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表里不一(沈修宴柳婉玗)

夫人她表里不一(沈修宴柳婉玗)

导读:沈修宴柳婉玗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全文阅读哪里看?夫人她表里不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京城谁人不知柳家小姐温柔可人知书达理,世家夫人们没等到进宫选秀的大小姐,都铆足了劲要为自家不成器的子弟迎娶嫡二小姐。

小说介绍

沈修宴柳婉玗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全文阅读哪里看?夫人她表里不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京城谁人不知柳家小姐温柔可人知书达理,世家夫人们没等到进宫选秀的大小姐,都铆足了劲要为自家不成器的子弟迎娶嫡二小姐。可谁知一张圣旨将柳二小姐配与新晋状元郎。

小说简介

完婚第一夜柳二小姐向状元郎盈盈一笑,状元郎暗想果真如传言般。
完婚几日状元郎发现柳二小姐贪觉,只想她是年龄小还觉可爱。
完婚月余状元郎发现柳二小姐爱看各类情爱话本涉猎之广从男女之情到龙阳之好,只当她年龄还小就嫁于自己,对情爱之事格外好奇,反更为疼惜她。
又一月状元郎发现柳二小姐不但爱看情爱话本还爱听京城八卦,状元郎又找了个借口她尚小对外面的事情有所兴趣也无可厚非。
又过几月状元郎发觉柳二小姐有个青梅竹马,这人还对他夫人情根深种,听着门内两人合伙说他的坏话,状元郎想婉婉我没法找借口了。
柳二小姐装的温婉有礼十几年骗了所有人,不想在状元郎面前不过几月全漏了陷。当幼年好友回来之时忍不住与其抱怨这人,刚说兴头上,门被推开了。

夫人她表里不一免费阅读

饭桌上柳婉玗娇笑着问大哥是否有此事,柳朝赋哼了一声没理她,一桌人其乐融融。
沈修宴想柳婉玗回家吃饭,那桌上大多应该就是她爱吃的,在心里默默记下柳婉玗夹的多的几道菜。
这时太傅抬手拍了拍沈修宴的肩膀,举起酒杯,沈修宴意会:“岳父,小婿敬你一杯,感谢您养育婉婉怎么多年。”端起酒杯,向太傅致意。
太傅乐呵呵的碰杯饮酒。
姜氏也高兴的在旁说:“贤婿前途无限,我们家婉婉该感谢你”
沈修宴看着柳婉玗弯唇笑了一下,一张脸生的清俊无端,金丝锦绣的白罗袍衬的人格外温润,一笑竟给人满园梨花开的感觉,香气四溢,柳婉玗借宽大的袖子捂了捂胸口,笑得这么勾人干什么!
剩下的吃饭时间里柳婉玗都听不见他们的说话声,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着沈修宴的笑。一个书生还会勾人,真是见鬼了。
饭后,就要回府了,柳婉玗和沈修宴向双亲拜别离开,不过刚走出廊道就被人叫住了,柳婉玗听着身后熟悉的声音“二姐姐等等”
我不过回个门你还想让我落面子不成,心里不耐,但面上端的稳,转头一脸温和地笑意:“三妹妹有何事?”
柳三小姐一脸红晕的快步走来,不知道是刚刚跑得快了上脸了,还是别的什么。“姐姐以后再回来一次也不容易,我思念姐姐特绣了两个荷包送于姐姐和姐夫,祝姐姐和姐夫恩爱有加。”
柳婉玗听了这话,心里奇怪,再看柳三小姐眼神乱飘总往沈修宴身上扑,女人对这些总是***些,一瞬间就明白了,她三妹妹这是不光想在太傅府里给她请安,还想去中书府请安。
这递过来的两个荷包里,给沈修宴的那个里面应该是藏东西了。真是没想到我成主母后拿捏的第一个小妖精竟然是自己的妹妹。
柳婉玗不动声色笑着说:“三妹妹你这荷包绣得可真漂亮”又凑近几步像是想要看清上面的绣纹的样子,却又皱眉,以帕捂鼻,侧头似是难忍说:“这荷包里的东西也太香了点吧,姐姐我最近闻不得这么香的。”
退了几步,盯着柳三小姐的眼睛说:“我与你姐夫亲密,他身上太香的话,我也闻不得”说完又勾唇笑起“所以三妹妹不妨想想其他的。”
柳心怜听完后一脸煞白,见旁边的沈修宴也没有替她说话的意思,神色就更伤心了。
柳婉玗想,旁的也就罢了,你想和我姐妹共侍一夫,让全京城笑话,丢尽太傅府的脸面这可不行。
马车里,柳婉玗还是没顺过气来,一个巴掌拍不响,定是沈修宴做了什么引来的。
所以在沈修宴每每想和她说什么的时候,柳婉玗都不冷不淡的应付过去了。
沈修宴有些不明所以,明明吃饭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又细想刚才柳三小姐的举动,他自己没有庶弟妹,但也听过不少宅院里兄弟姐妹之间互相倾轧的事情,莫非柳三小姐是在荷包里放了麝香之类,想让夫人不孕损害夫人身体?难怪夫人会说闻不得那个荷包的香味,明明昨天晚上夫人才让婢女将衣裳熏香些。
沈修宴越想越觉得他的猜测正确,不由开口想证实一番:“夫人那荷包里是否放了损人的香料”他本以为这话一出会让夫人打开话匣子,将这些年庶妹的刁难的事情一一道来,没想到夫人抬眼的时候好像瞪了他一下。
柳婉玗现在已经确定他俩之间一定是私下里有来往,她前脚拒接荷包,后脚就被逼问荷包里的东西是什么。这不明摆着,两人来往密切,沈修宴就是想收人家的荷包。越想越生气,果然这等书生就是风流成性,不配为良人。
但她绝不能放任两人来往,她撑了那么多年大家闺秀的名声可不是由你们来踩的。
想到这里,柳婉玗掐着手心,平复心情抬头试探着说:“夫君怎么这样说,我三妹妹她虽然是不懂事了些”边说边仔细观察沈修宴的表情,见他好似毫无波澜,才接下去“但也不至于做这等损人损己的事”
她没想到沈修宴会说:“可我听说她已经及笄了,怎么还能说小,夫人受了委屈只管说出来,在我身边夫人无需大度,只要高兴便好”
柳婉玗一怔,看他神色真诚,耀黑的眸子紧盯着她,不似做伪。莫非二人之间真的没什么?只是柳心怜在唱独角戏?可不该啊,若不是两情相悦,柳心怜也没必要一头吊死在一个五品官的妾氏上。
心里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劲,但又想不明白,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沈修宴一脸好奇的问她:“夫人?夫人想什么呢?这么入迷”像不经意间朝她这挪了点位置。
柳婉玗瞥了眼他的动作,开口:“没想什么”感觉这话有点干巴巴的,又加了句“拐角那里有家糕点铺子,我原先在那里定做了模具,今天也应该做好了,等会回府我做糕点端给夫君吃。”
沈修宴本来心中有些受挫,向夫人说情话,她却是毫无反应。但是夫人又说要做糕点给他吃,心里一荡:“好啊,夫人手艺一定是极好的。”
又想到什么,沈修宴开口问:“夫人小名是叫婉婉?”
“未取字的时候,母亲一直这样唤我,叫顺口了也没改过来”
“那我可以私下里也这样称呼你吗?”
柳婉玗突然发现,沈修宴这人内里可能就不是什么君子,看了眼两人几乎要碰到一起的腿,开口:“夫君不是在太傅府里就这样叫我的吗?”原先叫的时候怎么不问,叫完了来问可不可以。
“听你母亲这样叫你,我也想和你能亲密些”又挪了点。
又看两人已经碰到一起的腿,这还不够亲密?
柳婉玗抬眼娇笑着说:“夫君想叫便叫吧”
感觉马车在拐弯了,柳婉玗打开门帘叫停了马车,刚准备出去,却被拉住了手:“婉婉我先下去吧”她不明白为什么沈修宴能将一个小名叫的让人脸红心跳,最后只能归结于读书人大多爱风流这个理由。
下马车的时候,看到再次向她伸来的手,柳婉玗懂了,原来先下来是又想牵手了。
但在外面柳婉玗也不能说什么,心情复杂的拉住了对方递来的手。果然一直进店里沈修宴都没有松开。
这家糕点铺子也是在京中有些名堂的,人家本来不卖模具的,但耐不住要买的人身份贵重,得罪不起。铺子的掌柜看见柳婉玗了,立马将柜子里放的模具拿出来:“夫人,东西给你做好了。”
柳婉玗接过模具摸了一下上面精致的花纹,很是高兴的说:“多谢掌柜的,这模具做的很好”
“夫人相得中便好”掌柜的笑呵呵的回道。
柳婉玗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动动手做点糕点,不过她并不很注重好不好吃,她更喜欢好看的,所以没想着要配方什么的,就惦记着人家的样式。这个要人做的是按她要求来的新的模具,他家的糕点铺子里也没有这个花色。
沈修宴也看着这个模具,心里感叹着,婉婉真是像别人说的那样心灵手巧,和别的贵女都不一样。
两人走出糕点铺子了,柳婉玗还想到街上逛逛,便问沈修宴要不要先回不回去。
沈修宴温和地笑着说:“我陪婉婉再逛会儿”
柳婉玗瞧了他一眼,陪就陪,大街上你笑什么笑。
两个人沿着正街走着,大梁国风开明,路上走得也有姑娘们,但像柳婉玗和沈修宴这样男俊女俏的就少见了。柳婉玗平常独自出来的时候多戴面纱,从没像今日一样,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看一眼。
路过一家珠宝阁的时候,沈修宴问:“婉婉要不要看看”见柳婉玗明显放亮的神色,继续说:“听说这里的东西每隔段时间都会上新,婉婉***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的确自从赐婚她就没出来买过簪子了,抬脚***,没想到在里面看见了熟人。
“徐姐姐也来看首饰呀”
徐月卿闻声回头,见是她笑着迎上来:“是婉玗啊”说完看向旁边的沈修宴,行了一礼“中书大人”
沈修宴君子作风“徐小姐不必多礼”
徐月卿拉着柳婉玗的手说:“我今日来是为祖母挑生辰礼物,你来这是挑饰品来的?”
柳婉玗回答:“刚好走到这里,就进来看看”见掌柜已经将徐月卿要的东西包好了,连忙说:“徐老夫人过生辰,你怕也忙得很,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徐月卿笑着应了,说:“那等我隔日拜访,给你送帖子”
“徐小姐亲自给我送帖子,那敢情好”
“好,那我先走了,你慢慢挑”
沈修宴见人走了,才开口:“那位是婉婉的闺中好友?”
柳婉玗嗯了一声,专注的看着摆出来的簪子,沈修宴也不在意她的冷淡,还一脸兴趣的帮她挑簪子。
等出珠宝阁的时候,掌柜的还在后面殷勤的说:“夫人您慢走,下次再来啊”
沈修宴牵着柳婉玗的手感觉到她心情不错,所以在经过下一个成衣铺的时候,停下来说:“婉婉也该买一些新衣裳了”
柳婉玗回头看了眼小厮手里抱满着的首饰盒子,有些犹豫:“不了吧,天快黑了”
沈修宴见她嘴上说不,眼神却亮晶晶的,侧头憋笑“这不过申时三刻,不晚,婉婉***看看吧”
柳婉玗满足了。

夫人她表里不一全文阅读

等柳婉玗挑完衣裳,一路逛回府里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但婉婉心情很好,沈修宴在心里默默补充。
用过晚膳后,柳婉玗舒***服的去沐浴了一番,穿着里衣坐在梳妆台前,将今天买的簪子一支支的分类放进匣子里,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沐浴回来的沈修宴一进门就看柳婉玗那幅沉醉的模样,努力的憋着笑走过去说:“婉婉,时辰不早了该休息了”
接着就见柳婉玗一脸正经的关上了匣子,又端着温柔的笑意走过来,沈修宴直觉不喜,在看过她鲜活的一面后,现在这幅笑只让他觉得不真实,很假。
柳婉玗刚坐到床边,正在脱鞋子,沈修宴心里面不***,从后将头依靠柳婉玗的肩上,用手圈住人,不让人走。
柳婉玗感觉这个距离让人害怕,因为沈修宴侧头就是她的脖子,最脆弱的地方放在别人眼前让她浑身汗毛都不由得竖了起来。
沈修宴拦住人的腰,将手臂缩紧,柳婉玗勒得慌忍不住侧头,伸长脖颈,想要避开。
她实在想不明白对方现在的举动,忍不住问:“怎么了?”
沈修宴不回答只是愈发收紧了臂膀,柳婉玗被勒的骨头疼,有点生气:“你干什么啊?”
沈修宴像是突然回过神的样子:“我刚刚走神了,没勒疼你吧”
柳婉玗见人松开了胳膊,马上侧身坐到一边,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你知不知道自己手劲有多大。
沈修宴见人离自己远了,微抿唇,看着也不高兴了,但柳婉玗一直不坐过来,只好说:“你没事的话,就睡觉吧““好”柳婉玗边回答他边动作迅速的爬到床里面,一般应该是妻子睡在外面,丈夫谁在里面,方便伺候丈夫,但他们第一夜的时候就是她睡在里面,一直也没改过。早知道会有今天她一定要睡到外面去,假如晚上沈修宴又像刚才一样,她跑都没地方跑。
心有余虑,柳婉玗特意靠着墙睡,试图以一己之力在两人中间隔出个楚河汉界来。
沈修宴准备躺下的时候,看见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没说什么。
房里的空气都尴尬的快凝固了,柳婉玗不由自主的放轻呼吸,两个人都知道对方没睡觉,但谁都没有打破僵局。
直到瑞文来敲门问他们睡了吗,是否要熄灯了。沈修宴说:“熄了”
随后房里就暗了,柳婉玗盯着帐子上花纹的眼睛发酸,在黑暗里眨了眨眼睛,侧过身,面向墙壁,忽略掉心里那点不***,闭上眼睛睡了。
沈修宴心里憋闷的慌,想着既然她心里不***的话,那就说出来,为什么非得憋在心里,他们不是夫妻吗。
自己气了一会,又转头想她年纪小可能刚刚被我吓着了。我是男子应该多体谅她,冷战最后气的还是自己,想到这里,沈修宴就坐起身子,把自己的枕头拖到柳婉玗枕头旁边,又向那里挪了挪,躺下了。
柳婉玗感觉到身后的动静,睫毛如蝶翼般颤了颤,但没睁开。
到隔日卯时的时候沈修宴就醒过来了,看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缩在他臂弯里睡觉的柳婉玗,勾起嘴角笑了。看只要我向前一步,就和好了。
享受着娇妻全心全意的依靠,沈修宴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本来他是要今天就去上朝的,但正好今天是休沐的日子,可以陪夫人再睡会。
但柳婉玗忘记他是今天休沐,只记得他今天要上朝,所以昨天晚上趁沈修宴去沐浴的时候,就告诉瑞文早上不用叫她起床,也不要让别人进来吵她。
所以等到沈修宴不知道第几次睁眼,看见柳婉玗还在睡的时候,忍不住回想,夫人好像早上总是起不来,特别的贪觉。
低头看柳婉玗睡红扑扑的得脸蛋,真想咬一口。
但等柳婉玗醒过来脱口而出一句:“你怎么还在这?”
沈修宴脸都黑了,也报复了一句:“我不在这的话都不知道婉婉竟如此贪觉,与平常贵女都不同。”
柳婉玗刚睡醒脑袋没清醒,下意识的将脑袋里的话说出来。还没等她后悔,沈修宴又给她一重击。
我的天,我兜了这么多年的皮别是要掉了!稳住,没事的我只是睡了个懒觉。
沈修宴说完了其实也后悔了,但看着柳婉玗一脸慌乱,又感觉很新奇。突然发现了一个好办法,既然你想到我面前装,那我就把你的皮撕掉,这样就可以坦诚相见了。
柳婉玗抬眼看他,见他自己又缓和了脸色,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是书生的脾气都这么好的吗?
接下来像平常一样的穿衣吃饭,沈修宴没再提她早上睡懒觉的事情,好像他们早上的谈话只是错觉罢了。柳婉玗在心里庆幸的同时又有点心慌,因为沈修宴总是在她偷瞄他脸色的时候,一脸笑意的转过头。
一早上柳婉玗都心绪不宁,门房有人来传话说有位徐小姐的婢女求见。
柳婉玗让人进来了,那婢女的确是在徐月卿身边经常看见的,她行礼后从袖里掏出一张请帖说:“沈夫人,本来我们小姐是准备今日来拜访送请帖,但徐夫人咳疾发作了,实在离不开小姐,所以就让我来送请帖,小姐说您去生辰宴的时候定会向您亲自赔礼道歉 ”
柳婉玗一脸关切的开口:“徐夫人咳疾发作了严不严重?”
婢女斟酌一番才说:“是夫人的***病了,沈夫人不必担忧,且有小姐在身边服侍着,想会好的。”
柳婉玗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了,告诉你们小姐只管照顾好徐夫人,请帖我收到了”
那婢女听完,行了一礼出去了。瑞文送完人进来,见小姐在看人送来的请帖,有些不快的说:“夫人,我刚刚送那婢女出去的时候,提了几句徐夫人的病,她就神色不自然,我觉得徐小姐就是在躲着不见您”
翻了翻手上的请帖随意开口:“管她的呢”
本来她们也只是互相做表面功夫的好友罢了。
吃完午膳,柳婉玗准备去睡个午觉,刚躺下,沈修宴也过来了,宽衣解带:“我陪夫人睡午觉”
我不用你陪你出去吧
柳婉玗默默看着他脱的只剩里衣走过来,沈修宴坐到床上的时候突然说:“夫人,你中午不会又要睡很久吧”
柳婉玗憋气:“不会,昨天是一直没睡好,早上才会起晚”
眼神戏谑:“这样啊”
“嗯”
柳婉玗本以为自己被气到了,中午可能睡不着,可没想到没一会意识就有些迷糊了,睡着前还想着一定是对方身上的香有安神的作用。
等她醒来,床上就只有她一个人,柳婉玗趴在床上懒懒的想着她睡了几个时辰。
沈修宴听见声响知道人醒了,走过来却见她还一脸困倦的趴着。真像只小懒猫“婉婉起床吧,你都睡了一个多时辰了”
柳婉玗心如死灰的起来穿衣服,瑞文给她用发带将头发束起来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昨天买的模具还没用,也许可以从这个方面挽留一下形象,毕竟别的贵女也不会做糕点。
趁天色还早,柳婉玗带着人去了厨房,下午也不需要做饭,所以厨娘们都闲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隔老远瞧见有一帮人来了,一个个都站起来行礼。
柳婉玗直言来意,借了厨房,规矩的做了几盘糕点,半个时辰过去糕点出锅脱模,柳婉玗挑了五个花纹最清晰最好看的让人送去了书房。
看着剩下的两大盘,自己留了一盘,大方的将剩下的一盘全赏人了。
书房里,沈修宴看小厮从食盒里端出一个小碟,上面端端正正摆了五块精巧的糕点,夫人做糕点只做这一点的吗。
五块糕点顺着茶水很快吃完了,他是江南人,糕点之类的从小就吃得多,嘴自然挑一些。夫人的糕点做的还不错,但明显甜味不够。
沈修宴起身将碟子放回食盒里,领着食盒出门了,准备去和夫人说下次做糕点的时候,要多放些糖。
走到假山那里的时候,见两个家仆躲在后面偷懒,本不想理会,但听到她们说话间好像有谈论到夫人,索性停下听她们说话。
一个人说:“夫人真是心灵手巧”沈修宴心中默默赞同。
另一个说:“那不然夫人未出嫁的时候能名动京城”继续赞同“而且人还和善”当然了
“是啊,对了你分到糕点了没?”嗯?
“分到了,我拿了三块” 嗯??
“我表姨今天在厨房里帮夫人烧火,分了五块” !!!
原来不是做的少,只是给他拿的少。
也没留下来继续听,径直走向主院。一进门便见柳婉玗桌上放了一大盘糕点,脸上似笑非笑:“夫人还有这么多,怎么也不多给我拿点”
柳婉玗有点愣怔,他不是在书房办公吗,怎么又来了,斟酌开口:“我还不知道你的口味,就没有擅自做主”
神色不明的继续问:“那夫人怎么没来问一声?”
马屁拍到马腿上了,早知道一块都不给你,低头羞涩一笑:“郎君在为国效力,我怎好为这点小事来麻烦你”偷偷瞥眼果然沈修宴耳朵又红了。
本来是他在理,怎么现在像是他在欺负她一样。

沈修宴柳婉玗小说

小说夫人她表里不一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