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总撩我(沈曜花熠)

前男友总撩我(沈曜花熠)

导读:沈曜花熠小说《前男友总撩我》特别推荐,前男友总撩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不久之后,沈曜开演唱会,向来以性冷淡风著称的沈大歌星,穿一身宝蓝色舞台服亮相,对着台下wink飞吻不断。

小说介绍

沈曜花熠小说《前男友总撩我》特别推荐,前男友总撩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不久之后,沈曜开演唱会,向来以性冷淡风著称的沈大歌星,穿一身宝蓝色舞台服亮相,对着台下wink飞吻不断。

沈曜花熠小说简介

沈曜花熠分手之后,一个进圈当歌手,一个出国学表演。
一分就是五年,再相见,沈曜已是歌坛不朽恒星,花熠也成了演技与颜值并存的荧幕新人。
两人共同参演了一部同志片。
开拍前,沈曜的经纪人千叮万嘱:“藏好你的尾巴,爱惜你的羽毛,演戏是演戏,不能真做!”
沈曜盯着演员表上某个名字,缱绻痛苦都在眼底一闪而逝,最后嗤笑一声:“真做?谁会和条狗真做!”
另一边,花熠回国接的第一个采访,就被问及“对另一半的要求”。
花熠抬眼看向镜头,嘴角上挑,满目含情,说出来的话却半点儿不温柔——
“不要比我大6岁的。”
“不要比我矮5cm的。”
“不要唱歌好听弹吉他厉害的。”
“不要右边耳朵上戴银色耳钉的。”
全网哗然,这么具体,莫不是在讲前任?
不久之后,新片公布演员阵容,粉丝们火眼金睛——
发现花熠说的“要求”,沈曜全中。
一时间全网磕起“前男友CP”,粉丝们自己脑补两人的爱恨情仇***情深,玻璃渣中抠糖。
殊不知进组第一天,花熠身上喷的是沈曜代言的香水,耳朵上戴的是沈曜代言的耳钉。
化妆师给沈曜化妆,花熠在一边念叨:“那个眼影不行,他过敏。”
沈曜不吃芹菜,花熠就从他饭盒里把芹菜全夹走。
沈曜衣服被水浇湿了,花熠就冲上去把人抱进了怀里。
……
沈曜:“说好的前男友呢,怎么总撩我?!”
不久之后,沈曜开演唱会,向来以性冷淡风著称的沈大歌星,穿一身宝蓝色舞台服亮相,对着台下wink飞吻不断。
结束后同台好友问他:“又和好了?”
沈曜不答反问:“你怎么知道?”
好友嗤笑:“就记得以前演出的时候,每次姓花的那小子***下,你就特别,浪。”
是个终于误会,再次始于“巧合”,互相真香的故事。
与你分开之后,我遇到的每个人都仿佛成了简单线条组成的符号,只有你的那颗星辰,依然闪耀如往昔。

前男友总撩我全文阅读

第10章 “再倔我亲你了啊。”

沈曜不是第一天入圈的傻白甜,从试镜通过确定接这部戏开始他就想到了,后面的麻烦怕是不会少。
毕竟圈里圈外都知道韩杨这部片是奔着冲奖去的,圈里圈外也都知道,以韩杨的实力,获奖的可能性绝对不会小。
这部戏光是选角就选了那么久,足见韩杨对它的重视程度。
这半年,从实力影帝到当红流量小生,但凡没有明确档期的,基本都被猜了个遍。
可最后定角,却还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两个主角,一个是才归国的新人,这也就罢了,好歹人是科班出身,而另一个,竟直接选来个歌手!
沈曜在歌坛那是真的站在巅峰,新专都录制好在制作了,他上一张专辑里的歌依然天天活跃在各大音乐平台TOP3。
可对于演艺圈,尤其是大荧幕,沈曜是确确实实没有经验没有基础的新人。
这其中会有多少质疑,又挡了多少人的路,沈曜自己心如明镜。
可他还是毅然决然接了下来,也早已做好了一路披荆斩棘的准备。
只是饶是这样,沈曜也真的没想到,这“荆棘”竟然能出现得这么快。
原本是不想让周未担心,沈曜才没跟他细说,只想自己私下找人脉查一查,架不住周未虽然对他老父亲般慈爱,在其他方面却还是保持了一个金牌经纪人该有的高度***。
沈曜放心周未的业务能力,挂了电话之后没再跟自己死磕,怕泡澡会直接睡死在浴缸里,就只洗了个淋浴,之后铺上从家带来的床单,干脆把自己摔进了大床里。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闹钟响,沈曜还是觉得头昏脑胀。
对自己的身体有数,沈曜挣扎着从被窝里爬起来,简单洗漱换了衣服就准备下楼去吃早饭。
临出门,视线落在软椅椅背上搭着的黑色围巾上,犹豫一瞬,沈曜走过去把它拿起来,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昨天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坚持拍完戏,晚上收工之后,两人是一起回的酒店,他那时候已经脑袋混沌到不太能跟人讲话,一路无话,出了电梯往房间走,他没想起来要把围巾还回去,花熠也没问他要。
那干脆就不还了。
沈曜不无流氓地想。
一楼餐厅还很空荡,他其实日常生活里不喜欢人多,因此特意早起了半小时错开剧组的早餐高峰。
又生病又早起,沈曜实在没什么胃口,只拿了两片吐司一杯美式准备随便打发。
谁料刚在角落里坐下来,眼前就多出只骨骼分明的大手,那手不容置喙地拿走了他面前的美式,给他换来一杯热牛奶。
“现在喝咖啡,”手的主人问,“等下还喝不喝感冒药了?”
沈曜抬眼看站在桌边的花熠,你花爷明显也是刚起床,一头金棕色碎发还乱翘着,眉眼间带着淡淡的困倦。
从善如流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沈曜唇角勾起来,“关心我?”
花熠视线从沈曜脖子上的黑色围巾上移到他唇边的一点点奶渍,又立刻移开,清清嗓子坐在了对面,“昨天就和你说了别瞎脑补,小爷我关心的是拍摄进度。”
沈曜知道他刚看哪里,故意探出舌尖***了***唇角,又端起牛奶杯轻轻晃了晃,硬生生把牛奶喝出高级红酒的既视感,“那你可真正直。”
从小浪到大的你花爷,二十三年头一遭被发“正直卡”,还是前男友发的,一口甜甜圈顿时就呛在嗓子里,咳得天崩地裂。
沈曜自认胜了一局,也不想让你花爷大清早就消化不良,没再说话,低头认真吃吐司。
你花爷早饭也能铺一桌,还中西式混搭,从油条生煎铺到甜甜圈芝士蛋糕,从豆浆铺到卡布基诺。
沈曜早早吃完吐司喝净牛奶,没走,靠在椅背上玩手机。
昨天睡得早,这会儿点开微信,置顶的群聊“咱们现在是朋友了”已经又99+。
这群名已经存在了快十年,那时候沈曜他们乐队刚组起来不久,四个人美其名曰“增进感情培养默契”,其实就是去大学城的小吃街上烧烤啤酒一条龙。
酒劲上头,建群改名字的时候,沈曜现在已经想不起是谁说了一句,“不如就叫,我是你爸爸!”
四个人嘻嘻哈哈,说这名字太俗不够高级,又一起掏出手机百度,查“我是你爸爸的高级表达”。
于是就查到了这句,出自大作家阿城的《父亲》,爸爸对儿子说:“咱们现在是朋友了。”
就此群名就算定下了,那时候的沈曜也没想到,会一用就是这么多年。
群里有@他的消息,沈曜手指滑动屏幕拉上去看,果不其然,都是在问那两条热搜。
他和花熠现在在拍同志片,这种程度的热搜倒也不算负面,两边团队就都没出手控制,因此过了一整晚,那两条热搜竟然还在前十里飘着。
沈曜大致翻了翻,屈指打字——
汇报朋友们:微博热搜都是闲,前任男友还是前。
简明扼要突出重点还押上了韵,就很符合沈大唱作家本家。
这条微信发出去,沈曜就准备收起手机,毕竟那三个乖儿子谁也不是会八点钟起的人。
可谁知道手机还没来及揣进口袋,沈曜就听它“嗡”地一声振动。
魏陶竟然秒回了,还是条语音。
沈曜惊奇,一不留神就点了公放。
魏陶那沧桑烟嗓立刻传了出来:竟然还是前?!曜曜你不行了啊魅力...
沈曜慌张按了静音。
抬头,见花熠正专注吃芝士蛋糕,好像什么也没听到。
沈曜松口气,低头噼里啪啦敲字:桃子你怎么大清早诈尸!刚那条语音我不小心点了公放,花熠就在旁边!
[为你陶醉:在旁边怎么了?听见就听见了,你现在难道不是要光明正大泡他?]
沈曜骤然被点醒。
对啊,他为什么要慌,他就是要光明正大泡花熠啊!
这么想着,沈曜底气又足了,甚至足得又能浪了。
他一只手托着下巴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不安分地在花熠手背上轻轻挠了挠,“刚那条语音,你是不是听见了?”
沈曜挠他的动作很轻,不疼,相反,泛着丝丝痒意,花熠握着小叉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他当然听见了,甚至还一下就能猜出个大概。
所以他之前的感觉没错,不是他在自作多情,而是沈曜,确实在故意撩他。
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那个画面,虽然时隔五年,却依然清晰地仿佛烙印,噩梦般如影随形,辗转过他无数日夜——
在沈曜房间的窗台边,那个他不认识的女孩儿坐在沈曜的大腿上,两人相视笑着,一束阳光打在他们的侧脸上,衬得两人仿佛世间最般配的爱侣。
“听见了,”嘴里的芝士蛋糕莫名泛起苦味,花熠丢下叉子,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沈曜,“说你魅力不行了。”
说完这句,花熠就腾地一下站起来往外走。
沈曜顿了顿,也站起来跟了上去。
走到门口,正好碰上汤圆往里进,他看见花熠就急道,“熠哥你怎么不等我就一个人下来吃饭了!”
汤助理灵魂发问,花熠很可疑地停顿一秒,拍了下他脑门儿,“哪儿这么多问题,小爷我今天醒得早饿了不行吗?”
汤圆在后边小声嘀咕,“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熠哥竟然会醒得早...”
和花熠一前一后往片场走,沈曜从烟盒里抽出根烟叼嘴边,正摸打火机,花熠就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突然转过来,从他嘴里抽走了那根烟,“感冒还抽烟,沈老师还真是对自己的嗓子负责啊。”
说完,也不等沈曜说话,花熠就转过了头去,把烟叼在自己嘴里,点燃了。
汤圆满脸震惊地看着花熠,愣是把一双眯眯眼瞪成了真汤圆。
“看什么看?”花熠吐出个烟圈睨他一眼,“没见过你熠哥抽烟?”
汤圆:“……”
他们熠哥这是什么重点?这是你熠哥抽烟的问题吗,这明明是你熠哥竟然会从别人嘴里抢烟抽的问题好吗!
到片场还早,连韩杨都还没过来。
刚在休息区坐下,汤圆就尽职尽责奉上感冒药加热水。
沈曜说了“谢谢”,乖乖吃药。
他自己难受一阵不要紧,耽误整个剧组就不好了。
可药劲也没这么快起来,沈曜窝在软椅里昏昏沉沉,怕自己就这么睡过去,便强打起精神跟花熠说话,“有空吗?要不要先把一会儿要拍的戏对一下?”
花熠正瘫在旁边和尤许发微信,听见沈曜的话,抬头看过来,表情有些古怪。
沈曜莫名,下意识翻了翻随身带着的剧本,这才反应过来花熠为什么会这个表情。
韩杨昨天晚上就和他们说好了,今天还是拍室内戏。
等会儿要拍的这场戏,是吴毕和安常有了之前的那次小交集之后,安常又一次去给吴毕送快递。这一次正好碰上吴毕在给别人上舞蹈课,安常没有打扰他,也没有放下快递离开,而是静静靠在门框上,看他跳舞。
韩杨要的是真实,早在吴毕这个角色选角的时候,就明白放出去了要求,其中有一条就是演员必须有舞蹈功底。
你花爷能被选中,也不单是靠着皮相气质,他从五岁到现在二十三岁,十八年的舞蹈底子也很关键。
因此这段戏,花熠不是只站在镜头前随便摆两个动作就行,而是真的要跳舞,要让观众感觉到,荧幕里的人,就是一个真正的舞蹈老师。
“那就...”
沈曜想说“那就算了”,这戏不好对,总不能让花熠现在站起来就给他跳一段,可后面两字还没说出口,就见花熠真的放下手机站了起来,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懒散,“好啊,那就对。”
站在离沈曜大约一米远的地方,花熠朝汤圆抬了抬下巴,汤圆立马用手机放起了音乐。
这音乐沈曜很熟,最近常听,就是戏里吴毕教跳舞时候用的一首节奏感很强的英文歌。
音乐起,花熠就动了起来。
他还没换吴毕的衣服,身上穿着自己的果绿色高领毛衣,是很松垮的款式,下身工装裤上挂着金属链,随着他的动作不断碰撞,发出清脆声响。
花熠基本功好,又放得开,平时站没站相的男孩子,跳起舞来却张弛有度,恍惚间透出几分高中时期恣意又张扬的少年气,轻而易举就抓牢了沈曜的眼球。
沈曜看着他,脑子里浮现出的全然又是另一幅画面。
那是两人还在一起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休息在家,沈曜就会抱着吉他唱摇滚,花熠就在一边即兴发挥跳街舞。
到了兴头上,花熠边跳边脱上衣,自己这样还不够,你花爷还要过来扒沈曜的。
只不过扒的不是上衣,而是外裤。
沈曜有时候倔,小沈曜都被握住了,还不肯放下吉他,非要把一首歌唱完不可。
只是唱到后来,明显走了音,溢出的全是压不住的低吟。
现在看着花熠跳舞,即便已经过去这么久,还是在片场这种公共地方,可沈曜却觉得自己鼻尖依然萦绕着那满室旖旎。
“啪啪啪”的鼓掌声突然响起,沈曜猛地坐直,瞬间被拖回了现实。
韩杨边鼓掌边夸道,“不错不错,比我到的还早,还提前对戏,挺敬业!”
花熠在看到韩杨的同时就朝汤圆打了手势,动作与音乐一同戛然而止。
韩杨还有些可惜,“怎么不接着跳了?”
花熠摇摇头,笑得吊儿郎当,“我这不是得保存体力,留着等下正式拍的时候用嘛。”
定好开工的时间是九点整,现在已经八点五十,韩杨来之后,剧组里的其他人还有工作人员也都陆陆续续进来,先前安静的片场不多时就热闹起来。
热闹得沈曜再也抓不住一丝暧昧。
抛开脑子里不荤不素的念头,沈曜站起身准备往化妆间走,眼前却猝不及防一黑。
他很有经验地停住脚步,装作摸手机的样子,等眼前的黑雾慢慢散去之后才继续往前走,没让任何人看出异样。
换衣服化妆,场记打板,就又开始了新一天的拍摄。
距离吃感冒药已经过去大半个小时,沈曜却不知为何没感觉到丝毫好转,甚至头昏得比起床时候更厉害。
不过还好这场戏是由花熠主导,不需要他耗太多心神。
绷着精神拍了一遍,韩杨对戏里吴毕的学生不太满意,于是就又来了一条,过了。
韩杨举着大喇叭,抬手比了个三:“休息三分钟!”
沈曜长出口气,转身往休息区走,可大概是这一下转猛了,头晕得更厉害,他脚步踉跄一下,下意识扶住了旁边的花熠。
之前拍的时候花熠就已经感觉出他状态不太对,现在更是吓一跳,一手稳稳扶着人,另一手抬起去探他额头。
触手滚烫,花熠手指一缩,眉头就拧了起来,再低头去看,才发现这人往日莹白透亮的脸颊现在泛着明显的***。
“烧成这样了怎么还不说!”花熠忍不住低声训了一句,又抬头朝韩杨喊,“韩导,沈老师他...”
沈曜倚在花熠身上,轻轻拍了下他的胳膊,“别喊,我没事儿...”
“别倔,”花熠低斥一声,又拿他没辙,情急之下蹦出句以前在一起时候惯用的无效威胁,“再倔我亲你了啊。”
话出口,花熠就咬住了舌尖暗骂自己。
可沈曜也不知是不是真烧糊涂了,听见这话竟低低笑了一声,“好啊,那我就再倔一点儿。”

前男友总撩我免费阅读

第11章 “是不是睡一起比较好?”

花熠这下彻底愣住,暂且不说什么前男友不前的,就是这场合,一整个片场的人加起来比马戏团的观众还多,怎么也不可能亲啊!
好在韩杨适时走过来,“小沈怎么了?”
花熠抢在沈曜之前回答,“他烧得厉害,得休息一阵儿。”
韩杨急忙叫来了场务,场务小心翼翼道,“沈老师,给您准备了***车,我扶您先去休息一下?”
说着,他就伸手来扶沈曜的另一边胳膊,不过还没挨上,花熠就换了个***,把沈曜整个人揽进怀里后退半步,“不用,我带他去我的***车上。”
沈曜这会儿是真的晕,也是真的没力气,基本全靠花熠撑着才没有直接倒下。
花熠半揽着人往外走,汤圆很有眼色地跟了上去,于是就有幸围观到了他们从来不会照顾人的熠哥,把沈曜扶到座椅上靠好,从常备药箱里翻出退烧药给沈曜喂上,再把椅背调得很低,又拿出一边的星星抱枕垫在沈曜脑后,最后找出条薄毯盖在沈曜身上的全过程。
汤圆恍恍惚惚,不知道是该先问他们熠哥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还是先问他们熠哥不是从来不肯把星星抱枕给任何人用的吗...
思来想去,汤圆决定哪个也不问,还不如就当他们熠哥被魂穿了。
“熠哥,”汤圆冒死进谏,“沈老师这儿我守着,您先回去拍戏...”
两个主演同时消失,于情于理都确实不合适。
沈曜头一沾到抱枕就秒昏睡过去,花熠在原地站了两秒,无可奈何叹口气,点了头往片场走。
走两步,又不放心转头过来交代,“有事儿随时给我打电话。”
回到片场,花熠简单给韩杨交代了一下沈曜的情况,韩杨微调了拍摄顺序,先拍花熠一个人的戏份。
一场拍完休息的空档,花熠又不放心地往***车跑。
汤圆一看见他们熠哥,就立刻跳下车拉好车门,站在门边上放风。
花熠在沈曜旁边轻轻坐了下来。
沈曜还没醒,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眉头蹙在一起,像是睡得很不安稳。
花熠深吸口气,抬手,指腹覆上沈曜的眉心,轻轻揉按。
大概是药起效了,沈曜的额头没之前那么烫了,不过他还是睡得很沉,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花熠的手指不自觉往下,滑过高挺的鼻梁,掠过微温的脸颊,最后停留在嘴唇一寸的位置。
他的指尖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就是这张薄唇,让他魂牵梦萦了整整五个春夏秋冬。
“熠哥,五分钟了!”
汤圆的声音像是一记惊雷,猛地惊醒了花熠,他第一时间收回手,又去看沈曜有没有醒,确认了座椅上躺着的人呼吸依然绵长,花熠才吐出口气,转身准备下车。
可他的手才刚搭上车门,臂弯处就覆上只手。
那手的力道很轻,只是虚虚握着,花熠却再也挣脱不开,甚至还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一片静寂中,沈曜的嘴唇好像动了动,花熠就急忙低下头去凑近了听。
“小熠,”他听见沈曜声音很轻地呢喃,“不要走。”
听清沈曜说了什么的一瞬间,花熠觉得自己心里有根弦,很轻微地,颤动了一下。
他蓦地坐直了,脑袋***向后仰着,后背牢牢贴在座椅靠背上,被握着的那只手攥得死紧,像在拼命忍耐着什么。
半晌,花熠闭了闭眼,身上慢慢卸了力道,自暴自弃般俯下身,在沈曜阖着的眼皮上,轻柔一吻。
做完这个动作,没等汤圆第二次催,他就推开了沈曜的手,逃似的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
沈曜这觉睡得昏沉,睁眼时候一瞬怔忡,盯着车顶看了两秒,才记起来自己现在是在哪里。
撑着扶手坐起来,猝不及防对上一颗圆滚滚的大脑袋,沈曜吓得登时清醒。
汤圆听见身后动静回过头来,惊喜道,“沈老师,您醒啦!”
沈曜松口气,不着痕迹又往后靠了靠,点头,“嗯,醒了。”
“您头还晕吗?”汤圆一边熟练拧开保温杯递热水,一边替自家熠哥关心,“还有没有哪里不***?”
“谢谢,”沈曜接过水杯喝一口,摇了摇头,“我好多了,不用担心。”
汤圆看他脸确实没之前红了,精神好像也好了些,便低头给他们熠哥发微信,如实禀报。
沈曜一口气喝了大半,放下保温杯,顿了顿,突然问出一句,“花熠他...来过吗?”
汤圆张嘴就想答,“当然...”
当然来过啊,不但来过,还催都催不走!
只是这话还没来及说出口,汤圆就看着屏幕上弹出条他们熠哥的消息:沈老师如果问我来没来过,就说没有。
汤圆吓一跳,怀疑他们熠哥在车里装了个***。
于是到嘴边的话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当然没来过了,熠哥一直在拍戏呀!”
沈曜应一声,垂眸,抬手轻轻摸了摸自己右眼的眼皮,唇角勾起点儿自嘲弧度。
果然是做梦,现在的花熠,怎么可能还偷偷亲他呢。
起身准备下车,身后有什么东西滚到了手边。
沈曜低头去看,就见座椅上躺着个金灿灿的星星抱枕,其中一个角上还有些不搭调地绣着朵玫瑰花。
他呼吸颤了颤,正要说话,汤圆就伸手过来抓起抱枕塞进了一旁的储物箱里,讪笑,“熠哥,熠哥他可能童心未泯,平时特别宝贝这个抱枕,连尤老板都不给碰的。”
汤圆不知内情,怕沈曜觉得自家熠哥用这种抱枕不够man,下意识想替他找补两句。
沈曜手指蜷了蜷,试探着问,“尤老板?”
“啊,”汤圆哈哈笑两声,“就是熠哥的经纪人,姓尤,平时总端着,我们就叫他尤老板。”
沈曜想起第一天进组时候见到的那个金丝边男人,好像是挺端着的。
“那...”沈曜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装模作样道,“你们熠哥现在是单身吧?不然接这种戏...”
“是单身是单身,”汤圆连连点头,“之前我不知道,不过从夏天他回国我跟着他到现在,熠哥就一直是单身。”
一直惦记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肯定答复,沈曜偏开头,不动声色转移话题,“那就行,我们回片场吧。”
汤圆急忙问道,“不再休息一下了?”
“不了,”沈曜拉开车门下车,“我真的好多了。”
往片场走,沈曜摸出手机看未读消息。
屏幕点开,才发现有两个未接电话。
一个是周未,还有一个...是他爸。
沈曜手指在“父亲”的备注上顿了顿,下一秒,直接划掉,没回。
点进微信,果然看见了周未的消息:星星啊,休息时候给我回个电话。
沈曜回了过去,那头很快就接通了,“星星啊,休息了?”
不想让他担心,沈曜抬手***捏两下鼻子,应一声,“嗯,刚休息,前面拍戏没看手机。”
“感冒好些没?”周未关切道,“听着好像是好些了。”
发现这方法有用,沈曜又抬起手捏了捏,“好多了,一直有按时吃药。”
答完,他又很快接上下句,“周哥找我,是昨天那事儿有结果了吗?”
“哎,”周未叹口气,“我就是想和你说这事儿,到现在都还没查出来。”
沈曜愣了愣,“还没查出来?”
以周未的办事效率和在圈子里的人脉,查这点事儿,不应该一整晚加一上午都还查不出来。
“那个用水呲你的垃圾查明白了,”周未提起这个,语气就不自觉带上了怒意,“他就是故意的,你进组当天就有人联系过他了,聊天记录和转账记录我这边也都截到了,不过查回去发现都是废号,妈的,背后站着的那人有点儿东西,他给我等着,我周未揪不出来他就改名叫周末!”
沈曜没忍住乐出声,还反过来安慰周未,“周哥消消气,气大伤身,我们不急,是狐狸就总会再露出尾巴的。”
背后那人如果真的想搞他,绝不会止步于此。只是淋了场冷水感了个冒,实在算不得什么算计。
沈曜知道,这之后,必有后手。
“说得对!”周未斗志昂扬应一声,又开始担心,“星星我跟你说,你这两天在剧组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现在我们在明敌在暗...”
“周哥你放心,”沈曜宽慰他,“我会处处留意的,何况,不是还有花熠在吗。”
周未一噎,行,他就暂且相信一下他家星星这前男友!
又听周未叮嘱了两句,进到棚子里,沈曜就挂了电话把手机揣回口袋。
正好是午饭时间,整个摄像棚都弥漫着饭菜香气。
花熠最先看见他,握着筷子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般低下头扒了一大口米饭。
沈曜走到花熠旁边的空位坐下,韩杨急忙问道,“小沈好些没?我刚还跟场务说给你留份饭,你这就过来了。”
“我好多了,”沈曜歉意笑笑,“抱歉,因为我耽误拍摄进度了。”
“嗨,看你这说的,”韩杨摆摆手,“又不是你自己想生病的,何况也没耽误,就这么多场戏,早拍晚拍都是拍,先拍小熠的戏份不也一样。”
说着话,场务就拿了份盒饭过来,双手递给沈曜,“沈老师,您的饭。”
沈曜道了谢接过,却没急着打开。
周未说的没错,现在他在明敌在暗,事情水落石出之前,这一整个片场,除了花熠,他谁也不信。
“怎么还不吃?”韩杨瞥见他把盒饭原封不动放在桌子上,顺口问道,“不饿?”
沈曜正想着要怎么答,就见身旁一直没说话的花熠伸手过来拿走了他的饭,淡淡道,“你感冒了别吃这些,我让汤圆去给你买粥。”
沈曜自然是乖乖点头。
花熠把沈曜的饭盒压在自己的饭盒底下,抬头,语气自然地朝汤圆吩咐,“去买碗山药薏米粥,不要太甜。”
汤圆得令离开,花熠才转回头来,对沈曜欲盖弥彰般解释一句,“别想多,我就是觉得你才发完烧,齁着了不行。”
“嗯,”沈曜唇角又挑了起来,“没想多,知道你不是因为还记得我不喜欢吃太甜的。”
花熠:“……”
要不要就这么拆穿他,你花爷不要面子的吗!
*
喝过汤圆买来的粥,又按时吃了药,沈曜觉得***了很多。
下午还都是室内戏,接着安常去给吴毕送快递看他跳舞之后拍。
这个阶段安常的感情还是很内敛的,但吴毕作为捕猎者,已经开启了他的攻势,因此这部分的戏是花熠主导居多,沈曜虽然身体欠佳,但也勉强能坚持下来。
一下午很快过去,沈曜一直都很警惕,休息时候也没敢放松,不过这半天什么都没发生,平平淡淡就到了晚上。
九点,准时收工。
沈曜和花熠一起往酒店走。
进电梯,只有他们还有汤圆三人。
看着头顶上的红色数字一下下往上跳,花熠突然开口,“你这两天...做什么之前都注意一点儿。”
沈曜一顿,偏头看向花熠的眼睛,“你也查了。”
不是问句,而是陈述。
两人对视两秒,花熠嘴角勾出个坦荡荡的笑,“查了啊,小爷我这不是担心自己也中枪嘛。”
“喔,”沈曜沉吟一声,也没说“不信”,只是顺着他问,“所以查出结果了吗?”
花熠咂咂嘴,依然是懒懒散散的调子,“哪儿能这么快啊。”
这是实话,背后那人藏得深,反侦察能力还挺强,饶是尤许,也到现在还没查出明确结果。
沈曜没再说话,转头盯着跳动的数字,心底盘旋起一个念头。
眼看着数字一下下上升,终于跳到了8,电梯门缓缓打开的瞬间,沈曜深吸口气,下了决心。
他伸手握住了花熠的手腕,抬头,眼底蕴起点儿明晃晃的笑意,“那安全起见,我们现在,是不是睡一起比较好?”

小编推荐

小说《前男友总撩我》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前男友总撩我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