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相守(林声晚柳予安)

天与多情不与相守(林声晚柳予安)

导读:林声晚柳予安是小说《天与多情不与相守》的主人公,作家朵咪的经典作品;林声晚柳予安小说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林声晚,你把刀放下,有话我们好好谈。”柳予安揉了揉眉心,目光冷如寒霜,面色有几分无奈。

小说介绍

林声晚柳予安是小说《天与多情不与相守》的主人公,作家朵咪的经典作品;林声晚柳予安小说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林声晚,你把刀放下,有话我们好好谈。”柳予安揉了揉眉心,目光冷如寒霜,面色有几分无奈,更多的是厌恶。

小说简介

一道指婚,让林声晚成了柳予安的王妃,可是他不爱她,甚至因为不光彩的那一段往事,从不给她好脸色。而后他娶了他心爱的女子,林声晚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只能龟缩在院中,残喘而活。可最终,林声晚却为他挡了箭,丢了命,柳予安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在他的心中,不知不觉已经有了她的身影。

天与多情不与相守免费阅读

“林声晚,你把刀放下,有话我们好好谈。”
柳予安揉了揉眉心,目光冷如寒霜,面色有几分无奈,更多的是厌恶。
林声晚把刀刃紧紧压在脖子上,一派凛然,“没什么好谈的,我不会同意你把那个女人抬进门,除非我死。”
“死了更好!林声晚,本王警告你别得寸进尺。”柳予安站起身,倾长的身材慢慢逼近她,嗓音如同冷刃,“你先是用计爬了本王的床,娶你做正妻已是无可奈何,双蝉是本王心爱的女子,更是一开始柳府要娶的正妃,现在她愿意委屈自己做个侧妃,你最好识相些!”
“我......”
林声晚正想反驳一句,柳予安狠狠一甩袖子,愤然离去,只留下一句话,远远的飘来。
“明日吉时双蝉便要抬进门。”
他走的是那么坚决,步履急促,一点都没有要回头的意思,在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院门口的时候,林声晚颓然垂下手臂,脖子上被刀压出一道浅浅的红色痕迹。
事情......怎么总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怎么会稀里糊涂躺在了柳予安的床上,那日小宴她不过吃了几杯酒,以她的酒量完全不会醉,奇怪的是她偏偏醉了,再睁眼,一张俊逸清隽的脸直直闯入眼中,而后**的肩膀和疼痛的下身告诉她事情有多可怕。
还没等她把人叫醒询问个清楚,撞门而入的下人惊慌失措的呼喊,把男人吵醒了。
突如其来的一股大力把林声晚推下了榻,紧接着是柳予安愤怒的低吼,“把这个女人给本王丢出去!”
在侍卫即将要碰到她的时候,双目一睁,伸手把榻上的薄被包裹住身体站起身,冷冷喝道,“别碰本郡主!”
她的声音清冽干脆,带着威严,侍卫动作一顿,齐齐看向因为没有薄被而用枕头遮住重要部位的安亲王。
“都给我滚!”安亲王何时有过这样的窘迫,阴沉沉盯着榻前纤细的背影,恨不得此时拧下她的脑袋。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不知羞耻的女人?!
而后仪清郡主在荷花小宴上和安亲王滚作一团的消息,在京城迅速蔓延开了。
“仪清郡主?就是那个九岁死了母亲,十岁没了父亲的那位?”
“听说她心悦安亲王,可惜安亲王对她无意,就用了这样阴私的手段。”
“毕竟不是正儿八经的皇亲贵胄,她能得这个郡主还不是因为她爹给皇上挡了一剑去了,陛下心生怜意,便封了个郡主。”
“果然是上不得台面,只是可惜了安亲王......”
“安亲王还不算最惨的,楚小姐才是,明明和安亲王郎才女貌,我还听说安亲王都开始筹备嫁妆,要娶楚小姐过门了。”
......
这件事越演越烈,就当***之声最高的时候,皇上下了一道圣旨,为安亲王和林声晚赐了婚,勉强把事情遮掩了一下。
可谁都清楚,不过是做了个好看的面子罢了。
柳予安不想娶,林声晚也不想嫁。
可圣旨来了,想不想都不是他们愿意的事情。

天与多情不与相守全文阅读

踏出映月阁,被晚风一吹,柳予安的燥火消了一些。
脑海中浮现林声晚拿到抵着脖子的样子,冷哼一声。
她真是把自己当回事了,不是皇帝下旨,真当他会要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吗?
楚双蝉才是符合心意的那位红颜,一年前出了那事之后,楚双蝉从未怪过怨过,只说想要嫁给他的心意从未改变,也早就做好会同其他姐妹一起伺候他的准备。
有此良人,夫复何求。
次日,巳时。
春花烂漫,微风和熙,正巧是不冷不热的天气。
一顶花轿落在了安亲王王府大门。
侧妃的婚礼规格自然是越不过正妃,安亲王也不打算挑战老祖宗留下的规矩,但是在可控的范围内,给了楚双蝉最好的一切。
比如新婚夜,柳予安老老实实呆在了侧妃屋里一夜,而不似和林声晚大婚那晚,揭了盖头直接去了书房。
准确的说,柳予安就没有在林声晚屋子里睡过,直接在书房收拾了一间小卧房,日日歇在那儿。
这一夜林声晚睡的并不好,起床的时候眼下乌青可见,思齐看了心里一惊。
“王妃又失眠了?”
“嗯。”林声晚淡淡应了声,“待会打扮的精神些。”
她不愿意用萎靡颓废的样子去面对二人,前晚会作出以性命要挟的蠢事,也是有原因的。
她是厌恶楚双蝉的。
事情要追溯到6年前,她刚刚丧父,心情郁结难捱,自幼就不喜她的祖母骂她是个丧门星,克父克母,说不定哪天连她一起克死,哭天喊地,说当初就应该把她溺死在恭桶里。
所以她便跑了,在街上游荡。
林家老夫人也没有派人来找,仍由她自生自灭。
做了几天流浪儿,林声晚每有一天是吃饱的,渴了就喝水,饿了也喝水,偶尔也会有好心人给半个饼子,下了肚不仅没填饱,反而更饿了。
林声晚饿得走不动,顺势坐在一家酒馆的门旁边。
此时几个丰神俊朗的少年吃饱喝足从门里走出来,衣着光鲜,气度风流,当中有一人颜色极佳,宸宁之貌,面如冠玉,嘴角上扬,像是一轮温暖的阳光。
“若我以后娶妻,必定待她极好,绝不娶二房,让她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绝不娶二房吗......
林声晚突然就被少年迷了眼,心湖顿起涟漪。
可她是在太饿了,眼前像是裹了一层薄纱,怎么也看不清楚少年郎的样貌。
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林声晚微微颤颤站起身,宛如看见神邸一样伸出渴望的双手。
就当她的手指马上触碰到衣角的时候,斜刺里跑出来一个年龄相仿的小丫头,一把拨开她的手,娇声厉道,“予安哥哥,这个小叫花居然想偷你的钱袋子!”
不......她才不是小叫花,更不是乞丐!
浑身无力的林声晚随意就被她推到在地,嘴唇嚅嗫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柳予安扭头看了一眼,也看得出倒在地上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几天没吃饭,从钱袋子里随意掏出一锭碎银子扔在她面前,领着人离开了。
而后皇帝下旨封郡主,林家老夫人没办法,只能令人把林声晚找了回来,领了旨意。
说是郡主,其实一无封地,二无实权,只有俸银和禄米。

林声晚柳予安小说

小说天与多情不与相守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