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娇(林烟詹瑎)

怜娇(林烟詹瑎)

导读:林烟詹瑎小说《怜娇》特别推荐,怜娇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将军府势大,倒是没放弃去边镇那头寻人,可.日日寻夜夜寻,大半年下来愣是未有结果。没法子只得制个衣冠冢堪堪下葬。下葬那日,引魂幡飘的肆意,硬是将詹瑎两人一马招了回来!

小说介绍

林烟詹瑎小说《怜娇》特别推荐,怜娇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将军府势大,倒是没放弃去边镇那头寻人,可.日日寻夜夜寻,大半年下来愣是未有结果。没法子只得制个衣冠冢堪堪下葬。下葬那日,引魂幡飘的肆意,硬是将詹瑎两人一马招了回来!

林烟詹瑎小说简介

将军府二公子詹瑎上了战场。
原以为是好马上道,猛虎.入林。却不想人去了半载有余,是一去不归下落难明。
将军府势大,倒是没放弃去边镇那头寻人,可.日日寻夜夜寻,大半年下来愣是未有结果。
没法子只得制个衣冠冢堪堪下葬。下葬那日,引魂幡飘的肆意,硬是将詹瑎两人一马招了回来!
大悲大喜之下,将军夫人高兴的晕过去几回。
仔细一瞧,这引魂幡不只招回了詹瑎,还招了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回来......

怜娇全文阅读

第10章
詹瑎这道儿,口鼻算作通了气儿,猛的呼出一口气,胸口起伏不住。
屋子中炭火未有断过,此时温暖。詹瑎亦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何无端端起了这一身的鸡皮疙瘩,身子颤巍巍抖了许久。
这女人这般瞧着,虽是生的好看......给他的感觉却比自家母亲还要来得更加凶悍些。这凶悍埋在骨子里,平日里半点儿也是不显,到了诊病施针的时候,一触便发!
林烟不知他心头所想,忙着又道:“怎么样?你没事罢?”
“没...没事儿。”詹瑎回了神儿,敛了肆无忌惮细细观察的眼神。一会子想起对方是个瞎子,又扬了下巴继续着从林烟的耳后往前头顺着瞧去。
她额前两缕发丝挂着,右侧额角几道擦伤还是泛红。
盯了盯林烟除去那一块擦伤之外再光洁不过的额角,詹瑎回想再三,才是发觉了自己夜里头替小瞎子处理伤处时,是将额角那块儿地方忘却了去。
自责之外,他是不知自己当时究竟实在思索些什么东西......这样明显的地方也会忘了的。
......
病这一字,自古便有了。五谷杂粮入腹,是无有不害病的到底的。这伤却是和病痛不同,若无外力,总不至于有伤。
男子腹部那处的伤,这会子倒是比胸口的那处还有严重一些。林烟将伤口缝合,预备着净手,脑子里回转几次的还是男人的伤症之事。
这倒也没有什么想不通的。自己当时应是昏倒在自家药庐门口,失了气力之后便是人事不知......不然也是不至于被榻上这人褪尽了衣物,也浑然不知。
之后,男人定从屋子出来,将自己带了回去。
方才穿着衣物时身上缠的一圈又一圈儿的纱布,惹得林烟挣扎。以手拨弄了几回,堪堪算是受得住这种绑法。这会子是可确信男人是军中的将士无疑了。身上这绑纱布的手法勒人的紧,绑缚的意思恐与那绑犯人的手法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罢。
腹上的伤重了些,看来是扶了她这一遭闹的。人这力气以腹部丹田为聚,詹瑎本就是腹上两处极深的伤,使了劲儿,裂开也就不算奇怪了。
......这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还真让人想不通。
“伤口已重新缝合过了,你这些日子莫要胡乱使力再坏了它。这一次又一次的,受罪的都是你自个人,可懂了?”
他哪里是敢多话的。即刻点头应了,“我懂了,懂了的。”
意料之外,这小瞎子竟没提起他自私脱了人家衣衫之事,这可事关女子的名誉清白。亏得他连说辞都早早的过了几回脑子,腹稿打在心中,只等着被盘问了。
她今日的衣衫是自己自柜子中随意捡来推在案几一旁的。林烟端了托盘走得远了些,留一渐远的背影给他瞧着。深红之色的上衣棉服,深绿伴鹅黄的下裙,一上一下穿着......这背后瞧着,颇为怪异。
具体是哪一处怪异呢?
......他说不上来。
左右是不大好看。下次得挑一件好看些的,配上一配,也算不委屈小瞎子一张脸不是?
*
林烟却不是就此放过了他那件事儿。女子的清白,这样无端端给毁了,来日她怕是连个正经夫婿也寻不到了。本就是个瞎子,千人弃万人嫌的,这事情一出岂不是真的要一个人过上一辈子了。
她怕极了一个人待在药庐的日子。畏畏缩缩的一个人在榻上缩着,每每都是蜷成一个球儿,梦里心里全是爷爷在时那段记得清楚明白的日子。就此罢休这样的事,她万万也不会肯的。
只不过,在此之前有更为重要的事儿等着她去办。
人是铁,饭是钢。
二人几近一日没有用过饭食了,在怎样强壮的人也是抵不住这样有一顿没一顿的下去。何况,那人身上还有重伤。那山羊还仍在一旁,无人去管。
她总不可能指望着,三处伤口都刚缝完针的男人去做这开膛切肉的活儿罢。自己身上的伤也是痛的,尤其是背上几道深的伤口,药粉贴在口子上,不痛都难。可比起詹瑎那可要命的伤来说,倒也算不得什么了。
这便不论是不是粗重的活儿,都只得由她自己来了。
.......
杀宰牛羊这样子的事儿,多半时候都是由镇子上的猎户屠户宰杀好了之后,再行变卖的。林家爷爷生前也曾做过杀宰山羊这样的事儿,只是林烟那时太小,并未亲眼看到。
亲眼瞧见的不过是一锅味道颇为鲜美的羊肉汤罢了。她喝的畅快的很,递了几回碗到爷爷手里,让自家爷爷盛了好多回。
这一把尖刀抓在手里,手抓了山羊的一只后腿,忆怀起往日的点滴,林烟下刀的动作迟迟未行,凝住半晌也没动分毫。
父母与爷爷走时,都是愿她这辈子健康和乐安安宁宁过一辈子的。她又是怎样将自己活成了这般模样呢......
怕是真的命里带煞,冲着其他人也冲着自己罢。一镇子的人好好的,几乎全都死在战祸之中,只一夕的时间,多少条人命就没了。钟叔他们在那日之后,生死也不知。
这般一个人偷偷度日,蹲在这药庐之中,她哪一日不是心涩如绞恍然无措的。浮萍漂于大海,何处是岸?一如她的双眼,昏暗中摸摸索索还是原样,爷爷临终前曾说可治,这些年她也不曾停过对自己用药。
医者不自医这话像是真话,几年下来那些自己开的方子对于她这双眼睛,确是半点用处都没有。
正是伤心处,件件苦钻心。眼前一片的乌黑,眼睛却还可肆无忌惮的垂泪下来,啪嗒啪嗒几串泪珠子撞在山羊背上,哀诶。
詹瑎这时候又不知是何时从里头慢步走出来。她的耳朵一向敏锐,全部的心思都沉在自己的情绪之中,五感也是不如平日里那般强了,连他拖着步子过来都没有感觉到。
也不知他在一丈之外站了多久,瞧见了多少。好笑的很,都到这时了,分明身子都看遍了,詹瑎还是不知眼前这个女子的名字......最后张了几次的口,压着声音道:“小瞎子,你这是怎么了?”
纠结几次,也只得一口一个小瞎子的唤着。

怜娇免费阅读

第11章
詹瑎心头一根弦儿崩的紧,双手叠在腹上,相互掐了数下,只为稳上一稳自己的心神。他也是忧愁的紧,眉间脸上只差一一写上个愁字。
是怕小瞎子一词再无意中戳了人家姑娘家的心窝子。
脸皮原就薄的不成样子,一朝被男人瞧见自顾伤怀的时候,第一的反应便是遮掩。
“无事......你出来做什么,不是说了不让你乱来么?”
詹瑎瞧她垂首的模样怔了一瞬。头埋的再低又有何用,旁人就真的看不见了么
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姑娘家家的泣泪,多不过以帕子遮住半张脸儿,一双眼睛盯着男子,娇娇哭得满脸泪痕,讨一男人的欢心。小瞎子一张脸也就快埋进野山羊肚子里去了,头埋下露出一段白皙脖颈......
人家不堪被他扰了,愿意一人在这缓缓心绪,哭上一阵儿,他是也没有什么掺和事情的由头。
两边嘴角朝内凹了凹,詹瑎抿唇拖着步子这便离得林烟远了不少。
......
约莫大半个时辰过去,门檐下炭火炉子又是生了一盏,黑炭烧了不少时刻,化作通红的颜色聚在炉子里头。
二人搬好凳子,围了炭火炉子坐。炉子上摆的一口小锅,羊肉汤奶白奶白的滚在锅里,香气四溢。屋檐下是枯死的藤蔓攀爬,檐角压得也低,詹瑎坐下像是缩了自个儿的身子,蜷在里头一般。
坐着虽是不大***,可嘴上的爽快太过真切实在,入口将羊肉一块一块放进嘴里,嚼着劲道无比的羊肉,再怎样不***的坐姿都是可忍受了。
药庐里只有二人,詹瑎做足了男子的关怀风度,接了几回林烟的木碗,执起汤勺替她盛了几次的汤肉。
林烟的伤怀的情绪好似平平静静的过去了,无神的双眼叫人看不出视线落在哪端。
他扶碗的长指收紧不少,再饮了一口汤,问道:“在下前几日的话对姑娘多有得罪,还望姑娘不要放在心上。姑娘芳名能否告知于我......这般唤起人来也可方便一些。”
林烟侧了耳,随后将碗筷放下正色道:“我名林烟。”
詹瑎口中发出一声拖得老长的“哦~”,黑不溜秋的桃花眼睁的老大,示意知晓。又默默念了这名字几次,记下心中。
后一刻,原以为就此过去的那件“不清白的事儿”,不期然被林烟抛了出来!
她问:“你替我换的衣衫,是从哪一格木柜里拿出来的?”
詹瑎咽了咽口水,口中还留有些羊膻味。毫无预兆得了林烟这个问题,他只差挠头做苦。做久了此前在京都阳城的风流浪子模样,忽然的要来面对一女子一生的清白之事,任谁都是无所适从罢。
“林,林姑娘......事出有因,你当时若要处理伤口,也只能那样了。”她问了一嘴衣衫是从何处取来的,这话却是生生逼出了詹瑎另外于这件事的解释。
林烟垂眸不语良久,口中贝齿紧咬着唇下。
男人四两拨千斤的将这事揭过,三言两语化作了救死扶伤的心善之举,如此怎的还能诘问他什么呢。这亏就当是这样白白的吃了么......
贝齿松开了唇下的软肉,她启唇再说这事便是将声音压的极低的,“可,可你后头为何还非得替我换下两套衣衫呢?”
“我,这......”
詹瑎于这事是真真难以解释清楚的,那时刻瞧着小瞎子裹在几层被子中,闷的满身热汗。他该如何言说,是那时炉子上的热水起了呜呜声儿,他自己起了照料人的心思,只为着让她睡得舒心些便做了那样的事情的。
那时所想,既是前头都将人家的身子瞧过一道儿了,那看一次和看两次有何区别。
万万没想到,这林家姑娘竟同他数起了次数。
照着一般事态来言,这小瞎子怕是要赖上了自己。在阳城那繁华富庶的温柔乡里,他堂堂将军府的二公子都未曾在女子身上栽过跟头,一到西北边境这便栽了?
打发上门纠缠的女子那样子的事,詹瑎处置起来极其有章法,视林烟与他现下的情况设想,脱口而出便道:“那我纳了姑娘如何?”
依照将军府的门户,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许下一个贵妾的身份给她,缓上一缓。
在阳城,基本不会有人去拒绝这等荣华。小瞎子在这边境之地过得也是凄苦,要他养在家中也不是不行,同母亲说上一句她是救命恩人,怎么着也得许了。她的一辈子可值多少银钱?不说一个,就是十个也是养得起的。
林烟牙上的力气一下子使得偏了,两只虎牙咬的唇肉生生多两个出血的小洞。表面的情绪不愿让旁人捕捉,她紧紧含了唇下的伤处,咽下不少铁锈味儿下去。
纳妾么......
哽了半晌,林烟又咽下一口血气,侧头问他,“你说,你要纳我做妾室?”
詹瑎应道:“正是。姑娘曾于我有救命之恩,想来家母是会同意的。”
将军府还真不是一般女子可进门的平常人家。不过好在,他在凶悍的母亲将恩礼情谊放得极重,救命之恩自然是不可随意打发的。
其中也还有他犯的过错,有对不住人家姑娘之处,
林烟一吸鼻子,问:“你在家中已有妻室了么?”
“不曾有。在下未曾娶妻。”他答得如实,听着自己这话儿真觉着自己现在实在真诚。未几,唇角勾起点点弧度,增了半分的自信。
“......”
既不曾娶妻,又为何单单止于纳妾。
非她真想嫁给这个名叫詹瑎的军士。自古从军之人生死为常,日日夜夜都不得安稳...这样的日子她也是不想的。只是今朝,他既是提起了,便也让她有了些许探究的心思。
自己是个瞎子的事儿当真是这样掉价的么......此生只堪配人为妾么?
此人倒是实在,也不扯谎哄人。
“罢了。我不同你再计较前头的事了,往后这事情也都不要再提了......你在此起个誓言,待你的伤好一些,便自行离开罢。”

小编推荐

小说《怜娇》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怜娇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