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樱桃(傅澜舟姜穗穗)

奶油樱桃(傅澜舟姜穗穗)

导读:主角是傅澜舟姜穗穗的小说奶油樱桃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作为部门扛把子交际花,姜穗穗不得已上前敬酒:“学长好。”神色松懒倚在沙发上的学长,弯起一双桃花眼,眼里波光流转。

小说介绍

主角是傅澜舟姜穗穗的小说奶油樱桃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作为部门扛把子交际花,姜穗穗不得已上前敬酒:“学长好。”神色松懒倚在沙发上的学长,弯起一双桃花眼,眼里波光流转,似笑非笑:“学妹,不喊爸爸了?”

傅澜舟姜穗穗小说简介

作为B站美妆博主姜穗穗,靠一张脸红出圈,坐拥百万粉丝。
某次姜穗穗直播和别人连麦吃鸡,结果两次都是被同一个人一枪爆头。
第三次,两人又在最后毒圈里狭路相逢。
姜穗穗服软,先开了全部语音:“小哥哥,手下留情行嘛?”
对方回她:“好啊,喊声爸爸来听。”
姜穗穗:“……”
姜穗穗表示,她一定要找到这个人,然后网骗他!折辱他!做他爸爸!!!
*
姜穗穗网恋了。
在网恋一个月后,两人约好奔现,可惜当晚部门有个联谊晚会,姜穗穗不得已推后了奔现时间。
这次联谊,作为学生会副主席兼医学院高岭之花的傅学长也欣然出席。
当晚联谊,昏暗的KTV包厢里,那位清俊矜贵的学长,懒懒松领,微露一线优美锁骨,风流浪荡。
看的部门里的学妹们目不转睛。
作为部门扛把子交际花,姜穗穗不得已上前敬酒:“学长好。”
神色松懒倚在沙发上的学长,弯起一双桃花眼,眼里波光流转,似笑非笑:“学妹,不喊爸爸了?”
姜穗穗:“……”

奶油樱桃全文阅读

第 13 章
姜穗穗看到摔到地上的手机,赶紧捡起来。
她的钢化膜从上到下碎了一道裂缝,不过幸好外屏没碎。
姜穗穗松了一口气,看着手机上的“视频通话”,犹豫了一下子,点了接听。
手机那一端跳出来的是一片海。
白色的纱帘被风吹得鼓荡着,姜穗穗能看到外面一大片纯净蓝色的海,阳光洒在海平面上,波光粼粼,折射出一片金色。
海鸥从远方飞来,姜穗穗似乎觉得鼻尖都是海风的气息。
他问她:“好看吗?”
姜穗穗回神,笑眯眯道:“好看啊,不过……”
她眼珠子转了一圈,突然慢吞吞道:“你是在哪里啊?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家附近没有海啊……”
傅澜舟道:“我在海城。”
姜穗穗一怔,她又看了一眼外面。
这个酒店就建在这片海的周围,推开窗子,就能看到一片无边无际的海。
所以这个人,居然也来了海城???
这么巧???
傅澜舟看着手机屏幕,她那边是一片黑,他问:“你那边怎么了?”
姜穗穗:“啊,手机不小心摔地上,摄像头摔坏了。”
姜穗穗脸不红心不跳的在胡说八道。
摄像头没有摔坏,但是她不想这么快就露脸。
姜穗穗道:“顺便说一句,我这边也有一片海。”
“嗯?你家住在海边?”
“不是,我是出来……出差。”姜穗穗胡言乱语。
“哦?”傅澜舟看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今晚星光盛典的出席名单,看到了姜穗穗的名字。
她的名字旁边还有照片,照片上是扎了个丸子头的女孩子甜甜地对着镜头笑。
傅澜舟手指轻轻蹭了蹭,照片上她唇边的梨涡,眼眸弯起,笑了一声。
“那还真挺巧的。”
姜穗穗正想说什么,门突然被敲了两下,外面乔雨书喊了两句。
“穗穗开门,是我。”
姜穗穗一怔,随即道:“我朋友喊我有事,我先……我先挂电话了?”
“好。”
姜穗穗挂了电话,出去开了门。
乔雨书站在门口,她穿着今晚要穿的裙子,一边用手捂住背后,一边可怜兮兮地看着姜穗穗。
“穗穗,帮我拉一下拉链。”
姜穗穗让她进门。
她看了一眼乔雨书,乔雨书穿的是上次跟她说了很多次,自己喜欢的某高定品牌的裙子。
姜穗穗一怔:“你什么时候买了?”
她记得乔雨书跟她说这条裙子很贵,一直舍不得买。
乔雨书道:“就前几天买的,不是要来参加这个盛典吗,当然要穿的好看点啦。”
姜穗穗帮她拉好拉链,又仔细看了一眼乔雨书脸上的妆容。
“这个妆容不大适合你,太甜美了,而且你买的这条裙子是黑色的,和脸上的妆容并不搭。”
乔雨书:“啊,那怎么办?”
姜穗穗道:“还记得我上次给你画的那个甜丧妆容吗?你的轮廓本身就深邃,适合走那种暗黑风。”
乔雨书嘟嘴:“那你帮我重新画叭。”
“好。”姜穗穗应了,反正现在时间还早。
她帮乔雨书卸了妆,重新在她脸上涂涂抹抹。
化了快一个小时,姜穗穗又帮乔雨书弄了下头发,等做好已经快六点了。
“大功告成。”
姜穗穗道。
乔雨书凑到镜子前看了一眼,啧了一声。
“穗穗,你今天给我化的妆让我有种——老子天下最酷的感觉。”
姜穗穗收拾桌上的化妆品,闻言笑了一下。
“这不挺好的,你不一直想走这种风格吗?”
姜穗穗穿上小礼裙,两个人在六点半的时候下了楼。
因为这场酒店开幕盛典邀请了不少明星和网红,酒店外面围了不少记者。
姜穗穗一到大厅,就看到外面围着一群记者,摄像机不停的闪着。
不知道看到谁,现场突然爆出一阵***。
姜穗穗一怔,道:“怎么了?”
乔雨书看了眼:“好像是最近很火的一个男演员吧,长得挺帅的,叫什么……许星淮?不过我没怎么看他演的戏……”
姜穗穗“嗯”了一声,提着裙子往大厅里走。
她们都是有邀请函的,姜穗穗和乔雨书的邀请函上面都写着在A区,姜穗穗的座位号是18,乔雨书的是29.
隔得不算远。
姜穗穗入座。
现场人都来的差不多了,姜穗穗随便看了眼,她坐的是第二排,前面坐了不少小明星们。
周围也是一些挺有名气的网红们。
姜穗穗扫了一眼,正想垂下目光,突然余光瞥到一个人。
是林虞。
她穿着今年某品牌高定春夏限定小礼裙,妆容精致,打扮的像个小公主一样,正和旁边的一位女人说着话。
她离她不远,就坐在她的斜对面。
林虞一边和别人聊天,一边漫不经心地朝后面看。
一转眼,就看到了姜穗穗。
就坐在她后面。
林虞脸上的笑容一顿,随即她扫视了姜穗穗全身一眼,半响轻嗤一声。
旁边的女人正和林虞攀谈着,见林虞不搭话,也往后面看了一眼。
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姜穗穗。
姜穗穗也扫了那女人一眼,认出来也是B站上一个很火的美妆up主。
姜穗穗正在想这人怎么和林虞认识,那边那人就笑道。
“你这身上的裙子,好像是今年春夏限定款?”
林虞扯了扯嘴角:“嗯,特意去巴黎看秀买的。”
林虞说着,无意识地碰了碰脖子上的项链。
那人早就注意到这项链许久了,笑道:“你这项链好像是去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的那个?”
项链做工精致,最引人注目的是中间那颗蓝宝石。
听说去年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以九十二万元成交的。
单拿这一件出来,说不上多贵,毕竟在做的不是明星也是些网红,谁没见过几件奢侈品?
但是这次林虞浑身上下单拿一件出来,都将近一百万,累积下来的确让人咂舌不已。
看着那人羡慕的眼神,林虞漫不经心道:“还好,我父亲知道我喜欢这些东西,特意飞了一趟香港,给我拍下这条项链,做我的生日礼物。”
那人只是艳慕地瞧着,多夸了几句。
林虞一边漫不经心的和那人交谈着,一边时不时往姜穗穗那里瞧几眼,姜穗穗却没抬头去看林虞,她低头在手机屏幕上飞快的敲着字。
姜穗穗:【又来了她又来了】
乔雨书:【花孔雀又开始向你展示自己的开屏了?】
姜穗穗:【从裙子说到项链,再从项链说到耳钻,再从耳钻说到鞋子[微笑]】
乔雨书:【她怎么还跟高中一样?不过林虞对你也算是真爱了哈哈哈哈,尽管快一年没见你,但一见你就要你暗暗较劲】
姜穗穗面无表情:【我都懒得和她battle】
乔雨书:【你不想和她battle,但她想找你啊哈哈哈哈】
乔雨书正和姜穗穗聊得欢快,耳边突然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
“你好,这里有人吗?”
乔雨书一怔,她抬头,就看到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
他戴着黑色口罩,只露出狭长的眼皮,睫羽很长,眼尾还有颗淡色小痣。
乔雨书莫名觉得眼熟,想了半天,才想起名字。
“你是秦……秦遇老师是吗?”
那人似乎也一怔,眯眼打量了她半天,半响道:“你是?”
乔雨书拍了拍手,脸上带了点笑容:“我是B站的芝芝桃桃,以前还向你约过稿,你还记得吗?”
秦遇垂眼思索了一下,半响摇头。
他温声道:“我不记得了,抱歉。”
乔雨书“哦”了一声,也不气馁,她想起刚刚秦遇问她的话,道。
“我这里没有人呢。”
乔雨书又伸头瞧了一眼他手上捏着的邀请函,确定了他是坐在这里的。
“你邀请函上写的是A区28号,就是这个位置。”
秦遇颔首,淡声道:“谢谢。”
“没事。”
乔雨书说了这句话就低头玩起了手机。
乔雨书:【秦遇坐在我身边!!!】
姜穗穗:【谁?】
乔雨书:【我微博头像就是找他约的啊!!!你忘了吗?】
姜穗穗:【就是上次你找他约头像,发了自己照片过去,结果他说‘会糟蹋我画技’的那个???】
乔雨书:【……虽然但是,他还是给我画了头像】
秦遇是微博挺出名的一个插画漫画家,也给不少明星或游戏人物画过稿,不仅如此,他还是个声优,给好几部动漫都配过音。
说来也奇怪,秦遇虽然出名,却从未在社交平台上露过脸。
乔雨书偷偷瞥了旁边男人一眼,他微微垂眸,玩着手里的手机。
黑色口罩外,狭长的眼尾下那颗淡色小痣,莫名看起来有点***。
乔雨书咽下一口水,悄悄的给姜穗穗发了一句话。
乔雨书:【我用34D的胸保证,这个秦遇肯定长得很帅】
姜穗穗:【???你醒醒?你没有34D,你可是个AA级选手】
“AA级选手”乔雨书毫不气馁,收起手机懒得搭理姜穗穗这个损友。
吐槽了乔雨书,盛典也开幕了。
姜穗穗望向了前面,主持人妆容精致,笑容得体,说着开幕词。
姜穗穗觉得无聊,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一边玩着手机。
一大段冗长的开幕词说完,后面便响起掌声,好像是傅氏集团的老总傅丞也出席了。
不仅老总出席,这次连傅丞的儿子傅澜舟也出席在盛典现场。
耳边有不少人在小声交谈。
“确定不是明星吗?傅总的儿子居然这么帅???”
“我查了下百度,现在这位傅氏集团的大少爷可是在清大读书呢,人长得帅就算了,成绩还这么优秀……”
“哎,人跟人没法比,像这位少爷出生就是含着金勺,哪像我们还要努力比拼……”
“你要是不想比拼的话,等会等宴会散了,你去找他要个联系方式呗……”
那人笑骂一句:“别人可是傅氏集团的太子,怎么看的上我。”
“太子又怎么了,到底还是个男人,你不是说自己最拿得出手就是这张脸吗,去试试又不吃亏……”
耳边是十八线小网红在那里哔哔的声音,姜穗穗抿了抿唇,看向前方。
傅澜舟这张脸似乎天生就适合在荧幕上。
印象中的少年早已长开,他唇角扬起的弧度散漫,衬衫领口连第一颗扣子都系紧了,莫名多了几分禁欲的味道。
主持人将话筒递给他,傅澜舟接住,扬起眉看向观众席。
两人目光相对。
姜穗穗觉得他应该就是看着观众台上的人,却又莫名觉得,这一刻,他盯着的就是她。
目光相触只是一瞬间。
姜穗穗心砰砰直跳了一会儿,随即垂下眼,转开了目光。

奶油樱桃免费阅读

第 14 章
快八点的时候,晚宴正式开始。
晚宴上衣香鬓影,空气中都弥漫着各种味道香气。
这一场宴会怎么也算是个商业局,不仅来了商业圈的大佬们,也有受邀前来的明星们。
有小明星网红们借此机会和商业大佬们攀谈的,也有两两三三聚集在一起交流的。
头顶上的北欧水晶吊灯散发着昏黄的光,餐桌上摆满了各种精致的小甜点,姜穗穗饿了一晚上,开始吃自己盘子里刚刚夹的小甜点。
姜穗穗和乔雨书两个人坐在一起,乔雨书一边吃一边瞧着外面。
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她突然噗嗤一声,扯了扯姜穗穗的袖子。
“穗穗,你看那边——”
姜穗穗本来还不懂,顺着乔雨书所指的方向往那边一看。
傅澜舟没有坐在席间,他站着,手里握着红酒杯,正侧耳和人在交谈。
和他交谈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气质很好。
隔得远,也不知道两人在聊什么。
两个人聊完了,傅澜舟正打算回座位,刚转身,就撞上一个人。
那位女生也没想到,他会突然转身,手中的红酒顿时倾倒在他身上。
傅澜舟身上的西装,顿时被这红酒倒的湿了一片。
那人一惊,慌忙去给傅澜舟擦身上的酒。
傅澜舟皱眉,微微退后了点。
他淡声道:“没事,我自己来擦吧。”
乔雨书看着这一幕,猜道:“等会这位倒红酒的老妹肯定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赔一件吧……”
“抱歉,傅先生,我不是故意的,要不然我给赔一件新的?”那位女生咬唇,楚楚可怜道。
傅澜舟道:“不用了。”
“怎么可以不用了呢!!!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当然要赔偿!!!顺便问个联系方式!!!”乔雨书激动道。
而那边,女生咬唇道:“可是毕竟这西装是我弄坏的,要不你留个联系方式吧……我倒时候转账给你?”
吃瓜看完全程的姜穗穗,给乔雨书比了个大拇指。
“不愧你看这么多言情剧,精髓全学到了。”
乔雨书撩了撩头发:“那当然,不过她这搭讪手段也太古早那啥了吧,我赌两包辣条傅澜舟不会给她联系方式。”
姜穗穗往那边看了一眼,不知道傅澜舟说了什么,那女生一怔便讪讪走了。
姜穗穗啧了一声,她在那里坐了太久,腿有点麻,也不想看什么小网红套路上层集团太子爷啥的狗血剧情,她起身想去一趟洗手间。
“雨书,我去趟洗手间,你去吗?”
乔雨书吃东西吃的正欢,闻言摆摆手:“你先去吧,我现在还不用上。”
姜穗穗道:“好。”
这边的洗手间人太多了,姜穗穗等了几分钟,见里面的人还不出来,她便出去找了个服务小姐姐问了句“哪里还有洗手间”。
小姐姐给她指了指,姜穗穗便循着路过去了。
这边这个洗手间位置比较隐蔽,和晚宴的***相隔比较远,姜穗穗看了眼,这里洗手间基本上没什么人。
她推门***,解决完正想出来的时候,突然听到洗手间的门吱嘎一声响。
应该是外面的人推门进来了。
外面的人进来,却不急着上厕所,洗手台的水被打开,水哗啦啦地落了下来。
“哎,林虞,你看到那个姜穗穗了没?”
姜穗穗正想出去,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拧着门把手的手一顿。
林虞一边洗手,一边道:“看到了,怎么了?”
“一个小网红居然能被邀请来这里,估计在场的就她身份最低了吧?我还真是替她觉得尴尬……”
那女生一边看着林虞的脸色,一边道:“你可别为这样一个人生气,不值得……”
和林虞说话的是一个刚进圈的小演员,知道林虞家里有背景,天天就跟着林虞在一起混了。
她也知道林虞讨厌姜穗穗,今天见到姜穗穗脸色就一直不好,此刻忍不住多说点姜穗穗的坏话,讨点林虞的欢心。
林虞漫不经心地扯出旁边的纸巾,开始擦手。
她淡淡道:“不就是一个十八线小网红吗?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就是,就姜穗穗那个身份也不值得你好生气的。”女生赶紧道。
“我就是觉得不爽,从高中开始,姜穗穗永远踩在我头上,永远摆出那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没想到过这么久了再次相见,她还是摆出那样一副样子。”林虞道。
林虞不爽,自从姜穗穗转到班上,所有的男生都把目光放到姜穗穗身上。
姜穗穗什么都是最好的,长得是最漂亮的,成绩也是班上最顶尖的,就连人缘也比她好太多了。
越跟姜穗穗比,她就越感到难堪,尤其是姜穗穗永远还用那样一副眼神看着她。
冷冷的,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的眼神。
不仅这样,她无意得知姜穗穗居然也喜欢傅澜舟。
林虞被父母捧在掌心里,从小到大周围的同学知道她的身份,都避让着她,她喜欢的没有人敢跟她抢。
除了姜穗穗。
抢了她的风头还不够,居然还要跟她抢那个人。
她怎么容许?
林虞洗着手,水声稀里哗啦,她***搓着手,像是想把心里的那些烦躁全部洗掉。
“吱嘎”一声,姜穗穗从洗手间出来。
她一出来,外面两道视线落在她身上。
林虞一怔,她没想到姜穗穗也在这个洗手间里。
这里太偏僻,按理来说是不应该有人在的。
姜穗穗像是没看到林虞一样,走到洗手台上洗手。
她没打算跟林虞在这里撕,毕竟林虞也没说什么她的坏话。
姜穗穗在水流下冲洗着手上的泡沫,等冲干净后,她抽了张干净的纸,擦干手上的水珠。
在这一阵沉默中,林虞突然开口了。
“姜穗穗。”
“嗯?”姜穗穗抬眸。
林虞深吸了一口气,扬起下巴,高傲道:“我不知道你今天来这里是有什么企图,但是澜舟哥哥他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你趁早死了那条心,别用你们那些什么下贱的手段来勾/引他……”
外面几个小网红试图勾搭傅澜舟那一幕,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在高中的时候,她见过姜穗穗堵在傅澜舟的班门口,就是为了见傅澜舟。
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从林虞的心底生了出来。
为了傅澜舟不被别人抢去,高中的林虞可以用尽一切手段。
那么现在,也可以。
姜穗穗瞥了一眼林虞,见她扬着下巴,她慢条斯理地将手擦干净,然后将废纸扔进垃圾桶。
废纸在空中抛出一条抛物线,落进垃圾桶里面。
姜穗穗淡声道:“别总是扬着下巴跟我讲话,我又不是你妈,用不着看你脸色说话……”
“还有,你喜欢傅澜舟那是你的事,不要总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你喜欢不代表我喜欢,你想上赶着勾/引他那也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别总是对别人一口一口勾/引什么的……”
姜穗穗笑了一下:“你自己满脑子的废物思想,不代表别人也有嘛。”
“你!”林虞脸色青白交加,“你有本事就离澜舟哥哥远点,别总是在他面前出现啊,一边在我面前这样说,一边又总是跑到澜舟哥哥面前露脸……”
“你明明就是想让傅澜舟喜欢你,还在我面前这样虚伪,又当又立有什么意思吗?”
林虞越说越生气,到后面都是冷笑着说完的。
姜穗穗一点都不生气。
又当又立?
说她吗?
罪名都按在她头上了,那她也不介意做做。
“既然你都这么说呢,我似乎不去勾/引他一回,也说不过去呢?”姜穗穗笑吟吟道。
“澜舟哥哥?啧,行吧,我也不介意做你***一回,反正做你***你这智商也影响不了我……”
林虞一怔:“你说什么?”
姜穗穗拿出自己直男斩色调口红,细致的在嘴上涂好。
见姜穗穗要走,林虞道:“你要去干什么?”
姜穗穗讶异地看了林虞一眼,笑吟吟道:“都说了要做你***,当然是要去找你哥哥啊……”
她微微弯腰,在林虞耳边问道:“傅澜舟房间号是多少?”
“你,你休想!你不要脸!”林虞霍然瞪大眼。
姜穗穗撩了撩头发:“算了,我还是直接去找他吧。”
姜穗穗走出洗手间门口那一刻,回头看了一眼林虞,她笑吟吟道:“妹妹,等着喊***啊。”
不管林虞在后面怎么发疯,姜穗穗说完那段婊里婊气的话,就走了。
回到宴席上,乔雨书问她:“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姜穗穗:“没什么,遇上一点小事。”
乔雨书“哦”了一声,也没继续追问下去,扯了扯她的袖子,笑道:“你刚刚没看到呢,傅澜舟这块唐僧肉被不少女妖精给盯着呢,刚刚好多有意无意的小网红和明星们想去搭讪他,都被他给拒绝了……”
看来乔雨书是在这里这里吃了一晚上的瓜。
旁边的服务生小哥哥一边帮她倒酒,姜穗穗无意识拿过来喝。
她又扫了一圈席间,问:“傅澜舟呢?”
“好像是回房间换衣服了吧?”
姜穗穗原先也看到傅澜舟的衣服被人用红酒给淋坏了,她想说什么,突然看到林虞回来了。
林虞也看到了姜穗穗,她脸色愈发难看。
姜穗穗像是没看到她的神色一样,她喝完那杯酒,突然站了起来。
乔雨书一怔:“穗穗,你要去哪?”
“头有点晕,我先回房间了。”姜穗穗镇定地说。
乔雨书不放心道:“那我跟你一起回去吧,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没事,就坐个电梯的时间而已。”姜穗穗道。
这样说着,姜穗穗离了座位。
走出去的那一刻,姜穗穗回头看了一眼,林虞已经不在座位上了。
姜穗穗面色不变,摁了电梯。
既然林虞想跟过来,就让她看看呗。
姜穗穗不知道傅澜舟的房间号是多少,但是她知道像他这种肯定是住这个酒店最华丽的总统套房。
电梯门打开,姜穗穗扫了一圈,看到最右边的房间,咬了咬牙往那里走去。
站在门前,姜穗穗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敲了敲门。
大概是过了两三分钟,门里传来脚步声。
傅澜舟打开门,他刚刚洗完澡,浴袍懒懒散散的穿在身上,湿了碎发凌乱的垂在额前,看起来多了几分浪荡的意味。
傅澜舟看到她时一怔:“你……”
姜穗穗却没看他,她瞥了一眼电梯口,看到电梯门开了。
她看到林虞脚下那一双精致的绑带高跟鞋。
喝了的酒仿佛在血液里烧了起来,姜穗穗深吸了一口气,她低声道:“抱歉……”
姜穗穗来不及解释,她已经进了门口。
她冲的太快,傅澜舟也没料到她回突然进来,整个身子被她带的一偏。
姜穗穗怕林虞进来,百忙中伸手推了门,手指无意识的勾到了插在一边的房卡。
“嘭”的一声,傅澜舟和姜穗穗摔到地上。
房卡“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房间一瞬间黑了下来。
姜穗穗是脸着地的,傅澜舟怕她磕到脑袋,手揽住她的腰,往下一带。
两个人摔在柔软的地毯上。
姜穗穗的脑袋埋在傅澜舟胸前,她抬起头,鼻尖正对着他的胸膛。
鼻尖前都是他身上的冷冷青松香,还有一种其他的气息,极其嚣张又***的,争先恐后的传到她的鼻腔里。
姜穗穗动了动,这才发现他身上的浴袍已经散了。
她手撑在他的胸前,姜穗穗脸一红:“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姜穗穗大脑快速的旋转起来,她在想找个什么样的理由搪塞过去。
傅澜舟却低低的笑了一声,胸腔都沉闷的震动着。
“你这是在干什么?”
他一双桃花眸弯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想投怀送抱吗?”

小编推荐

小说《奶油樱桃》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奶油樱桃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