划,还要去电视台安排的场地负责调整和最终效果。
很快第一期节目就要开始录制,他们任务基本完成,马上就要准备第二期。
喻然跟着团队的人到达电视台准备就第二期策划案进行会议,只不过对方项目总监还在会议中,他们就在休息间等着。
这次是个歌唱比赛的节目,除去音响设备不是他们负责的项目,很多舞台的策划他们需要负责。
到场地确实累,但和在公司线上做策划案不一样,像纪浅说的,亲临节目可以锻炼自己,更有几率见到明星,和她负责同个项目的女生说到这一点都很兴奋。
江坷以为喻然也喜欢这些,等待时,他不知从哪弄来了节目的录制人员名单递给了她。
“明天我们肯定要在现场看着的,你们女孩子都喜欢明星,我这边有内部单,你可以看看这次节目有没有你喜欢的明星。”
喻然接了过来,只是还没看个大概,单子就被旁边的同组女生抢了过去。
“江哥哪来的?这都是大咖哎,好多我喜欢的明星!”
“是啊,还是江哥厉害能谈到这种大生意,要不然我们还接不到这边的策划项目,我们都是沾了江哥的光,这是明天就开始录制的那一期吧?”
江坷说:“嗯,明星是很多,但项目能完成是整个团队的功劳,这是我找这边的朋友要来的,属于内部的单子,你们看看就行,别到处传。”
“知道的,天啊,你看,这期还有路娇呢!”
同组女生喜欢追星,提到这些就止不住话匣子,喻然安静地待在旁边没说话。
她坐了会,起身去端水喝,忽的就听她们惊道:“还有宋冽!我们明天不会能见到他吧,我好激动,和电视台合作就是不一样,能跟爱豆这么近!”
喻然端起杯子的手一僵。
好几秒,才恢复自然,她眸色沉静,动作缓慢地喝水。
思绪却是注意着她们说的话。
“你也喜欢他?”
“是啊,去年他参加的歌神我有看,台风简直酷毙。”
“我也好喜欢他啊,哥哥简直帅得不行,明天要是真能见到他本人,我今年都满足了!”
“你都二十大几了还叫他哥哥,人家今年才二十一,你得喊弟弟。”
一杯水喝完,喻然放下杯子,那边女生们还在讨论。
喻然走到窗户边吹风,大厦下边是马路,这会不是高峰期,路上车不多,秋风吹进来,有点凉意。
榕城又要下雨了,天边阴沉沉的,乌云密布。
她抬手去摸耳钉。
上面却是空空如也。
本沉寂已久的心情,忽的随着这个发现而变得并不淡定。
喻然仔细去摸,可耳钉确实不在,她下意识去看房间的地板,会议室地板干净整洁,哪有什么耳钉。
她从那天饭局回来后就没管那处,只是平常确实不容易掉的,哪能想才几天就掉两次。
那颗耳钉是前年逛夜市看到简洁又好看买的,不贵,但戴了这么久多少有点感情。
喻然不想惊动同事们,也就没提这些,想着回去了再找找。
-
“事情谈完了,咱们可以走了。”
大厦办公间,顾霖刚和人谈完事情回来,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上捏着颗耳钉看的宋冽。
他从来这儿起就一直拿着了。
端详,把玩,像收藏家对什么典藏品般近距离细品。
可如果那真是个价值连城的珍藏品,他也不会那么意外,这一行有钱子弟多了,出手大方,豪车真钻送给女伴分分钟的事,他顾霖见多了。
偏偏那不是。
宋冽手里的耳钉是个再廉价不过的,明显是街边摆摊上的物件,平常顾霖经过看都不屑看一眼的那种。
可是宋冽却像什么宝贝一样研究。
他微侧着头若有所思地打量手里东西,只是神情淡漫,顾霖走近看发现了,与其说他是在研究这颗耳钉,更确切不如说他是对着这东西出神。
疯了?
顾霖皱眉,手试探性地伸到他眼前晃了晃。
宋冽眼睑动了动,眸里恢复平常的清冷,抬眼看他:“怎么了。”
“我看你一直盯着这个,好奇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宋冽站起身:“事情谈完了?”
“差不多,明天就是第一期节目,回去了还得好好准备。”
“嗯。”
“兄弟,手里那东西就丢了吧,回头我送你一个真钻的。”
宋冽没丢,反而将东西收到了口袋里。
顾霖愣了:“到底谁送的,这么看重。”
“捡来的。”
“我可不信。”
顾霖想到那天江坷身边那个女人,两年来都没见宋冽的绯闻,好不容易找到了点蛛丝马迹,他很好奇。
要是他的兄弟和对头真成了情敌,那是真的好玩。
然而对于这些,宋冽一向是不提的。
“这次舞台安排得怎么样。”
“还行,我知道你注重这些,和对方项目总监好好谈了,他们这次请的策划公司在业内评价挺不错,舞台布置那些也还成,用的是顶级音响设备,这次你算是这一期的咖位,吸流的,要求他们肯定得好好办。”
两人走出办公间。
姿态闲散,宋冽双手插兜,慵懒且随意。
走廊上是拿着文件来回忙碌的员工,这里是知名电视台,保密性强,他们出现在这不用担心被偷拍。
顾霖想到一件事情。
“这两天有人拍到咱们上次吃饭的照片,不过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网友说在饭局洗手间偶遇到你,那天饭局应该没什么事吧?”
“你指的是什么事。”
顾霖笑得很有深意:“你说呢。”
他知道宋冽的八卦没那么好挖。
但他肯定懂自己的意思。
“想着也是,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榕城这么大,怕没那么容易遇见。”
宋冽没理。
刚说完,侧边的休息间门开了,一行人走了出来往总监办公室去。
其中一个抱着文件和人说话的女人走过。
温柔又娴雅,关键是,那张熟悉的脸。
顾霖的话瞬间就没了。
静静看着那行人走过去。
他们在说事情,显然马上要开会,都没闲工夫去看周边的人,自然没看到他们。
然而那一刻顾霖心里划过一句话:打脸来得真快。
他看向宋冽。
宋冽也看到了,目光在她身上就没离开过。
顾霖说:“其实我一直很想问,她是不是就是你家那位?”
“你话太多了。”
宋冽站直身,手也从兜里拿了出来,他往那边走去。
顾霖诧异:“咱们不是要走了吗?”
“先不走了。”
-
策划案定下来没用多长时间,本就是快下班的点来,一天的工作结束了,随后悠艺的人清理各自文件准备回去。
江坷和喻然走在前边。
他本在交代工作内容:“下一期是在市体育馆举办,主题和这一次不一样,很多细节需要注意,你检查一下,回头发一份文件给我。”
“好。”
江坷看到外边阴沉的天,说:“你今天还坐公交回去吗?”
“应该是吧。”
“马上要下大雨,你没带伞,我顺路送你吧。”
榕城的秋就是这么多变,早上起床的时候还是艳阳天,下午就暴雨临城。
可这里到他们两人的住处,明明就是两个不同方向,怎么会顺路?
如果是平时或许还好,今天是小组出来开会,不止她一个人,喻然不想那么特殊。
“没关系的,现在还没下。”
“不算麻烦,你去公交站远,我送更方便。”
“真的不用了。”
“如果你是因为在意同事的看法,真的没必要。”
“不是这样,我等会还要去公司一趟,不麻烦了。”
喻然抱紧了怀里的文件,低着头往前走。
江坷没办法,不再执意。
同组的那两个女生找工作原因来询问江坷,喻然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外边就没人了。
她拿出手机,是同组女生发来的信息:不好意思啊然然姐,我们有些事还得回公司处理,就先和江哥走了,你一会儿应该是回家吧?那就直接下班哈,咱们明天见。
喻然望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心里莫名有些怪异。
不是因为同事做主丢下她先走,而是因为她的那句姐。
她今年也才二十三,对方好像比她还大两岁。
这就被叫姐了吗。
喻然对这种事很淡然,收起手机离开。
然而天气预报一点不骗人,刚出电视台大雨就来了。
预报说是雷阵雨,现在还没到那个级别,仅仅是倾盆大雨而已,也足够把人淋个透心凉。
天瞬间转阴了,暗得像黑夜。
周围人要么有人接要么有带伞,都慢慢离去。
只有喻然一人孤零零地站在大门口。
她拿软件叫车,然而排几分钟了也等不到一辆车,这边离最近的公交站步行最少要十分钟,走过去怕是整个人都淋废了。
喻然望着外边的大雨,有些纠结。
不远处的路边,黑色轿车内。
宋冽坐在后座上隔着车窗远望着她,眼底一片深色。
修长的手指轻敲车门,似在酝酿着什么。
外边的雨大到雨点砸在车窗上,人坐在里边都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
明明很在乎,却偏偏不说。
副驾驶座的顾霖侧眸睨他:“不去?”
宋冽良久都没回答。
而后阖上眸,慢慢靠到椅背上。
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有她和那个叫江坷的男人在一起的画面,有过去她笑着看他,揉着他的脑袋叫阿冽,也有后来的她红着眼和他说分手的那一幕。
每一帧都是他从不轻易回想的,如今随着她的出现再挖出来,全都令人心如刀割。
他无数次念想她,想得要发疯,不管是她刚走后他那段时间的煎熬和堕落,亦或是后来步入新生活后的自律或冷漠,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的情绪。
他是恨过她的,恨她当初走得那么干脆,一声不吭整个人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可恨完了,又止不住地爱她。

满溢温柔在线阅读

第 5 章
这场雨并没有停止的预兆,反而越下越大。
眼见着天越发的黑了,喻然再三犹豫,举起包挡在头顶就往雨里冲。
豆大的雨滴砸在身上,没走几步她的衣服就湿了,包包也不顶用,她怕把里边的文件淋坏,走了两步又揣到怀里,刚走到路边她就撑不住了,纠结着要不要折返到就近的便利店门口躲雨。
雨势渐大,隐约还有闪电。
果真是场雷阵雨。
不是她能撑过的雨势。
她整个人都淋湿了,准备折返去避雨,这时,路边开过来一辆车在她身旁停下。
车窗滑下,看到后座上的男人时,喻然整个人都愣了。
宋冽很直接地表明来意:“上车。”
暴雨之下,由不得喻然多想。
-
车内外仿佛两个世界,外边雨声喧哗,车内寂静无声。
这是辆很昂贵的车,里边不管是地毯还是坐垫都很精致,喻然不想在这种情况下打破这种精致。
也不想在这种情景下遇到他。
她浑身都被淋湿,上来的时候带了雨水,狼狈至极。
宋冽除了让她上车以外就没说过话,此时前面副座上的顾霖递了个毛巾过来。
喻然接过:“谢谢。”
顾霖道:“不用太拘谨。”
喻然这才认出来前边的人是谁。
那天在停车场遇到的江坷的老同学,也如纪浅所说,临娱的老板。
多少有点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喻然发现这点后没提出异议,安静地拿毛巾擦身上的水渍。
车内有一段时间的沉寂。
她和宋冽之间谁也没说话,还是过了许久,宋冽搁在车门边的手动了。
他不动声色地抬眼,从前边的后视镜里看她。
喻然专心地擦着头发。
即使淋了雨,头发尽湿,但她天生皮肤白皙,这种情景下整个人更有种柔弱的美。
他本以为她再怎么样也会找人来接,绝对没想她会直接就这样冲进雨里。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倔强。
宋冽开口打破寂静:“报个位置,我好让司机送你。”
喻然动作微顿,只报了大概街道:“春夕路那边。”
宋冽了然。
那片属于老街,周边小区都是有些年代的,基本是中老年人住的那种老式小区。
条件并不是很好。
他眼睑微垂,眸色逐渐幽深。
之后到了位置,雨势稍微小了一点。
喻然没说具体小区位置,在路口就让司机停了车。
一到位置喻然道谢后便下车离开,顾霖想给把伞都没来得及。
他颇玩味地笑了:“怎么办,人家好像有点疏远你。”
“你今天话有些多。”
“不,我平常都是这样,你不了解么?”
宋冽没吭声,闭上眼靠到座椅上,有些莫名的焦虑。
顾霖和宋冽做了这么久的好友,还是头一次看他对人这么上心。
偏偏他不肯说,人家刚刚离他多近了,触手可及的距离,他愣是憋着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
笑着笑着又敛去。
他问:“认的姐姐?”
“不是。”
“有什么特殊关系?”
“没有。”
“这我就不懂了。”
“不懂就别多问。”
顾霖神情有些幽怨:“我怎么说也是你上属,你就这个态度,连个八卦也不给人知道?”
见宋冽没理,顾霖故意叹声:“外边雨可没停,也不知道那么柔弱的妹子这么淋回去会不会感冒。”
闻言,宋冽睁开眼,看向窗外。
雨势慢慢转变为毛毛细雨。
只不过降温了,天气很冷,雨淋在身上更是寒意四起。
喻然出门时就穿了一件针织衫,现在还淋湿了,她所在的居民楼离小区门口并不近,加上她在街道口就下了车,走了约摸十分钟才到。
刚进屋就先打了个喷嚏,喻然吸了口气,心说回头怕是要感冒。
客厅的纪浅看到她此时的形象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全程淋雨淋回来的吧?电视台好像离咱们这很远呢!”
喻然没提是谁送的,说:“本来准备去公交站,雨太大了,中途叫了出租车。”
“哪家出租车司机这么不靠谱,没把你送进来?最近降温,你还穿这么点,赶紧去洗个热水澡然后喝点感冒药预防一下,别回头生病。”
纪浅给她冲了杯药,嘴里念叨着回房间给她拿东西。
看着她四处忙碌,喻然说:“应该没什么事,就打了个喷嚏,我没淋多久的雨。”
“你身子骨多虚你不知道,上次咱们出去吃烧烤,我们几个人都没事,你回来就急性肠胃炎,去年冬天你衣服稍微穿少了点吹了风,回头就感冒,我打那时候起就知道,你受不得凉。”
喻然心里感动,捧着杯子默默喝感冒药。
喝完后准备去洗个热水澡。
纪浅问:“那个叫江坷的没送你回来么,早上不是说你们团队一起去吗,怎么就让你一个人回来了。”
喻然在沙发上整理衣服:“定了策划案后我们没什么事,同事她们有事找他帮忙,就回公司了,我直接下班嘛。”
纪浅知她性格,遇到什么都不会说的,又是有职场斗争的大公司,纪浅总怕她被人阴着欺负。
“策划案都定了,正常人都巴不得赶紧下班休息,你那还是两个女同事,就算有事回公司也不该是这么大的雨之下丢下你离开的理由。江坷没管你?”
“没事的,他们是真的有事,我也不想那么麻烦他。”
纪浅嗅出了点不寻常的气息:“他有向你表明过吗?”
“什么?”
“当然是告白,你别装傻,他肯定喜欢你的。要我说,如果他性格和人品良好的前提下,试试也不是不可能,你这两年就和他关系好点,一直以来也没有男朋友,他又是个优质白领,很适合啊。”
“别瞎说了,我和他只是朋友。”
喻然神情没什么变化,整理好衣服拿到浴室去。
纪浅叹了声,坐到沙发上继续拿杂志看。
喻然本以为洗了热水澡加感冒药后多少能有个预防,没想刚撑着处理完剩下的工作后,入了夜就开始有些头疼发热。
昏昏沉沉,想闭目养神一会,结果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喻然做了个梦,短暂却真实的梦。
她梦到她回到了六年前,初入宋家的时候。
也是这样的阴雨天,她刚刚十七,正懂事的时候失去了父亲,被人领到宋家。
当时的宋家是榕城下深水镇有名的大家大户,住着大宅院,用着进口货,宋冽的父母做的是地产生意,好的时候年利润能达几亿,在当时条件不算很好的街坊邻居里属于极高的顶端。
所有人羡慕着宋家,又紧盯宋家的情况,突然来了个小姑娘,周边邻居都用八卦异样的眼神看着,私下议论其中关系。
可哪来的什么关系。
喻然从小就只剩父亲了,他们相依为命,虽日子清贫,但胜在平常心,后来父亲去做了消防员,每日救人于水火中,小的时候很多人都说她父亲是大英雄,喻然听着也开心。
可是后来有一天,她还在学校上课,有人匆忙过来和她说她爸出事了。
榕城一处高楼发生严重火灾,有人逃不出来,她父亲将里边的人救了出来,可那是一间很老旧的储物间,他父亲最后要出来时,一排储物柜狠狠地砸了下来,周遭是火海,他被压住动弹不得。
她父亲的英雄生涯永远地停留在了那儿。
喻然没了家人,也没了唯一的依靠。
有人从警局带走她,说宋家夫妇和她父亲以前是好友,剩下她要上学的这两年由他们来负责。
喻然并不记得她清贫的父亲能和这样的有钱人家有什么联系,她只记得那天来带走她的人看她的目光并不友好,一路上叮嘱她去了宋家要乖巧,别惹宋家长辈生气,要时刻注意言行。
她没吭声,默默听着。
当时的天边灰蒙蒙的,刚到宅院大门时,一辆轿车缓缓驶了过来,旁边的人恭敬地低下头。
车辆行驶缓慢,经过她的时候明显停了那么一下。
车窗是开着的,后座上的少年眉目清冷地看着她。
他给人感觉很疏离,可那张脸却是过分的好看。
喻然当即有些怔了,几秒内,车缓缓驶进宅院。
他们擦肩而过,少年收回了视线,不再看她。
梦到这已是有些模糊了,喻然就记得她和父亲的以往,还有和宋冽的初遇。
后边意识缓缓清醒,醒来时眼前台灯的光明晃晃的,房间内是暖气微弱的响声。
她面前的电脑已经黑屏了,看看时间,她睡了半小时。
脑袋依旧昏沉,分不清是因为感冒还是梦境。
她最近太多次梦到他了,突然的重逢包括最近总是念想的那些像是激化了一样。
喻然直觉不该这样发展下去。
她起身出去倒水喝,想缓和一下情绪,也是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喻然还在疑惑是谁。
纪浅在房里喊:“然然,应该是我刚刚叫的外卖到了,帮我拿一下,爱你!”
她淡淡笑了,摇摇头。
然后走到门边打开门,她面上的笑容随着门外的人直接僵在了那儿。
不是外卖员。
宋冽站在门外,直直地看着她。

小编推荐理由

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言情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