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郁绝谢厌迟小说(秦郁绝谢厌迟)

秦郁绝谢厌迟小说(秦郁绝谢厌迟)

导读:秦郁绝谢厌迟是小说《秦郁绝谢厌迟小说》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昭乱创作的言情著作,现已完结。摄影师满意地点了下头,重新坐回镜头前:“我数三下,给我个眼神。”秦郁绝闻声转头,抬起眼睫。

小说介绍

秦郁绝谢厌迟是小说《秦郁绝谢厌迟小说》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昭乱创作的言情著作,现已完结。摄影师满意地点了下头,重新坐回镜头前:“我数三下,给我个眼神。”秦郁绝闻声转头,抬起眼睫,眼尾眉梢都带着些毫不掩饰的妖。一眼望去,全是惊艳。

秦郁绝谢厌迟小说简介

“身体朝后躺。”
“裙子还能再往上一点吗?”“好。”
秦郁绝点头,没半点迟疑,动作干脆地将裙尾撩至腿根压住。她整个人窝进绵软的红沙发里,白皙且曲线弧度恰到好处的双腿交叠,骨肉亭均。

秦郁绝谢厌迟小说全文阅读

回忆起这段经历的秦郁绝心情一言难尽,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无比认真地问道:“所以你就因为我罚你写了三千字检讨,就记仇到现在?”
“纠正一下。”谢厌迟俯下身,伸出一只手虚抵着她的唇,话里含着笑,“是三千五百字。”
是真的狗。
在一旁拿着笔准备递给秦郁绝签名的老班长,看着面前这两个人的互动,递笔的手僵在搬空中,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打断。
许久后,他才艰难地咳嗽了声:“小秦,该你签名了。”
秦郁绝反应过来,迅速后退一步,转身拿起笔,干脆利落地签好名,然后转身朝着另一拨人的方向走去。
看上去势必要把距离保持到底。
谢厌迟也没去追,而是慢悠悠地起了身,插着兜笑着看着她仓皇离开的背影。
老班长搭上他的肩,挤眉弄眼道:“你俩有事啊?”
“好奇?”谢厌迟转头,唇角一勾,然后慢条斯理地说,“想好了啊,从我这儿打听秘密,还挺贵的。”
老班长迅速放下手:“算了,我们***看老班吧。”
班主任的身体已经好了大半,但因为年纪大了,和这群学生聊了会儿天,精力也开始有些支撑不住。
他能记清楚的人不多,但秦郁绝算是印象深刻的一个。
“当年你转走,我还一直挺担心的。”班主任叹了口气,声音也不像十年前那么中气十足,“你是我带过的最让人省心的孩子,现在看到你也成了个小明星,心里也总算是放下了。”
秦郁绝没有多说什么,弯着眼笑着顺着老师的话往下说:“对啊,那些事都过去了。”
谢厌迟闻言,依旧懒散地耷拉着眼皮,眼睫都没动一下。
杂七杂八的事情聊了半天后,班长说:“好了,我们让老师休息吧,下次再来看您。”
一群人一边告别,一边往外走。
而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班主任突然喊了句:“小迟,你再留一下吧。”
被突然点名,谢厌迟看上去却没太大意外,他平静地点了下头,然后冲着一旁的同学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出去。
一会儿后,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谢厌迟走到老师的病床前,拖开椅子坐下,声音沉沉:“老师。”
“你这个月都来看我第三次了,怎么没和他们说?”班主任笑了声,撑起身子,精神气也好了些,“我还没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替我联系医生,恐怕我这手术也没办法这么快做完。”
谢厌迟笑了声:“没必要说,又不是什么大事。”
“今天我看见小郁了,你有和她打过招呼吗?这应该是你们这么多年后第一次见面吧?”班主任知道谢厌迟的性子,闷声笑了几下,惹来一阵轻咳。
谢厌迟起身给他倒了杯水,然后淡淡道:“打过招呼了。”
“那就好,”班主任接过水,喝了一口,然后叹口气,似乎是在回忆,“你是最让我骄傲的学生,当年能将你拉回来,是我做过最正确的事。”
说到这,又缓缓地补充了句:“多亏了她。”
“嗯。”谢厌迟一字一句地说,“我不胜感激。”
从病房里出来后,谢厌迟发现秦郁绝早就离开。
因为她马上还要赶高铁回到潼市,所以也就没有和同学多聊。
谢厌迟没和同学一道去聚餐,随便找了个由头推拒之后,开车前往了另一个地方。
每次来柳川市,都一定会去的地方——
永安墓园。
十年前,喻之衍就葬在这。
墓碑上的黑白相片,停留在少年最好的年纪。
十六岁。
谢厌迟蹲下身,将刚买的一束鲜花放在墓前,然后沉默地望着相片上那张意气风发的面庞,许久后,才沉沉开口:“我快做到了。”
风声渐起,给那低沉的声线添了几分冰冷的温度。
每个音节宛若压在人心口,让人难以***。
十一年前,潼市发生了一起火灾。
由于***不规范使用厨房用具,所引起的意外失火。
地点是在谢厌迟哥哥,谢何臣所住的公寓内。
那天,喻之衍和谢厌迟相约放学在那套公寓里玩新买下来的游戏机,却没想到天降横祸。
***因为那场意外身亡。
喻之衍因为火灾失去了两条腿。
谢厌迟被谢何臣救出,虽没受大碍,但哥哥却因为这场大火受了重伤,去往国外调养。
那是所有人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从本应该去往光亮的地方,陡然掉了一个头,直接坠入黑暗。
“如果那天喻之衍不去就好了,也太可惜了吧,我听说他拿了全国乒乓球比赛的亚军,以后很大可能是直接进国家队呢。”
失去双腿,这对一个为了体育梦而活了十六年的少年来说,是不亚于致命的打击。
他没办法适应周围人怜惜的眼神,以及那些时不时传来的冷嘲热讽。
家长担忧喻之衍的状况,于是给他换了一个新的学校,希望他在新环境里忘记过去。
谢厌迟也跟着一起去了。
坐在轮椅上的喻之衍,在其它人眼中原本就是异类,又因为遭逢巨变,性格也突然变得阴郁,更是惹来许多好事人的欺辱。
于是谢厌迟会抡起椅子一个个去找那些人打架,跟个不要命地疯子似的去维护自己朋友的尊严。
但喻之衍还是离开了。
他没能说服自己撑下去,最终还是永远地停留在十六岁。
那对于谢厌迟来说,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虽然没有一个人责怪他,但他却永远不能说服自己不去自责。
一落千丈的成绩。
加上之前因为打架而频频惹来的事端,也让谢氏对于这么个继承人产生了质疑。
所有人都对他失望。
包括自己的父亲。
后来,谢厌迟发现了一件事。
某一天,他鬼使神差地去了趟当年那位身亡***的老家。
却发现***的家人早就盖起了新房。
多方打听之后,才知道在***因为活在意外死亡之前,家里好像就莫名有了笔数目不小的钱。
但没有人知道这笔钱的由来。
谢厌迟如此敏锐,自然能猜到什么。
于是他给谢何臣打了通电话:“当年只是意外吗?”
谢何臣说:“除非你有证据证明不是。”
只是一句话,谢厌迟却明白了。
喻之衍才是卷入这一切肮脏内幕的牺牲品。
从那以后,谢厌迟许久都没去学校,原来还会训斥几句的父亲,最后也变成了冷冰冰地一句——
“随便他。”
而直到有一天,班里的学习委员找上门,送来了这些天老师布置的作业,以及一份信。
谢厌迟压根没把那些东西往心里去,只是随手丢在一旁,然后盘坐在地上继续颓废地打着游戏。
直到一把接一把地输,他终于不耐。
他转头看了眼那封信,然后伸手拿起,有些烦躁地扯开。
但让人诧异的,是信中装着的,并不是长篇大论的劝解书。
而是一封检讨。
是由自己亲手写下的检讨。
谢厌迟记得,这封检讨是几个月前,一个叫秦郁绝的女生揪着自己写下来的。
而检讨的末尾,是红笔写下的一段文字——
“抱歉那天对你的苛刻,我知道你心中的良善和赤诚。但有许多事情,一定有比打架更好的解决方式,善良的人不应该受伤。能为朋友做到这种程度的人,永远不会让人失望。”
“永远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祝你前程似锦,未来可期。”
“PS下次在网上抄写检讨的时候,记得把日期改一下。”
后来,谢厌迟带着这封信来到了学校,找到了班主任。
“这些是秦郁绝写下来的,其实她会认真的看每一封别人交上去的检讨,也会去了解每一起打架斗殴事端后面的原因。”
班主任看了检讨上的红字,然后平静地说:“这应该是她很早之前就写好的,但因为家里出事,也没来得及给你。后来我找人整理她抽屉的时候发现了,就一直在我这放着。”
“我其实也知道你是个很好的孩子,但一直想不到用什么话来劝你,所以才托人把这个带给你。”
班主任说到这,抬起头,看着谢厌迟的眼睛,认真地说:“秦郁绝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她看人从来没有出错过。”
其实或许那封留在检讨末尾的文字,并不是最重要的。
但那的确给了谢厌迟一个理由。
放过自己的理由。
他原本就渴望着光。
哪怕只是零星一点呢。
于是谢厌迟回到了学校。
往后的许多年,他真的有在好好听当年那个小姑娘的话。
秦郁绝回到潼市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今天一整天来回奔波,让她格外疲乏。
刚刚放好热水,准备舒***服泡个澡,却听见放在客厅里的手机犹如催命一般疯狂响起了铃声。
接通电话,只听见那头传来唐小棠土拨鼠似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我***上热搜了!”
“?”秦郁绝皱了下眉,“怎么回事?”
“之前《HE》不是把你换了下来吗?刚才杂志微博官宣了,顶替你的那个是薛南音。然后就有路人在《HE》微博下面问,为什么原来官宣是你,现在突然换人了。”
唐小棠说到这,深吸一口气,咬着后牙根:“你猜《HE》官博回复了什么?”
秦郁绝:“回了什么?”
“他们回复说——”
“比起合适,我们杂志选择艺人更注意艺德呢。”
秦郁绝抬了下眼睫:“…我猜一下,现在是不是立刻有营销号爆料我去敲周衍房门这个假消息了。”
唐小棠一愣:“……对。”
“嗯,很正常,估计是薛南音那边的通稿,再晚点就会拿我去对比她冰清玉洁的玉女人设了。”秦郁绝揉了下眉骨,语气轻飘飘的,“她们这是怕换人会给网友留下‘有后台去截胡资源’的人设,在先发制人。”

秦郁绝谢厌迟小说免费阅读

上热搜并不影响秦郁绝泡澡的心情。
她甚至还撕开片面膜敷在脸上,然后悠哉悠哉地打开了论坛。
之前她在圈里从来掀不起风浪,这会儿一看论坛,首页上飘着的帖子居然大半都和自己有关。
有几条还顶成了hot,距离发帖还没到一个小时,就迅速地翻了几十页。
《这算是年度大瓜了吧??星二代身份的女艺人半夜送自己上富二代的床,结果被人家推下游泳池?》
楼主:缩写QYJ,吃到瓜的时候我都惊了,脚趾手指蜷成一团替这位姐尴尬。没见过这么想上位的,居然自己找着去求包养?各位自己对比看看这几张图,是品品不是这位姐,溜了溜了。
图片有两张,一张的是秦郁绝在宴会上时的照片,而另外一张则是救护车来时的照片。
楼主还贴心的圈出了衣服,头发等细节,来证明是同一个人。
楼下的跟帖清一色的一边倒——
“《HE》那边发了解约声明,这算是变相实锤了吧?这位姐还真是胆子大,我听人说她得罪的那位周姓小少爷,可是豪门圈里挺有名的人物。”
“我之前还挺磕这位的颜,现在想回去戳烂我自己那双磕颜的眼睛。”
“哈哈哈哈这就叫做自信且脸大?人家豪门什么样的没见过,还真觉得自己能上位成豪门太太?我这替人尴尬的毛病又犯了。”
“我开始怜爱薛南音了,之前那个电视剧明明演的是女主,结果我记得当时好像被秦郁绝一个小配角给通稿艳压?这次《HE》换人,人家明显是好心来救场,结果还被喷抢资源。幸亏杂志方真性情,粉了粉了,这期必买。”
秦郁绝粗略地扫了几眼评论,大体内容基本除了嘲讽自己以外,就是变相地替薛南音宣传和塑***设。
之前在《凤凰台》这部电视剧里,秦郁绝虽然只是一个只有几场戏的配角,但当时还是靠演技和颜值出了一波圈。
虽然她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出场片段,却成为了各大剪辑Up主剪视频时的必备素材。
现在看来,薛南音的团队早就对当时那件事记在心里,现在还不忘多踩上一脚。
打开微博,#秦郁绝艺德#这个话题也一跃成了热搜第一。
转发的评论内容也大同小异。
她出道没多久,资源曝光原本就不足,也没多少死忠粉控评,所以这么看上去***方向几乎都往薛南音那边倒。
贺怀情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进来的:“看到热搜了吗?”
“嗯。”秦郁绝数着时间,揭下来敷在脸上的面膜,“我昨天发你的那份录音,现在用应该不太合适。”
昨天秦郁绝就整理了那天晚上在会所里,自己被薛南音以及周衍一行人刁难的录音发给了贺怀情。
如果这份录音曝光,一切的确有回旋的余地。
但是也代表着,她将彻彻底底得罪周衍,以及当时在场起哄的,所有圈内的纨绔小少爷们。
这样的牺牲太大,而且薛南音团队现在所放出来的东西,全都算不上实锤。多半是因为《HE》这副急于表态的态度和言论,才诱发了***的一边倒。
“的确不太合适,而且其实现在还有更好的解决方式。”贺怀情说到这,欲言又止。
秦郁绝淡淡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谢厌迟愿意提前公开合约上的关系,这件事解决起来的确很容易。”
只不过——
“他应该不会同意的。”秦郁绝笑了声,调整了下自己的***,头倚着墙壁,慢条斯理地说,“谢厌迟是挺聪明的一个人,他参加综艺节目肯定不仅仅是因为有趣。而是他知道,将自己打造成一个独立的IP,比请任何代言更具有广告效应。”
谢厌迟的长相原本就不逊色于圈内任何一位男星,而且景逸科技占领了游戏业的半壁江山,自然也懂得,女性市场对于游戏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综艺由景逸投资,那谢厌迟完全可以保证自己所展现出来的形象绝对正面。而且秦郁绝这么个黑料缠身的女星,节目结束之后想要甩开简直再容易不过。
更何况。
他上节目还他妈是自己花的钱。
“但是那些只建立在,我和周衍之间的事还没有闹到大众的视线上来。”秦郁绝心如明镜似的,“现在闹成这副样子,他未必会愿意得罪那一帮子人来帮我,这可比三十万要亏得多。”
资本家永远都是薄情的。
贺怀情其实心里原本也没多大信心。
她在听筒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公司内现在并没有公开发声明替你澄清的意思,你能明白吗?”
“能。”秦郁绝抬了下眼睫。
公司原本就因为封杀一事,并不看好她。
所以肯定也不会大动干戈来替自己维权,对于这么一个还没掀起热度的艺人来说,雪藏才是最省时省力的解决方式。
贺怀情点头:“所以明天,我们还是得找谢厌迟当面谈一谈。除非是到最后关头,才能往录音上面想。”
挂完电话后,秦郁绝将手机搁在一旁,整个人往水下一沉。
长发如同水妖般浸入水底,往四周散开。
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她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
只是也会突然想到。
当年那个被舞蹈老师说过一句“表现不够好”就能躲在被窝里自责一个晚上的秦且离;那个因为没有带钱给过路向自己乞讨的乞丐,就会难受到耿耿于怀的秦且离。
像她这样一个柔软的人,在看到这些类似的评价时,到底会有多么难过。
翌日,贺怀情一早就坐车来接秦郁绝。
情况很不好,仅仅是一夜的功夫,小区门口赌了好些狗仔队,都是想赶着热度来蹭上第一手新闻。
经过一翻波折后,贺怀情才总算将人从小区里成功捞了出来。
“我没联系上谢二少,只和他的助理陈先生有沟通。”
贺怀情一边给司机找着定位,一边说:“今天谢二少在市中心美术馆参加景逸科技新游的发布会,和助理沟通之后,决定现在过去,等会发布会中场的时候尽快解决。”
“恩恩。”秦郁绝点头。
“我看谢先生对你态度还不算差,等会你好好表现——”
贺怀情回头看了眼秦郁绝,然后深吸一口气:“你在干嘛?”
秦郁绝举着镜子,正在颇为耐心地叠涂着口红,细心地擦除颜色的渐变,然后轻轻抿开。
已经复工的唐小棠正在旁边,一脸麻木地给自己身旁这位祖宗当递化妆品的工具。
“师父开稳些,”秦郁绝接过眼线笔,“我得开始补外眼线了。”
贺怀情险些没闭过气去:“你居然还有心情化妆?”
秦郁绝十分流畅地一笔画成了眼线,然后心情颇好地自我欣赏了下,笑了声:“至少得有点女明星的追求,就算是上八卦头条,也得漂漂亮亮啊。你想想看,狗仔队才不会给你加滤镜,还不是得靠自己硬抗。”
贺怀情:…你还挺有道理的。
说话间,车已经抵达美术馆。
此时发布会已经开了大概两个小时,刚好到达中场时间。
这个环节一般是由提前邀请的明星进行表演,时间大概在半个小时以上,而像谢厌迟这样的主办方则会先行退场准备下半场的发言。
陈助理一早就得到命令,在美术馆停车场等候。
看见秦郁绝和贺怀情之后,礼数周全地握手致意,然后说:“跟我来吧,谢先生应该现在正在退场。你们来人尽量少点,这场发布会有许多娱记也在。”
几人从停车场的电梯***了主会场的楼层,跟着陈助理准备挑条人少的路线前往后台。
前方人头攒动。
秦郁绝抬眼,朝人声的方向望去。
是谢厌迟。
他刚一从台上退下来,身旁就杂七杂八围了好多记者,话筒直挺挺地往他面前递,询问着游戏发布相关的内容。
谢厌迟看上去倒不烦躁,笑得懒倦而又散漫,但话语间却带着随意与大方:“这可不能说,我就准备了这么点词儿。全都说完了,你们叫我下半场聊什么?”
他是个情商很高的人。
就这么简简单单几句话,不仅让身旁的记者什么都没问出来,而且气氛也不尴尬。
“有问题请在发布会上提问,请不要拦路,谢谢合作。”
护在身旁的保镖好不容易拥着谢厌迟走进后台,那群记者也悻悻地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时,一道尖锐而又突兀的声音响起——
“那不是秦郁绝吗?”
周围顿时一静。
原来是几个偷摸溜出来准备采访一下谢厌迟的娱记,一转头发现了旁边这支“偷溜小分队”。
虽然秦郁绝墨镜口罩戴的挺严实,但对于这群在娱乐圈内摸爬滚打了几圈的娱记来说,还是格外好认。
更何况旁边的唐小棠和贺怀情也没做太多遮掩,特别是在这个名字还正在热搜上挂着的情况下,这些娱乐记者肯定都提前做好了功课。
就这么一声的功夫,还没等人反应过来,身边陡然就拥上来了一群记者。
因为发布会有明星到场,相关的娱记原本就多。
特别是秦郁绝居然出现了谢厌迟所在的发布会上,完全搭不上调的两个人,更是让这些记者敏锐地嗅到了大八卦的气息。
“请问爆料上的内容是确有其事吗?”
“为什么秦小姐会在发布会上?是受人邀请吗?”
“秦小姐,请问您如何看到《HE》官博编辑对您的评价,为此您有什么解释吗?”
话筒,相机。
嘈杂的人声,和刺眼的闪光灯,将原本并不宽敞的道路给堆满,几乎让人寸步难行。
秦郁绝抿唇,没说话。
片刻后索性摘下墨镜,大大方方地望向镜头,然后突地笑了声:“我反倒有问题想请教你们,论坛上有哪张照片,证明了那些空***来风的传言?”
“秦小姐说是传言,但为什么公司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回应?”
“那请问能解释一下落水事件的原因吗?”
“那么为什么《HE》会和您解约呢?能再做多一点解释吗?”
其实这些娱乐记者未必是不懂。
但他们要做的并不是了解事情的真相,而是写出当下网民想要看见的东西。
“喂。”
而就在这时,突地一道男声在人群外响起。
语气轻飘飘的,却带着些不耐与烦躁,光是听,就能听出几分压迫:“麻烦让让。”
人群纷纷转头,才看清去而复返的那人是谁——
谢厌迟。
保镖哼哧哼哧地追了过来,刚准备说些什么,却见谢厌迟伸手拨开人群,径直朝着秦郁绝走来。
然后下一秒,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哎?”
秦郁绝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他拉着朝前走去。
谢厌迟薄唇紧抿,浅色的瞳仁中看上去没带半点波澜,仿佛自己只是做出了一个再正常无比的动作。
他牵着她,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周围人声鼎沸。
但那一切好像都与他无关。

小编点评

秦郁绝谢厌迟小说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