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恋人(秦郁绝谢厌迟)

绯闻恋人(秦郁绝谢厌迟)

导读:秦郁绝谢厌迟是小说《绯闻恋人》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昭乱创作的言情著作,现已完结。秦郁绝放下合同:“综艺结束之后就分手,没意见的话就签吧。”男人稍顿,接着掐灭指尖的烟,慢条斯理地捏起那份恋爱合同。

小说介绍

秦郁绝谢厌迟是小说《绯闻恋人》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昭乱创作的言情著作,现已完结。秦郁绝放下合同:“综艺结束之后就分手,没意见的话就签吧。”男人稍顿,接着掐灭指尖的烟,慢条斯理地捏起那份恋爱合同,扫了一眼后突地低笑着道:“好。”名字刚签下,经纪人带着真正的“假男友”走了进来,惊声问道:“谢二少?您怎么在这?”

秦郁绝谢厌迟小说简介

十八线女星秦郁绝接下一个恋爱综艺,经纪人替她挑选了位素人扮演假男友。
签合同那天,她来到办公室,推门看见位男人慵懒地靠桌而立,指尖一点猩红映亮漆黑的眼底。
气质放浪不羁,眼梢带着些散漫与恣意。
看样子,应该是自己那位假男友。

绯闻恋人全文阅读

早知道那杯酒就应该倒得少一些。
这是秦郁绝在走到会所门口的第一想法。
四五月份的天气总是阴晴不定的,特别是潼市的昼夜温差一向很大,此刻冷风顺着衣领往脖颈里灌,紧贴着肌肤的湿润衬衫,跟冰块一般冻得人头皮发麻。
这块地方不在市中心,所以挺难喊到出租车。
打车软件上转了几回圈,最后都会变成无人接单。
就在她准备重新试一次时,突然感到身后有人靠近。
风声渐小,就好像大半都被来人给挡去。
秦郁绝稍怔,还没来得及回头,便有只胳膊越过自己的肩膀,骨节分明的手虚搭在她肩侧,然后在她耳边清脆地打了个响指。
“好巧。”
带着些半开玩笑般的语气,泛着股痞气,但却又不会让人感到半点不适。
还没转头,秦郁绝就知道来人是谁。
她锁上手机,回头一看,果然一眼望见那位大少爷站在自己身后。
谢厌迟就只是这么站着,一句话没说,却仍能看出浑身上下泛着的那股散漫劲。
他随意地将肩上的外套扯下来,朝着秦郁绝的方向一扔。
“披上。”他说。
秦郁绝下意识地一接,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外套,没反应过来:“这是?”
“售后服务。”谢厌迟抬了下眉,笑了声,“我又不是黑心买卖,肯定得照顾一下客人情绪啊。”
听上去非常人性化。
如果忽略价格是五万的话。
但是眼下秦郁绝的确需要,所以倒也不多客气,将外套抖开披在了肩上。
“谢先生准备走了?”她随口问了句。
谢厌迟双手插着兜,懒洋洋地点了下头,轻飘飘地说:“拿了手烂牌,再这么下去得输钱。”
非常有他风格的一个原因。
秦郁绝没忍住,偏过头,唇角一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谢厌迟勾了下唇,从衣兜里掏出车钥匙,朝着门口一排车位的方向按了下。
一辆黑色的宾利闪烁了几下车灯。
秦郁绝见状,侧身让了让道,似乎是等着他离开。
但等了一会儿,却没等到旁边的人迈开步子。
她疑惑地转过头,却发现谢厌迟正一言不发地,无比安静地望着自己。
“谢先生不会…是想送我?”秦郁绝试探着问了句。
谢厌迟将眼一弯,车钥匙圈挂在食指上轻转了几圈:“猜对了。”
“这也算售后服务。”
“当然——”
说到这,他稍稍拖长了尾音,然后俯下身靠近她的额,眼底噙着笑:“当然不算,我会这么好心?”
一句非常恬不知耻,却又理直气壮的话。
秦郁绝露出个微笑:“五万?”
谢厌迟闷闷地笑了起来,然后义正言辞道:“怎么会,我报价向来合理。”
“比如说?”
“五千。”
……不知道是不是秦郁绝的错觉。
乍一听居然觉得的确很少。
但谁家打车花五千?顺路出个国吗?
不过好在秦郁绝一开始就没对谢厌迟有半分期待,她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发送出了最真挚的祝福:“一路顺风。”
说完便迈步离开,想试试走到路口的地方试试看能不能打到车。
“秦小姐。”
而就在这时,谢厌迟突地开了口,他将车钥匙抛了抛,又稳稳地接住,接着慢悠悠地分析道:“贺怀情有没有提醒过你,像这种默认的高级会所外面,几乎每天都会有报社的人蹲点的。”
秦郁绝步子一顿。
“你说万一就有人拍下来今晚你打车回去,结果我这个‘男朋友’还一个人开车自己走了,到时候有人怀疑什么,我们这戏岂不是难演?”
谢厌迟说到这,凤眸微眯,轻嘶一声,似乎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不过我那个时候也是可以配合你解释一下今天的事儿,但我一想吧,你说今天又不在合同期限内,解释起来费功夫。所以我觉着到时候还是得算成另外的加钱,毕竟一码归一码——”
“谢先生的车是哪辆来着?”
秦郁绝深吸一口气,开口打断,然后转过身,朝着谢厌迟露出一个无比温柔的笑脸:“请您务必送我回家。”
“成啊。”谢厌迟打住话,看她一眼,笑意更深,“这次六千。”
秦郁绝:“?”
草,坐地起价。
这绝对是秦郁绝打过最贵的一次车。
就在刚才,在谢厌迟递给自己外套的时候,她心中居然还对这位大少爷存了几分感激,觉得他不是传闻中那种人物。
现在,秦郁绝想穿越回十分钟前,掐死那个心存感激的自己。
吃人不吐骨头。
这位大少爷绝对配得上这个名号。
谢厌迟发动了汽车,随口问了句:“要听什么歌?”
秦郁绝:“***爱情故事。”
谢厌迟:“?”
秦郁绝笑着望向他,一字一句道:“听一下恋爱相关歌曲,提前***一下综艺的剧本和角色。”
“行啊。”谢厌迟弯了弯唇,抬起食指划了下屏幕,漫不经心地说,“这剧本听上去挺瘆人的,像这种难度比较高的,肯定不能按照基础价位来算,所以要不然——”
“还是恋爱循环手册吧。”秦郁绝飞速打断,“我换首歌***状态。”
谢厌迟轻笑了声:“好。”
就这样,黑色的宾利里播放着甜甜的恋爱循环手册行驶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画面看上去异样违和。
秦郁绝脸色阴郁地转头望向车窗外的风景,心情并没有从一夜之间失去了五万六千的悲痛之中走出来。
这种僵硬的气氛最终被一通微信电话打断。
是贺怀情。
“我们这边讨论之后,给你安排换了一个新的综艺剧本和设定,大概明天整理出来发到你的邮箱里。”
贺怀情也不废话,单刀直入:“不过这边还需要你提前拍摄录制一些照片视频,伪造些行程和聊天记录之类的。等到节目播出之后会安排些营销号爆料发出来,能够炒作一下真实度,而且现在观众就喜欢这些节目外的糖。”
圈内这些比较常见的炒作手法,秦郁绝都能理解,她点头应了一声,然后侧目看了眼旁边的谢厌迟,接着收回视线,问:“这件事,不和谢厌…谢先生说吗?”
谢厌迟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抬了下眉,唇角稍弯,却没转头。
“和他说?让他配合?”
贺怀情音量陡然提高,仿佛直接穿透了听筒:“谁敢让那位大少爷花时间陪着我们造假?他能好好地走完整个流程我就谢天谢地了,退一万步讲,就算人家不拒绝,最后也一定会给你涨价。”
或许是因为音量陡然增大,让秦郁绝的耳朵有些发酸,她稍稍挪开点听筒,犹豫一下,正欲开口,却又被打断——
“如果他谢厌迟知道这件事之后不借着机会给你涨个几万,我给你直播倒立洗头。”
这句话一说完,却许久没有声音。
微信电话的音量开得不小,加上贺怀情情绪激动声音也越大,在小小的空间里更显清晰。
谢厌迟挺平静地将车靠着路边停下,然后转过头,笑着望向秦郁绝,浅眸里闪烁着些意味深长的光。
“喂?小秦,你那边怎么了?”贺怀情察觉不对。
而回应她的,是一道低哑磁沉的男声,尾音仿佛还带着些懒倦的笑意。
“嗨。”贺怀情:“……”
非常耳熟的声音,让贺怀情敏锐地觉察到不对。
秦郁绝心里替贺怀情默了会儿哀,然后双手将手机递到了谢厌迟面前,做了个您请的动作。
谢厌迟没接,只是抬手按了下免提,然后椅慢悠悠地说道:“您刚才那话说的,合同上说好的工作,我怎么可能不配合呢?”
“…谢先生晚上好。”贺怀情心头一梗,情绪难以言喻,只能艰难地问了个好。
“照片我当然会配合拍摄。”谢厌迟说。
贺怀情:“那您需要加多少钱呢?”
“不收钱。”谢厌迟抬了下眉,接着补充道,“我比较想看倒立洗头。”
即使隔着电话听筒,秦郁绝也仿佛能感受到自家经纪人的心死如灰。
她别过脸,有些不忍心看。
贺怀情深深吸了口气,语气诚恳而又带着些绝望:“不行,太麻烦您我们会过意不去的,所以请您务必加钱。”
于是,在无比畅快的对话中,原本二十万的合约报酬,在短短一天之内,已经翻了个倍。
挂断电话之后,秦郁绝给贺怀情发去个微信。
秦郁绝:【刚才加的四万不能从我的酬劳里扣。】
贺怀情:【我还想问你,为什么会和谢厌迟在一起?而且你怎么一晚上也被涨价了五万六千?】
秦郁绝:【…一言难尽。】
原本一开始,贺怀情并没有想到让谢厌迟配合。
反正这种节目外营销号爆料的内容,并不需要主角亲自露脸,捕风捉影的发一些同款衣饰和模糊的照片,拼凑几张聊天记录,多半都会有人相信。
不过谢厌迟愿意配合,效果当然只会好不会差。
贺怀情这么一想,倒觉得四万块也算不上亏。
【贺怀情】:既然你们俩在一块,今天就顺手拍些照片给我吧,其余的我和组内商量后再定。
发完几条消息后,秦郁绝转过头,看向身边这位黑心企业家,开口道:“谢先生,我们需要拍摄几张生活照。”
“哪样的?”谢厌迟抬起食指一下下敲着方向盘。
“就,情侣那样的。”
“成。”谢厌迟转头,“拍吧。”
按开相机,秦郁绝草草拍摄了几张合照,就准备发给贺怀情。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按住了她的手机,然后轻轻巧巧地拿了过去。
“我说——”
谢厌迟皱着眉,翻了翻那几张刚拍好的照片,一脸嫌弃:“秦小姐,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你确定是拿这几张照片炒作恋情,不是炒作分手?”
或许是因为过于拘谨,照片上的两个人像是隔着一道银河。
仿佛把“我在摆拍”四个字写在了脸上。
秦郁绝觉得自己好像被嘲讽了,她深吸一口气:“那您说怎么拍。”
谢厌迟抬头看她一眼,然后唇角一翘,手机一横按开相机,接着抬起手,握住秦郁绝的肩,一把搂到自己的身边。
两人肩膀紧紧相靠,或许是因为太过于猝不及防,秦郁绝没反应过来,头因为惯性倚在了他的胸口。
“抬头。”谢厌迟说。
秦郁绝下意识抬头,然后就听见“咔嚓”一声。
“喏,拿去。”谢厌迟松开手,将手机往秦郁绝的方向一抛。
秦郁绝接住,点开一看,稍稍怔住。
照片上,谢厌迟虽是一副放浪形骸和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浅眸中的笑意却清朗明晰。
而自己略带着些没反应过来时的茫然表情,却显得更加自然。
这么看上去,的确,非常像一对恋人。
秦郁绝笑了声:“看来谢先生,一定有过不少女朋友?”
“没,”谢厌迟摸着下巴想了会儿,然后转头,笑眯眯地抬手点了下秦郁绝,说,“暂时就这一个。”
“……”谁信。
车很快就到了公寓楼下,秦郁绝下车道了句谢,接着走进了单元楼。
片刻后,黑色的宾利也掉头开走。“咔嚓”
在不远处的一角,一辆银色的面包车上,闪光灯一闪。
“拍到了?”
“拍到了,我还以为唬人呢,没想到还真能拍到有金主送秦郁绝回来,这都大半夜了。”
狗仔小李打了个哈欠:“拍她多没劲啊,又没什么热度。”
“你懂什么,”说话的人看上去像是他的师傅,边翻着刚才的相片边说,“有热度的是她姐姐,带上她姐的名字,这热搜不就起来了吗?你忘记她姐当年***,就是因为包养传闻?”
“姐姐被包养,妹妹也走后路,仔细想想标题,这可是个能大爆的热搜。”
狗仔小李一听,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但想了想,又泄了气:“不查查那辆宾利是谁的?我看车型挺贵的,万一不好惹……”
“不要紧,我认得出,那是谢二少谢厌迟,他从来不在意这些事的 ,”师傅挥了挥手,然后对司机喊了句,“我们走吧。”
面包车转了个弯,还没完全掉过头,面前突然灯光一闪——
方才那辆宾利去而复返,硬生生地怼到了面包车面前将它拦住,车灯闪烁,明晃晃地刺得人眼疼。
狗仔小李一看,心悬了起来,连忙跟着师傅下了车,敲了敲车窗。
“谢二少,您这是……”
话还没说完,车窗缓缓降了下来。
谢厌迟抬起食指,一下下重重地敲着方向盘,没转头看人,只是语气里带着沉沉的戾气:“删了。”
“以前的事儿我懒得管。”他一字一句,声音低哑,“这个不行。”

绯闻恋人免费阅读

在签下合约的第三天,秦郁绝抽空回了趟柳川市。
因为这天是自己母亲的生日。
从潼市到柳川市大概也就高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到家里的时候,秦母正在忙前忙后地准备着午餐,听见开门声,头也不回地扬声道:“郁郁回来了啊,快去把桌上的蛋糕分两块给你爸和姐姐。”
秦郁绝放下手中的东西,点了下头,走到茶几处切下两块蛋糕装盘,然后放在了柜子上秦且离和父亲的照片前。
她安静地看了会儿,然后俯下身,轻轻地说:“爸,姐,我回来了。”
无论是什么节日,亦或者是谁的生日,妈总会记着姐姐和父亲那份。
就好像,他们还在一样。
“这段时间工作还辛苦吗?”
秦母忙活完,就这围裙擦了擦手上的水,走到秦郁绝身边,上下打量她几眼,伸手捧住她的脸,语气里带着些心疼:“我看看,都瘦了。”
秦郁绝笑着握住秦母的手背:“哪呢,经纪人还说我最近要减些肥。”
“减什么肥?拍戏不要身体啊。”
秦母没好气地捏了捏秦郁绝的脸,然后抬手轻拍了下她的后背:“去房间里歇着吧,饭做好了我喊你。”
“好。”
秦郁绝笑着,赖在秦母肩窝撒了个娇,然后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卧室小睡一会儿。
途经走廊的时候,发现秦且离房间的房门正开着,似乎是在通风。
里面的东西摆放地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就连书桌上的花还是新鲜的,仿佛这个屋子里的人依然还在一样。
秦母曾说:“如果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还不记着他们,他们恐怕就真的不在了。”
所以这么多年,一直留着这些东西,从来没有收拾起来。
就好像不想忘记一样。
莫名的,秦郁绝鼻尖有些发酸,她深吸一口气,走了***。
书柜上摆着一本日记,是秦且离生前的日记,内页的纸张已经起了皱,看上去似乎是被人翻看了许多遍。
秦郁绝伸手拿下,坐在床上翻开一页——
【2008.7.9 我遇见了一个人,想要拼尽全力朝着他靠近,这是我的私心。X,他的姓氏,我想把他写进日记里。】
【2008.11.12 他记得我的名字。】
【2008.12.21 他回应了我的感情,这应该是我经历过的,最温暖的一个冬天。】
……
【2010.1.16 我告诉自己,这不会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我没有想到,那个被我深爱着的人,会用这么肮脏不堪的语言来形容我。】
【2010.3.11 我骗了郁郁,告诉她我一切都好。但我已经变得如此厌恶自己,厌恶自己这个名字。】
【2010.4.24 “恶心”,他是用这两个字回应我的求救。】
【2010.4.25 我曾经被许多人簇拥着说着爱,但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从来没有人爱我。】
【2010.4.26 抱歉,抱歉。】
“啪”
一滴泪落在泛黄的纸张上。
秦郁绝垂下眼,揉了揉鼻尖,将日记本合上。
“又在想你姐姐的事儿了?”身后传来秦母温温柔柔的声音。
秦郁绝偏过头,然后撑出一个笑:“没,随便看看。”
“以前我心里也堵着慌,时间久了,也就想通了。”秦母叹了口气,平静地伸出手接过那本日记,然后放在了书架上,“别人不知道,但我们相信她就行。”
2010年,网络还并不发达。
所有的娱乐八卦都被各家知名报刊给笼盖。
在秦且离风头正盛的时候,一家知名报刊登出她被包养的八卦信息,并且放上去了几张拍摄角度极为刁钻的照片。
铺天盖地的通告指责她的不检,甚至还出现了诸多由PS合成的不雅图片。
那个年代,谣言永远比澄清影响力要大。
秦且离那时也不过刚满二十岁,还是个小姑娘的年纪。
最终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选择了***。
但——
秦且离日记中的那个X到底是谁?
为什么这样一个被姐姐深爱着的人,会用“恶心”两个字去回应她最后的求救。
那个时候的姐姐,到底应该有多么绝望。
给母亲过完生日之后,秦郁绝的计划是再在柳川市多留一天,就回到潼市继续综艺节目前的筹备。
但在当晚,她便收到了一条消息。
来自于高二时的一位老班长——
班长:【小秦,是这样的,我听人说你这几天回柳川市来了,不知道有没有空明天和我们一起去看望一下班主任?他前段时间因为心脏问题做了个手术,还在住院。虽然当年你高二就转走了,但是他老人家一直挺挂念你的。】
秦郁绝想了想。
虽然自己只在那所学校读了两年,但是对于这位班主任的印象还是很深刻,也存着几分情分。
想着反正自己明天下午才走,也不耽误时间,秦郁绝便答应了请求。
翌日来到医院和老班长约好的地点时,那块已经站了一排的人,其中许多都有些眼熟,可能是之前的同班。
但因为时间隔了很久,秦郁绝一时之间无法将所有人对上号。
老班长见到她,走过来笑着调侃了句:“秦大明星,我们还以为以后见不到你呢。”
秦郁绝笑了声:“我像是这么不给面子的人么?”
周围的人哄笑一声,话一说开,大家也少了拘谨,你一言我一语地怀着旧——
“郁郁,我这段时间还在电视上看见过你,还和我朋友吹牛逼呢。结果人家都不信我认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明星,今天必须拍张照炫耀一下。”
“是啊,你肯定能大红的。”
“当年你转走,班上那个暗恋你的体育委员还悄悄和哥们哭了鼻子呢,可别告诉他是我说的。”
聊了会儿天,人差不多已经来齐。
但老班长却迟迟没领人进医院,反而还站在路口翘首以盼地等着谁。
秦郁绝问了句:“还有人没来么?”
这话一说出口,周围有几个人立刻嘻嘻笑开:“不用猜,肯定是等那位小少爷,他迟到可太正常了。”
“小少爷?”秦郁绝搜罗了下记忆,没有对得上号的人。
老班长同她解释:“不记得很正常,你转走之后他才调到我们班来,还是个转校生,你们可能没打过照面吧。”
“是么?”秦郁绝点了下头,随口问道,“为什么叫小少爷?”
老班长说到这,啧啧地叹息了几声,接着道:“当然是因为人家有钱啊,平时里在学校里也没人敢管他,长得帅性格还痞里痞气的,暗恋他的女生倒挺多。”
秦郁绝领会了一下,这类角色的确每个高校都必不可少:“就校霸嘛。”
“你猜错了。”老班长笑了声,摇了摇头,“虽然听上去挺混账的,但人家其实是继你之后的学生会副会长,每天搁学校里管纪律,尊敬老师关爱同学,不然我们也不会喊他来啊。”
“是吗?”
“对,然后用武力胁迫那些校霸扫男厕所,参加文艺汇演,和在篮球场上充当没人愿意当的拉拉队。”
“……”秦郁绝沉默了一下,想象了一下自己曾经高中那些动不动“我废你一条腿”的粗犷***当拉拉队的画面,一时之间觉得难以接受。
这人虽然不是校霸,但明显比校霸还恐怖吧?
秦郁绝有些好奇:“所以这位小少爷叫什么?”
“谢厌迟,这名你肯定听过,在潼市那边可有名气的。”老班长说。
秦郁绝点头:“哦,谢厌迟。”
等一下。
不太对劲。
谢厌迟??!!!
这边人刚说完话,就听见到慢悠悠地男声从身后传来。由远及近,带着几分轻挑的笑意,语气里全是懒倦。
“我说老班长,这块儿医院停车费还挺贵的,喊我来一趟,得给报销啊。”
秦郁绝后背一僵,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转过头。
然后对上了谢厌迟那张含着笑的桃花眼。
……就他妈离谱。
怎么逃到柳川市还得和这黑心商家偶遇。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绯闻恋人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作者文笔流畅,点关注不迷路!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