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因絮果(泓凛白芨)

兰因絮果(泓凛白芨)

导读:泓凛白芨是作家丢了一只龙所写的热门小说《兰因絮果》的主人公;泓凛白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瞧着男人附身上来的动作,白芨心内一惊,惊慌的闪避着。“姻缘已断,你不能这么做!”泓凛瞧着白芨那副守身模样。

小说介绍

泓凛白芨是作家丢了一只龙所写的热门小说《兰因絮果》的主人公;泓凛白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瞧着男人附身上来的动作,白芨心内一惊,惊慌的闪避着。“姻缘已断,你不能这么做!”泓凛瞧着白芨那副守身模样,脸色沉冷:“这世间,没有本太子不能的事!”

小说简介

她曾以为嫁给泓凛是她的福,却不想,原是害了族人,魔界的孽!五百年的夫妻,只换来一句魔族余孽,死不足惜。白芨不知道她究竟何处做错了,直到临死,她才惶惶明白。她错的不多,只一处,却波及一生。她错在,爱上那个男人……

兰因絮果免费阅读

瞧着男人附身上来的动作,白芨心内一惊,惊慌的闪避着。
“姻缘已断,你不能这么做!”
泓凛瞧着白芨那副守身模样,脸色沉冷:“这世间,没有本太子不能的事!”
话落,她半身衣衫被褪尽。
魔力被禁锢,白芨避无可避。
正值绝望之际,她瞥到不知何时落在地上的华媱的画像,忽而高声喝喊。
“泓凛,这儿是重华殿,你做这些事,可想过华媱?!你就不怕华媱会伤心么?!”
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她甚至压不住声音的尖锐!
面对她的诘问,男人先是一顿。
却在瞧见她眼中浮涌的恐慌惧意之时,怒从心生,直直的撞了进来——身下席卷而来的痛苦将她淹没,她能紧咬着唇忍住痛呼,却控制不住那从眼眶中涌出的泪水……阖眼,不再看这个带给她无尽痛苦的人。
白芨木然的陷入绝望荒寂之中,兀自沉沦。
她的不配合令泓凛恼怒至极,他掐着她的肩胛将人按在桌案上,不给她丝毫逃开的机会。
“睁开眼睛,看着我!白芨,我要你看着我!”
白芨恍若未闻,一双眼紧闭,只有眼尾的泪痕犹在,控诉着她的不愿。
一场情.事,如疾风骤雨。
泓凛抽身而去,随手将外衫扔盖在白芨身上,却掩盖不住她肩膀处的青紫。
他看着这一幕,眼底闪过抹异样,全当不耐。
“在华媱离开之前,滚出这里!”
白芨闻声睁开眼,侧目看到的就是泓凛离开的背影。
她撑着酸软的双臂起身,不料脚刚落地,便是瘫软着摔坐在地。
踉跄着站起身,她忍着痛裹上泓凛扔给她的外衫,朝着殿外而去。
并非她要听泓凛的话,只是白芨不想再同泓凛扯上关系了。
若这便是他说的代价的话,她认了!
只要能离开!
左脚刚踏出重华殿,小腹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与魔核碎裂不同,那痛顺着经脉席卷了五脏六腑,似是要活生生的将白芨撕裂!
抬起的右脚绊在门槛上,整个人无力的摔倒在地,眼前陡然黑暗……昭阳殿内。
霁炀看着躺在床榻上昏睡未醒的白芨,眼中闪过抹担忧。
白芨睁眼时看到的便是他这样一幅神情。
她先是一愣,而后苦笑:“又是你将我带回来的?”
也不知她同霁炀之间到底是个什么缘分,怎么偏生每次她的丑态都叫他瞧见呢?!
“我是去寻太子殿下的,不过现在不用了。”霁炀看着她苍白的面容,沉声将上次隐瞒她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小产了!”
“不可能,你胡说!”白芨下意识的拒绝相信霁炀的话。
可腹部阵阵还未消失的痛提醒着她,霁炀话中的真切。
霁炀也不急着辩驳,只是看着她。
也是这份沉寂,令白芨不得不信!
“……你何时知晓的?”
“你去重华殿前,抱歉,我没想到他会……”
霁炀眼中满是歉意,他那时没同白芨说,便是想着她已然决定要离开了,也没必要告诉她这个孩子的存在,动摇她的决心。
可不想一念之差,这孩子竟没了命!
霁炀以为她会哭,可是她没有。
白芨只是捂着小腹,慢慢笑出了声。
那笑,带着癫狂和崩溃。

兰因絮果完结版全本

霁炀悄声离开,将昭阳殿留给她一个人。
殿门内笑声渐消,取而代之的是呜咽的哭声。
霁炀听得心头酸涩,对泓凛的作为生上了几分的恼怒。
寻着他的气息而去,瞧着云山脚下相携而立,言笑晏晏的两人,霁炀更是心疼那个孤身处在昭阳殿的女子。
他飞身上前,拦在了泓凛身前。
“白芨因你小产,人在昭阳殿。”
泓凛眼底划过抹惊愕,可还是什么都不曾说,连脚尖都没动一下。
霁炀瞧着,皱了皱眉:“你不去看看?”
“本太子与她已然和离,她是生是死同我无关。”
霁炀眼婕一颤,根本未曾想过会是这般的答案。
“你……”
“霁炀,你不过一药仙,本太子的事无需你来置喙?!”
泓凛不耐的打断了霁炀还欲继续说下去的话,带着华媱扬长而去。
昭阳殿。
霁炀看着那个窝身在榻间,身形单薄的女子,心中盈上几分怜惜。
“你体内的魔气已然不够支持你支撑下去,唯一的办法便是成仙。你可想好了?”
白芨摇头拒绝着。
无关其他,她如今想要的只是离开泓凛,离开天族。
若成了仙,她怕是永生都要囚困在这里。
是以,她宁可舍弃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这昭阳殿中纵有日光铺盖,却也冷的让人齿寒。
霁炀离去后,白芨便一人留在这处,也不知是想要等来些什么,还是如何。
窗外陡然响起的喧闹声,令习惯了寂静的白芨有些不适。
本欲起身前去查看,还未动作,便瞧见殿门被人推开,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你来此作甚?!”
瞧着华媱那张含笑的脸,白芨面色一凛。
华媱自顾走进来,打量着殿内的布置,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侧妃娘娘还不知道?泓凛马上便要娶我为妻,日后,这昭阳殿,便是我的住处了。”
白芨闻言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心尖上因她的话染上抹痛楚。
原来他们要成婚了……
压下心中不由自主泛起的苦涩,白芨拖着孱弱的身子便要离开这里。
华媱看着她不发一语便要离去,眼中蒙上抹烦躁。
她今日过来,本就是因着那日听了霁炀的话,想着来******她。
却不想,她这般无趣,竟是连话都不说一句。
“白芨啊,你这是作甚?我今日来可不是要赶你走的,你毕竟也伺候了泓凛这么多年,日后大可同我们二人一***住在这昭阳殿,毕竟魔界已灭,你也无处而去不是?!”
她的话难听至极,白芨阖眼深吸了一口气,不愿多做争辩。
环顾着她宿了三百年的屋子,白芨惊觉,原来竟是没有一丝一毫可眷恋的。
说来,就像是她与泓凛。
从来都是她一厢情愿的赖着不走,如今她不愿赖着了,也没什么东西想让她留下。
从头到尾,她都不过是个看不清形势的别人而已!
整理好烦乱的思绪,白芨再次迈开步子,朝着殿外而去。
突然,一道凛冽的硝响,带着冰冷的杀意,朝着她的背后席卷而来——即使魔力不在,该有的判断力还是有的。
白芨侧身避开攻击,回首间冷眼看向出手的华媱。
“我已经选择离开,你还想如何?!”
“杀你。”
华媱声色冷凝,眼中翻涌着的是白芨看不懂的怒意,“泓凛只能是我一人的,我让给了你三百年,可如今我回来了,便没有人能同他牵扯不清!”
白芨看着华媱满含杀意的目光,忽然讥笑了两声。
她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忍着魔核处传来的痛,调动起仅剩不多的魔力。
刹那,那日红线树下的景象在半空中重映了出来。
“噗——!”
一口鲜血从喉间涌出,白芨却是不管不问。
她指着斑驳的影像似泣似笑道:“看清楚了,红线是我亲手所断,我和他没有任何干系。”
无尽的沉默。
画面延展到白芨被泓凛拉扯而去便戛然而止。
华媱已经不在乎后面发生了什么,因为刚刚,泓凛瞧见那断掉红线时的深沉目光正如根根细针刺痛着她的心!
他为何会那般气恼?
断掉红线不该也是他所期望的么?
还是说,他已然对白芨动了心?
心中接二连三浮起的疑问让华媱怒火中烧,深重的杀意涌上心头。
背于身后的手捏了个法决,华媱嘴角噙着抹疯狂的笑,缓缓走向白芨,声色尖锐。
“白芨,好戏要开始了!”

泓凛白芨小说

小说兰因絮果 完整版完结全本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