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所欲为(苏秋子何遇)

为所欲为(苏秋子何遇)

导读:主角是苏秋子何遇的小说叫做《为所欲为》。苏秋子何遇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她是缪华苓和连孝清的女儿,也就是何遇同母异父的妹妹连君因。今年十六岁,目前高一在读,现在是刚下了钢琴课回来。连君因和何遇同母而生,长相有些神似。兄妹俩的瞳色都很深,但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连君因的眼睛像清澈透光的黑葡萄,而何遇的眼睛则深邃如海。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秋子何遇的小说叫做《为所欲为》。苏秋子何遇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她是缪华苓和连孝清的女儿,也就是何遇同母异父的妹妹连君因。今年十六岁,目前高一在读,现在是刚下了钢琴课回来。连君因和何遇同母而生,长相有些神似。兄妹俩的瞳色都很深,但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连君因的眼睛像清澈透光的黑葡萄,而何遇的眼睛则深邃如海。

苏秋子何遇小说简介

苏秋子听着轻快的脚步声奔着厨房而来,不一会儿脚步声在厨房门口停下,一个高挑清靓的少女探头看了进来。
她是缪华苓和连孝清的女儿,也就是何遇同母异父的妹妹连君因。今年十六岁,目前高一在读,现在是刚下了钢琴课回来。
连君因和何遇同母而生,长相有些神似。兄妹俩的瞳色都很深,但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连君因的眼睛像清澈透光的黑葡萄,而何遇的眼睛则深邃如海。
到了厨房门口后,连君因也不进来,就站在门口打量苏秋子,眼睛里满是好奇。她皮肤很白,脸颊上点缀了几颗小雀斑,稚嫩娇俏。
“因因,这样盯着别人看不礼貌。”缪华苓责备道。

为所欲为苏秋子何遇全文阅读

“嗯?”连君因抬头看着母亲,又垂眸看着苏秋子,辩驳道:“我没有看外人,嫂子不是外人。”
原本还被她看得紧张,听了她的话后,苏秋子对她这个小姑子生出无数好感来。
都说穷养儿富养女,连君因就是富养的女儿。她今年十六岁,身材已经抽条,从后面看和苏秋子差不多高。但心性还像是小孩子,有着小女儿的娇俏,会和母亲开玩笑,也会和父亲撒娇,懵懵无知,纯真的像是一张白纸。
这是完全是在父母爱的呵护和保护下长大的孩子,她认知的世界也如她一样纯白,不懂防备警惕,也不会勾心斗角,干净得让人忍不住想要对她好。
晚饭准备好,大家在餐厅一起吃饭。有连君因在,晚餐气氛活跃融洽。苏秋子吃得有些恍惚,她好像从没有在这样的氛围下吃过饭了。
以前在苏家,她都是坐在角落,听着苏家三口说着苏瑷获得了什么奖,他们要给苏瑷买什么东西做奖励,他们要怎么庆祝。
她和苏瑷是同父异母,但和何遇与连君因的感情却截然不同。连君因将何遇容纳,也容纳下了她,在他们一家的心里,何遇和她都是他们的亲人。而苏瑷则当她是外人,看不起她,甚至恨不得她消失。
都说富养女,但富养出来的女儿又是各不相同的。
餐桌上的话题不一会儿聊到周末安排上来,连君因拿了纸巾擦嘴,对缪华苓道:“钢琴老师说她周末有事,我那天可以不用去。那周天的时候,我可以去骑马吗?”
连孝清听了女儿的话,无奈地看她,说:“怎么老想着骑马?周天你妈妈没时间,我陪你去吧。”
“那我不要,爸爸你不会骑,还得我带着你。”连君因说完,转头看向何遇,语气里带着央求,道:“哥,你陪我去吧。”
说起来,连君因骑马还是何遇教的。兄妹俩感情不错,以前何遇在美国读书,每年寒暑假缪华苓都会带着连君因去看望他,连君因也是在国外随着何遇上马术课时爱上的骑马。
她话音一落,缪华苓就摇摇头,说:“不行,你哥太忙了。”
何家老太爷最近生病,何氏集团的担子现在在何遇肩上,她打了几次电话让他带着苏秋子来吃饭,他都说在外地出差,可见他是有多忙。
听母亲这么说,连君因也没闹,只是脸上多少有些遗憾和失落。何遇给她倒了杯水,笑着说:“这周末不忙,可以去。”
小姑娘的眼睛瞬间睁大,高兴得放光。
“太好了!”
缪华苓看着女儿开心,也不自觉地一笑,她转头一看,看到了在她身边也随着连君因笑着的苏秋子。
她坐在兄妹中间,眼睛望着连君因,也在替连君因开心。而她这样,让缪华苓不觉有些心酸。在知道苏秋子和何遇结婚后,她偶尔也会听到有人议论苏秋子。她在苏家过得并不好,她刚出生母亲就车祸去世,因为母亲的缘故,苏恭丞对她也是不闻不问。苏家根本没有把她当家人,她或许从未体会到过家庭的温暖。
“秋子。”缪华苓叫了苏秋子一声,道:“你也和他们一起去吧。”
“啊?”苏秋子没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缪华苓,发现所有人都在看她,她赶紧道:“我就算了,我不会骑。”
连君因对于这个提议十分赞同,她笑嘻嘻地拉着苏秋子道:“不会骑可以学啊,让哥哥教你,一起去嘛!”
说实话,苏秋子对于骑马是有些打怵的,而且她周末还要去陶艺舍上班的啊。而连君因和缪华苓都在鼓励她,苏秋子一时间盛情难却,她瞄了何遇一眼,心道:你快制止啊!
何遇察觉到她的视线,回眸与她对视,女人茶色的眼睛里带着求助。何遇唇角微扬,道:“一起去吧。”
苏秋子:“……”
苏秋子站在关林的办公室里,感觉老板每一次射的飞镖都像是射在了她的身上。她明天要跟着何遇兄妹俩去骑马,今天又要请假。
“啪”得一声,手上飞镖正中靶心,关林心情不错。手上的飞镖都射了出去,关林回头,想起他办公室还有个人来。
他狭长的眼睛朝着女孩身上一乜,从老板椅上站起来,女孩的视线随之上扬,关林边拿着靶上的飞镖边拉长了声调。

苏秋子何遇免费阅读

“我说秋子啊……”
苏秋子后背一麻,没等关林往下说,她连忙道:“结婚后家里事情多,我老公又比较忙。但是我保证,以后真的不会随便请假了。”
她说完半天,关林都没再说话。苏秋子以为自己打断老板说话他生气了,心下忐忑,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却见关林正看着她,眼神里总带着那么一些她看不懂的情绪。
“行吧。”关林准了假。
苏秋子松了口气,给老板鞠了一躬后就连忙离开了。关林看着她纤瘦的背影,心中微叹了口气。
以前是家里那档子事儿,现在又加上老公的事儿,已婚女人事情就是多。想这女学生年纪轻轻就肩扛家庭重担,真是令人唏嘘。
被唏嘘的苏秋子站在马场边,感受着丝毫不亚于家庭重担的压力。她穿着马术服,一头大马就站在她跟前,她感觉这马随时都会尥蹶子把她踢飞,苏秋子一头冷汗。
就算她随着兄妹俩来了马场,苏秋子也没有上马的想法。她就站在马场外面,看着何遇和连君因骑着。
兄妹俩坐在马上,十分养眼。他们两个的气质都随了母亲,缪家在夏城虽比不上四大家族,但底蕴却丝毫不输,据说追溯上去,祖先还是王族。所以缪家的人,气质里自带一种贵气,这样看着,兄妹俩确实像是马背上的王子和公主。
何遇穿着马术服,身高腿长,五官轮廓深刻清俊,将他的温和都归拢得稍显凌厉。这样的画面拍下来,都能做马场的宣传海报了。
“马很温柔的,你先摸摸。”旁边驯马师还在做游说工作,身边的女人是随着何少过来的,她自是不敢怠慢:“来都来了,体验一下也是好的。”
“来都来了”这四个字,无论在哪儿都能发挥很强的劝说作用。苏秋子原本看着他们俩骑就有些心动,最后竟真被劝说成功了。
即使如此,她看着身边的大马仍然发怵。她按照驯马师的话,手脚有些不太利落地往上爬。好歹被扶着上了马背,苏秋子往下一看,登时晕得有些后悔了。
她露了怯,俯身紧紧地抓着缰绳,注意力全在马身上,一再确认。
“它不会踢我吧?它不会突然跑起来吧?它……要不我还是下去吧!”
她确认的时候,驯马师看着她身后的方向无奈地笑着。苏秋子刚要回身,她手里的缰绳被人牵了过去。与此同时,有人翻身上马,马儿随着那人的动作也是一动。
这小小的一动,吓得苏秋子魂飞魄散。她“哎呀”一声,身体前倾着想要抱住马头,然而她的腰间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扶住,将她的身体轻轻往后一拉。
苏秋子的身体像是一片落叶,一下就被那人拉到了怀里。苏秋子后靠在一个宽阔的胸膛上,怔忪间,她闻到了一股熟悉清冽的果木香。
“别怕。”何遇将她身体扶住,低头在她耳边轻声安抚了一句。
被何遇扶住后,苏秋子竟真忘了害怕。
见她情绪稳定,何遇松开手抱住她的手去拿缰绳。而手刚一离开,就被她重新压回了她的腰上。
何遇动作一顿,低头想要说话,却发现他怀里的女人还在轻轻发抖。她压着他抱住她的手,声音也有些发颤,低声道:“你……你好好抱着啊,不然我掉下去摔死了,你就没有老婆了。”
苏秋子紧张得声音都有些发紧,说完后,她反应过来。先是一愣,后是赶紧将手放开。在她放开的那一瞬,她的身体又被抱紧了些。
与此同时,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
“好。”
苏秋子心下一动。
小编推荐理由

为所欲为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风趣幽默,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