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烈火(叶粼温蔺)

燎原烈火(叶粼温蔺)

导读:叶粼温蔺小说《燎原烈火》特别推荐,燎原烈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钢琴界的传奇——温蔺,十岁拿全国八级,受邀参加国际赛事,一首《即兴幻想曲》惊艳全场。一次回国参加老师的个人演奏会,休息室内一名穿着旗袍的女孩走了进来。

小说介绍

叶粼温蔺小说《燎原烈火》特别推荐,燎原烈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钢琴界的传奇——温蔺,十岁拿全国八级,受邀参加国际赛事,一首《即兴幻想曲》惊艳全场。一次回国参加老师的个人演奏会,休息室内一名穿着旗袍的女孩走了进来,笑容婉约。温蔺就这么看她一眼,喉咙仿佛被灌满了清冽的酒,后劲贼大。

叶粼温蔺小说简介

叶粼初见温蔺,直观的帅气;
二次见他,沉稳有气质,禁欲又迷人;
三次见他,小鹿乱撞,心跳加速。
幸好爱你无声,否则你振聋发聩。
后来,叶粼如藕的双手勾上他脖颈,娉婷秀雅的眉眼越发醉人:“蔺叔,我美吗?”
温蔺眸色微暗,像喝了烈酒般心火焚烧。
只伸手摁住她后脑勺,轻轻咬在她红唇上。
原来他也对她怦然心动,如热恋小伙。

燎原烈火全文阅读

第7章 睡客厅,不至于

书太多了,弄完的时候农言已经摊死在温蔺公寓的沙发上。
“温蔺。”他唤住往上走的人。
温蔺身上沾了灰尘,想马上洗干净,脸上明显的不耐烦:“有事快说。”
“那我住你这了?”
“嗯。”
叶粼喝着热水,杯口往上散发着雾气,眼睛染上几分,十分的朦胧。
“我住哪?”
温蔺想都不想直接回答:“一楼。”
农言:“……”
既然他们都谈到这了,叶粼放下水杯,怯怯的问:“那我住哪?”
温蔺的视线转移过来,她识趣道:“那我也住一楼。”
他还没回答,农言便勾起一边唇角:“可以啊,你晚上要是害怕来找我!”
叶粼抿抿嘴,神色倒有几分担忧:“那么大的房子,的确挺害怕的。”
之前的小公寓才三十方,这里起码跟越知秀家里差不多,太大了没有安全感,这也是她不肯回别墅的原因之一。
“三楼。”
叶粼抬头看着温蔺,怔愣几分。
温蔺面色如常,眉间微懒:“你住三楼,我隔壁。”
对视间,叶粼的脸越来越热,可能是热水喝多了,她低头重新拿起水杯,弱弱的嗯了一声。
一边的农言忽然哇哇大叫:“我也要三楼!!!”
温蔺不理他,径自上了楼。
或许是农言的惨叫声太悲壮了,叶粼走过去,轻轻地唤一声:“农言叔叔。”
空气凝固了几秒,农言坐直了身子,看着她:“别叫我叔叔,显得我很老。”
“哦,你多大了?”
“男人的年龄是秘密,不要随便问。”
叶粼打量着他,最终收回视线,感觉他的名字有点熟悉,不知在哪本杂志上见过。
通常这种时候就要亮出大招——百度。
一搜农言的名字,还真有东西出来。
国际音乐知名评委媒体人。
还上过很多杂志,写过很多篇文章,拿过很多奖。
不计其数。
也没详细写年龄。
叶粼没看下去了,她对这方面的人不甚了解。
“你不问了?”
叶粼迷惑:“不是你叫我不要问的?”
“……那你问问我,说不定我会告诉你。”
叶粼:“哎,你多大了?”
“我不告诉你。”
“……”
冲完出来的温蔺浑身透着清爽,发尾还带着点水珠,叶粼看着看着肚子就咕了一声。
温蔺看过来,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饿了。”
“农言,叫外卖。”
农言:“……”
叶粼突然觉得,蔺叔真的好温柔,说不上来的感觉,明明表情冷冷的,语调也不怎么待见人,但她就是觉得很暖。
“蔺叔,你会陪我做作业吧。”
“嗯。”温蔺低眸,“要不要洗个澡?”
叶粼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白色校服上的污渍:“要。”
“我带你去。”说罢,起身引着她上楼。
“空腹洗澡不太好,但情况紧急。”
叶粼略显局促,从进门的态度看来,温蔺应该是有洁癖的,所以同桌吃饭也得要求对方干净点才行。
叶粼不是第一次来三楼,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就几间房,一个大露台。
她的房间被温蔺安排在隔壁了,真的是一墙之隔,叶粼忍不住瞅着温蔺的侧脸,他就不怕引狼入室吗。
打开门后,一阵霉味扑面而来。
温蔺脸色稍淡:“太久没人住了,明天我叫阿姨来清洁。你今晚……”
除了一楼的客房外,就是温蔺自己住的地方,叶粼自己也知道,接下一句:“睡客厅?”
温蔺抿抿嘴,勾了一抹笑来:“不至于。”
说完后,叶粼注意到温蔺的视线是看着书房那边。
很快,就听见他说:“你今晚睡我房间。”
叶粼沉默了下,最后憋出一句话:“我睡书房。”
书房没有床,只有个折叠床,估计睡不***。
“不用,你……”
叶粼满脸愧疚,打断他的话,哪能让身骄肉贵的温蔺睡书房。
“蔺叔,别看我这么小,其实我很坚强的。”
坚强?这关它什么事?
突如其来的坚强,让温蔺愣了下:“嗯,书房挺大的,但没有浴室。”
啊?没有浴室。
好吧。
一句话,足以击败她。
“热水冷水会用吧,拧这里就好。”
这间浴室充满着水汽,是因为温蔺刚洗完没多久。
叶粼站的浑身不自在。
“会用。”
温蔺就站在她身边,整间浴室都是他的味道,木质香。
“粼粼。”
不要命吗?还唤她昵称!
叶粼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哎。”
“你很热?”
“没。”
“脸很红。”
叶粼支支吾吾的,摸上自己的脸,的确挺热。
“待会儿别冲的太热,温水即可。”
“嗯。”
温蔺出去后,叶粼才得以松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气来,窒息在此。
锁上门,把衣服挂在钩子上,浴室挺大的,还有浴缸,但叶粼不用,她用浴霸。
水汽未散,镜子也抹上一层水雾,朦朦胧胧的。
旁边的小格子上还有温蔺的东西,叶粼依次往下仔细看了看,护手霜,护手精油,手膜,洗手液。
“……”
叶粼眼珠子一转,终于看到不是护手的东西,洗面奶。
镜子上只能模糊看到她的轮廓,叶粼直接脱了上衣,将脏兮兮的衣服放一边上。
温蔺刚在这间浴室洗过澡,水汽都还没散,她现在要洗澡了,间接性共浴。
蔺贵妃,朕来了!
洗完澡后一阵清爽,叶粼才发现这间房开了空调。
难得进了温蔺的房间,自然少不了围观。
还没看几秒,目光就被墙上的一副挂画给黏住了。
不是因为有多好看,而是这分明是温蔺微信头像的那张锁骨照片!
走近一看,两条锁骨深陷,勾勒出阴影,肤色白皙,就这么看着,都觉得很***。
何况温蔺还是个男人,年龄到了,也是……
也是应该的。
这一顿外卖吃的索然无味。
叶粼兴致缺缺的放下筷子。
温蔺:“不好吃?”
“还行。”
之后,温蔺也放下筷子,垂眸:“天天吃外卖也不是很健康。”
叶粼收拾收拾就道:“我上楼做作业。”
接着转身往楼梯方向走,因为拖鞋有点大,差点摔了。
农言噗嗤一声笑出来:“洗了个澡就失魂落魄,你是不是欺负人家?”
温蔺慢条斯理的将一根豆芽放进嘴里,咽下去后才说:“闭上你的嘴,吃饭。”
写完作业后,叶粼最终趴在书房上睡着了。
太累了,懒得动。
温蔺进来时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她整个搬过去。
其实叶粼压根没睡,脑海里回荡着那副画,今晚做作业的时候,时不时的盯着手机。
效率下降的厉害。
手机里没有温蔺的照片,但能在网上搜到很多,都是些官方图。
弹钢琴的时候西装打领结,头发往上梳起,五官俊逸,眉目舒朗。
修长优美的手指跳跃在黑白琴键上,注入了无声无息的万物复苏,这样的一个男人。
真的有女朋友了吗?
她只是因为眼睛疲累才趴一会儿。
所以温蔺进来的时候,那强烈的味道让她心中一凛,连带胆子也跟着缩进龟壳里。
直到温蔺拿起她的测验卷,她坐不住了。
“蔺叔……”
温蔺掀起眼皮:“去我房间睡。”
叶粼闷闷道:“不要。”
现在是十一点,周围一片陷入了沉寂,人的感官被无限放大,呼吸声再浅都能听见。
叶粼的小心脏有些紧张。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明明白白的拒绝温蔺。
温蔺放下卷子,沙沙声特别明显。
他在家里穿的比较休闲,就一件长款的绵柔T恤,连头发丝都柔和了不少,眉眼淡淡的,令人舒适。
“你今天不开心是因为成绩问题?”
一半一半吧。
叶粼在心里回答。
“不是,就突然心情不好。”
温蔺皱眉,突然?
沉默了会儿,温蔺恍然大悟。
“记得不要吃冷的。”
叶粼:“?”
时间在指缝悄然流逝。
班主任宣布最后一次三模,是高考前最后一次大考了。
题目比较简单,比二模容易。
希望能取得一个好成绩。
而且在三模之前,学校打算最后举行了一次家长动员会。
管家没时间来,越知秀更加不能露面。
但江老师还是希望来一趟,毕竟高考将近,家长的心态会影响到学生。
温蔺刚练完琴后,手指有些酸软,特别是指节部分,他最近在挑战比较难的曲子——《匈牙利狂想曲》。
农言静坐在一楼沙发上,拿着笔记本在按键盘:“连续性还不错,手指负荷不大?”
一练就是几个小时不带停的。
水都不用喝。
温蔺就是下来喝水,清了清嗓子后,便道:“我妈死了很久,你想当我爸吗?”
“……”农言嘴角微抽,这嘴有点毒。
举着水杯的温蔺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道:“农言,你会下厨吗?”
他敲键盘的手指也是灵活的,农言头也不抬:“还行,在美国一个人住的,不会点厨艺怎么待下去。”
“我不会收你房租。”
“哎嘿,这么好。”
“你负责一日三餐。”
“……”
农言:“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的。”
写草稿的心情都没有了,农言啪的一下关了:“你怎么不请个***呢,外卖不好吗?”
温蔺将杯子搁在桌上,光线晕染在他脸上,无声的笑了:“粼粼,不爱吃外卖。”

燎原烈火免费阅读

第8章 你真的很好,我喜欢你

家长会这个烫手山芋,叶粼扔给了太后越知秀。
太后眉毛一挑,姿态优雅的放下茶杯:“要我出席?”
叶粼狗腿一笑:“您要吗?”
太后思忖片刻,轻轻蹙眉:“我记得你班上有个叫徐可的人。”
“……对。”
“算了,不去。”
叶粼叹气,在这后花园中的微风飘过,是热的,光刺的连远处都难以看清。
这件事暂且带过,越知秀瞅着她的脸,觉得她最近似乎没多大的舒心,反而越来越焦虑严重。
“在温蔺那边住的怎么样?”
“还行。”
“他对你不好?”
“没有,挺好的。”
越知秀还想问,叶粼一句话堵住她:“妈,我挺喜欢蔺叔的。”
明天晚上就是家长会了,经过礼堂的时候,看见布置好的装饰,叶粼咬咬唇,这可是高考前最后一次家长会了……
叶粼站在原地,仰头望天,心里一个计划闪过,悄然的定下了。
晚饭过后。
趁着温蔺在楼上洗澡,叶粼悄***的摸过沙发在农言身侧坐下,笑意甜美。
农言关了笔记本,面无表情:“你想抄袭?”
咳咳!
叶粼坐在沙发上,身子微微往他那边倾斜,脸上笑意不减:“农言哥哥。”那语调往上滑,活像老/鸨。
农言鸡皮起了,目光一言难尽觉得叶粼这样子实在难以接受:“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明天晚上家长会,要来吗?”既然对方直白,她也就不兜圈子了。
农言那颗心瞬间落地,切了一声,很随意的问:“干嘛要我去?”
“你帅。”
场面沉默了几秒后,叶粼看见农言弯起的嘴角,自己也得意的笑了。
男人啊,都喜欢被夸。
都一样。
跟苏蜻一个样,都不带变化的。
“我跟温蔺哪个帅?”
叶粼:“……”
农言叔叔你这是在为难吗?
幸亏蔺叔也不在。
“你帅,天王老子来了,都是你帅!”
农言打了个响指。
“那你到底是?”
“去啊,小叶子都这么说了,我哪能不去。”
“……”
咦惹,小叶子?
叶粼又叹了口气,求人这活不好干。
“加个微信呗,帅哥。”
温蔺刚好下楼就看见了眼前的一幕。
双眸愣了愣,忽而又垂下眼捷,将双眼中的情绪收敛,但那周身的低气压却早已散发在卑微的那两人身上。
叶粼扭头过去,默默的将手机缩了几公分。
想了想,学习才是正宫!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又顶住了。
农言还在扫码,浑身不觉。
叶粼迅速点了添加后,将手机揣兜里。
毕竟温蔺一步两步的走来,那脸色也不太好看,当然那出色的五官还是依旧散发魅力。
她乖乖的唤一声蔺叔。
温蔺点头,又瞥了眼农言,目光回到叶粼身上已经变柔了:“以后离他远点。”
“为什么?”叶粼忍不住问。
“不是什么好人。”
刚还在兴奋不已的农言一下子黑了脸:“你才不是好人,你全家都不好人。”
温蔺应了一下,理所当然的回答:“我也没说,我是好人。”
闹剧到此结束,叶粼还得写作业,温蔺全程陪着,而且像个老师一样去指导她。
声音温柔又沉,在他的解说下,纸上死板的数学题都活跃起来。
就是她不怎么明白。
明明前几周,他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啊……就只是比她水平高一点点,现在都提升到老师级别了。
“买了点教材,在网上搜了点题目,打印做了几份,记忆就回来了。”
叶粼给他竖了根大拇指,学霸啊。
紧接着敲门声忽而来之,打断了正在兴起的学习气氛,温蔺去开门,看见农言手中夹着一封邮件。
“你的信。”
温蔺抽走:“谢了。”
农言眼睛往里面瞄,啧啧两声就离开了。
温蔺将信直接扔在桌面上,特别随意,叶粼看过去,发现是全英的,只看得懂日期。
翻译过来是三月三号。
真是久远……
温蔺耐心极好,不懂的能反复跟她解释,直到叶粼明白了解,甚至会反复利用的时候,才会停止。
整个晚上下来,叶粼做的滋滋有味,有苦有甜。
“英语明天再来,三模的时候会争取让你再复习一遍。”温蔺看着满桌的资料,“你慢慢来就好,一切不必着急。”
他的话似有魔力,围绕缱绻在她耳边,动听醉人。
“嗯,谢谢蔺叔。”
末了,叶粼觉得还不够,加一句:“你真好。”
温蔺顺势接下,眼里带着隐隐笑意:“有多好?”
“无人能及的好。”
温蔺的手微微一顿,看向她。
叶粼愣了下,才意识到刚说了什么。
既已出口,就没有回收的道理。
“不好吗?”
温蔺轻笑,喉间弥出磁音:“好极了。”
看着他的笑颜,叶粼想问,那个锁骨的女孩是谁,但再给她十个胆,也还是不敢问出来。
只能自己消食了。
第二天中午,农言忽然给她发消息,紧急事件,来一趟!
她放弃了午睡的时间赶过去。
这时候,温蔺在练琴。
整间公寓围绕着***的狂想曲。
叶粼都没心思听,声音急促的压着道:“今晚就是家长会,你别弄岔了。”
她已经答应了江老师,这事万万不能出差错。
“没有没有,你一小姑娘别着急啊,我第一次参加家长会,你说我要穿哪件?”农言架起几套衣服,供叶粼挑选。
“……”
就这事?就这事!
叶粼心里崩溃着,却又不得不忍耐,真是个***包!
紧接着她随便乱指一通。
就在此时,钢琴旋律停下了,农言的门被人叩响。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也没反应。
直到门外的温蔺唤出声:“农言,你之前写的稿子拿给我看。”
叶粼心里一紧,绣眉微拢。
拽着农言的衣摆,摇头,用嘴型说话,无声:“不行。”
农言惊觉麻烦。
对着门一吼嗓子:“等等!我换衣服呢!”
温蔺在门口没等多久,反而走去厨房喝水了,经过门外时,发现一双脏了点的小白鞋横七竖八的摆在那儿,显眼的很。
叶粼?
双目四周环绕,也没发现什么动静。
似乎想到什么,他往里面喊:“我先上楼,你待会儿拿给我。”
农言求之不得:“ok!”
等脚步声走远,农言才回头看了看叶粼。
叶粼显然松了口气:“……”
十分钟后。
“你记得别迟到,要签到的。”叶粼一边穿鞋一边嘱咐,殊不知这些动作早就被楼上某位大爷看***了。
农言挖了挖耳朵:“这话你都说了八百遍。”
第四节课的时候,是江老师的课,她有点担心叶粼的家长不来,特意问了下,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才比较放心。
叶粼亲自在校门口等待,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心里焦急。
终于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开来后,才比较放心。
农言在这里没车,开的都是温蔺的。
而温蔺的车牌号,她都记住了。
“开进校门。”
叶粼说完后,提前走去停车场。
农言下车了,后座上还有个人跟着下车。
叶粼歪着头看去,那人带着口罩,大背头,额前几根稀疏的小毛发,穿着宽松的休闲衬衫,一条长黑裤,身材一级棒。
还在想这是谁的时候,那人转身刚好对上叶粼的双眸。
额……
农言咳了一下,言简意赅:“你穿帮了。”
叶粼脸色有点难看的怼过去:“那你就没意义了。”
徐可认得温蔺,上次还是因为自己差点名誉受损,要不然也不会求着农言来。
她跑到温蔺跟前,可怜兮兮的:“蔺叔。”
温蔺没说什么,只是上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既然是最后一次家长会,我代老师来看看。”
顿了顿,又道:“农言只是司机。”
叶粼阻止了农言对他的破口大骂。
温蔺肯来,也是因为他不是经常出现在大众视线里,就算有他的照片,也未必真的认出来。
农言保证,随便换套衣服,基本认不出来。
江老师对于这两位非常吃惊,看见温蔺后心里又明白了什么,只是没想到叶粼同学的家长一来就来了两个,是在让人大开眼界。
所以叶粼成为班上最特殊的那个,两位家长一起来。
不过庆幸的是,因为那两位太高了,在前面会影响后面家长的视线,所以被安排最后一列。
徐可在前,她在后,暂时没发现温蔺。
这次家长会的环节,主要是感动与激励。
当主持人拿着麦在上面说:“请家长们拿出给孩子的一封信,对自己的孩子说出心里的那些话。”
叶粼回头绝望的看着农言。
眼睛又瞄到隔壁的摄像机。
农言从裤袋里抽出一张纸:“我还真写了。”
叶粼受宠若惊,拿过来一看。
整篇幅都是赞美之词,不愧是写媒体文的。
而且农言很有水平,赞而不腻,有失有得,文章结构写的很匀称,放到八百字作文能拿高分的那种。
只是当角色对换的时候,要求学生的一封信读给家长的时候,叶粼不得不读出来,因为江老师巡查已经走到他们边上了。
叶粼拿着纸,看着上面的文章,有了前面农言的对比,她写的水平就很有落差。
“亲爱的叔叔……们,在我高三的时光里,是你们陪我度过的……”叶粼把所有的你字后面都加上了一个们字。
江老师在一旁听着非常感动,也非常欣慰。
“现在,我还有半个月就高考了,你们教给我的一字一句了然于心,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们能继续陪我走过那条路,陪我走过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
读到最后一行字的时候,叶粼微愣,偷偷抬起眼皮望了望温蔺,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便鼓起勇气的说。
“所以你真的很好,不是星星转瞬即逝的好,是永恒的好,我很喜欢你。落笔叶粼。”

小编推荐

小说《燎原烈火》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燎原烈火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