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古代送外卖(郑九元天展道)

穿回古代送外卖(郑九元天展道)

导读:穿越题材小说主角是郑九元天展道的小说穿回古代送外卖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暗香疏影所著作。郑九元与江文昌两人把酒言欢,甚是高兴,而郑九元口中的那恶人却是少言寡语地独自喝着酒,他不知道郑九元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小说介绍

穿越题材小说主角是郑九元天展道的小说穿回古代送外卖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暗香疏影所著作。郑九元与江文昌两人把酒言欢,甚是高兴,而郑九元口中的那恶人却是少言寡语地独自喝着酒,他不知道郑九元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千儿也是被其举措吓得惊魂未定,而这人倒是自在悠闲,就在畅聊间,一约莫五岁年纪的孩童跑进了凉亭,一头冲撞到江文昌怀中。

郑九元天展道小说简介

郑九元不仅名字廉价,日子过得悲催,还葬身魂穿回到了自己前世身上,听人说前世孽,今生债,于是他想要知道前世的行径从而改命,可不巧正好遇上前世家道中落,于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又做起外卖生意,研发了一套独有的外卖系统和配送工具,但生意刚有起色,就和一个锦衣卫结下了梁子,锦衣卫打瘸了他的腿,锦衣卫烤了他家信鸽,锦衣卫……
够了!大丈夫不能只屈不伸,是时候该反击了!

穿回古代送外卖最新章节精彩试读

深夜十点,白日的喧嚣逐渐落幕,天上下着稀疏小雨,电瓶车飞驰在宽敞的马路上,招来的狂风吹开了雨衣的帽檐,郑九元来不及将其重新戴上,只得将头埋得低一些,免得让雨水湿了眼睛,糊了视线。
拐弯的时候恰好有一摊积水,他来不及减速,也不敢减速,车子驶过,溅了一腿的泥,郑九元看了看腕表,还差一分钟就要迟了,他看了眼后视镜里映射出来的外卖箱,皱紧了眉头,他担心会被给差评,毕竟那影响自己的收入状况,而那将会直接影响生活的温饱问题。
十字路口的红灯亮了起来,郑九元连忙急刹,心里诅骂了一句,这已经是他路上遇见的第五个红灯了,人在运气不好的时候,总会这样,一旦第一个路口被红灯拦截,那么接下来的所有路口都会有预谋地全是红灯。
腕表的分针已经转动了一格,待餐食送到顾客手上时,迟到了近五分钟,郑九元做好了最坏的心里打算,在门口做了个深呼吸,随即奉上灿烂得快要炸开似的笑容,礼貌地摁了门铃。
“您好,您的外卖。”
隔了约莫一分钟,里面才来人开了门,走出来的是个黑色短发的女人,带着精致眼妆却是面无神情,眼角下有颗泪痣,白色衬衣最上方的纽扣并未系上,锁骨在里面若隐若现的,看上去***又冷艳,她身后的客厅里传来喧闹的电视声,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男人雀跃的欢呼,似乎是在看一场球赛。
如果自己不做这份工作,是不是也能像里面的男人那样,在归家后的晚上,有女友陪伴着看场球赛,饿了就点份外卖,不必淋雨又可以享受惬意。
女人伸手接过外卖,郑九元缓过神本是打算把想好的说辞给全部吐出来,但是对方却递来一包纸巾,随后便一言不发地关了门。
这是今晚的最后一单,郑九元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迟到的原因,也没来得及阻止对方不要给差评,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让郑九元心里很是不安,他悻悻地下楼,在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一瓶矿泉水后,坐在走道里休息了一下。
“哟,这不是郑九元吗?”
身着与自己同色雨衣的男人同样在贩卖机前买了瓶水,随后在郑九元旁边坐了下来。
“怎么?一张苦瓜脸,被差评了?”
江天皓是同行里最自来熟的一个,这一行不是长久的活,大多数人干个两三年就换了别的工作,所以郑九元几乎没有能说得上话的朋友,只有这江天皓能偶尔聊上两句。
他刚准备回答,手机忽然传来叮铃的短促一声,查看消息后,郑九元脸上阴霾瞬间烟消云散,他冲着江天皓得意地扬了扬手机,“五星!”
江天皓啧了一声,随即拧开瓶盖咕咚猛喝了大半,“今天的第一口水。”
对面的住户里,窗户透出的灯光明暗错落,似乎不食人间烟火,屋外下的雨,再吵闹都与他们没有关系,郑九元叹了口气,“等着吧,以后有的是这种日子,你会习惯的。”
“你送外卖多久了?”
“五年。”
“就没想过换一个工作?”
“能换什么?我只有高中文凭,能找什么好工作?谁想每天累得像狗似的,我也想过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啊,能一夜暴富就更好了,可惜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
“我听我外婆说,这人呢,前世作了孽,今生才会那么过得那么惨。”
郑九元不屑地笑了一声,起身将剩下的半瓶水装进了外卖箱里,“你信这个?那你说说,你前世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我怎么知道前世的事儿?再说了,我也不信这种,我坚信只要我每天都努力踏实,一步一个脚印地买彩票,总有一天能中奖的。”
“那你不如做梦,可能性还大一些。”
江天皓将手中的空瓶扔了过去,郑九元巧妙躲开,痞笑着耸了耸肩,随后抖抖雨衣上的水,把帽檐向下拉了拉,朝江天皓挥手再见后,便骑上电瓶车,打算回去了。
其实郑九元很多时候觉得,九元这名字听起来太廉价了,也不知是不是这名字的缘故,自己才过得那么穷困,如果自家爸妈当初给自己取名叫郑九亿,是不是日子就会过得稍微不一样呢?
今天送了近百单外卖,应付了各种各样的客人,累得不行,在回家途中,骑在电瓶车上,郑九元感觉眼皮如同铅球沉重,他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但困倦与疲累实在难以消散,不过,深夜的高架桥上没什么来往车辆,闭一闭眼应该不碍事,于是他忽生侥幸,任由眼睛闭了两秒。
而就是这两秒,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前方道路竟是有条裂缝正在向他蔓延过来,他如果是清醒的,如果及时发现了不对劲,第一时间停下车往后退,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
但他脑子像是一团浆糊,睁眼时,前方的高架桥沿已然开始坍塌,他愣了两秒,两秒后终于反应过来想要逃离此处,然而为时已晚,电瓶车在刹停的瞬间,裂缝也爬至其车轮之下。
桥体轰然散落。
那一刻来得太过突然,郑九元来不及细想,身子已是跟着无数碎石往下坠,他看见电瓶车后方的箱子里有饭盒掉落出来,那是他今天送晚了,被退的单,本是打算拿回去放冰箱里,当做明天的午饭,然而饭盒随着他一起落在地面上,砸得稀烂。
这到底是哪家的豆腐渣工程?奸商!这落下去要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透过路灯的光,他能看见砖石上浸染开的血液,在被黑暗吞噬殆尽之际,脑海里只想起了江天皓说的那句话。
前世作了孽,今生才会过得此般凄苦……
不知昏睡了多久,郑九元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片漆黑,他动了动身子,似乎在一个很狭小的空间里,他努力定了定神,回想刚才的经历,想来应该是被压在了崩塌的桥体之下,郑九元慢慢觉得有些胸闷气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氧气会耗尽,得赶紧将压在身上的东西给推开,不然自己非得憋死不可。
于是他双臂***抵住上方东西,触碰的瞬间,郑九元觉得有些奇怪,这触感与其说是碎石,不如说是木头。
木头?他记得自己在回家途中,高架桥断裂,自己被压在了钢筋混泥土的下面,怎么会有木头?但若是木头就要好搬动一些。
心里有了些底气,郑九元猛然发力用脚一蹬,便将盖住的木头给掀开了来,上方空气顿时灌入,他立即坐起身大口喘气吸了两下。
“天啊!!!!”
“诈尸了?!!”
“死、死死死人复活了!!!”
“鬼!!闹鬼啊!!!!”
此起彼伏地尖叫声吵得郑九元耳朵疼,他本以为是哪儿的无知围观群众吓坏了,环顾四周查看了下情况,这才发现似乎并不像他想的那样简单。
周围围聚着十几人,他们手持铁镐,穿着……穿着束袖长褂,那打扮看上去像是明朝时期的衣着。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是在阳间还是阴间,是在做梦还是没睡醒?
由于夜深,郑九元眨巴眨巴眼,低头才看清自己刚才踹开的那块木头竟然是棺材的盖板!而自己穿着一身白色长褂正坐在棺材中,旁侧还有个土坑,似乎是刚挖好的。
难道是打算将他给埋了?
郑九元惊讶于自己所想,于是赶紧从棺材里跳了出来,却不料这一举动将手持铁镐的人尽数吓了一跳,他们慌不择路,也不知道方向几何,撞上了身侧树干也不停步,纷纷躲藏在一四十来岁的男人身后。
那男人战战兢兢地站出来,死死盯着郑九元,额头上似乎淌着冷汗,郑九元也不敢妄动半分,毕竟不知道对方来历,为何这群无冤无仇的人想要埋了自己?
“公、公子?”
公子?
树叶被夜风吹动而飒飒作响,天上无月,周遭出奇地冷,凉意在背脊横生,郑九元不禁打了个寒颤,对面的一群人也跟着哆嗦了起来。
这儿找不出半点儿公路的模样,眼前又出现一群如此古怪的人,难不成自己在坠桥时被砸死,到了阴间?如过真的这样,自己不就成了鬼?
那还怕个鬼啊!
莫名而来的底气让郑九元朝前方男人走近了两步,“我问你们,这是阴曹地府吗?”
对面的一群人整齐地摇了摇头,得到了否定,郑九元一下又泄了气,他赶紧往回退了两步,用食指搓了搓鼻尖。
“公子是人还是鬼?”
“这……不太好说。”
因为他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人是鬼。
“月亮,月亮出来了!”
人群之中不知谁人高呼了一句,郑九元抬头看见乌云果真渐散,一片白玉光幽幽洒落,笼罩他一身,与那素衣浑然映衬,犹如隔世遗仙。
得君亦得道。
“快看呐!影子、有影子!公子是人!”

穿回古代送外卖免费在线阅读章节试读

三月天的清晨,有薄雾而起遮掩天地,日出之际,拨去白雾可见千里沃野,远方浮岚暖翠,近处落英缤纷,无不大好之色。
昨晚月色照出影子后,知晓自己还活着,不仅是郑九元,当初在场的所有人都激动不已,扔下手中铁锹,一哄而来,里外将他给抱了个严实,郑九元透不过气,只觉得天昏地暗,随后便是晕倒了过去,再醒来,自己便是躺在了红实木的床上,上面雕花繁复,被褥上绣花精致,实在不像现代制品。
窗前摆着一张木桌,笔架上毛笔从大到小排列整齐,整洁有序,只是镇纸移了位,窗外微风拂进,吹得宣纸哗啦作响,郑九元嫌其吵闹了些,赤脚下地本是想关窗休憩,却瞧见一支梨花探进了屋来,他捻起掉落在窗沿上的花瓣将其放逐归园,忽闻外面一阵嬉闹动静,郑九元抬眼,瞧见不远处有三两个束着双髻的女子正拿着笤帚漫不经心地清扫庭院。
“我本以为这次会回乡随老父亲耕田去,谁料到公子福大命大,保了我这口饭吃。”
“你倒是心思简单,就没想过,这三日后回来的,说不准是人还是……”
“呀!你别吓人!我听阿宏说公子脚踩实地,是有影子的!”
“可哪儿有人死了三天又活过来的道理?”
“我们公子素来心善,定是菩萨仙子宽宏,让公子归了魂也不是不无可能。”
“那你们说,这归魂的人,还像生前一般吗?”
“这……”
她们在说什么?归魂?
郑九元想听得更清楚一些,于是将身子往前倾,奈何想要按压在窗沿作支撑时,手掌被断落在上方的树枝给扎了一下,他感觉一阵刺疼,连忙翻过掌心将小刺枝给拔了出来,这一出却是发现手心处有一道很长的淡色疤痕,他不记得自己的手掌受过伤,心中感知不对,于是连忙解开上衣查看了自己的腹部,因为前几个月刚做过阑尾手术,那里理应有条长痕,但在解开上衣后,找不到任何手术缝合的痕迹。
这不是他的身体。
郑九元极为坚信,加之庭院中女人们的那番话和这房间里奇怪的布局摆设,有个念头一瞬间在脑海中闪过——难不成自己在别人的身体里重生了?
这个想法让郑九元感到一丝害怕,他环视四周找到一面铜镜,于是忙不迭地凑过去想要瞧个清楚,然而铜镜中映射出来的那副面容,让他惊讶得竟是连心脏都骤停了片刻。
镜中那人除了长发和衣着以外,简直和自己一模一样!到底怎么回事?身体分明不是自己的,为何脸长得一样?
“公子。”
突然的敲门声,使得郑九元吓了一跳,他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门外人又敲了三下,郑九元这才怔怔地起身。
然而,就在刚刚将屋门推开一条缝的瞬间,外面突然硬闯进来一群人,挤满了半个屋子,他们穿着蓝衣道袍,头戴九染巾,腿着灯笼裤,最前位道士手里拿着佛尘,而其身后人拿着黄符瓷碗,无一相同。

小编推荐

穿回古代送外卖 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