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娇(林烟詹瑎)

怜娇(林烟詹瑎)

导读:林烟詹瑎是小说《怜娇》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景咸咸咸创作的言情著作,现已完结。言语在口都似无力的,詹瑎得了一个下坡的台阶,却是踌躇着不太愿意顺势下去了。“嗯?”

小说介绍

林烟詹瑎是小说《怜娇》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景咸咸咸创作的言情著作,现已完结。言语在口都似无力的,詹瑎得了一个下坡的台阶,却是踌躇着不太愿意顺势下去了。“嗯?”林烟偏头,又问了一句,“这碗凉了,炉子上温着的还有一些,可要?”

林烟詹瑎小说简介

倒也不过就是瞎子女人的两句话,这会子便是平地惊雷,自詹瑎心头激起万千惊浪。
这时,她最少也该是恼羞成怒而后进来同他理论的才对。如此好声好气的同他讲话,这又算是个什么样子

怜娇全文阅读

倒也不过就是瞎子女人的两句话,这会子便是平地惊雷,自詹瑎心头激起万千惊浪。
这时,她最少也该是恼羞成怒而后进来同他理论的才对。如此好声好气的同他讲话,这又算是个什么样子
言语在口都似无力的,詹瑎得了一个下坡的台阶,却是踌躇着不太愿意顺势下去了。
“嗯?”林烟偏头,又问了一句,“这碗凉了,炉子上温着的还有一些,可要?”
咬牙忍着疼,詹瑎挣这坐起了,脑袋瓜子半靠在床头,余光见林烟未加阻拦,快快捂着腹部的伤处坐的正了,“你,你方才干嘛去了。”
林烟倒是没料到这位会问自己这话,愣了片刻,答道:“熬药。”
屋子里还是静默,外间阳光洒进来屋子里却也依旧是寒凉的。詹瑎拥着不算厚实的被褥,单露了一双手在外头都觉着冷的。在多留了些心思,瞧清楚了昨儿个夜半没有瞧见的东西。
她那双手冻得红肿,拇指指节处皲裂开来,在手部的皮肤之上是一条颇深的裂缝。
詹瑎瞧得薄唇紧抿。视线向上再看林烟那张脸儿,顿感那双手与她是极其不匹配的,如此的一张脸,堪配纤手藕臂,该与京都哪些个大小姐一般细细养着好好护着才是。
竟糟蹋成这般模样了
他怜这双手,却不可算作怜着这乡野的小瞎子,于是再别过了脸,傲傲的鼻中哼出几字;“在下詹瑎。”
林烟抚碗的手一缩,“哦...好。”
“那你叫什么名字?小瞎子?”
面前一碗粥紧着递了过来,詹瑎下意识的接过,捧在手中。继而狐疑着抬眸,听着林烟道:“你想怎么叫便怎么叫吧,自己喝粥吃药。”
这便所谓温着的粥食也不给换了,拄着杖抬起步子就走了。
詹瑎一撇嘴,瞧着她背影渐远,长舒一口气,囫囵将冰冷的红薯粥吞咽了下去
忙了一个日夜,林烟都快忘了自己这肚子还是扁扁塌塌的。前头还会叫上一叫,这会儿许是饿过了头,现下这肚子都无有什么动静了。
灶上温着的红薯粥,她前头的那些日子自己都没舍得吃。
因着是个眼盲的,出入多是不便,是以存粮的习惯早早就养成了。外间的道路难行,每每上山采药时是为最难。
往日吃的稻米小米都是同镇子上的乡亲们置换药材、看一些头疼脑热的小病症换来的。可即便有存粮的习惯,也耐不住坐吃山空。如今家中的大米小米所剩无几,最后这一两回可食的都已为里头那位熬下了。
自己吃惯了山源道的红薯,烤的、蒸的、煮的哪一样不是都试过了几十遍的。
伤者与她自己总是不同,身体需要恢复,少不了要吃好一些。他们黎国的军士是来为乡亲们讨公道的,一天天人命都得由他们去讨回来,旁的东西林烟拿不出手,这仅剩的大米总还给得起。只是那詹瑎,说话太过于难听了些,将人的心伤之处挂在口上,也不知道“小瞎子”三个字有何值得说道的。
还是只为着让她不痛快罢了。
林烟跨出房门,扯了嘴角笑了笑,自顾着转去了药房填肚子去。
距离叔伯们离开已有数日。那几日林烟窝在家中虽辩不出黑夜白日,也还是知晓大致的。
用过粥食后,该思忖着后几日的生计。
药庐一侧,山檐之下形似勾伞,其下底部处有窑洞。山塬道此地冬日有俗,家家户户皆有一处吞粮的小窖。
林烟家余下的红薯便全储藏在小窖里。自行去小窖中查看存食,亦发觉与自己思量的相差无二,下一顿便就不够了。蹲在小窖前,林烟也失了力气。
就这般情形,说是弹尽粮绝也是不为过的。
外头乱成那样,屈子国的军士还不知在那处等着他们黎国的人一个个跳***送死,镇上的乡亲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如今还去哪里寻果腹的吃食。
遑论现在除了她自己,还有一个伤患需得照料,再怎样也得吃东西不是
......上山一趟实在免不了了。
林烟一时之间也是无措,身子疲惫的紧,心力也是交瘁。上山一趟太过不容易了,这几日天气又是严寒,山间石缝溪水常有,天气一寒便容易冻结成冰,稍有不慎也不知会摔成个什么样子。且山间冬日枯枝怪草横生,很是霸道,是毒是常也不知晓。前不见路的人,***容易出来可就不易了。
蹲在山岩下,她正是想着可否过往常的小路进山时,詹瑎在里头几声的大吼传来。
分辨了几回,林烟确信自己没有听错。
詹瑎在里头扯着嗓子喊道:“小瞎子!小瞎子!我要小解,快来扶我!小瞎子来扶我......”

怜娇免费阅读

林烟:“......”
男人着实有些无耻赖皮了,林烟起身咬牙想着,脸色极不好看。
黎国不似屈子国,游牧之国民风开放,女子与男子堪为一任。黎国的男女大多内敛内收,像“小解”这私密的事情总是不可大声嚎叫出来的。
林烟面儿上微红,即便无人也生怕他再出声嚎叫起来。
这是几多羞人的事儿嘛
手忙脚乱拾起木杖子,林烟快步便朝里间走去,半点迟疑也不带着。行至房门,又闻詹瑎轻佻的言语道:“小瞎子是你真瞎么?来得这般快啊。”
她这便微不可见的咬了自个儿的下唇,默默然将头低下了些,“你...你方才再喊些什么?”
他笑得气声连连,至到伤处被笑扯得疼痛不止,这才歇了笑,呵呵道:“你这耳朵也不好了么,嗯?”
林烟羞怯,被他一口一句堵得应不了声。
是不知詹瑎脸上是否挂着嘲讽轻佻,可也能想象到一些。忍了许久,她支吾问道:“你,你还要不要扶......”
男人一笑,自然是要的。
这小瞎子格外的傻气,和京都阳城那些个官家小姐是大不相同的,有意思多了,脸皮还薄,不消几句话脸便红了。与夜里朦朦胧胧瞧见的果决的,仿佛不是一人。
腹部的两个大窟窿捅得颇深,出血也大,缝合还不过一日。
林烟自然也是害怕伤口再度裂开,后续还得重新缝合。倒不是她嫌弃缝合麻烦,只是穿好的针线已经用完了,让她一个瞎子再穿线,怕他真是十条命都不够用的。
詹瑎许是也怕设想中的那般事情发生,为着自己的身子使了前头的计策将人唤了进来。有她搀扶着,詹瑎的动作放慢许多,下床几处伤口时虽还是刺痛,却可知并未撕裂。
屋子左侧,穿过小堂,便至茅房。
两人走到茅房前,林烟说什么也不肯再走一步。
“这处很近了,你可以...你可以自己过去,小心些就是。”她没有陪着男人去茅厕的癖好,更想听着男人小解,单是一想那个样子,禁不住满面的陀红快快从脖子根随了上来。
“你这小瞎子脸皮当真这样薄。”好在詹瑎也还没有要让女子陪着上茅厕的习惯,实在怪不自在的。口中笑了林烟,捂着腹部伤处挪动着步子,他死不要命的继续调笑道:“不若进来嘛,左右你也瞧不见不是?”
直至男人阖上了茅厕的门,发出“吱嘎”一声响动,林烟面上的那坨红色还没能消下去。
心中酸胀更甚。那男人轻佻无比的字字句句都是戳着她的心头说的,压得她说不出半句话来。
性格使然,不由又是去想:大约军士的将士都是这般的罢......守着黎国的疆土,每每顶着寒风大雪守在关隘,又有哪个是容易的。都说军中都是兵痞子,如今看来这话不错了。
一个差点为了镇上的乡亲们丢了性命的男人,容忍一些又能怎样呢。
午饭还是灶上温着的红薯粥,量是不足的,灶下埋了沙灰另焖熟了两根红薯出来。
午间的饭食便是一根红薯配上一碗子上一顿的红薯粥。林烟依旧是在粥里加了水,重新煮过,里头的米粒儿没有之前那样多,多的是汤水。
多煮过一回的粥颜色难看,詹瑎拥着被子瞧着两碗东西几番暗讽。忽得又忆起之前自个儿的“狗食”之论,口头心头十足的不快。
还真就是话说的太满,得一回回吃这样的东西么。
再怎样说在将军府里,最算大哥去后母亲再嫌弃他不争气,关柴房进军营,哪里受过这样的吃食。
“这位瞎子姑娘啊,也不知你自己晓不晓得,你做的这东西当真难吃的紧。碗里那样子你怕是瞧不见,这也怪不了你,可这真是像极了街道上施舍给野狗的狗食!”
“非我要求太过,你这下次能不能别带着我一起吃你这狗食了?”
自小骄奢纵出来的少爷性子使出来,几句话而已,林烟呜咽着摸了一袖子的泪,转身便要走。
走了几步,半途顿足,只因想着一事。林烟捂了口鼻,气声嘤嘤,轻道:“我若明日晨间还没回,你喝完了炉子上的药,便走罢......”

小编点评

转眼间怜娇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