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门中人(段枫洪七)

公门中人(段枫洪七)

导读:主角是段枫洪七的小说叫《公门中人》by瑞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李古书和段枫在最后一层架子上找到了李长青说的恒温箱,这是特制的收藏箱,不但恒温,而且恒湿,专门用来保存古籍。两人戴上手套和口罩,很小心的打开箱门,取出了最上层的几本,一看封面,皆是无语。这几本的封面上面,写的都是《淮山道总捕血鹰生平记事》,后面则标着卷一二三四的字样。纸页古旧澄黄,果然全是古籍。

小说介绍

主角是段枫洪七的小说叫《公门中人》by瑞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李古书和段枫在最后一层架子上找到了李长青说的恒温箱,这是特制的收藏箱,不但恒温,而且恒湿,专门用来保存古籍。两人戴上手套和口罩,很小心的打开箱门,取出了最上层的几本,一看封面,皆是无语。这几本的封面上面,写的都是《淮山道总捕血鹰生平记事》,后面则标着卷一二三四的字样。纸页古旧澄黄,果然全是古籍。

段枫洪七小说简介

李长青的书房很大,不但有书架,还摆了很多李家世代收藏之物,其中不泛珍贵的古物,书画、瓷器、青铜器,简直能开个私人博物馆了。
李古书和段枫在最后一层架子上找到了李长青说的恒温箱,这是特制的收藏箱,不但恒温,而且恒湿,专门用来保存古籍。两人戴上手套和口罩,很小心的打开箱门,取出了最上层的几本,一看封面,皆是无语。
这几本的封面上面,写的都是《淮山道总捕血鹰生平记事》,后面则标着卷一二三四的字样。纸页古旧澄黄,果然全是古籍。
“我们家当宝贝一样收藏了千年的古籍,就是一堆故事书?”
李古书嘴角抽搐,不相信的又去看箱子里其他古籍,果然全都是故事书,标题是同一个,只有卷数不同,他数了数,一共十一卷。

公门中人全文阅读

段枫没他这么纠结,他已经小心翼翼的翻开了第一卷的封页,只见第一页就是一幅人物小像,画得极为传神,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形象,五官俊美,神采飞扬,一股子少年意气华美风流的气息简直像是能从纸上喷出来。
翻过这一页,就是一柄剑的画像,旁边标着一行小字:神兵有灵,剑名照影,血木为柄,白鲛为鞘,长三尺三,重三斤六。
“就是这柄剑?”李古书探过头来。
段枫没理他,又翻过一页,是序,写道:“景庆十一年,吾主出雁荡,投公门,御封血鹰总捕,镇守淮山道十六年间,荡贼寇,平冤屈,守安宁,护清明,天地堂堂,日月昭昭,英雄本色,唯一人尔。仆李仕明执笔留传,愿吾主英灵不灭,公义永存。”
“卧槽,李仕明啊,真是我李家先祖。”
李古书转头从另一个书架上翻出一本李氏家谱来,翻开第一页,就是李仕明的大名。
“真没想到,我家这位祖宗居然是个写故事的。”
段枫眉头皱起,喃喃道:“时间不对啊。”
“什么不对?”李古书问道。
“那座碑……”段枫看了他一眼,“是景庆十年所立,如果里面葬的剑,真是血鹰的佩剑,那么这血鹰总捕的名号,怎么是景庆十一年才被御封?”
葬剑的时候,还没有血鹰总捕。
“故事没编好?”李古书哈哈笑道。
段枫白了他一眼,拿出手机,道:“别废话,古籍不能在空气中暴露太长时间,你帮我先把这些拍下来,我回头细看。”
“喂喂,你当真啊,还想从故事里找线索?小枫子,你真成小疯子了。”
李古书嘴上取笑,但手上动作不慢,也拿出手机,两个人啪啪啪一通狂拍,很快就把十一卷古籍给拍成了照片,好在这些故事都是古文所写,用词精练,内容很多但每一卷的页数并不多,全拍下来也不费多少时间。
然后两人就把古籍重新收藏好,把手机里的照片导入电脑,按顺序编排好,外面的天色也就黑了下来。
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段枫就抱着笔记本电脑进了客房,挑灯夜战。
他先看的还是那幅人物小像,明知道只是个故事,可是画中的男子,却总给他一种这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真人的错觉。
如果不是曾经真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过,李家的先祖,又怎么能画得出如此栩栩如生的肖像,这样的意气飞扬,这样的华美风流,不是亲眼所见,怎能想像得出来。
盯着画像看久了,段枫甚至产生了错觉,仿佛那人已经从屏幕上走出来,绕着他转了几圈,一拂袖,一甩头,然后回眸挑眉冲他笑得灿若飞花。
那一瞬,天地仿佛绽开了千树万树的桃花,绚烂若云霞。
砰!
段枫的头撞在了床柱上,茫然了一会儿,他才清醒过来,揉着额头哑然失色。他竟然看着一个千年前古人的画像,看得打起了瞌睡,还做了一个似幻似真的梦。
画中人要是真能走出来,那就成恐怖片了。
甩了甩头,清醒了一下,段枫出去泡了杯咖啡,然后抱着笔记本窝在床上,继续去观察那柄剑。
在纸上看时还不够细致,此时把图片放大,一些细节就看得更清楚了,剑身上有一些细细的纹路,如流云一样,十分精美。
剑穗上还悬着一块雁形玉坠,雁翅上刻着两个篆字,有些眼熟,段枫想了一下才认出来,是墓碑后面那八个字中的两个:情深。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细细嚼着这八个字,段枫摇了摇头,然后皱眉。
剑是真的,墓是真的,写故事的人也是真的,还有这八个字里透出来的哀伤,令他这个千年之后的人都感觉到了一丝心酸,那么故事里的人,真的不存在吗?
这一夜,段枫没睡,抱着笔记本一直看到了天亮。

公门中人段枫洪七免费阅读

洪七爷也没睡好,因为他又做梦了。不知道是因为靠近了小周山,还是宗老爷子的话点破了什么,这一回的梦,有了变化。
彼时,他仍不知是梦,梦里依然是一片黑暗,看不清什么,只听得到一声声急促的马蹄,一直在奔跑,他甚至能感受到马上人的心情,很急,很急,急得几乎要从胸口跳出来,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攫住了他的心口。
洪七爷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过了很久他才反应过来,那种感觉,叫做恐惧。
他被恐惧拖入了梦魇里,直到醒来,才发现身上已经被冷汗浸得湿透,洗了个热水澡,吃过早餐,尽职尽责的杜鹃送来了她整理了一夜的资料。
资料不少,但有用的东西不多,洪七爷筛选了一通,总结下来就两点。
第一点,那座古墓所在的那片山林,在建国前,一直属于小周山镇一户姓李的大户所有,在建国前,李家年年都要在那片山林前举行家族祭祀,因为祭祀盛大,被载入县志,而且不止一次,时间间隔短的几年,长的几十年。
洪七爷按照这些时间线推算了一下,李家的祭祀至少持续了六百年以上。
“去查查这个李家。”
洪七爷有直觉,从李家身上他或许能有大收获。
另一个让洪七爷觉得有趣的资料,是杜鹃从一本围炉夜话类的古籍里找出来的。
书者是三百多年前的一个落第秀才,怀才不遇,整日里就发些牢骚,还把这些牢骚给记了下来,整理成一本书,美其名曰《幽兰寄语》,里面记载了他有一次目睹了一桩冤案,于是感慨苍天无眼,世间无道,还写了一首狗屁不通的诗。
其中有一句“青天失白雁,碧血铸红衣”。
从时间上来说,这个秀才应该跟洪七爷要查的人或事没有丁点关系,古墓是千年前的,这秀才是三百多年前的人,年代差得太远了,但偏偏就是那么巧,他这一句诗里,就嵌入了李白雁、聂红衣的名字。
洪七爷目色深沉,盯着这句诗看了很久。
是不是秀才曾经从哪个途径听说过这两个人的故事,所以才有了这句诗呢?如果是这样,那么说明,这两个人的故事,在他们死后至少七百年,还曾经流传过。
所以他又交给杜鹃一个任务,收集小周山镇的民间故事,越古早的越好。
杜鹃想脱下高跟鞋照着洪七爷的脑门儿砸他两下,但终归只能想想,对着那张肆意风流的脸,那双含情带笑的桃花眼,哪个女人能下得了狠手呢。
一天耗在酒店里,就看那些资料了,等洪七爷回过神来,天又黑了下来,他独自出了酒店,去了古墓。
古墓自从被盗后,就被围了起来,白天当然是进不去的,夜里一般也没人敢来。
偏偏,洪七爷是个百无禁忌的,案子未结,盗洞还在,明明是钻进去,但这个不雅的动作,洪七爷做来却是格外的洒脱自然,可惜夜黑风高,无人欣赏。
手机自带的电筒光照有限,照得墓室里阴渗渗的。洪七爷没有看到棺椁,就算是腐烂了,也该有堆烂泥屑,但石砌的墓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只石匣,他笔划了一下尺寸,确认是装剑的。
“呵……有意思,这墓里,不葬人,莫非葬的就是剑?”洪七爷失声轻笑,尾音上扬,格外的勾人。
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
“二哥……这么晚找我喝酒啊?”
“七弟,你跑哪里去了?”洪二爷的声音传出来。
“古墓夜游。”洪七爷低笑,“二哥有兴趣来陪我吗?”
“去你的,玩够了早点回来,你嫂子这两天念叨你。”洪二爷笑骂道,“对了,有件事顺带跟你说一声,有人为你得的那柄古剑找上门来了,是个条子,二哥给你把事情兜住了,你留点儿神,别让条子抓到把柄。”
“谢了,二哥。”
洪七爷掐了电话,唇角微翘。条子?敢招惹他洪七的条子,这年头可是稀罕得很,他倒想见见,看看是猫逮老鼠,还是老鼠戏猫。

小编推荐理由

公门中人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