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门中人(段枫洪七)

公门中人(段枫洪七)

导读:段枫洪七小说————公门中人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瑞者所著,讲述了“我妨碍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不知道我洪七在道上就是以胡闹闻名的吗?”遇上洪七这种人,段枫半辈子

小说介绍

段枫洪七小说————公门中人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瑞者所著,讲述了“我妨碍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不知道我洪七在道上就是以胡闹闻名的吗?”遇上洪七这种人,段枫半辈子

段枫洪七小说简介

这一日黄昏时分,红云别墅区外来了一个灰头土脸的男子,身形消瘦,身上脚上都沾着泥点儿,好像刚从泥坑里打过滚。
“站住。”
别墅门口的保安拦住了这个看起来形迹可疑缩头缩脑的男子。
男子双手拢在袖子里,灰扑扑得几乎看不清五官的脸上堆出笑容,点头哈腰道:“这位大哥,我叫章鼠儿,和洪七爷约好了。”
道上混得时间长一点的人都知道,红云别墅区是洪帮的产业,红云一号、二号、三号别墅,分别属于洪帮的头三把交椅所有,外人不知道他们的真名姓,道上便尊他们三位一声洪爷。

段枫洪七全文阅读

头把交椅就是洪大爷,二把交椅是洪二爷,第三把交椅,就是洪七爷了,至于洪七爷为什么是七爷而不是三爷,却是没几个人知道。
有人说是因为在洪七爷之前,还有四位洪爷,或是退隐,或是死了,也有人说压根儿就没有什么三爷四爷五爷六爷,洪七爷之所以叫七爷,就是因为他高兴这么叫着。
后一种说法信的人比较多,是因为洪七爷就是这么任性肆意的一个人。
他风流倜傥,他潇洒不羁,他豪气干云,据说洪七爷平生有三好,好酒,好美人,好交朋友,除此三好之外,他还有一大痴迷,他痴迷于红色,红云别墅区里,到处种满了红枫,每到秋季,整个别墅区就像被层层红霞染透。
红云三号别墅里,装修的主基调就是红色,以至于很多人进门就会被大片的红色给震得回不过神。
他把头发挑染了一缕红色,喜欢收集红釉瓷和带有沁血的古玉。
保安和红云三号别墅通过了电话,然后打开门,把章鼠儿放了进去。
这一次,章鼠儿就是用一方沁血古玉,敲开了红云三号别墅的门。但也只是敲开门而已,他根本就没能进门。
洪七爷有洁癖,章鼠儿这副打扮,让他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把玉拿进来,让他在外头等着。”
隔着门,章鼠儿听到了洪七爷的声音,低沉,透着磁性,哪怕是男人听了,都觉得心痒痒,何况是女人。道上有个传说,据说,洪七爷只用声音,就能让一个女人高潮。
一个穿着红色套装的美丽女人,从章鼠儿的手里,拿走了那方装在盒子里的沁血古玉,搁在了洪七爷面前的茶几上。
她叫杜鹃,洪七爷的生活助理,自从洪七爷十六岁那年加入洪帮以来,她就一直负责打理的洪七爷生活琐事,衣食住行,一样不落。
洪七爷慵懒的倚在沙发上,手里托着一杯葡萄酒,眯着眼细细品味,红色的酒液沾着他薄薄的唇,似胭脂熏染,半晌,他睁开眼,笑道:“这酒不错,晚上就用它佐餐。”
睁眼的刹那,似有桃花自那上挑的眼角中片片飞出,绽尽风流。
杜鹃目不斜视,掏出随身的记事本,一板一眼的将这句话记录下来。
修长白净的手指,从盒子里取出沁血古玉,洪七爷一眼就看到了沁染在这块雁形古玉中间的那片红色。
玉一入手,洪七爷就知道这古玉货真价实,当然,也没有人敢拿假货来蒙他。玉质不算上佳,但也不差,在见惯好玉的洪七爷眼里,算是中等偏上。
难得的是,雁翅位置上的那块沁血,颜色正得不可思议。
广义上的沁血玉,一般是指有色矿物泌入玉里,天长日久而形成的染色,颜色也各有不同,还有一种狭义上的沁血玉,便如其名,是鲜血沁入玉中,据说,这种沁血的颜色,也红如鲜血,是真正的沁血。
真正的沁血玉,从来可遇不可求。
洪七爷的目光被深深的吸引了,那血色仿佛映入了他的眼底,令他的眼睛也透出了一抹令人心颤的红色,飞扬的眼波,似血染的桃花,动人心魄。
指尖轻轻抚过沁血的部位,感觉到肌肤底下的凹凸,洪七爷才发现,这些刻痕并不是雁翅的纹路,而是两个篆字。
“章鼠儿,这块玉,你是从哪个老鼠洞里掏来的?”
洪七爷一边问着,一边将古玉往眼前凑了凑,辨认着那两个字。
章鼠儿在门外听见了,诚惶诚恐的答道:“小周山下前几天挖出了一座古墓,这块古玉就是从墓中摸出来的,应该是随葬品。不知道……七爷您满意不满意?”
深……情?不对,古字应是从右向左,不是深情,是情深二字。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是一个意思。
洪七爷的风流倜傥,道上闻名,他处处留情,却从来不是一个深情之人,但此时此刻,这一方真正的沁血古玉,配上“情深”二字,已让他脑补出一段轰轰烈烈、感天动地的爱情悲剧。
真是……无聊啊!
薄薄的唇微微的翘起,似讥讽,又似不屑,男儿生于天地,当快意恩仇,肆意风流,想爱就爱,想恨就恨,爱过了,恨过了,转过身,依然顶天立地,豪气干云。
似这等悲悲戚戚的小情小爱,缠缠绵绵的儿女情长,生生死死的痴怨悲怆,不过是庸人自扰的玩意儿,真正的男儿,岂能被这无聊的玩意儿束缚了。

段枫洪七免费阅读

他靠在沙发背上,翘起腿,指间把玩着玉,懒洋洋的道:“是个无聊的玩意儿,但沁色不错,七爷我要了,开个价吧。”
章鼠儿面上一喜,道:“哪敢跟七爷要价,七爷既然喜欢,就当是我孝敬七爷的。”
洪七爷嗤笑一声,道:“七爷我在道上混了十年,就没有见过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你既然不要钱,那就是有所求,是男人就痛快点,婆婆妈妈的,信不信七爷连你带这块玉一起扔到马路中央。”
章鼠儿顿时一骇,声音发颤道:“是是是,七爷息怒。这块玉……咳,不是我挖出来的,我只是捡了周家兄弟的漏儿,当时他们挖了墓,除了这块玉,还从里面挖出了一柄古剑,咳咳,当时周家兄弟只顾着看剑……”
“所以你就趁他们没注意,偷了玉,现在事败了,你怕周家兄弟找你的麻烦,所以打算祸水东引,是不是?”洪七爷冷笑着接口。
章鼠儿不安的搓了一下手,道:“不敢,不敢!只要七爷救了我章鼠儿这一回,日后赴汤蹈火,只要七爷吩咐一声。”
“七爷我还缺你这么一个马仔?给我滚。”
章鼠儿大喜,洪七爷既然这么说了,却没有把玉扔出来,就是答应保下他,当下道:“是是是,多谢七爷,我这就滚,改天寻摸到好东西,再给七爷送过来。”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跑了,那抱头鼠窜的样子,还真是人如其名。
“七爷。”杜鹃板着脸,“这种没有来历的古玉,顶多就值个几万,为它,不值得。”
周家兄弟出身下九流,下九流上不了台面,但阴诡的手段特别多,何况,这俩兄弟在道上是出了名的不讲究,为人小气,手段阴毒。
“你说得对。不过这话倒过来说也一样,为个几万的玩意儿,周家兄弟也犯不着得罪我洪七爷。”
洪七爷用大拇指摩挲着古玉,眼神微迷,他见过的古玉不知有多少,这块古玉,玉质不算最好,还没有来历,但给他的感觉却特别的不一样。
“让人去找一下周家兄弟,带上支票,把那柄古剑也给我带回来。”
如果他没猜错,这块古玉,本该是剑穗上的玉坠。
“再去给我找些红绳来。”
洪七爷亲手用红绳编了一根剑穗,把玉坠挂上了穗尾,最后用小梳子把穗尾的流苏梳得整整齐齐,放下小梳子时,那柄古剑也摆到了他的眼前。
“周家兄弟有些不识趣,用了些手段。”杜鹃板着脸告诉洪七爷。言下之意,就是钱没搞定,总归,洪七爷和周家兄弟这怨是结下了。
“那就让人再给他们带句话,七爷我,等着他们。”
洪七爷轻笑一声,捧起古剑,只见剑长三尺,剑身如月,寒光闪烁,它在地下不知埋了多少年,剑鞘都烂光了,可剑身却丝毫不腐,手指靠近,甚至能感觉到丝丝寒气从剑身上散发出来,刺得肌肤隐隐作痛。
所谓吹毛断发,斩金截玉,不过如是。
将剑穗挂上剑柄,洪七爷手腕一震,长剑在掌中翻转,挽出了一个极为潇洒肆意的剑花,听到剑身震动中发出的宛如龙吟般的嗡鸣,他满意极了。
“记下尺寸,教人用白鲨皮重新制作剑鞘。”
等杜鹃记下这句话,他才轻抚剑身,咕囔了一句:“这玉可配不上剑。”
然而到底没有解下剑穗,洪七爷就这么携剑上了楼,将这柄剑横置在卧室里,时不时摸一摸,看一看,越看越是痴迷。
晚餐的时候,周家兄弟也让人给洪七爷带了一句话回来。
“剑本凶器,尤其是埋藏千年,积戾已深,七爷千万小心戾鬼怨魂。”
这不是好意提醒,这是恶意诅咒。
洪七爷没当一回事,嗤笑道:“下九流的货色,也就会摆弄这点神神叨叨的东西来吓人。”
然而,当夜他却做了一个梦。

小编推荐理由

公门中人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