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娇(林烟詹瑎)

怜娇(林烟詹瑎)

导读:主角是林烟詹瑎小说《怜娇》给大家安排上了,怜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将军府二公子詹瑎上了战场。原以为是好马上道,猛虎.入林。却不想人去了半载有余,是一去不归下落难明。

小说介绍

主角是林烟詹瑎小说《怜娇》给大家安排上了,怜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将军府二公子詹瑎上了战场。原以为是好马上道,猛虎.入林。却不想人去了半载有余,是一去不归下落难明。

林烟詹瑎小说简介

将军府势大,倒是没放弃去边镇那头寻人,可.日日寻夜夜寻,大半年下来愣是未有结果。
没法子只得制个衣冠冢堪堪下葬。下葬那日,引魂幡飘的肆意,硬是将詹瑎两人一马招了回来!
大悲大喜之下,将军夫人高兴的晕过去几回。
仔细一瞧,这引魂幡不只招回了詹瑎,还招了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回来......

怜娇小说全文阅读

炉子的炭火一起,屋子的温度慢慢的便升了起来。詹瑎生起炉子的炭火之外,留了一道门缝用以通风换气,继而折返寻找几趟,前去药庐中其余的屋子里寻厚实的棉皮之物抱将过来。
箱柜子里还余下几床薄被,詹瑎瞧了几眼儿,三下五除二一股脑将其全部抱了过来。
詹瑎动手将薄被子一床一床盖上去,替她掖好被角。
做完一切,总算安下些心神,倒坐在椅凳上喘上了口起儿。
如此,总能发出些汗了罢......
过不多时,林烟一张小脸上慢慢渗出薄汗,鼻尖点点,额上满布。反趴着身子,上头盖着的被子重的吓人,身子被压的喘不上气来。背后伤处很是疼痛,她身上甚是不***,这便有了动作,转了脑袋侧了侧身子。
床榻那头有了动静,詹瑎哪里会没有觉察到。登时自椅凳上弹起来,走去查看。
看着小瞎子挣扎几回,手臂撑起又堪堪弱弱的塌下,看似便是无有多少气力将被子顶开,难以翻身的模样。
“......”詹瑎一旁无言的瞧了一会子,眉头复又拧成了个疙瘩。
他这是被子盖得太多了?
该是不会的,都是薄薄的被子,多盖几床又有何关系呢。还是要多盖一些的,这样总不至于冻着,他真是想不出旁的办法了。
将就着罢。
深觉自己此次做的十分不错的詹家二公子,蹒跚着步子便要转头回去坐着。
怎耐床上的女子一声嘤咛,轻咳三两下。后,詹瑎口中发出“啧”的一声暗叹,认命的闭了眼。
得!便是要伺候的事无巨细的前兆。
.......
被子取下了一床,林烟口中不断的嘤咛算是渐渐停了......只是这身子还是极其不安分的胡乱动作着。
他瞧出了些意思,大手伸进被子里。动作极其轻柔,指尖也是颤巍巍的。
实际也不需去害怕什么的。左右前头他已将床上躺着的小瞎子从头到尾看了个遍儿,此时再去研究这些个清誉清白之说,就显矫揉造作了,仿似同那些娇滴滴的小姐无有区别。
可,虽是如此他心头还是过不去这一道儿。
叹了半晌,詹瑎觉得自己真可算作是个出于高门大户的贤良子弟。比起那些个纨绔公子,至少自己的良心还是会痛的。
妙哉!
.......
伸手***助她翻个侧身躺着的子时,原不会是个艰难之事。怪只怪詹瑎心中多了许多前头不曾有的担心忧虑。
林烟身上伤处几多,虽不是致命之上,伤的也远远没有詹瑎那般的重。可这皮肉之上却是不可小觑。
詹瑎伸手***,稍稍触到林烟的小臂之上,便惹出她几声疼得闷哼,两条细眉蹙得不想话。
他蹲了手,想起了处置她伤口之时瞧见的,小臂上极深的一道口中。心间颤了颤,大手退了一段距离,避开了那处伤口,扶握着她的肩头,助她将身子侧了过来。
紧盯着林烟得了顺畅的呼吸,身子也不动作,算是消停了。詹瑎堵在心口的气儿,也算是顺畅了不少。
接着,一个抬头,又是瞧见了他该去做的事儿。
前几日他也瞧见了窗棂内里的窗子穿出一个大洞,原来是小小的一块地方,破了也就是漏了些风。此番过了几夜,许是夜风呼啸难容得它,窗纸撕扯了大半出来,飘飘荡的晃在里面。冷风灌进,好不寒凉。
啧......这处破了个大洞,他做事生着炭火盆子可不就少了小半的功效?
是得补上的。
......
林烟睡得这一遭,倒是无梦的。只觉得身上一会子冷一会子热,到最后便只剩燥热了。
身上也不知压了几座大山,重压得她难以翻身。好在,在她快被压得窒息断气之前,有人帮衬着将将压着的东西移开了些许。这些个重量少去了,她算得了生机。
转醒之前,身上像是游走这一只温热的手,细细将身子上每一处地方细细的擦拭了一遍。林烟之时思绪已然慢慢苏醒,意识回来了不少。
待到真正反应过来身上的触碰并非梦境,林烟的呼吸立时急促起来。
闭眼与睁眼对她来说全然是无有关系的,睁了眼睛也是瞧不见。可于詹瑎而言,却是判断床上之人是否苏醒的鉴别了。
不久前,炉子上的水声呜呜发出,是热水已开的声响。詹瑎打了一盆子热水洗净了手,再瞧瞧眼前这个蒙头昏睡,热汗淋漓的小瞎子,真真是忽然起来恻隐之心,复打了一盆子热水过来,预备着替她将身子擦擦干净,去去身上的汗。
姑娘家家睡前沐浴总能睡得***些,做不到旁的事情,有这热水便替她将身子再擦一遍罢。
听出了倚靠在自己怀中的女子呼吸之间有了些不同的声响,怎的呼吸声愈发的急促深重了?
......在她前胸擦拭的棉布,随着詹瑎的犹疑停了下来。
他侧头抬眼看去---林烟一张小脸便是近在咫尺的靠在他肩头,长睫映下,一派密密的暗影。鼻翼微微张开,还是熟睡的模样。
“......”这不,还没醒嘛。可慢慢来,细细的擦。
詹瑎于是收回视线,继续替她擦拭着身子。本性使然,惊乍之后定要说上几句话来缓和心绪,这便絮絮叨叨低声说道起来,“白白伺候你这小瞎子了,真该将你***了扔到外面去冻着!”
......
语气平平的一句话,传到林烟耳中愣是听出一种咬牙切齿之感。
棉布滑过之处留下温热感觉。他那一句话真正将林烟的意识身感拉了回来......
这是在做什么?他不是早早便走了么,连着药庐的大门都不愿意给她带上。此时为何还在她家中?
屋内虽是暖洋洋的,并不觉得有多少寒凉,可上身未着存缕,她还是可觉查到的。他这是...脱尽了她的衣衫?
浑身是没有气力的,微微动了动手指她便知晓了自己身子有异,怕是病中。
她在病中便容得狗男人如此欺辱了么?!
瞧不见东西她也可知晓现在自己的现况,一手摸索了近旁的薄被,拉起拥紧了入怀,反手便是一记耳刮子朝近处飘去。
“啪!”的一声,林烟的巴掌与他的脸亲密相贴着,发出清脆的响声。
詹瑎这会子仿佛身在云端,云里雾里接了一记猛物,右半边脸庞子忽得起了红,浮浮夸夸的肿了一层。
“啊!这,这是做什么啊!”他一声巨嚎,身体一下子自床榻上弹起来,蹦的老高。
跳下床后,詹瑎身子于炭火盆子旁立着,回过神来惶恐又无措。一手绞着手里的棉布巾子,竟也有些受气小媳妇儿的点点模样。
好端端的人怎么就醒了......他这马上就要到最后一步了,便就只差将她衣衫整好,扶着躺回去了。怎料就在此时出了差错呢。
想着为自己辩驳几句,话语转到嘴边,他倒是只堪支吾了,“小瞎子......我,我非......”
眼瞧着林烟阖着薄被低垂着睁了眼儿,默默然没有半点言语,长睫上挂着的分明是泪。詹瑎咬了牙缴了口,自己吞下了憋在口中的话。
林烟看不到东西,便也习惯用双耳去辨声猜事。泪落了两行,周遭倒是没有了旁的动静,只剩案几其下摆着的炭火盆子发出几声啪嗒的炭火苗儿弹出的声音。她心中也不知做何想的,竟也问出了话来。
她道:“你非如何?你为何脱我衣衫,你可知...可知这事是关我一世清白......”
詹瑎躁得抓腿,眼睛这遭也瞪的老大,一眼无辜之色。瞧得久了,也是惹人怜惜的一双眼儿。在将军府中,也就是凭借这一双眼和满身撒娇放肆的本事,得了自家父亲与大哥满心的怜惜疼爱。
只可惜,到了这里没有什么用处了。对面的是个瞎子。
“小瞎子,你听我解释啊。我...我欲要出门寻你时,正巧你便到了家门口。于是乎,我就将你扶了进来。”
詹瑎说着这话,急促的很,“带你回来总得清洗伤处罢,你那身子上,满身的污泥伤血,我总是要撕开衣衫才可做这些事不是?再者夜半时分,你便起高热,我...咳咳...咳......”
心急之下,詹瑎这身体总算是和着上涌的血气发了病症,一时之间乱咳不止。
一阵咳嗽,牵引这原就撕裂的伤处愈发的疼痛难忍。詹瑎有意捂住伤处,减轻咳嗽引起的震感,可惜此举效果并不明显。
久咳之下,他那唇角一侧竟也慢慢渗出了暗红之色的血痕......
喉头堵着的一股子的东西仿似是再也压制不住了,起了汹涌肆意的念头。他压了几番,后头引的胸口的伤处绞痛不已,松了一气儿,一口血便由喉头涌出吐在榻前......
林烟耳闻,依稀辨着他咳嗽之声。只听他愈咳之下,喉头隐有堵塞之物,脑中一个激灵,这便要起来,怕他这一会儿牵出些旧伤,呕血云云。
可奈,终是晚了一步。

怜娇小说免费阅读

“你快先不要说话了,坐下!”
林烟这下意识之举不只骇着了正在咳血的詹瑎,便是连她自己也给吓得不轻。
拥着薄被子在胸口,而后便直直的跳下床来扶了他......她这连衣衫都未来得及穿,怎的就急着跳下来了?
就是林烟自己也是想不通的。后也便归结为,情急之下救人心切,舍身忘我。
詹瑎惊讶之下,耳中闻言依稀便有一瞬回到小瞎子第一次同他说话的那时,方才将他带回来那时。暗夜之中她的面容自己都还没瞧清楚,只闻得她话语之间声音坚定,便也让人信服。那时候,他哪里想得到,同他那样说话的女子会是个眼瞎的,竟是瞧不见东西的。
詹瑎自知身上的伤口都系这个小瞎子盲缝而成。也不知是否是那无颜恼怒的心绪影响他万千,知晓了盲缝的事实,整个人便是被点着的火炮仗一般,直直的怒气冲到天上去。
而后言语再不着调。竟也想在平日的言语中与她几多为难,将前头失掉的脸面挣回来一些。
如此做法倒也可说是,蠢得可怜了。
二人站定半晌,詹瑎慢慢算是止了咳嗽,捂了半嘴巴的血,呆愣的杵在一旁。
林烟捂了薄被子这般跳下来,拖了大半床被子到地上,双肩以下遮的严实。肩头也称不上光洁,右侧肩头一道伤口盘踞那处。她顿了顿声音,颤道:“你...不要说话了,先坐下罢。”
万事不过身子最为要紧,后边的事情再说也可。
林烟心头虽是千般激荡,万般难平,也知事情有轻重缓急,身体便是最重。扯紧了自个儿胸前的薄被,她道:“是伤处裂开了么?你自己看看。”
詹瑎默着声儿点头,随即又是想到眼前女子瞧不见的,嘶哑着嗓子回道:“看过了,伤口大致是裂开了......”
说这话时他多是有些心虚,前因后果归结起来,好似最终都是回归到自己这里罢。
......
“你,你...可不可以先出去。”
詹瑎眼皮子一跳,以袖子快快拭了嘴上的血迹,按着腹上的伤处退了出去。
她昏睡的时候是不要紧,周身都看遍了也不要紧,因着人家全然不知。这会子人醒了,难免还是有些姑娘家的羞怯嘛,他理解的很。
只是方才那一记耳刮子实在太过惊人了。半边的脸现下还是火辣辣的刺痛,摸着鼓起了一大片,不必想也知晓是红肿的,
依着双耳所闻,感知男人以退到门房之外,林烟捂了薄被子重新上了榻,摸索自个儿的衣衫裙带。
近处那一叠衣物,叠的算是齐整。林烟摸到一件,也便算作寻到了全部了,紧着穿好衣物甩了夹在衣领子中的长发撇向一侧。
榻前升起的暖洋洋的炭火几声作响。林烟凝神呆了片刻,后道:“进来罢。”
......
柜中的针线重新拿了出来。
詹瑎躺会榻上,紧张的手指一根根在腹上收紧。针线包中抽出的那根大白针烛火映下,似现寒光,他眼神随着林烟手上的针头走着,瞧了一会儿竟会觉着头晕起来。
屋顶案几物柜子,自顾自的旋转几轮,后头紧着有转了回来。几遭下来,他便是胸闷晕眩,隐隐堵着一股子想吐的劲儿。
枕头在烛火上来回消了毒,林烟摸着解开了他的上衣,淡道:“缝好的针线全坏了,伤口怕是也不会好。怕是要先行将前头的线头拆掉,再重新缝过了。”
“你莫要乱动,我这就给你把线头挑开。”
喉结凸起,上下囫囵动了几下,詹瑎口中吓得叫出了声儿,“莫,莫急!”
执针的手便停在半空,林烟歇了动作,等着他的后话。
“我......有些怕。”
......
“怕什么?”林烟垂了手,想了想还是自衣袖里摸出一块软布巾,按在他嘴边,“咬着罢,一会子就过去了,也不会很痛。”
“痛的还在后头呢。”
“唔......”詹瑎咬了软布巾在口,一时哽着喉头说不出话来。
怎么,他偿还那几句没过脑子的混蛋言语还不够多么。怎的还要这样子来惩罚他呢,挑针之痛称之为“不会很痛”,简直便是胡乱瞎扯的!
这般!感觉着自己热泪自眼尖滑落两行,没入枕头里。
完事之后,林烟一旁木盆子里净了手,语气颇为松快:“看吧,这不是不疼嘛。你先歇一会儿,不要乱动,等我穿好了针线,便过来替你再缝上一遍。”
詹瑎咬牙忍过了一阵儿,听着针线二字脑子都开始发昏。
林烟又道:“我的眼睛瞧不见东西,是个瞎子。这回你知道了罢......我这会儿先穿个针线,上回给你用过之后剩下的不够了。”
詹瑎正想应声,忽又觉着哪处不对。
等着一个瞎子穿线来给他缝合伤口,这话听着有那么些许的微妙。真真等她穿好针线,自己的命会否还在也未可知了罢。
“姑娘累了,还是在下来吧。”
礼数周全的这话,在耳中转了一圈,惊觉这不大真实。既不真实,那便不去再做什么理会,两指捻了线头,两指捏了银针的下端,默默然朝那细细小小的针洞里穿着......
林烟不做理会,他便噎了满嘴的话,紧盯着针孔与线头瞧着。
未几,盯着林烟一双难看的手,好几遍的动作,一瞬之间将线穿过了针头,稳稳起了两段放在一边儿备着用。
.......
詹瑎也是叹服,一时间也无有什么多话好在她面前多言的。便安安稳稳的待在榻上等着,似那砧板上的肉,待宰的牛羊。同那牛羊又还有些区别......他是比牛羊还要听话一些,老实本分一动不动。
“不要乱动。”
“我可是个真瞎子,你若胡乱动了,一针扎穿错的地方,你可就得葬在此处陪我这瞎子,偿还下半辈子了。”
林烟放下一话,执起一针,两指按住伤处一起一落开始缝合。
切肤之痛,疼的青筋暴起的感觉莫过于此。手头攥紧了床单被褥,将其扯得凌乱,詹瑎一双桃花眼儿中漫着苦泪。
阖着朦朦胧胧的泪花儿,微扬起了下巴。他几声闷哼,视线全然似钉在林烟一张脸上,将人家一张脸恶狠狠看了个仔细。
不由得自己控制的眼泪淌下来,詹瑎也是没有法子。泪眼朦胧的盯着林烟面儿上看得久了,自下颌始点点往上,连着耳后那一点朱砂色的胎记都瞧得清楚。小小的一朵,桃花花瓣儿一样的形状,在耳垂之后的半寸位置。
......先前战败中了埋伏那日,这小瞎子将自己背回来之时,詹瑎似乎也曾见过这一块不大的胎记。
这一小瓣儿的桃花,那时眼皮子极重,他也只睁了一条儿眼缝,入眼便是几缕黑发下隐着的朱砂色。林烟拄着杖子行路,一路甚是艰难,步履亦是蹒跚。
摇晃起伏之间,詹瑎斜趴在瘦弱的小身板子上,唇瓣几回触到那瓣儿桃花。他犹记着这回事儿,思绪慢慢远了,盯着林烟一张脸儿出了神。
起线落针的当口,察觉榻上的人止了呼吸,林烟一瞬间眉头蹙起,吸了半口气儿问道:“你可还好?”

小说推荐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完了完了小编已经沉浸在怜娇林烟詹瑎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