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

导读:主角是薛纱纱阳澈小说《白莲娇妻她翻车了》特别推荐,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薛纱纱被派去仙侠世界做反向攻略任务,把她夫君对自己的好感度降为零。知道那个纨绔夫君最讨厌娇弱女子,她便竭尽娇弱做作

小说介绍

主角是薛纱纱阳澈小说《白莲娇妻她翻车了》特别推荐,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薛纱纱被派去仙侠世界做反向攻略任务,把她夫君对自己的好感度降为零。知道那个纨绔夫君最讨厌娇弱女子,她便竭尽娇弱做作,让他厌恶她到了极点。

薛纱纱阳澈小说简介

一个五岁大点的小男孩。
为答谢救命之恩,她开始照顾这个病弱高冷的小男孩,尽职尽责当一个好姐姐。
晚上她对自己夫君嘤嘤嘤,手不能提,肩不能扛。
白天她出门照顾小男孩,左手扛大米,右手捉肥鸡。
白天有多操心,晚上见着夫君,她就有多放肆娇纵。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全文阅读

“好啦,吃完啦。”薛纱纱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看着阳澈碗里喝干净的粥,问,“吃饱了吗星星?”
阳澈什么也不说,只站起来。
“那我们回去吧,回去给你煎药,这一天三顿药可不能少。”薛纱纱说着也站起来,想拉住他的手。
阳澈把手往后背缩了缩,只道:“你先去,我想方便。”
“刚吃完饭就想排出去,直肠子啊小弟弟。”薛纱纱笑着打趣道。
阳澈:“……”
他什么也没说,扭头就朝白天薛纱纱亲自带他上过的净房里去了。
“阿星,”薛纱纱在他身后喊,“你要不要我帮忙呀?”
阳澈瞬间想起了之前不美好的记忆,扭头丢下一句“闭嘴”,就走没影了。
薛纱纱笑着,不再说什么,开始往楼上走。
小孩子就是好玩。她突然在心里想,如果以后自己也能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倒还挺不错的?
她正在走在楼梯上,一边上楼一边脑海中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突然顿住脚步。
这样放那小弟弟一个人去厕所不太好吧。
想到这里,薛纱纱猛然转身下楼进了茅厕,却在那里巡视一圈也没见到小弟弟的踪影。
她立刻问了店家,有没有看到一个浑身破烂脸被刮花的小男孩跑出去,店小二回忆半天,忙给她指了条路,薛纱纱立刻追了出去。
到底她是大人,体格好,跑步速度也快,不一会儿,就在远处发现了踉踉跄跄快步走着的阳澈。
“阿……”她刚想喊他名字,突然又停住了。
为什么这小弟弟要跑?
他要跑向哪里?
他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薛纱纱一想到这些事,忽然决定先不叫住他。反正看他的样子,身体里的灵力应当是还没有恢复,而且他个子小步子慢,只要她跟在他身后,就不怕跟丢。
于是她开始悄悄跟踪起了阳澈。
阳澈拖着越来越沉重的双腿,用尽最大力气在街上疾行着。
好不容易摆脱薛纱纱了,他要快一点走,免得她追上来。
他得先回之前晕过去的那个山洞,再想办法回灵墟主岛,搞清楚自己这次历劫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要做的事太多,自己身上现在没有灵力,若是被有心人发现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脚下忽然踉跄一下,他差点摔倒在地。
“阿星!”他耳里只能隐约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叫着。
不知是不是没喝药的缘故,他只觉得身体又想今早一般沉重起来,头脑恍惚,四肢发软,额上鼻尖,又是大片虚汗冒了出来。
坚持不住了……阳澈努力挣扎着直着身子,脚下却像灌了铅一般,挪得沉重。
阳澈觉得自己浑身发寒,情况显然比刚才更糟糕,但他还是坚持拖着步子走着,朝之前的那个山洞进发。
若是能在山洞里取出他提前备好的储灵囊,那他就有救了。
走了不知多久,他终于咬着牙来到了山洞口。
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般,他刚进洞,便倒在了地上。
“阿星!”薛纱纱这才上前。
阳澈意识有点模糊,来不及多做思考,只是尽力往山洞里爬,不想让薛纱纱发现自己。
可他还是被那个人猝不及防地捞起来,抱怀里了。
一股熟悉的香味又从他鼻腔散开。
她一直在跟踪他?
“这山洞多阴冷啊,你来这干什么?”薛纱纱急忙问,“我先带你出去。”
“不,”阳澈死死抓着岩壁***的石头,快速编了个理由,“客栈凡气太重,这里更方便我养伤。”
“啊?”薛纱纱想了想问,“所以你不能去人太多的地方?你得在山洞里吸收日月精华什么的?”
阳澈用虚弱地声音道:“你快走吧。”
薛纱纱道:“但你伤还没好啊,你看你胳膊,又有血渗出来了,是不是伤口破了……”
薛纱纱想要碰碰他的胳膊,却被他一下子躲开,阳澈只继续道:“今日之事你能帮我至此,你我也算两清,你早点回去吧。”
“你这哪儿的话?”薛纱纱看出他的抵触,只道,“你年纪又小还受着伤,灵力恐怕也使不出来吧?只是在这山洞里待着,能恢复身体吗?小朋友,现实点,乖乖跟姐姐走,姐姐带你去灵墟主岛,我可以找圣尊,让他帮你养好伤……”
阳澈急忙打断她的话:“不可!你若带我去那里,我便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薛纱纱愣一下,这小家伙怎么对主岛那么排斥?是跟圣尊有过节不成?
“此事不用你管,放开我,让我好生歇息便是。”阳澈又道。
薛纱纱看他这么犟,沉默一阵,又环顾四周看了一圈:“那你就打算睡这里?”
阳澈点头。
“一个人?”
“放我下来。”阳澈道。
“那遇上野兽或者别有用心之人怎么办?”薛纱纱又问。
“我自能处理。”
“你不是没灵力了吗?若是日后来一个比那白虎更厉害的猛兽,你又要如何?”薛纱纱继续问。
“我自能处理,”阳澈不想与她废话,“我不是凡人,你怎可用凡人之心来推置我?适可而止吧,你若能放我一马,自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他皱起了眉头,语气几近严肃。
薛纱纱被他说得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那行,我不管你了,以后你在这里自己住吧。”许久后她才放下他,站起身,索性撂下这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阳澈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才是他熟悉的薛纱纱。
阳澈勉强站起身,想去搜寻先前自己藏在这山洞里的储灵囊,可他却发现,自己几乎虚弱得站不起来。
他只能躺在湿冷僵硬的地面上,喘着气。
洞口刮来一阵冷风,让他瑟瑟发抖,实在站不起身,他便打算这样躺着恢复恢复体力。
山洞里静悄悄的,连一滴水声都听不见。
除了他的呼吸声。
这样的寂静,反倒让他平静,感到安宁。
还是独身一人的好,就算他现在虚弱得厉害,却也不用担心那些好心人的用意。
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推心置腹,不过都是推心置腹的算计罢了。
自己这样,就挺好。
想着想着阳澈就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他耳中渐渐传来一些嘈杂。
慢慢睁开眼时,他恍惚一阵,以为自己回了客栈。
身下柔软的触感提醒着他,自己正躺在温暖床榻上,眼帘中出现一个忙碌的身影,推着一只板车,把桌子、椅子全数搬下来……
阳澈猛然惊醒,怎么又是薛纱纱?
“醒了?”薛纱纱吃力的把一张小柜子从板车上拖下来,靠墙壁放好,这才擦擦额上的汗水道,“渴不渴?”
阳澈愣愣看着自己住着的地方,山洞依旧是那个山洞,可是已经被填上了各种家具,木桌椅、衣柜、烛台茶杯……还有他睡的这张床和身上盖着的被子。
“哎呀,总算搞好了,”薛纱纱喘了口气,坐在凳子上,给自己上了一壶茶水,边喝边道,“你放心,这些东西都是我问客栈那要的,自己拉回来的,没人知道你这地方。”
阳澈看着她,沉默许久。
“哦,我还在门口买了一张御仙帘,仙市上最贵的那种,听说不但可以防老鼠狐狸那种小动物,连狼都能给挡门外呢,你就安心住吧。”薛纱纱笑着说。
“你怎么回来了?”他这才开口问。
薛纱纱看着他笑了笑:“我是大人嘛,哪会和小孩子计较,你这么虚弱,我肯定不会不管你的。”
阳澈不知该说什么,看着山洞里的各式家具,这才又怀疑地问:“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搬得动?”
“我都买的是轻家具小家具,不就费点力气嘛,”薛纱纱满不在意道,“姐姐我可有的是力气。”
阳澈又沉默了。
他不敢相信,明明他离开扶阳岛前,她连一只碗筒也抬不起来。
“好了,”薛纱纱又从一旁的暖炉上取了碗药汤给他,“你快把药喝了,然后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
这回阳澈没有抵抗,只是乖乖起身端了药碗,几口喝光。
“真乖,”薛纱纱接过空碗,“明日姐姐再来看你,顺便给你带鸡汤面哈。”
“什么?”阳澈偏过头,狐疑一声。
“鸡汤面啊,”薛纱纱道,“你刚才睡觉梦里还喊这三个字呢,正好做饭我也拿手,明日给你做好送来。”
阳澈:……
薛纱纱以为他是不信任自己,忙道:“你别担心,我告诉你,我可是全灵墟圣境厨艺最高的人,只是我夫君太宠我,总不叫我下厨,我才没办法施展才艺。”
“还得感谢你呐弟弟,给姐姐一个下厨的机会。”她说着,突然想伸手摸他的脑袋。
阳澈连忙躲开,随即又想起了那个从不做饭,只是在各处人家里骗吃骗喝的薛纱纱。
她那时不是还说自己的纤纤玉手,生来就不是下厨的吗?
“好啦,我走啦!”薛纱纱替他掖好被子,吹灭烛台,这才离开。
看着薛纱纱走远,阳澈才下床又点燃烛灯,他望着已经被布置得焕然一新的山洞,看着那小桌上花瓶里插着的一只腊梅,沉默许久。
随后他才起身,朝一个石缝里摸了许久,终于摸到一只银色丝绸锦囊。
这锦囊名叫储灵囊,用于储存灵力。好在他在历劫前就有预感自己要灵力尽失,把一部分灵力藏进了这里面。
阳澈双指往这储灵囊中一点,低声念决,忽然之间周身散发出异样光芒,随后,他便恢复成了之前十八岁的模样。
模样虽然恢复了,但他依旧能感到自己的虚弱,不过好在,这点灵力应该够他维持一段时日的真身。
恢复真身后,他开始不自觉朝洞口外走去,望着远处灵墟圣境主岛的一片辉煌,他突然想,离开这么久,自己也该回扶阳岛去看看了。

白莲娇妻她翻车了免费阅读

回到扶阳岛时,落日早已沉入海面,扶阳岛像一块黑曜石般镶嵌在荧光藻浮动的海面上,岛上唯一亮着的灯光,在推开院落大门后正对着那间偏房里。
咯吱——阳澈把偏房门打开走***,就看见薛纱纱坐在桌边,一只手正往嘴里塞软绵绵的云糕,一只手拿着话本正傻笑着。
“表哥!”假装被开门声惊醒,薛纱纱立刻站了起来,一口咬断嘴里的云糕,含糊不清地惊喜道,“你终于回来啦!”
看到薛纱纱那张微露红润的脸,听到那声“表哥”时,阳澈有点恍惚感。
到底是视角不同了,白天还是小孩时,他总是得抬起头来看她,顺带着感受到她的个头带来的压迫感。
但现在全然没有这种感觉,他甚至连看她的头顶都轻而易举。
“表哥,你今天去哪儿了呀?”薛纱纱忙凑上来,拽住他的胳膊,“人家今天在家里待了一天,无聊死了。”
呵,阳澈差点笑出声。
这女人说谎话的功夫真是了得,面不改色心不跳,若不是他跟她待了一整天,说不定就相信了呢。
“放开我,”阳澈还是拉着脸,一把拽开薛纱纱的手,又往主房走去,“本少爷困了。”
“表哥,你还生气吗?”薛纱纱连忙跟过去,问他,“今天我好好反思了一整天,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花光咱们家的钱,也不该弄丢你的钗子,还不该把主房弄乱……表哥,你原谅我好不好嘛……”
听着薛纱纱在耳边呱唧,阳澈一声不吭打开自己主房的门。
随后看着那还与早上他走时一模一样,垃圾碎茶杯乱扔一地的房间,他笑了笑,转头对薛纱纱道:“这就是你的反思?不是在这里待了一整天吗,本少爷的房间你也不收拾?”
薛纱纱听罢,又装作委屈一般低下头,小声道:“我想收拾,可是,人家不是不会嘛……人家又没打扫过房间……”
“那你是留着本少爷给你扫?”阳澈想起之前那个连光秃秃的石洞都能收拾成温馨客房的薛纱纱,好笑地问她。
薛纱纱抬起头来,睁着水灵灵的眼泪汪汪地说:“对不起啊表哥,要不明天我叫人来帮你打扫,我、我真的不会……”
“哦,”阳澈索性搬了一张凳子坐在门口,对薛纱纱道,“不打扫,那我今夜睡哪儿?”
“睡……偏房好不好……”薛纱纱小声跟他建议道,“偏房床其实也挺暖和的。”
“这家里一共就两张床,我睡偏房那张,你呢?”
“当然是和你一起啦!”薛纱纱笑着,走过去拉住他的手,“我们都成亲了呀表哥。”
阳澈连忙把她的手甩开。
“你故意不打扫的?为了让我和你睡一张床?”他又问。
“我是想和表哥睡一张床来着,”薛纱纱嘟嘟嘴,“可打扫什么的人家也是真不会啊……”
“行啊,”阳澈看着她点点头,“那这样,今夜你不打扫,本少爷睡偏房,你睡柴房草垛,如何?”
“啊?”薛纱纱立刻急了,“这不行,表哥,人家都跟你成亲了,怎么可以睡柴草?我不要,你这是虐待我……呜呜呜……”
她说着顺势抹了抹自己不存在的泪。
不管任务有没有完成,反正在系统没宣布之前,她都得继续刷低好感度,这样保险一点。
阳澈听着薛纱纱断断续续的哭声有点不耐烦。
这女人白天明明挺正常的,怎么一跟他说话就成了这样。
是盛岚夕故意让她这么做的?
“行了,”阳澈本来就维持真身不易,现在体力越来越差,急需要休息,便没精力跟她耗,“要不这样,你叫本少爷几句好听的,本少爷就不让你睡柴房,如何?”
“什么?”薛纱纱擦着眼泪问他,“叫什么好听的?”
“嗯……”阳澈想了想道,“你以后叫本少爷,得把那“表”字去掉知道吗?”
“婊,子?”薛纱纱没听明白。
“我说,以后别喊我表哥,”阳澈又道,“直接喊我哥,听见了吗。”
“啊?”薛纱纱不解,是她听错了吗?以前她喊“表哥”就是因为他讨厌她用这么亲近的称呼叫他,怎么现在自己反而让她叫“哥”了?
“你要是不喊‘哥’也行,那就喊我‘大哥’,”阳澈抓住她的腰带往前一扯,让薛纱纱离他近了半步,又道,“喊一个,快点。”
薛纱纱吓了一跳,他怎么会突然把她拉得这么近,不是以前都躲着她吗?
又喝醉了?可身上没酒味啊。
她虽然想不通,但也明白他们之间体力灵力都悬殊,要是他真要对她做什么,那便如三个月前那晚一样,她压根躲不掉。
“快点。”阳澈又催促她。
“为、为什么呀?”薛纱纱紧张问。
“哪儿那么多为什么,赶快喊。”阳澈几乎命令着她。
“那……大、大哥?”薛纱纱狐疑地喊了一声。
“嗯,”阳澈点点头,“再喊。”
“大哥?”薛纱纱又用极度怀疑的声音说道。
“不对,”阳澈皱眉想了想白天薛纱纱一个劲喊他“小弟弟”的场景,又道,“大哥……大哥哥,对,你喊声“大哥哥”我听听。”
薛纱纱:??这是什么变态请求??
“快点。”阳澈继续催促。
“哦,”薛纱纱搞不清状况,只得先试探地喊了一声,“大哥哥?”
阳澈听完,狠狠点了点头。
***了。
感觉报仇了。
“再喊几声。”阳澈来了劲,又命令她。
“大哥哥?”薛纱纱看着他脸上那莫名其妙的笑容,十分不解。
才一天不见,他怎么变化这么大?
莫不是被什么得道高人***了?
“好了。”阳澈终于放开她,又站起身来往偏房去,“本少爷要去睡觉了。”
“表哥我和你一起去。”薛纱纱连忙跟上他。
阳澈却转身道:“谁让你跟着了?”
“啊?表哥不是说让我叫你几句好听的,就让我不睡柴房吗?”薛纱纱连忙问。
阳澈一笑:“本少爷只是让你不睡柴房,又没说让你睡偏房。”
他说罢,转身往乱七八糟的主房里一看,道:“今晚你就睡这儿吧。”
话音刚落,他就向前一步迈出主房的门槛,手指往储灵囊上一动,就把薛纱纱锁主房里了。
“表哥!你干什么?!”薛纱纱连忙狂砸起了主房大门,“放我出去啊!——”
阳澈笑了笑,一声不吭,脚步轻快地往偏房里走去。
把那只叽叽喳喳的麻雀锁在那屋子里,今夜,他也可以安安静静地睡一觉了。
薛纱纱生气了。
她被人耍了?
这阳澈什么时候学会耍她了?不是以往看见她都跟见病毒似的躲老远吗?
今天吃错药了?
不行,薛纱纱咬着牙一想,她以前听同事前辈们说过,有的攻略对象很喜欢捉弄人,如果捉弄了攻略者,从攻略者身上得到快感,那么也有可能提高他对攻略者的好感度。
作为一个优秀的反向攻略者,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她得出去为自己扳回一局。
薛纱纱上下看了一圈,发现阳澈用灵力把门板和窗户都堵死了,怎么推也推不开。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感受到一两滴水珠砸在了自己脸上。
“诶?”她疑惑一声,跑到窗边一看,外面,下雨了啊。
等等,那这雨水是从哪儿来的?
薛纱纱抬头看向了天花板。
她好像知道怎么出去了。
清早,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内,阳澈从迷迷糊糊的梦里醒来,沉睡的眼皮慢慢抬起,忽然觉得手臂上又一阵奇怪的压迫感。
他还没反应过来,低头看着离自己极近的上臂上,出现了一束黑乎乎的——长发。
长发?!
阳澈瞬间清醒,睁大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怀里躺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的身形极为熟悉,一身蓝绸水袖,懒洋洋地哼唧几声,翻了个身,便正对向他。
“薛纱纱?”阳澈愣了一下,马上把自己的手臂从她脖子底下抽出来,蹬着腿躲到床根,拧着眉道,“你是如何进来的?”
薛纱纱像是还没睡醒一般,半眯着眼,笑道:“早啊,表哥。”
“本少爷不是把那房子封了吗?你是怎么出来的?”阳澈拧着眉又问。
薛纱纱这才打个哈欠揉揉眼:“哦,昨晚下雨,屋顶漏了,表哥,人家当时可害怕了,冒着生命危险从房顶里爬出来的呢。”
阳澈:……当时他确实没想着封天花板来着。
“你给我下去,”阳澈开始嫌弃地把薛纱纱往外推,“本少爷什么时候同意你来这睡觉了?你倒是会找地方,给我下去。”
“不嘛,”薛纱纱的赖皮劲儿上来,眯着眼两手扒拉着阳澈的衣服,“表哥,咱们都成亲了,你害羞什么呀?”
“薛纱纱!”阳澈大叫道,“离我远点,我真没见过你这样满嘴孟浪的女人!”
“哎呀,对自己夫君孟浪一点也好,”薛纱纱看着阳澈那张气红了的脸,心里一阵暗爽,她又可怜巴巴道,“表哥,你对人家要轻一点,疼爱一点,好不好嘛。昨天下雨,人家都受风寒了,你也多关心关心人家嘛……”
阳澈真想把自己耳朵捂住:“别说了!本少爷叫你下去,你聋了?”
薛纱纱把他抓得更紧了:“表哥,你昨晚让我喊你‘大哥’,我思来想去还是不妥,你看,我们都成亲了,不是应该有夫妻之间的称谓吗,要不以后我喊你夫君好啦。”
“闭嘴,薛纱纱你给我……”
“夫君……”薛纱纱用尽全身力气娇嗲地喊了一声。
“你不走我走,”阳澈受不了了,拽开薛纱纱的手,翻身下了床,穿好鞋,他想了想,又回头对薛纱纱命令道,“我告诉你薛纱纱,不准那么喊我,听到没有?不准!”
薛纱纱也笑着坐起身,又朝他靠过去:“知道啦,夫君——”
“你……”阳澈说不出话,生恐薛纱纱扑上来,连忙逃出了门外。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白莲娇妻她翻车了薛纱纱阳澈小说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