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竞上清华(季余笙)

打电竞上清华(季余笙)

导读:火爆小说《打电竞上清华》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季余笙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打电竞上清华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打电竞上清华》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季余笙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打电竞上清华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电竞节目《王者之巅》录制现场,久未露面的过气童星季余笙出人意料的成为参赛选手。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为了复出炒作,来开玩笑的。
第一轮比赛结束后,所有人下巴都掉到了地上:“节目组是不是给她开挂了?”
一时间各种质疑和黑料满天飞
不久后人们发现,这次高考状元的名字有点耳熟,考上清华的那个学霸‘季余笙’不会就是这个在PUBG里大杀四方的‘铁头娃’吧。
季余笙:我只想低调的生活,但是实力好像不太允许。

打电竞上清华全文阅读

第二章
赵春玉的手僵在空中,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整个脸变得像个红绿灯:“你..谁是你监护人!你妈早死了,如果不是我们可怜你,你现在就该去孤儿院!”
季余笙看了一眼赵春玉和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的周志辉,淡淡道:“根据刑法234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而我是未成年人,判刑应该会更重。”
“你!”赵春玉感觉胸口憋的慌,被季余笙用话堵的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今天谁也别拦着我,我非要揍死这个小兔崽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现在还敢威胁我!”
季余笙躲也不躲,只是拿出手机:“你刚刚的话我都录下来了,你现在要做的每一件事,都可能成为我以后报警的证据。”
“好了,吵什么吵,都是一家人。”周志辉面色微变,终于开口:“余笙,还没吃饭吧?快坐下,就等你吃饭了。”
季余笙看了一眼餐桌上已经少了一半的烧鹅,看向周志辉:“饭就不用了,把生活费给我吧,得和她一样。”说着指了一下周心蕊。
“你个小白眼狼,我们不过是可怜你才收养你的,现在竟然还敢要求这么多!”赵春玉的火蹭蹭的往外冒。
“根据《继承法》第10条规定: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所有第一顺序继承人应到遗产所在地的公证处办理继承公证,然后带着公证书去办理财产转移手续,我母亲去世的时候她的父母已亡,没有配偶,我是她第一顺位唯一继承人,因为当时我的年龄尚小,所以由你们做代理人,但是从法律上来看我母亲的遗产都是我的,包括我们现在住的房子。”
赵春玉这一听,整个人更不好了,周志辉连忙拦住她,拿出钱包掏出了八百块,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是舅舅不对,舅舅最近太忙了,忘记给你生活费了,下次舅舅肯定想着。”
季余笙接过钱,又从书包里拿出了卷子:“顺便把卷子也签了吧。”
周志辉看到卷子上血淋淋的分数,似乎早已习惯,或者说根本不在意,潦潦地签上了名字。
季余笙完成自己的目的,拿着卷子和钱不慌不忙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不理其他。
这个房子是个标准三居室,两间卧室一个书房,她本来是住在次卧的,但后来就被赶到了书房改的卧室,面积不大,一个单人床,一个书桌,一个简易衣柜就塞的满满当当。
换上睡衣,她打算去洗个澡,出门的时候听到了赵春玉骂骂咧咧的声音。
除了觉得有点聒噪没有别的感觉。
洗澡的时候,季余笙觉得原主会晕倒真是太正常不过了,这个身体有点过分的瘦了,后背和胳膊还有不少没消下去的淤青,她觉得应该不是刚刚摔的,而是被赵春玉打的,她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
她正要淋浴的时候,胃里突然非常不***,蹲在马桶前吐了一阵,才好了一些,打开花洒哗啦啦的水声终于盖过了外面的骂声。
“爸,你不觉得今天的季余笙有些怪么?就她那个猪脑袋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法律?而且前天才因为要钱被妈打过,怎么可能还要她不会是中邪了吧?”周心蕊怕父母问她手机和喜欢男同学的事情,连忙把话题引到季余笙身上。
穿越这种事情,正常情况下是个人都不会相信。
所以周志辉不以为意的喝了一口啤酒,眯着眼睛:“她是蠢,但她身边总有不蠢的人。还有,我告诉你们多少次了,这段时间不要招惹她,对她好一点,她还有几个月就满18了!还想不想要她手里的财产了!”说后半句话的时候,他压低了声音。
闻言赵春雨和周心蕊虽然目光不忿,但也没有再反驳,只是发出一声冷哼。
洗完澡回到卧室,季余笙拿出惨不忍睹的一模考试卷子,竟然没有一科及格,成绩最好的语文也才90分。
数学44。
英语68。
理综50。
总分252。
季余笙饶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也被这个分数惊到了。
理综21道选择题一道6分,共计126分,哪怕都选C得的分数都不止50。
在看完所有试卷后,季余笙得出一个结论,原主一定是脑子是被雷劈了才会想不开学理,因为原主是有学文天赋的。
她的语文试卷,虽然前面靠背诵的基础知识答的惨不忍睹,但是作文和阅读理解还不错,分数几乎都是从这拿的,只要稍微用点心把课文、古诗背一背,她的语文成绩达到130分是很简单的。
这种文字理解能力如果学文的话,总分怎么也能到400,可她偏偏学了理。
如果学理是自愿的,那么原主不是想不开,就是拥有预知能力,知道她在高三的时候会被理工科学霸魂穿,所以无所顾忌。
季余笙前世可是20岁就从麻省理工学院拿到硕士研究生毕业证的学霸,并且可以保博,但由于她的梦想并不是成为学霸,所以她毅然选择研究生毕业后回国追梦,但没想到中途飞机出事故。
说来季余笙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但,是有缺陷的那种。
她从小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
阿斯伯格综合症属于孤独症谱系障碍的一种,具有孤独症的典型表现,但是没有语言发育和智能上的障碍,属于自闭症一种特殊表现形式——高能自闭症。
最基本的表现就是社交障碍、兴趣狭隘、动作和行为刻板,在特定的领域有惊人的天赋。
这些高三的题在季余笙的眼中,基本不用过多思考就能知道答案。
她眼下的难关不在学习上,也不是这种恶劣的家庭关系上。
因为前世她的父母即便对她特别好,给了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请了最好的医生,做了最好的治疗,但她还是无法从内心上与父母亲人建立正常的依恋关系,遇到挫折和问题也不会寻找父母安慰,不能察觉人际交往中非语言信息,比如语调,也不关注他人的面部表情,因此很难或者说不能理解他人的感情和想法。
通俗说,就是她没有共情的能力。
因此,周志辉这一家对她的冷嘲热讽基本只能让他们自己生气,季余笙是毫不在意,或者说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的。
她很小知道自己有这种障碍,后来发现这种障碍也不是很影响她生活,所以长大后就不会再像小时候一样,费力的去观察别人的微表情来理解别人的情绪,麻烦且没必要。
而对于那种从言语中就直接表现出对她不友好的人,她连看他们的脸都不会,因为浪费时间和她本来就没有多少的感情。
而且她是有强迫症的,为了杜绝由他人不知名微表情引发的好奇,以至于追根究底的琢磨其中含义,她从一开始就会选择彻底的无视。
所以她眼前最大的难关只有一个,她没有电脑,或者说没有一台能玩游戏的电脑。
她书桌上的笔记本是周心蕊淘汰下来的,只能上网查个资料,用个办公软件,玩个比较大型的4399小游戏都会有点卡。
而800块钱,显然不够她买台电脑,所以现在她的当务之急是需要钱。
她需要钱买一个好电脑。
在卧室里翻找了一圈,确定真的没有其他财产后,季余笙开始上网对比两个世界有什么不同。
最后得出结论:基本一致,甚至很多歌曲和电视剧这里都有。
换言之,这个世界除了一些人和原来世界不一样,不管是科技发展、历史进程又或是物价、一些著名品牌都和她的原世界没有什么区别。
六点,季余笙准时睁开眼睛,收拾妥帖,喝了一杯温水,然后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酸奶和一片吐司,她离开家门的时候周心蕊还没有起床。
坐上公交车,她带着耳机吃着面包看着窗外,随着离学校越来越近,车上的学生也越来越多。
她的学校位于学区密集地,周围各种学校好几所,汽车上校服各异,但却没有和她一样的。
因为她所在的流江国际中学算是一所贵族学校,特别远的会住校,近的都是由私家车接送,坐公共交通来上学的几乎为0,原主之前也是打车上下学,在她的金库钱不多之后,为了不被同学发现窘境,她在校门口打车去远处的公交站然后再坐汽车回家。
“哎,你们看坐最后座的那个是不是季余笙啊?”斜前方一个女生小声道。
“季余笙是谁啊?”旁边的马尾辫女生问道。
“季余笙你不知道?就是小若啊。”女生小声提醒道。
“哦,哦!”听到‘小若’马尾辫女生恍然大悟,有点激动:“是她啊!我小学的时候特别喜欢她来着,可是怎么看着有点不像了啊?”
“我也不知道,感觉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
“但应该不是她吧,虽然过气了,但好歹也是个公众人物,应该不会坐公交车上学吧?”
季余笙虽然带着耳机,但是里面并没有放歌,她只是习惯,或者说伪装。
因为这样即便对身边发生的事情没有反应,周围的人也不会感到奇怪。
听到两个女生的议论,她才开始正视起另一个昨天没来得及思考的问题。
原身是个小童星,小时候拍过几部影视剧,饰演过几个家喻户晓的角色,曾经一度被誉为国民女儿,红极一时。
但随着她母亲的去世,她也逐渐淡出了娱乐圈,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学生,去年因为生病一度爆肥,结果被人拍了照片发到了网上,引发全网热议被群嘲,受了***的原主就开始绝食一般的减肥,于是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十分不健康的样子,瘦归瘦但脸色很不好。
季余笙合理怀疑,原主很可能有厌食倾向,昨天会吐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今天虽然只是一小杯酸奶和一片吐司,但季余笙吃的很慢,长期饥饿的胃很脆弱,需要一点一点适应,今天是太匆忙,明天需要弄点热的。
汽车站就在学校的正对面,过个马路就到校门。
眼下正是上学高峰期,校门口不少送孩子的豪车,季余笙目不斜视的走过校门,她出现后,本来就很热闹的校门口,更加喧嚣了起来。
“就是她昨天向穆飞宇表白被拒后跳楼了。”
“她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国民女儿’啊,一个过气童星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德行,竟然想和穆飞宇处对象。”
“我听说她一模总分才250,就这个分数还有脸早恋?”
“250?哈哈哈,这个分,真的和人一样够2的。”
丝毫没有压低音量的议论声,仿佛就是故意说给季余笙听的。
季余笙也确实听了***,并停下了脚步:“你说错了,不是二百五十分。”

打电竞上清华免费阅读

第三章
几个女生没想到季余笙会停下脚步和她们说话,因为按照过去的经验,季余笙听到这种议论只会低下头更快的离开。
“我..我们哪说错了?”看着季余笙面无表情的脸和冷冰冰的语调,女生有些没反应过来,一时语塞,话说的也有些结巴。
“首先我没有早恋,第二我没有跳楼,第三我的总分是252,你们少说了2分。”她这个病带来的除了没有共情能力,同时也有很严重的强迫症,尤其在数字方面,不能忍。
几个女生听后先是愣住,然后就笑了起来:“哈哈哈,252分也好意思说出口,不过是比250又多了一个2,穆飞宇这次一模可考了702,比你的分数乘以2还多了两百分,你心里难道没有点B数么?”
“你们又错了,252乘以2是504,702减去504是198,不是200。”季余笙道:“这是小学的算术,没想到你们现在还会算错。”
周围不少好事的学生听到后,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季余笙不理解他们在笑什么,因为她只是说出了事实,在她的字典中没办法容忍这种低级的错误。
“季余笙,你有没有搞错?你一个数学从来没及过格的人和我们说这个?”
“我看你也只有小学的时候数学才及过格吧。”
“一个全校倒数第一竟然有脸和我们说算术?”
“又错了。”季余笙搜寻了一下记忆开口道:“准确的说我只是理科年级第299名。”
周围的笑声又大了一点。
“哟,理科一共300人,你考299名,倒数第二还觉得很有脸?有本事这次周考你考个正数第二啊。”中间女生的语调极尽嘲讽。
季余笙皱了一下眉:“考第二名有点难。”因为不知道第一名和第三名会考多少分,所以想要准确的成为第二名她做不到。
几个女生看着季余笙一本正经的样子,轻蔑的冷哼了一下:“就知道..”但是她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季余笙就再次开口。
“但是考第一名比较简单。”
“哈?”周围围观的群众都看不下去了,纷纷议论道:“季余笙不会是被穆飞宇拒绝后脑子傻了吧?”
声音很大,季余笙想听不见都难。
最开始的三个女生抱着胳膊不屑的看着季余笙:“年级第一?就你?”
“这样,我们打个赌吧,如果这次周考你没有拿第一,那就在成绩出来后的第一个升旗仪式上,当着全校学生大喊三声‘我是智障’怎么样?”打头的长发女生歪着脑袋道。
“那如果我考了第一呢?”季余笙反问。
三个女生对视一笑,意思不言而喻:你一个万年吊车尾如果能考第一,那母猪都能上树了。
“你说吧,你提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满足你。”长发女生道,反正根本实现不了。
“那就一个月的零花钱吧。”季余笙面无表情道:“我如果考第一,你们三个把一个月的零花钱给我。”
古人云:刚想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
她这正愁怎么赚钱买电脑,这就有人送上门了。
“好啊,别说一个月的了,一年的我都可以给你。”
“一年就不用了。”季余笙道:“我是谁你们都知道了,但你们是谁我还不清楚,赢了之后我该去哪找你们?”
三个女生无语极了,季余笙竟然连她们是谁都不知道:“我们是2班的,你如果真能赢,你就去2班找我们吧。”
季余笙仔细看了一眼三人,把相貌都记了下来,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流江中学高三理科共10个班,一班又叫实验班,全是尖子生,最终目标都是国内外顶尖大学;9班是艺术班,周心蕊就在这个班;而季余笙所在10班是有名的混子班。
季余笙走进教室后,喧闹的教室有一瞬间的安静,随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所有人继续各干各的。
女生们讨论明星八卦和化妆品,男生们讨论着足球和游戏。
季余笙找到自己的座位,拿出书本开始翻阅。
不过一个早自习的时间,季余笙和2班班花孟婉婷的赌约已经传遍了初高中部。
季余笙虽然已经退出娱乐圈是个过气童星,但好歹也红透过半边天,并且在她还没有过气,没有颓废的时候,是流江国际学校的形象大使,在学校里是相当有名气的,除了幼儿园和小学部的学生对她不太熟,初高中部对她那真是如雷贯耳。
毕竟季余笙可算是陪伴他们一起成长的女神。
虽然现在长的有点残了,也有很多流言,但说到名气,在学校里她是能排进前三的。
至于前三中的另两位,一位就是校草,全校第一的完美学生会长穆飞宇,另一位则是整个流江中学里老师听见名字都会变色的混世魔王。
第一堂课下课,王恬凑了过来:“余笙,我听说你和孟婉婷的赌约了,你是不是摔糊涂了?她这就是诚心要你丢人啊,你怎么能答应她呢。”
“丢人的不会是我。”季余笙翻看着教材,淡淡开口。
高中内容太久没看,记得不是很清楚,为了避免考试中运用到超纲的公式和解题方案,她需要把课本内容重新看一遍。
“余笙,你现在才开始学习有点来不及了吧?”
“只要没人打扰就来得及。”季余笙头也没抬继续看着数学书,她这句话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正常的回答问题,但由于她并不擅长说话的艺术,所以在王恬听起来,这就是在嫌她烦。
“余笙,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是真的以为穆飞宇他喜欢你,结果没想到他会拒绝你。”王恬拉着季余笙的胳膊:“对不起嘛,别生气了。”
季余笙皱了一下眉头,抽出胳膊,她不太习惯和人这么亲昵的接触:“我没有功夫生气,你可以回去了,我要看书。”
王恬看着季余笙冷漠的表情和语调,感觉她是真的发现了自己和周心蕊联手坑她的事情,咬着嘴唇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物理课上,老师正在讲试卷,卷子上的题对于季余笙而言难度不会比1+1=2高太多,所以她并没有听讲,而是在专心看数学书。
“季余笙,我讲的题你是都会了么!物理课竟然看数学书?怎么是觉得自己物理彻底没希望了么?”一个愤怒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季余笙一抬头发现物理老师不知何时走到她的面前。
“对不起。”季余笙合上数学书,拿出物理书。
刚刚她看书看的太认真,没注意到老师走了过来。
物理老师没想到季余笙会这么痛快的道歉:“你,去前面把这道题的解题过程写出来,答不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季余笙看了一眼黑板,不慌不忙起身走到讲台前,拿起粉笔,唰唰唰的写下了答案。
下面的学生继续各干各的,没人相信季余笙能答出题来,或者说这道题他们班里几乎没人能答得出来,这可是理综卷子上物理最后一道大题。
这个灭绝师太就是看整节课都没人听讲,所以故意找个人刁难,他们都习惯了。
此时只能在心里默默为季余笙哀悼,同时庆幸被抓的不是自己。
大概一分钟,季余笙就写完了步骤回到了座位,物理老师正要发飙,却看到了黑板上和标准答案一模一样的解题过程,而此时下课铃正好响起。
“今晚的作业是两套试卷,一会学委去我办公室拿,下课!”
“嗯?这就走了?”看到灭绝师太这么简单就离开了教室,同学都是一愣。
坐在前座睡了一个早自习加两节课的男生回头道:“季余笙你运气不错啊,看来师太今天心情很好啊,竟然没有罚你。”
季余笙从脑海里调出前座同学顾名的档案,这应该是原身为数不多可以称作朋友的人。
两人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做过一年同班同学,初中做了三年同班同学,高中又做了两年,虽然平日里看着没有太多来往,但毕竟认识的时间够长,算是知根知底,最起码比王恬这种表里不一,喜欢背后插刀的‘闺蜜’强很多。
“因为我答对了。”季余笙拿出数学书继续翻阅,不是她想故意装逼,只是因为她没办法忍受自己答错这么简单的题,理工学霸的自尊心受不了。
“哈?就你?”顾名看了眼黑板上的题又看了一眼季余笙:“咱俩这么多年同学了,你的水平我还不知道,你能答出这个题我吃直播吃屎。”
他旁边一个戴眼镜的男生适时开口:“她的确是答对了,和我查到的标准解题答案一模一样,你什么时候吃屎?我帮你录像。”
眼镜男李烨是班上的学委,也是13班成绩最好的人,全班的作业几乎都是照他抄的,所以他的话是很有公信力的。
“你听错了,我没说。”顾名脸皮非常厚的表示宝宝什么都不知道,然后自然的转过了话题:“对了,我昨晚玩吃鸡玩的太晚了,英语作业还没写,亲爱的同桌,英语完形填空卷子借我抄一下呗?”
李烨给了顾名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你晚了,我已经借出去了。”
季余笙听到顾名说‘玩吃鸡玩太晚’的时候,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我可以借你英语作业,但你要借个我绝地求生账号。”
“吃鸡账号我送你一个都行,但你的英语分还没我高呢,抄你的我不如自己蒙,准确率可能更高一点。”顾名毫不客气的拆台。
季余笙拿出英语卷子,神色淡淡:“包你全对。”
“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自信?”
“我自己。”
顾名虽然还是保持怀疑,但莫名被季余笙身上散发的自信打动,接过卷子:“看起来还有模有样。”改了几个单词抄完把卷子还给季余笙的时候,顺便附上了一个纸条,上面是steam的游戏账号和密码:“kd你可以随便掉,但是千万别开挂啊,我这个号里很多衣服的,我可不想被封。”
“放心,不会的。”季余笙脸色有些发白,把纸条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她不用开挂,因为她自己就是人形外挂。
顾名看季余笙今天一反常态的淡定,忍不住好奇:“你知道现在年级群里都议论疯了么?说你因为想吸引穆飞宇的注意,脑子已经不太正常了,竟然打这种必输的赌。”
“我很正常,而且这个赌我必赢。”季余笙突然脸色一变,放下书,拿起书包离开了座位。
“喂,可是今天星期二,星期五就是周考,你用什么赢啊?”顾名在身后喊道。
季余笙指了指自己的头:“用智商。”
早上肚子就有点疼,她还以为是喝了凉的酸奶,可是刚刚和顾名说话的时候这种疼痛更明显了,季余笙觉得她可能是要来大姨妈了。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第一遍上课铃已经响起。
她捂着肚子低着头加快了脚步,却一下子撞上了从拐角突然出来的男生,男生手里的书掉了一地。
“不好意思。”季余笙连忙蹲下身子帮忙捡书,原主本来身体就虚,还有低血糖和贫血,快速起身让她眼前一黑,差点摔倒。
一只手扶住了她。
“谢谢。”季余笙缓了一下把手里的书递了过去,一抬头心里像有口钟被敲响。
对方在看清季余笙的脸后,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厌恶,立马收回了手,十分嫌弃的样子:“别总想着耍手段接近我,我之前帮你只是觉得你可怜,如果知道你会因此赖上,我绝对不会多管闲事,以后离我远一点,我不想在学校看见你。”
季余笙头冒冷汗,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生:“你哪位?”

小编推荐理由

这部小说是小编亲力亲为为大家找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哦,男女主之间的互动十分有爱甜蜜,撩拨你们的少女心,希望你们会喜欢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